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沬殷亦殷迩 被啪的最爽的一次过程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3月28日 来源:互联网 1053 次 收藏

张龙飞像发疯了一样,玩命地蹬着自行车。车轮飞转,吱吱作响。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张龙飞便冲到了苏黎民家的别墅工地上。

魏国强见张龙飞一脸紧张,满头大汗,便笑着说道:“我说飞哥,你这是上班呢,还是参加自行车比赛呢?”

张龙飞嘿嘿一笑,也没有搭话。他把自行车放在一边,背上工具包就往工地里走去。

这一天下来,张龙飞心里一直念叨着那只黑猫的影子,做任何事情都时时小心,分外谨慎。哪怕是往木头里敲进一根小钉子,他也要端详再三,左右瞧个明白,生怕会出些纰漏。就这样,张龙飞整天都提心吊胆,神经兮兮,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

张龙飞慢腾腾地收拾好工具,也没跟魏国强大声招呼就推车走了。刚到六郎山的山脚下,张龙飞却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车子。他单腿支地,仰望着山路的尽头,脑海里又浮现了黑猫那双绿油油的眼睛。

正犹豫间,张家坑村的几个村民刚好从身后赶了过来。他们都在镇上的服装厂上班,和林妙香是同事。他们见张龙飞呆呆地站在路边,一脸迟疑,便笑着取笑了他一番。

张龙飞见有人同行,心头一喜,也懒得跟他们解释。他翻身下车,慢腾腾地推着自行车跟在他们身后,径直往山顶走去。

刚到家门口,张龙飞便一眼瞧见四个女儿正趴在老榆树下的凉床上逗着张小浑玩。张小浑直溜溜地躺在凉床上,一会看看这边,一会看看那边,高兴得双手乱舞,呀呀地嚷嚷个不停。张惜春见爸爸回来了,便一蹦一跳地跑了过来,嚷嚷着说弟弟今天从凉床上掉到地上了。张龙飞似乎无心过问张小浑的事情。他挥了挥手,让张惜春一边玩去。

张龙飞把自行车停在院子里,见魏春花早已经准备好了晚餐,便二话没说,一屁股坐在了饭桌边上。这时,林妙香端着一盘凉拌黄瓜从厨房里走出来,见张龙飞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心里很是好奇。

“老公,你怎么啦?”林妙香把凉拌黄瓜摆在张龙飞的面前,又倒了一杯酒递给他。

张龙飞伸手接过酒杯,扬起脖子,顺势往嘴巴里灌了一口。一股辛辣在舌面上绽放开来,又慢慢地浸过喉咙,滑落到肚子里。张龙飞这才觉得抑郁的气息方才顺畅了许多。

“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了。”张龙飞把酒杯重重地按在桌子上,抓起筷子,夹了一大块黄瓜塞进嘴里有滋有味地嚼了起来。

林妙香见张龙飞这副模样,心里也很是纳闷。她知道张龙飞心中肯定有事,要不然不会是这种状态。她秀眉微蹙,怔怔地盯着张龙飞看了一会。

“老公,你还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做。”林妙香轻声地问道。

“不用了。这些就够了。”张龙飞指着桌子上的饭菜,懒洋洋地说道。“那个,你去把孩子们都叫来吃饭吧。要不待会天晚了,又得给蚊子献血了。”

林妙香见状,也就没再说什么。她轻声地应了一声,便转身走了出去。

夜深了。

“唧唧唧唧...”蟋蟀的鸣叫声不时地从窗外传了进来,惹得张龙飞一阵心烦。他恼怒地翻了个身,盯着窗外那无边的夜色呆呆地出神。

林妙香轻轻地挪动了一下身子,依偎在张龙飞的怀里。她扬起小脸,眨巴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满眼深情地凝视着夜色中的张龙飞。

“老公,你还睡不着么?”

张龙飞微微地叹了口气。他伸手抚弄着林妙香的秀发,过了半晌方才说道:“香啊,我今天早上上班,在六郎山上碰到一只猫,黑色的猫。”

“然后呢?”林妙香轻声地应了一声。

“然后?然后我就去上班了。只是我这一整天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那发生了么?不是没发生嘛。你现在不是挺好的么?”

“是啊。所以我在想,我为什么会碰到那只黑猫,或者说那只黑猫为什么会找上我?”张龙飞不无担忧地说道。

“我觉得吧。你不应该想那只黑猫什么的,你应该多想想我们娘几个。你看闺女们都很听话,小浑也很乖,还有,我还那么地温柔...”说到这,林妙香不由得羞涩一笑。

见林妙香这般说话,张龙飞心里顿时涌过一片爱意。他伸手轻轻捧着林妙香的小脸,温柔地说道:“老婆,我的心里装的都是你们,怎么会不想你们呢?”

“所以你就不要瞎想了,好么?”

“好的。不过见白不见黑,见黑就倒霉。我...”

不待张龙飞把话说完,林妙香突然伸出小手轻轻地捂住了张龙飞的嘴巴。“老公,不要说这些了,好么?”

