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日了8次15 床上除了叫还可以说啥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5月21日 来源:互联网 1073 次 收藏

麻醉爱情 C1

一针麻醉,让我陷入对你的疯狂。

===

2016年9月10日晚上9:30 联合医院内科大厅

温度不高的空间,药水弥漫的空气,清一色不是白就是冷色的地方,跟环境形成强烈对比的吵杂声不绝于耳,有人痛哭、有人谩骂、有人激动的昏厥,更有,响亮的巴掌声。

在这种地方经常发生这种纠纷,无论是言语上还是肢体上的冲突,这都太普通不过了。

但是,对于一个刚毕业还在实习阶段的医生来说,这可不普通了。

被打的实习医生愣在了那里,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只是经过的时候莫名其妙被误会成这场医疗纠纷的主治医生,先是被扯着骂再来就是一个巴掌搧过来。

即使背了黑锅,那个实习医生仍然没说什么,一旁的护士挡住想要继续殴打的家属,但毕竟是女孩子,还是挡不住那些粗糙汉子,那男人就扯着实习医生的领子给人拎了起来。

“在干什么?”

一声喝斥,在场所有人安静了下来,包括扯着实习医生领子的男人。

只见一个穿着白大褂,黑色顺发的男人走了过去,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家属的面前,说:“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他妈的你们医院医死人了你不知道吗!”一个哭到没力的女人突然大喊。

实习医生被拉到了他身后,露出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男人的背影,脸上的那一巴掌好像不怎么痛了。

“叫刚才那个医生出来!医死人就躲起来吗?”

“什么狗屁医院,法院见!”

果然,只要有人起头,其他人就跟着附和。

家属你一句我一句的,一直没说话的男人听的烦躁,将口袋里的“手术同意书”影本甩在家属身上,笑了下,然后说:“下回法院见吧”

接着,扯着实习医生往回走,走到一半又转了过来,说:“对了,你们打错也骂错人了。”

没了吵闹声,只有旁观者对家属的唏嘘。

被扯着走,实习医生不断的回头看,知道扯着自己的人停了下来。

“边伯贤。”

“诶?”

听到自己的名字,终于不在看那群家属,会过头看着比自己高了一颗头的男人。

“怎…怎么了…”

瞪着下垂眼,一脸无辜的看着他,心跳又不由自主的扑通扑通跳。

看着他的模样,男人叹了口气,说:“脸还疼吗?”

闻言,边伯贤拼命的摇着脑袋,但是脸上的红印还是出卖了他。

“说实话!”

认命的点点头,边伯贤看着他,小声的喊着他:“学长…”

才刚说出口就被瞪了一眼,边伯贤才赶紧改口:“灿…灿烈…”

“嗯,乖。”

===

边伯贤,今年22岁,才刚从学校毕业然后到医院的实习医生。

朴灿烈,今年27岁,知名医院的内科医生,边伯贤的家属。

“喂,过来”

边伯贤才刚洗好澡就被朴灿烈叫了过去,只要是学长说的我都听!

“怎么了?”

朴灿烈脱下白大褂换上帽衫短裤,俨然一付大学生模样,让边伯贤有些着迷。

“坐下,愣着干嘛”

朴灿烈不耐烦的拉着边伯贤坐下,然后将手上的热毛巾敷他脸上,说:“就够圆了还打到肿了。”

鼓起腮帮子,哪里圆!

但是,学长帮我敷脸啊啊啊啊啊啊啊!!!

简直上辈子烧好香啊!!!!!!!!!!

就这么看着朴灿烈,他的一举一动边伯贤都喜欢,他皱眉、他说话、他笑、他生气、他认真…只要是他,边伯贤都喜欢。

但是,我只是他的学弟。

原本内心犯着花痴无限表达对于朴灿烈的爱慕的边伯贤突然有些低落。

在怎么喜欢,还是不可能的啊。

但是,朴灿烈对他这个学弟好或许还是有没人知道的秘密吧。

边伯贤想,如果没有遇见朴灿烈,自己毕业后可能都住在医院的办公室里了吧。

没了助学奖金,实习的薪水也不高,还好有朴灿烈这个不收钱的房东,但这一切的一切,边伯贤都还是没感觉出个什么,仍然觉得朴灿烈真的是因为一个人住无聊。

到底有多笨才会去信这一点建设性都没有的谎言!

“学长…”

微微抬头看着朴灿烈,只听见那人嗯了声,边伯贤才继续说:

“学长,你有喜欢的人吗”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