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痛快快地干了她 重返九零:媳妇有点娇免费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5月12日 来源:互联网 1009 次 收藏

一个晚上的约会,黄雨飞和皇甫也走到了一起成了一对儿恋人。校园第一寝的四大美女除了东方一人外,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各自有了自己情感的港湾。她们不是大船,只是一叶叶小舟,面对大海驶出港湾,小舟是否经得住波涛汹涌巨浪滔天?生活是海,虽然它的蓝色很美,但只有勇敢的人才可以面对蓝色睁开双眼欣赏它的波澜壮阔,才可以在大海深处刻舟留字:到此一游。

各自忙碌了一天后,黄雨飞把皇甫叫到了图书馆,这里成了他们这些人说悄悄话的最佳场所。

“皇甫,晚上吃饱了吗?”黄雨飞找了个不是话题的话题。

“就知道吃,你就不能问点儿别的?我跟你说,咱俩可不能做歹徒,不能跟胡立那些人一样。”皇甫一边偷偷乐着一边说。

“我的毕业论文通过了,疯子和胡立也都过了,唉,寒窗四载,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很不舍啊。”黄雨飞发着感慨,说完后下意识地朝图书馆四周看了看,这里的一切是那样熟悉,可马上就要变为陌生了,他觉得有些说不清的酸楚滋味。

皇甫坐在他对面,桌子底下用脚碰了碰他的脚说:“哎,你是不舍这所校园还是不舍别的?什么都不舍,唯独可以舍我是吧?一点儿浪漫情调都没有,你走了以后不想我啊?”

黄雨飞酣酣一乐:“我还真不太会浪漫,你别怪我哈。我和疯子那家伙不一样,他可是个浪漫大师,比不了。”

谁知皇甫把嘴一撇说:“你呀,就知道练功,别的地方一点儿都不动脑子,愚笨。小峰哥那叫浪漫啊?才不是呢,他是不知道中了什么邪。”

“嗯?你这话怎么讲?”黄雨飞不解地问道。

“哎,搞清楚哈,我可是你女朋友,虽然他是你铁哥们儿你也不能把女朋友出卖了,懂吗?”

“那是当然,我不可能干那种不讲究的事,有什么话你尽管说。”

皇甫忽闪着那对儿美丽的大眼睛说道:“我们都知道,小峰哥貌似在走桃花运,你看,除了欧阳听雪以外,听雪的亲妹妹玉兰,司马凌瑶,于姐,她们都喜欢上了小峰哥。我觉得这个现象挺奇怪的,说不清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我实话实说你别多心哈,我也不是说小峰哥不好,但我对他就全然没有那种男女之间才有的心动,换句话说,如果让我选男朋友,我肯定不会考虑他,绝对不会。”

黄雨飞更加迷糊了:“嗯?这倒是让我很意外,为啥?难道他不好?如果不好也不会那么招蜂引蝶吧?”

“我不是说他不好,正相反,是他太好了。小峰哥确实是个非常优秀的人,各方面表现得都很突出,但我觉得他有些过了,太过正统,像个老夫子。住家过日子和我们在外面为人处事不一样,家里应该是最自由的地方,在家里整得过于严肃那是受罪。我们常用一个词叫完美,但我不喜欢这种完美带有刻意追求的色彩,那未免会让人感觉失真,要那么完美干嘛?有残缺的美才是最动人的,再者说了,世上哪来的什么完美?在我看来,刻意追求等同于死板,把这种死板带到爱情里,哪有浪漫?哪有情调?爱情不是白菜汤,汤里你得适当放点儿韭菜啦,木耳啦,虾仁啦,那样才有味道对吧?”

她这一番话把黄雨飞听了个如坠雾里:“你是这么看疯子的啊?我还第一次听到有人站在另外一个角度去评价他,很新颖,也挺中肯,但也不全面。其实疯子那个人不属于正统者,你是没看到他皮那一面,那小子皮起来也是够受的。比较准确地说,他确实有点儿老夫子的味道,你这个评价挺准,他适合潜心做学问。”

“嗯,你说得也是,毕竟你们是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当然比我更了解,我对他的评价肯定片面。雨飞,做人应该阳光向上,积极进取,不懈努力,这都没错,但我不喜欢刻意做人做事。我不说他,现在说你,你是我男朋友,但我不会把你管得那么死。首先你必须走正道做好人,这个是必须的。但我允许你犯错误,只要你能保证两点就行:第一,所有原则性错误坚决不许犯,什么是原则你懂;第二,不能明知是错误还要去犯,那就是故意的,我会怀疑你的人品,后果会是什么也就不用我多说了。在这个前提下,你不经意间做了错事走了弯路,你放心,在我这儿就仨字:没事儿!发现错了,改了不就完了嘛,多大个事儿?”

