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和师傅和皇叔 两人都脱了衣服亲嘴

小榄小榄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605 次 收藏

议事厅

议事厅一时很是安静,让人无端的生出很多的压迫感。这时候谷婆子走了进来。

“少爷,大小姐找。”谷婆子的表情不知不觉中变得严肃起来,说话也带着小心翼翼。动作也不敢太大。谷婆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她知道少说少错这句话。

“你前两日派到大小姐房中的两个丫鬟是怎么回事?”谷婆子一听才叔这话,心里就打鼓。难道是这两个小蹄子没有服侍好大小姐,还是偷了什么东西。想了想那两个丫鬟,随后说。

“她们两个是前段时间进府的丫鬟,最近府中的丫鬟放出去一批了。有些人口不足,正好牙婆说今日来了一批好的丫头让我来看看。”谷婆子小心翼翼的说,随后跪在地上额头有些汗,怎么不见少爷和小姐说让她起来,虽然心里这样想着可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你说是牙婆送来的,明明去大小姐身边伺候的丫头都是要进行培训等待考核随后才能到大小姐身边的。”才叔一听谷婆子这话心里就打鼓了,难道这婆子不知道前院发生的事情吗?居然这样说话,难道要让大小姐和少爷知道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去服侍他们的吗?

“以往都是要培训许久的,可是前两日放出去的丫鬟太多了。要是不拨两个丫鬟去服侍大小姐,大小姐那边就没有什么丫头了。”谷婆子看到才叔的脸色极是不好,随后有些惶恐的说道。虽说这样是不符合规矩,可是也不能让主子身边没有人啊,这样像什么话。

“那为什么是那两个丫鬟来我院中?”蒋柔听着谷婆子的话,心里想着前两日因为武林盟主换届放出去了一批丫鬟,也是因为她们年纪到了,再让她们在府里这有些不好。想到这件事情谷婆子是跟自己说过的,可是心下还是有些不舒服。

“大小姐,我对少爷和大小姐是忠心耿耿啊,我哪里知道她们惹了您了,就是借我两个胆,我也不敢欺上瞒下啊!”这时候的谷婆子听到大小姐的话,登时就开始表达自己的忠心说着头更是低了下去已经触碰到了地面,感受着地面的阴冷。谷婆子不禁打了个冷颤。

“你且说说这这两个丫鬟的来历,为什么会把她们两个放到我房中。”看到这个样子的谷婆子,蒋柔心中有些不忍,怎么说谷婆子也是娘那边的老人,也是看着他们两个人长大的。

“那两个丫鬟,听牙婆说家世清白,家里还有一个哥哥是秀才,它们两个也会点字。而且这两个人在一批人中是最出众的。这两个人和院里的其他丫鬟关系也好,姿容也是清秀。想来到大小姐院里服侍也是极好的。”谷婆子一咕噜的把所有的事情呢说了出来,说着心中还有些惶恐,大小姐和少爷会不会因为此事就对她丧失信任。这些年谷婆子已经不怎么出现在大小姐和倒也的面前了,就怕主子们听信旁人的谣言因此疏远她。

“她们两个家世查过了吗?”蒋易点出事情的重点,对着谷婆子质问道。

“她们两个家世都查过了,和牙婆说的一模一样。而且比牙婆说的更惨。”谷婆子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去,此时她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怕是这么多年白活了。

“都一样,都一样。”蒋易听到谷婆子说的话,背着手站了起来在蒋柔旁边走了走忽然想到什么对谷婆子说:“知道了,你下去吧。”

谷婆子不知道为什么少爷要她下去,就问了这几个问题。她悄悄去看才叔,只见才叔给她个眼神要她出去,别有什么小动作。谷婆子看到才叔这样就放下心来,起身走了出去。只是站起来的时候腿有点麻,突然有种感慨。果然是老人,这蒋府都是少爷他们的天下了。

“才叔你也下去。”蒋易看到谷婆子出去后,就对提起神恭敬的站在议事厅一旁的才叔说。

等才叔也下去之后这议事厅就只留下蒋柔和蒋易两个人,这事蒋柔有些疑惑的看着蒋易。

“这次怕是冲着顾砚珩他们来的,这次派丫鬟到你房里的时候怕是知道顾砚珩他们会来蒋府,而幕后之人怕是知道这件事就想暗杀顾砚珩他们。等他们成功这样明月山庄肯定会对我们心生不满,这时候就是他们出手的时候的。”蒋易眼神复杂的看着蒋柔,看来是冲着他们来的。

