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的闺房那些事 再深点还不够快点啊到了到了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1月19日 来源:互联网 1185 次 收藏

薛海清他们被杀,薛允雄恨不得手刃花千颜为他们报仇,得知花千颜回到帝都,一早便带人来到段王府讨说法。

客厅里,段无痕坐在上方看着下方的薛允雄,淡淡的喝一口茶:“薛将军一脸怒意,不知所为何事?”

“哼。”薛允雄一手把茶杯用力放下,力度之大瞬间把茶杯化为粉末,薛允雄双眸眯着,脸带怒意:“我来这里是找花千炎,他杀了我们薛家的人,我们薛家绝不会轻易放过他,还望段王爷谅解。”

“哦,不过据我所知,当日千炎离开帝都的时候,薛恒强他们找她麻烦,他们三个欺负千炎一人,没想到却败在千炎手上,千炎不过是为了自卫不得不杀他们,这都是他们咎由自取,怪不了千炎。”段无痕平静的说道,别以为他不知道,薛恒强他们多次找花千颜麻烦,甚至妄想杀害花千颜,哼,薛恒强的死都是活该!

闻言,薛允雄脸上冷如冰,怒视着段无痕:“段王爷,你这话分明就是处处帮着花千炎,虽然他是你义子,但你不能因此而护短不讲道理,掩饰他的错。段王爷,杀人偿命,我们薛家是不会就此罢休,今日我来这里是想你把他交出来任由我们薛家处置。”

“呵呵,薛将军冷静,息怒。我知道他们的死令你们薛家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但人死不能复生,你们节哀顺变。你口口声声说我护短不讲道理,我反而觉得护短和不讲道理的人是你,薛恒强他们向杀千炎而反遭被杀,这不能怪千炎,难道要千炎站着任由薛恒强他们杀害?薛将军,相信你是个明白事理的人。”段无痕依然不怒,淡淡一笑。

“哼,我不管,花千炎杀害薛恒强他们,我今天便要他血债血偿。”压下心中怒火,薛允雄继续说道:“段王爷,你今天若是不交出他,休怪我不客气。”

“薛将军这是在威胁我?呵呵,不怕跟你说,千炎早已离开帝都,另外,千炎是我的义子,我不容许任何人欺负她。”段无痕冷冷看了薛允雄一眼,接着道:“薛将军这是明白我的意思吗?”

“离开帝都?”薛允雄认真观察段无痕的神情却发现不像说谎,眯着眼站起来:“请问段王爷,他刚回来为何急着离开,他要去哪儿?”

“呵呵,薛将军,恕我无可奉告,你们薛家若是执意对付千炎,那休怪段某不客气。”段无痕冷着脸看着薛允雄:“千炎是我的义子,你们若是敢动她,那就等于与段王府为敌,希望你们能好好考虑清楚。”

“段王爷,你不要仗着深得陛下欢心便如此嚣张,花千炎这个人,我们薛家一定会取他狗命。时候不早,薛某先行离开,告辞。”薛允雄得知花千颜离开帝都便没有心思继续留在段王府,此时的他恨不得立即派人调查花千颜的下落。

回到薛府,薛允雄如实告诉父亲薛穹宏。

“父亲,段无痕处处维护花千炎那个臭小子,要是我们找花千炎麻烦,只怕到时候段无痕会出手对付我们,我们倒不如先下手为强,暗中把段无痕解决掉。”薛允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眸中露出狠劲。

“段无痕身为王爷,若是突然被人杀死,陛下必定会调查此事,只怕到时候会牵连我们,这件事先放下,就让段无痕活多几天,至于花千炎,哼,绝不能留下,你派人调查他的下落,务必让他死在路上,永远回不来帝都。”薛穹宏微微皱眉,一想到花千颜杀了他的一对儿女,心头一疼,面目狰狞的哼道:“派我们的暗士刺杀她,绝对不能让他轻易死掉,要好好把他折磨而死,明白吗?”

“是,父亲。”薛允雄应声,,转身离开书房,站在书房外,薛允雄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花千炎敢杀他女儿,他岂会轻易放过花千炎,他一定好好折磨 花千炎,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薛允雄登门寻仇一事,花千颜并不知情,休息一晚便早早和东方寒潇离开帝都前往恶人谷。五天后,他们乘坐飞天马来到庆登城,此时天色渐黑,花千颜二人打算留宿一晚再继续出发恶人谷。

“沈栩?”花千颜二人随便找了一间酒店交了定金便回房,正当花千颜打开房门准备走进去之际突然见到左边的房间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人,当即意外的喊道。

沈栩正为一项任务来到庆登城,没想到会遇见熟人,听到花千颜喊他,当即脸上一喜,走了过去:“千炎,你怎么在这里?”