温柔的话语,柔软的手掌,张龙飞突然间怦然心动。他轻轻地摇晃着脑袋,用自己的胡茬轻轻摩挲着林妙香的掌心。林妙香被张龙飞挠得耳红心跳,情不自禁地紧紧抱住了张龙飞。

接下来的十多天里,张龙飞每天都会在六郎山上碰到那只黑猫。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同样的眼神。

张龙飞同样也是提心吊胆了十多天,但终究还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眼看着别墅就要封顶,工程即将顺利结束,张龙飞也不由得暗自嘲笑自己真是杞人忧天了。

这天上午,林妙峰把魏娇娇送到红舞鞋艺术学校后,便骑着摩托车在县城溜达了一圈。

南安县是典型的豫西小县,城小人多。四条主干道纵横交叉,形成了南安县城四方四正的格局。一座新修不久的钢架构大桥横跨闯河南北,形成了南安县最为繁华的商业圈。

林妙峰在大桥商业圈附近转悠了一番,随意挑选了几件心仪的衣服。随后她又到西点店买了些魏娇娇爱吃的零食放在摩托车的后座里,这才发动摩托车,慢悠悠地沿着人民路往城北驶去。

人民路是林妙峰最为熟悉的道路了。在人民路的尽头,有一栋不起眼的二层小楼,那就是林妙峰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只是自从自己嫁给了魏仲生后,自己就再也没能踏进那座小楼一步。

远远地望着曾经无比熟悉的家,林妙峰心头隐隐地闪过一丝难过。她曾无数次地驻足遥望,希冀父亲能站在窗户口招呼自己回家,重温一下曾经的温暖。可林妙峰也知道,没有父亲林玉贤的亲口答应,自己是绝没可能踏进家门的。

小楼还是旧时的模样,红砖青瓦,四方四正。不大的窗口时不时地闪现过一个人影。林妙峰知道那肯定是母亲徐婉荣在收拾家务。徐婉荣是个闲不下来的人。以前没退休的时候,哪怕是日常工作再忙,她也要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物品归置得有模有样。

本来上次在林妙香家里,母亲徐婉荣似乎已经松口,愿意见娇娇一面。但让林妙峰没想到的是魏仲生却在酒宴上耍起了酒疯,弄得林玉贤万般恼怒。这样一来,林妙峰想要带着魏娇娇去见林玉贤一面更是难上加难了。

林妙峰松掉油门,摩托车渐渐地停了下来。林妙峰掀起头盔的玻璃罩,抬眼瞅着眼前的这栋小楼,心里却是异常地复杂。

“你杵在这儿干嘛?”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而又威严的声音。

林妙峰闻言,心头顿时一阵激动。她连忙从摩托车上跳下来,手忙脚乱地放下摩托车的支架,恭恭敬敬地叫了声爸。

来人正是林玉贤。不管何时何地,林玉贤总是衣着整齐,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林玉贤手拎着鼓鼓囊囊的塑料袋,显然是刚从菜市场买菜回来。

“爸,您买菜啊。”林妙峰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好随口问道。

林玉贤没有搭话。他抬眼瞧了一眼林妙峰,欲言又止,眼睛里似乎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他稍稍迟疑了一下,正要举步离开,却又猛地站住了身形。

“那个,你妈今天在家打扫卫生。你要是没事,可以去帮她一把。”说完,林玉贤看也不看林妙峰一眼,头也不回地往家里走去。

林妙峰一听,顿时喜形于色,高兴得不知所以。这是十年来父亲第一次主动和自己说话,也是第一次答应让自己回家。她知道林玉贤肯定是原谅自己了。

林妙峰张在了原地楞了一会,方才回过神来。她连忙推着摩托车,紧张兮兮地跟着林玉贤往家里走去。

徐婉荣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叠衣服。她听到大门处开门的声音,估计是林玉贤买菜回来了。

“老林,你回来啦?”徐婉荣头也不抬,专心地叠着林玉贤的衬衫。

过了老半天也没见林玉贤搭理自己,徐婉荣心里一阵纳闷。她以为林玉贤没听到自己说话,便抬起头想瞧个明白。

谁知,徐婉荣一眼就瞧见了林妙峰跟在林玉贤的身后走进了家门。徐婉荣心里顿时一阵激动,连忙站起了身子。

“妈。”林妙峰轻声地唤了一句。

“哎...”过了半晌,徐婉荣方才轻轻地应了一声,声音竟然有些微微的颤抖。

林玉贤走进厨房,把新买的蔬菜浸在清水里。这时,林妙峰也轻步走了进来,冲着林玉贤轻声说道:“爸,我来吧。”

林玉贤微微嗯了一声,便关掉了水龙头。他望了眼站在身边的女儿,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待林玉贤走回书房看书后,徐婉荣高兴地走进厨房,一把抱住自己的女儿,眼泪也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这顿午饭,林妙峰使出了浑身解数,为林玉贤和徐婉荣烧了十年来的第一次午饭。虽然三人席间话语不多,但林妙峰已经足够满足了。

林妙峰一直待到了下午,和母亲絮絮叨叨个不停,直到魏娇娇要下课的时候方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