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小号bl文库 厨房切底征服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6月22日 来源:互联网 453 次 收藏

几方都做出了回应,这亲事也就算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叶筠一上门的当天下午,齐仲天便派人送了信来,上面是秦朝定的消息,只是这消息与叶筠一所说完全相反。

信上说,秦朝定一行并不安全,出了京城没多久,就在路途中被人挑起了内讧。秦朝定整顿将士,安抚压制之间,被人以刀误伤。而据齐仲天所查,这个鼓动起这场内讧的,正是太子的人。

这消息让秦思刚刚安定的心又鼓噪了起来,爹真的出事了?这鼓噪只让她的心慌了一瞬,随后便平静了下来。可是脸色的血色淡去,苍白夹杂着憔悴,伤心之情笼罩在她身上。

如果没有叶筠一那个消息,秦思是会相信手中这封信的。但是现在,她却犹豫了……

秦思害怕让送信的小厮看出她的破绽,于是背过身,将背影留给来人。略一沉吟,秦思低声道:“那我现在该做什么?”秦思将声音颤颤发出,纤瘦的身影不自主颤抖着。手中的信黯然从指缝间滑下,飘落在了地上。

那小厮见状安慰道:“秦小姐放心,主子已经安排人保护秦将军,只是,有些事情,还望秦小姐抓紧时间。主子让小的转告小姐,等到大局一定,怕是无力回天了……”

“嗯,我知道了……”秦思无力答应着,撑着身子的手臂软了软,身子不由往下踉跄而去。

那小厮拱手一拜,退到门口便随府里的下人离开了。被拦在外头的天官此刻才得以进来,她看见半瘫软在桌案前的秦思,慌张道:“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把门关上。”

秦思在天官上前挽住她时,轻声在她耳旁说了一句,随后继续撑着无力地身子,面色难看至极。天官足够机灵,见状也知道事情有些不对了。她赶忙关上了门窗,口中忽道:“小姐,你脸色不好,去榻上歇歇吧……”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秦思才翻身下榻,神色早已恢复正常,不似刚才的苍白与无力。天官上前半蹲在秦思身旁,亦是一脸的慎重。

“小姐。出了什么事?”

“天官,你说,三皇子与风远候世子,我该信谁?”秦思将手中的信展开又看了看,随后揉|捏成团,以衣袖罩住。

天官听见问话,很是认真地想了想道:“天官觉得,小姐相信他们不如相信自己。”天官不敢说,她对三皇子与风远候世子的感觉都很奇怪。三皇子高高在上,总让她感到一股子阴森,而风远候世子像是一团谜,让她看不明白。

“相信自己么?”秦思轻笑着。她是可以相信自己,那爹爹呢?能等吗?

“没事了,我一个人呆一会,待会儿将晚膳摆在忆卿姐姐屋里,我们三个一起用。”吩咐天官下去准备,秦思将手中的信铺平,放在褥子下。

齐仲天和叶筠一,总是有一个人在说谎的。那他们骗她的目的又是什么?能得到什么好处?

秦思瞳仁中的亮点融入了渐暗的寂静中,若是想得到什么,就必然要来找她,到了那时,一切都会水落石出了。

……

人生一世,哪里不是一来一往,春去冬回,落叶归根。秦思也注定了在这个秋日里,经历与前世不一样的轮回。

每年的秋狩如期而行,原本秦思是不放在心上的。往年里,秋狩的安全都是由秦朝定负责的,现在秦朝定不在,则是换成了御林军守卫。秋狩自来便于女子无关,至多是皇上的宠妃随行。可是今年,皇上下旨,三品以上官员的家眷皆当随行。其中,自然有秦思。

她接到旨意随行,稍稍收拾了一番,决定带着天官随行。

出行那日,皇上的銮驾,随行官员的车驾,以及大批的御林军将士,大队人马从京城中的主街朝着城外而去,四周的百姓皆跪下高呼万岁。那阵阵声响让马车里的天官有些激动的情绪。可秦思却足够冷静,她在等,等着那个谜底出现。可天官此刻的情绪却让她明白了一件事情。一直以来,她都不明白,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有什么吸引力。现在她似乎明白了……