东方寒潇的房间本就在花千颜的右边,和花千颜同一时间回房,同样见到沈栩,当即走过去,早几年他和沈栩有过几面之缘,笑道:“沈栩,你来这里是做任务?”

沈栩看了看东方寒潇,随后又看了看花千颜,随即一笑:“你们一起?”

花千颜点了点头:“嗯,我们有事要办途经这里。你是来这里执行任务?”

沈栩撇了撇四周,压低声音说道:“嗯,我们进房再说。”

花千颜和东方寒潇对视一眼,花千颜点了点头便往房间走去,东方寒潇和沈栩随后,坐在桌子边,花千颜倒了三杯茶,目光看向沈栩:“到底是什么任务,如此神秘?”

“你们来这里之前没听说一个月前出现恶魔?据说在一个月前开始,每晚都会有十个少女失踪,而带走她们的便是恶魔。”沈栩皱着眉头把得来的消息说出来:“恶魔抢人神不知鬼不觉,在四天前董家小姐在半夜被恶魔带走,当时董家小姐的丫鬟刚好醒来见到恶魔的真面目,那位丫鬟本想从恶魔手中救回小姐,却被恶魔打成重伤,如今正躺在董家疗伤,董家老爷为了救回女儿便向佣兵工会重金求助,而我正是为了这件事而来。”

“一晚抢走十个少女,看来这个恶魔的修为不低。”花千颜微微皱眉,心中略微疑惑:“只是那个恶魔为何每晚都要抢走十个少女,那些失踪的少女后来可曾找到?”

“原因还在调查,刚想去董家便撞见你们。”沈栩同样皱起眉头,虽然他这次是为了任务而来,但也希望能够尽快救出被带走的少女,不知那些少女是否安然。

“如此说来岂不是有几百个少女遭殃?”一想到那些被带走的少女生死未卜,东方寒潇不禁眉头紧皱。

“寒潇,不如等这件事结束,我们才离开?”花千颜只觉得这件事不简单,哪个地方能够容纳几百个少女而不被人所知?捉走那些少女的目的又是什么?若是不把幕后黑手捉住,只怕更多的少女会遭毒手。

闻言,东方寒潇虽然很想留下来等事情真相大白才离开,但一想到花千颜身中剧毒,等着红株果救命,不禁犹豫:“可是,你”

“放心,不会有事。”花千颜淡淡一笑,她的身体情况,她最清楚,何况有百里玉溯的丹药能够拖延毒素散发。花千颜重新把目光落在沈栩身上:“沈栩,我们想参与这件事,不知你是否同意?”

“当然同意,有你们帮助,相信很快就能完成任务。”沈栩露出笑容,来这里之前,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引来恶魔的注意,他并没有带其他人来,如今有花千颜和东方寒潇的帮助,这对他而言实在是一件好事。

董家,庆登城数一数二的首富,此时董家传来一片悲哀,原因无他,他们的小姐被恶魔捉走。

沈栩和花千颜他们来到董家坐在客厅里,董大奇看着沈栩三人,愁眉不展的叹了叹气:“蝉儿是我最疼爱的女儿,如今她失踪对我而言打击甚大,希望你们三位能够尽快救出她。”

“董老板放心,我们必定尽力救出董小姐,听说你家丫鬟看见恶魔的模样,不知可否让我们和她见面?”东方寒潇问道,目前而言只有那个丫鬟见过恶魔的真面目,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

“这个当然没问题,阿娟前几日被恶魔打伤卧床在身,虽然吃了丹药保住性命,但要休养几天,我带你们去吧。”董大奇边说边站起来,随后往阿娟的房间走去。

花千颜三人跟在董大奇身边来到仆人居住的房间,董大奇走进其中一间房,只见里面极其简陋,床上正躺着一个女子,女子脸色微白,一见董大奇到来立即艰难的坐起来。

“咳咳,老爷。”阿娟身体比较虚弱,只能靠在床边,好奇的打量着花千颜三人。阿娟虽然服下丹药,但毕竟是仆人的身份,服下的丹药不过是普通的丹药,因此身体只能慢慢好起来。

董大奇微微点头,来到床边便对阿娟说道:“阿娟,他们是我请回来救小姐的人,你跟他们说说当日恶魔的模样。”

“求求你们把我家小姐救回来,小姐不该受这种罪。”阿娟一听花千颜三人是为了救小姐而来,起身便要下跪,然而身体虚弱,整个人一下子扑向花千颜。

花千颜见状,当即扶着阿娟,把她扶到床上,待她坐好才开口说道:“放心,我们必定尽力救出你家小姐,只是我们从没见过恶魔,麻烦把你当时见到的情形说一次,尤其是恶魔的模样。”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