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师把我下面按出好多水 征服熟肥老妇小说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323 次 收藏

年少的我们总是凭着一腔热血就去告白,从来也没有考虑过后果,因为总是太多的人对我们说喜欢就去追吧,错过就是一生...

“Hiding from the rain and snowTrying to forget but I won't let goLooking at a crowded...”

“我说陆大boss你到时快点啊,我还饿着呢!”

“好”

挂掉电话,将房间简简单单的收拾了一下,正想着这伴娘服和他的西装要怎么处理,要是扔了呢会显得她冷漠无情,要是给他洗了那也就说不清楚了,况且我这种人向来洁癖重,可是没有想到傅斯年那个家伙洁癖比我的还要重。

想到这儿勾起一丝无奈,也许连我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吧。

干脆就不想了,直接拿着手机出门。

走到大门口一看傅斯年和安梓韵正在焦急的等着,而看到傅斯年身上的西装却更显吃惊,虽然那个小姑娘送来的西装她没有看过好歹自家设计师设计出来衣服认得到吧!

“你们俩这是穿的情侣装啊?”

我看了一眼傅斯年的西装,白衬衫,好巧不巧的我里面也是白衬衫,同时黑色的外套,黑色的裤子和鞋子。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我白了一眼安梓韵。

我果断的走过去冷着眼看着傅斯年:“这衣服你捡的?”

“嗯,捡的。没办法啊我没有衣服穿。”看着眼前的傅斯年,带着一丝丝邪魅的笑,差点就又被他勾走了魂,看来真的就像他说的那样他是来勾引我的。

“哟,你傅斯年要是都去捡衣服穿,恐怕天下就没有人能够穿得起衣服了吧!”安梓韵站在我旁边调侃着傅斯年。

“你旁边不是还有一位吗?”那道炽热的光线不用看就知道是谁。

“好了,快走吧,你不是饿了吗?”说完我就自顾自暇的走进车里。

不一会儿车子开始启动。

“等会儿我们去哪儿?”在这沉静的氛围中,安梓韵实在是忍耐不住了。

“你不知道去哪儿你还喊着要出去。”我看着安梓韵毫不留情的打击。

“额...傅斯年我们去哪儿啊?”

“不知道。”傅斯年很干脆的说了出来,似乎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

“...”

“哇!兮兮你快点上看微信,没良心的沐唯一一大清早就在秀恩爱了,没有考虑到我们还是单上狗吗?”

我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就看见沐唯一发了一张她和岳楠弦的合照,随便还配上了一句话写着--不知道远在天边的你们玩的怎么样,好好享受你们三人行的时光吧。

下面就是安梓韵的评论--没良心的,一声不吭的就跑了。

沐唯一--有本事你来抓我啊,还发了一个挑衅的表情。

安梓韵--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沐唯一--相信我你会是一个很大的电灯泡。

安梓韵--岳楠弦,你快点管好你的老婆,昨晚的洞房花烛夜你没有喂饱吗?一大清早就在秀。

“哈哈哈哈...”看到最后一条,我估计沐唯一都把安梓韵骂得狗血淋头了。

“还有你陆惋兮,有那么好笑吗?是不是你家那位昨晚也没有喂饱你啊?”安梓韵听见我在笑,转过身盯着我的眼睛,邪邪的看着我。

不由得脸也开始红了,下意识的盯了一眼正在开车的傅斯年,他刚好也透过镜子在看,我就把脸埋得更低了,突然间觉得我从来没有这么囧过,但是没有囧好像都在傅斯年面前。

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我看了看他那双修长洁白的手,我可以清晰明了的看到他指甲中的月半牙十分突出,为那双修长的手增加了一个优点。

那些老中医说月白牙十分突出的证明那个人的身体越好。

“咳咳咳...”傅斯年很不好意思的咳了出来。

“哈哈哈,陆惋兮你脸红了,百年难得一见啊!”安梓韵捂着肚子使劲在笑。

“诶,傅斯年傅医生你真的没有将你的女人喂饱啊!”笑完又很不知廉耻的去问傅斯年了,我只好望着窗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现在把这个不要脸的人丢出去还来得及吗?

“昨天那辆法拉第开着还可以吧!”傅斯年这么一说,安梓韵瞬间脸就垮下来不说话了。

无论时光过了多久傅斯年依旧是傅斯年依旧那么有本事在一瞬间抓住人致命的要害,就好像当年。

“前面是一条古街,都饿了吧!下去吃点东西吧。”不知是时间凑巧还是傅斯年感觉到了。

等傅斯年一说完我就迫不及待的下车,昨天刚下过雨,现在太阳也出来了,很多时候天气也能影响一个人的心情。

一眼望过去两边都是卖吃的玩的,不过貌似人有点多。

等傅斯年将车停好了后一行颜值高的人就这么出发了。

“哇,这个好好吃,你们要不要尝尝啊?”

“...”

“...”

“你们看这个漂不漂亮?”

“...”

“...”

“你快看,那个是什么?我从来都没看见过。”

“...”

“...”

......

我们从东街逛到西街,不知道逛了了多久,我决定了以后打死都不和安梓韵一起出来了,我估计我的脚已近起泡了,毕竟十公分的高跟鞋穿着走一个上午还是有难度的。

“小姑娘要不要看看这个?”走到一个小摊子面前是一对老夫妻在卖红绳。

“这个红绳有什么寓意?”安梓韵好奇的看着那对佝偻的老夫妻。

“小姑娘这你就不懂了吧!看你旁边的两位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是恋人的关系。”那个老奶奶慈祥的看着我和傅斯年。

“你怎么知道?”安梓韵更加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

“他们看对方的眼神是不一样的,那种神情是用什么都掩盖不住的。”这下就轮到我和傅斯年不好意思了。

“你们看我身后的大树,上面挂着一个牌子,你可以将你对那个人说的话写在那颗大树上,他就会听见的。”老爷爷用手指着他们身后的一棵大树,上面挂面了红色的小牌子,每一个小牌子上面都系着铃铛,每当风吹过时就会发出动听的声音。

“那红绳是用来干什么的?”沉默的傅斯年也开始问出了问题。

“那红绳象征着企盼好的姻缘。传说月老的红绳只要在男女之间各系一条,不管身在何处。都会成为一对。”老人沧桑的声音有着一种不可名状的魔力。

“那我买三个牌子和三条红绳吧。”安梓韵看着老妇人说道。

“好,你们坐到哪儿去写吧。”老妇人高兴的递给我们三块牌子和红绳。

我坐在傅斯年的旁边看着他拿着毛笔开始认真的写起来,而旁边的安梓韵也难得认真。

我是我冥思苦想却是写什么呢?这个却难到我了。

“姑娘不如我给你讲一个故事怎么样?”老妇人似乎看出我的窘迫。

“好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