禽有独宠涨奶 骑摩托妈妈坐前面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4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321 次 收藏

池鱼敲击小几的动作停下,她站起身向外:“我先去别处,我回来的事情先不要说。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是没看到外面贴着的告示,前来投宿的客人。”

为什么呀?

为什么回来的事情不能说,还要去别的地方?

难道是老大回来看到他们歇业,以为他们偷懒,所以不打算要他们了?

可是他刚刚不都解释了吗?

这一切全都是因为

“是我还有其他事要处理,不是因为歇业的事。”池鱼开口打断伙计的胡思乱想,“反正有人问起,你就照我刚才说的去说,知道吗?”

不是想抛下他们不管就好,伙计松口气又忙不迭点头:“老大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说话的。”

屋门开合,只留有两盏夜间照明的大厅恢复了安静。

原本坐在筵席上的人已经不知所踪。

老板打着哈欠摇摇晃晃的掀开厚重布帘走出来,问道:“是来投宿的客人吗?”

“嗯。”

“门外不是贴着歇业?”老板揉揉眼道,又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有些人就是睁眼瞎,那么大的字贴在那里,就是看不见..走吧,回去睡觉吧。”

伙计抬脚跟上。

因为担心自己一不留神就说错话,所以伙计一直很留心,不敢让自己多说。

好在老板也迷迷瞪瞪的,并没有发觉伙计的异常,只是在掀帘的时候忽然想起那个导致他们接连两天歇业的不速之客,简单问了两句。

“..我看姜大小姐是打定主意要留在这里等老大回来了。”伙计道,眼前不知怎么就浮现出自家老大的模样,一个念头悄然转出,“哎夏常,你说老大和那个姜家大小姐之间是不是有点什么啊?”

他扳着手指说先前姜思来找自家老大,请求自家老大冒充姜老爷去当民壮的事,又说这间客栈除了来往的客人以及老大的那两个朋友和文珠之外,姜思还是第一个登门的旧识。

他越说越高兴,一把扣住老板的肩膀,道:“你还记得我们刚跟着老大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吗?老大那个时候就让我们留意打听江州姜家的动静,想来”

“想来什么想来。”老板反手一个爆栗敲在伙计额头,“老大的事情你少在这里胡乱猜测。至于那个姜大小姐,她愿意在这待到什么时候就待到什么时候,但是要注意一点,那就是房钱,该多少就是多少,知道吗?”

“回头等老大回来了,老大问我们为什么歇业,我们也好有个交代。”

伙计啊了一声,“这样不好吧?就算姜大小姐和老大没有什么,但也算是朋友吧?朋友来家里住,还要问她收钱,这是不是太..”

话音戛然而止。

老板皱眉疑惑,伙计的视线已经越过他看向了他的背后。

“姜小姐。”

老板骤然转身。

穿着白衣白裙长发随意披散在身后胸前的姜思就站在廊下看着他们。

我去!大半夜的,不带这么吓人的啊。

老板几步蹿到伙计身后躲着,伙计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全部暴露在姜思面前,他勉力牵起嘴角笑了笑,问道:“姜小姐,您怎么到这里来了?您的房间不是在楼上吗?这是我们歇息的地方。”

换言之,就是这里并不是姜思该来的地方。

姜思抬脚走近两人,略一施礼道:“刚才..我听到了敲门声,是..十六回来了吗?”

“没有的事,姜小姐误会了。”不待伙计答话,老板已经抢先一步开口,“就是个没看到今日歇业四个大字,前来投宿的客人,已经打发走了,姜小姐快回去歇着吧,我们也要歇着了。”

这算是彻底断了姜思再说话询问的可能。

老板一面拽着伙计一面打着哈欠往屋子走。

姜思垂眸盯着自己的脚尖,犹豫半晌还是冲着两人背影发问:“不是说十六他们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吗?这都过了好些日子了,就算路上走得慢,也该到了吧?”

老板转身看着姜思一笑:“路上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何况现在天寒地冻的,兴许老大想等着春暖花开的时候再回来呢?反正店里的事情都有我们帮着打理,老大也不用费心。”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就算姜思再迟钝,也听出来了老板对她的不喜。

她知道他们这些人都因为她请十六帮忙代替自己的父亲去当民壮的事不满,可现在不是都迎刃而解了吗?

长宁侯带着兵马把那些打着他的旗号招摇撞骗的人全都抓起来了,也吩咐了兵马护送那些人回家,十六并没有因此受到任何伤害,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但碍于女孩子的面皮薄,姜思最终还是没有把这些疑问困惑问出来。

她勉力笑笑附和着老板的话,又道夜深了,早些歇息,不打扰你们了,才迈步往前上楼回自己的屋子。

“走吧,回屋睡觉去。”

老板说道,又打了一个哈欠。

这次是真的困意涌上来了。

伙计看着仍旧有些微晃动的布帘,终于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并非是他在做梦,他便追上去,一只胳膊搭在老板肩头,道:“你刚才不是说要把姜大小姐当成普通客人来对待吗?”

“原来你听懂了啊,那你还在那儿跟我装什么装?”

老板斜他一眼。

哼,居然还装模作样的问他那样会不会不好...

伙计讪讪一笑,跳过先前的话题不说,“既然是普通客人,你刚才用那种态度..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是骂人了还是打人了?”

那倒是都没有。

“既然我没骂人也没打人,还好好的一一回答了客人提出来的问题,那我的态度就没有任何问题。”

夜色渐浓,说话声渐低,很快客栈上下都恢复了安静。

……

天边渐渐亮了起来,伙计打着哈欠拉开门,一把将门上贴着的今日歇业撕下,又进屋拿了笤帚出来开始一天的劳作。

老板也睡眼朦胧的抱着猫站在柜后,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拨着算珠。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