站在最巅峰,睥睨着匍匐在脚下的所有人,他们的生死,富贵,前途,都在你手中握着。无论你走到哪里,都会有这样的高呼与尊敬如影随形。

这些东西对于自幼生活在皇家的人来说,是无比醇厚的吸引。

想必正是这样,齐仲天才会舍了她吧。一个秦家,哪里比得上一箭三雕呢?束缚了秦家,拉拢了俞家,还掣肘了叶筠一。

隐约里,那个谜题就这样露出了本来的面目。像是脱茧欲出的蝴蝶,正待展翅而飞,却被秦思死死捂住。有的东西,光是猜测,不够。

秋风猎猎,凉爽之余带着点飒飒之风,干净利落的风从脸颊擦过,秦思看了看不远处守岗的御林军,若有所思……

不远处的黑色中,走出一道颀长伟岸的身影,他束冠而立,肃穆之气在每一个呼吸中充斥着。

“你们去那边看看……”御林军将士抱拳行礼,得令往一旁巡视。

等到齐仲天走近,秦思屈了屈膝行礼道:“秦思见过三皇子,只是不知,三皇子深夜相约是为何?”秦思自觉保持着一丈之距,言语间也恢复了最初的冷淡。

齐仲天将秦思的冷淡看在眼里,唇角在暗处勾起点点刺人的弧度,口中却是缠绵温暖的话语:“阿离,难道我们就生疏至此了?你分明知道我是一心对你的,只是现在形势所迫……”

真心对我?形势所迫?秦思眼中寒意泛滥,不怒反笑道:“三皇子误会了,秦思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这深夜独处,确是不合适的。若是被世子或者俞小姐看见,怕是三皇子不好解释了。”

垂着脸,齐仲天只能听见秦思带着笑意的话,他闻言将那刺人的弧度收敛,低声道:“现在不会有人靠近的,你放心。”

“阿离,我处在这个位置,的确身不由己。可是你要信我,等我不必再为人所累,身侧之位定然是你的。俞玲珑决不在你之上。”齐仲天走上前,双手扶住秦思的肩,那手心的温度没能带来一丝暖意,反而让秦思颤了颤。

“三皇子说笑了,秦思所求很简单,不过是爹爹平安无事罢了,还望三皇子能够成全。”秦思想往后退去,无奈肩上的力道将她紧紧锁住,丝毫动弹不得。

齐仲天见秦思竟然想要挣脱开,眼中起了冷锐的光:“秦将军一心为我效力,我自然会保他周全。”

这是试探吗?在试探秦家现在的忠诚。若是一言不合,是不是他爹爹便见不到明日的朝阳?秦思心中点点化作坚硬:“那臣女便安心了,赐婚一事,秦思自会跟爹解释清楚,三皇子安心便是。纵使婚约不在,秦家也必然不会做出背弃三皇子的事情。”

秦思信誓旦旦的话,让齐仲天周身淡去戾气。这一桩赐婚,秦朝定的态度正是齐仲天最担心的,现在秦思的话将这担心压去大半,他也就放心了。

缓了缓脸色,齐仲天眼中现出点点情意,他望着秦思那白皙精致的脸,不由伸手欲抚摸那细腻的脸颊。

“三皇子……”秦思一惊,生生别过脸躲开了齐仲天的手。

“莫怕,阿离,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你也当明白我对你的情意。现在不过是暂时委屈了你。若是我能在你与叶筠一大婚之前得势,你便不用嫁他。嗯?”齐仲天难得的温柔燃起了秦思心里残余的心动。

“嗯。”秦思深吸了一口气应道。

“对了,上次送你的信可看了?”齐仲天轻声问道。而秦思那残余的心动在这一个问话中消失殆尽,原来,她猜得没错。

“看了,我爹究竟如何?”秦思在心中告诉自己,爹爹出事,爹爹出事了。也由此那份担忧之色无比真实。秦思睁大了眼,等着齐仲天的回话。

“我会安排好的。不过,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去查查。”齐仲天的安慰过后,露出为难之色。

秦思明白,那个骗她的人定然想得到什么,所以一定会向她开口。果然,骗她的人就是齐仲天。

秦朝定不在京里,秦思的担忧定然会让她阵脚大乱,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齐仲天。而她,还需要齐仲天替她保住爹。若不是叶筠一的出现,她一定不会怀疑齐仲天。

但是现在,一切太过巧合,爹爹的离开,皇上的赐婚,那封信,今日的所求。每一件事情都像是按照着原定的步伐在走。

这让她不得不怀疑,从秦朝定的离京就是一个局。

秦思借着月色,将原本白皙的脸庞照耀出朦胧的光,她颔首答应下来,随后问道:“三皇子想要我查什么?”

“明日会进行秋狩,叶筠一会与你在一起。你只需帮我看看,他的左肩可否受伤便好。”齐仲天眼中随着话语闪现出如有实质的锋芒。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