“究竟是谁,怎么狠毒的心肠。我们交好的世家也就明月山庄了,自从前些年家族的没落让许多家族都已经对他们不太友好了。也就还有明月山庄了。”蒋柔盯着蒋易的脸,缓缓道来。

“他们的心思就是这么恶毒,我们这些年崛起已经惹了太多的人了。只要我们已有颓废的架势,就会有很多人想要分一杯羹。”蒋易有些颓废的说,这时候他们不再是小时候的样子了。

蒋柔坐在上首,看着面前这个有些脆肉的男人,心里想了很多。最后握住蒋易的手:“你不是还有我吗?我可是你姐姐,小子。以后你就由我来保护。”蒋柔豪情万丈的拉着蒋易的手。

蒋易看到这个样子的蒋柔额头一抹黑线,“你过两年可是要出嫁的,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

“这有什么不好放心的,我武功这么厉害。而且没有多少人知道我会武功,还不是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蒋柔看到蒋易反驳,就开始说教道。

“好的,你最厉害了。”蒋易知道说不过蒋柔,而且蒋柔还给了个‘你敢反驳我就打死你’的眼神,蒋易知趣的没有说下去轻声哄着。只是有些心疼的看着蒋柔,她牺牲了太多了。心中对蒋柔有些愧疚,还有些心疼。

“没事。”蒋柔看着蒋易这样眼中淡淡的心疼,就知道他想了很多。其实她觉得牺牲最多的就是他,为了家族他都放弃了自己的志向。自己的理想,最后开始习武。蒋柔握住了蒋易的手就像是小时候一样拉着他的手柔声说道。

蒋柔看到这个样子的蒋易,心中也有些想法。他们的敌人太多,若是他们想要以后的生活中好好的生活下去肯定是不能再像现在一样,看来自己也要努点力了。

这议事厅发生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就算隐藏在暗处的暗卫知道,他们也不会说什么他们的任务就是听从主子的安排。听到了就当做没有听到一样。

院子

等到云锦初从回忆中出来,亏看到自己居然抱着顾砚珩。看样子还抱了很久,心中有些羞涩。

顾砚珩感觉到云锦初的小小举动,就知道她快好了。顾砚珩看向云锦初的眼神里有些许赞赏,能遇到行刺还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恢复了。在一群深闺的女子中不可谓不厉害,而且看到她的眼中没有什么后遗症。也没有吓晕过去,只是眼角还有些泪珠。顾砚珩伸手轻轻抚去。

“怎么样?”顾砚珩看到这么脆弱的云锦初不自觉的就放缓声音,轻声温柔说道。

“我没事。”虽然声音还有点气若游丝的感觉,但是比刚才已经好太多了。顾砚珩看到云锦初这样心里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看来明日和蒋易谈事情,要快些了。

云锦初柔柔的看着顾砚珩心中一动,每次她受了刺激变成这个样子,他们总是会离开就自己一个人在房间。等过了好久,自己才恢复过来。每次都是她一个人,这次有人陪着感觉有些不一样。不知道为什么这感觉还不错,让她很快就从回忆中走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云锦初就是想看着顾砚珩,眼神细细描摹着他,就好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顾砚珩察觉到云锦初的眼神,就放人她慢慢看着。顾砚珩也看着云锦初只觉得她的每一处都好像是为他生长的。

她的一切都让他心生欢喜,可是有的时候顾砚珩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可是细枝末节处云锦初总是会察觉到一二,随后总是会更加好的对着他。

其实以她的聪慧隐约察觉到了什么,可是她不敢想也不会去想。她也不太相信他,就这些日子。短短几个人她是不信的,她总以为信任是经过长年累月才有的。

这时候的顾砚珩和云锦初很默契的没有说话,好像是在享受这宁静的时刻。就在他们还在享受到额时候,一个开门的声音打破了这宁静。

“嫂嫂,你没事吧。”顾蓉从外面跑进来,踢开门对里面的人说。宋逸劼看到顾蓉的姿势就想着这就是传说中的人未到声音先到。宋逸劼还用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以为这样顾砚珩就看不到他了。他一看到里面的场景就知道又要受顾砚珩的眼刀子了。

顾蓉就像是看不到她哥哥向她发射的眼刀子,无视她哥哥,直接向云锦初走去。随后才挤开坐在床上的顾砚珩,坐到云锦初的身边。

云锦初看到顾蓉挤开顾砚珩,还看到顾砚珩一直在释放的冷压力。顾蓉心大就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

这场景让云锦初觉得有些有趣,在和顾蓉相处的一段时间里就知道顾蓉是个可爱率性的女子。有着她们都羡慕的东西。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