黄雨飞没说话,他呆呆地看着皇甫接着又摇了摇头。

“喂,你这摇头是什么意思?”

“皇甫,你有点儿让我刮目相看,你这些话我很少听到,但我得承认,你的话很讲理,很有人情味儿,也很贴近生活最本质的东西,我很佩服。当然,我也应该答应你不犯错误或少犯错误,我不能让你生活在不安的动荡里……”

“喂喂,纠正你一下哈,我现在只是你的女朋友,我还没答应非你不嫁,现在不要和我提生活两个字,有点儿早了。雨飞,我们彼此都处在考验期里,在现实中检验我们情感的成色,你我都有最后的决定权,我发现你偏离了我的要求我会放弃,你也是一样,如果我不合你意,你也可以一脚把我踢开,不过下脚可要轻点儿,我怕疼,嘿嘿。”

“来,我们拉钩,成交!”

两个手指拉到一起,一个干干净净的承诺在彼此清澈的目光里坐实。

拉钩之后皇甫又说:“雨飞,你以后别总叫我皇甫,这只是我的姓氏,咱俩得给彼此的称谓里撒点儿盐,你看如何?”

“好啊,你说,我该叫你什么?听你的。”

皇甫莞尔一笑说:“我的网名叫‘冰羽俏佳人’,你觉得这个网名好不好听?”

“非常好听,北国女子,名字起的很有特色,不错。”

“我把网名给你了,你还想不出来叫我什么啊?别对我说你很木讷哈,木讷的人是无法练功夫的。”

黄雨飞仰着脖儿略加思考后回道:“有了,这五个字当中我比较喜欢第二个字:羽。我觉得这个字很美,以后我就叫你羽儿,你看呢?”

皇甫一脸的阳光灿烂,她轻轻地拍着巴掌说:“通过了,以后我就是你的羽儿了。”

“那我呢?”

“你嘛,让我想想……”皇甫想了一小会儿接着说:“我喜欢你名字里的第二个字:雨。可我不能叫你雨儿吧?那多女性化啊……难住了……”

黄雨飞抿着嘴一乐:“我们字不同但音同,你看这样行不,我比你大,你就叫我大雨吧,雨是下雨的雨,我也别叫你羽儿了,叫你小羽,羽毛的羽,这样也容易分辨同音,好不好?”

“大雨,小羽……成,不错。”皇甫显得很高兴,这一刻的她就像即将开放的桃花一样,秀美的外壳包裹着芬芳的花蕊,用自身的香气纯净着四周。

“小羽,”现学现卖,黄雨飞这就把皇甫的昵称用上了“关于你们寝室,我也是从国外回来后才听说的,不过想想也确实太巧了,你们四个人真是天女下凡,无意间制造出一种美,若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我真的未必会信。”

“昙花一现,挺可惜的,命运多舛,来得快去的也快。我们总共才四个人,现在可倒好,一个远走高飞杳无音讯,一个躺在病床上前途未卜,这个校园里的奇迹是个悲剧,从兴奋到哀伤,太突然了。唉,东方走了好多天了,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把手机号换了,把唯一的联络方式给掐了,看样子她没打算再理我们这些人。她这一走,我忽然觉得我们大家都错了,不管怎样她毕竟是我们的姐妹,我们对她不够理解。”

“你说疯子接下来该怎么办?生活是很现实的,欧阳哪天会好起来谁也说不准,他们是在和命运搏斗,太难了。”

“大雨,先不提这些伤心的事。马上就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

黄雨飞摇着头说:“没有,一片渺茫。如今市场竞争这么激烈,想找一份好工作实在是难,走一步说一步吧。”

皇甫甜甜蜜蜜地看着黄雨飞说:“别急,有志者事竟成,多闯一闯也未必是坏事。不过,等你淘到了第一桶金的时候,我一定要宰你一顿。”

黄雨飞嘿嘿一乐:“真黑,没问题。”

皇甫和黄雨飞聊得正欢,不经意间看到了另外两个人,司马和胡立,他们俩一前一后也来到了图书馆。

皇甫偷偷捂着嘴小声说道:“哎,这哪里是图书馆啊?谈恋爱的好地方。”

黄雨飞没笑,虽然隔着不近,但他看胡立像是无精打采心不在焉,半点儿没有高兴的地方。黄雨飞心里在想,他们俩不会是闹什么别扭了吧?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