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起来扒衣服腿叉开的故事 被窝里的公息十六章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565 次 收藏

手臂还未碰到齐悦,一双男生的臂膀已将她环绕,横向拉出。白羽顺势拽住两个快要跌倒的男人。

一场有惊无险,白羽含笑拉走两个男人,回头看看,若有所思。安思远放开齐悦,轻扶着让她站好,在耳边低语。

"我扶你过去。"说着轻拽着她的手腕,将她带到沙发边落座,稍事离开后折返,递给她一杯热的奶茶。然后推门离开包厢。

齐悦抱着手里温烫的奶茶,看着随意扭动身体的年轻身体,想着一瞬间的柠檬薄荷味道,说不上来,哪里就不一样了。

注意到刚才惊险一幕的本来就没几个人,一段舞曲的间隙,齐悦就被众人闹着要罚酒,说什么晚到,说什么失联,说什么的都有,闹着要罚酒三杯。

白羽有意解围,话到嘴边还没说什么呢,齐悦就看过来,安抚的一笑。

"喝酒就算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一杯倒的宿命,而且估计酒品也不怎么样。我唱歌吧,好不?"

"也行,但是要两个,加一个情歌对唱。"张辽拿着酒瓶,暧昧的小眼神不时的飘向白羽。

看热闹不嫌事大,一群理科男生,不对,一群八卦的理科男生闹起来,阵势也颇让人头痛。

"好。"齐悦刚刚紧张的情绪又淡定了,一般遇到事情,心里会有一个瓶颈期,过了压力值,她就满血复活了。她管这个叫做"阿Q精神胜利法。"

翻翻歌单,发现新歌没几个会的。挑挑眉毛,想想,点了一首失踪。

刚要离开点唱台,张辽就飘过来,问,"妹子,情歌唱什么?"

"唱《漩涡》好不好?"张欣突破围观包围圈,强势冲了进来。

"小悦悦,就来漩涡好不啦?"

满身的酒气,一看就知道喝的不少,又是一个人来疯的主。

"好啊,不过这个应该没有人会唱吧,我自己来好了。"

说话前,《失踪》前奏已经开始,众人让开,三三两两的坐在沙发上,或拼酒,或低聊,也有几个盯着屏幕,想着这是什么流行歌曲,怎么好像没听过呢?

她说她找不到能爱的人

所以宁愿居无定所的过一生

从这个安静的镇到下一个热闹的城

来去自由从来不等红绿灯

酒吧里头喧哗的音乐声

让她暂时忘了女人的身份

放肆摇动着灵魂贴着每个耳朵问

到底哪里才有够好的男人

没有爱情发生

她只好趁着酒意释放青春

刻意凝视每个眼神却只看见自己也不够诚恳

推开关了的门在风中晾干脸上的泪痕

然后在早春陌生的街头狂奔

直到这世界忘了她这个人

她唱到一半的时候,安思远正好推门进来,看着低吟浅唱的女子,句句歌词,思绪忽然倒涌,想起若干年前的某一天。

他问:"阿悦,你想要什么?"

她答:"有力自保,有处可去,有人可爱,有心可依。"

他说:"可是我什么都没有。"

她说:"你爱我吗?"

他说:"你要的我给不了,我放你走。"

她说:"我不会原谅你!"

然后一走五年,安思远一直想问,她不肯原谅的什么,是不够爱,还是真的是现实太残忍。

一曲终了,众人轰然叫好。

齐悦的声音唱歌时略带沙哑,安思远一直不知道,基本上在座的没有人听过她唱歌。她说话的声音清脆明快,却不曾想还有如此惊艳的歌唱音色。

随之而来的《漩涡》,两人对唱的粤语歌。

这些年,很多人爱上粤语歌曲,尤其是情歌,特别的发音,总能加重情深时那一点点期许,特别的感受,如果非要形容,就是比期望再好那么一丢丢。

"我来,我来,这个我会。"一个胖子突然伸手拿过齐悦手里正在寻找主人的话筒。

来拥抱着我形成漩涡

扭曲那万有引力

倒海翻波

直到这世界彻底搅拌

清清楚楚只得我

直到这世界彻底瘫痪

剩下自己在游玩

来拥抱着我形成漩涡

卷起那

热吻背后万尺风波

将你连同人间浸没

我爱你亦是那么多

来拥抱着我从我脚尖亲我灵魂逐寸向向着洪水跌堕

恋爱在侵蚀我

如地网天罗

不顾后果 这贪欢惹的祸

是谁在吞没谁也奈何是谁被卷入谁红频祸

莫名的组合,人如其名的"胖子"王浩同学,和齐悦就真的合拍唱完这一首。 "哇,哇,来来,必须鼓掌。"呼啦啦的掌声,铃铛声,小号的"滴滴"声,一时混作一团。

"我有话讲。"突然胖子站到茶几上。拿着话筒,眼睛红红的,都是泪水。

"曾经,这里,我爱过一个姑娘,"

说到这里,胖子长吁一口气,泪水也正好决堤。

"我挺爱她的,我以为最终可以娶到她,"

"最终她去给别人做玩物了,tmd,女人,就是现实的动物。"

一时,场内寂静无声。站在旁边的齐悦看着蹲在茶几上哇哇大哭的胖子,不知所措。白羽走过去,和几个男生,搀扶起胖子,放在沙发上。

"胖子喝醉了,大家继续就是了,没事没事。"

成年人,很难冷场,尴尬这种事情,我们都已经可以麻木应对,总是可以热闹,总是可以活跃的气氛,好像这才是本领的展示。

好像小时候学习好的学生趾高气昂的模样,万般小动作,小折腾,都抵不过学习好一张王牌。而作为成年人的我们,麻木,追随,热闹就是人情世故的面具,又是一张世间打滚的护身符。

坐在胖子身边,白羽并未说话,随手拿起一瓶酒随口喝着。

情伤这种事情,只能自己治愈。这个世上没什么感同身受,你再怎么翻天覆地,波涛汹涌,将自己剖析的支离破碎,别人依然无法理解。

就好像祥林搜,一遍一遍说着自己的伤疤,在痛苦中一遍一遍重温,却无人能理解,别人只当你神经质在做崇。

突然,他看向安思远。

说不上为什么,就是想看看,此时此地的齐悦,如此的让人陌生,那么,安思远,你是否见过这样的她,你,又是否见过,是否也爱着这样的她?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