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下面好多水奶子好大 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2月13日 来源:互联网 414 次 收藏

“破镜重圆?”童舒念抬起垂帘的双眸看着顾行之,难道她和厉南霆之前真的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事情么?

顾行之回忆起之前那段记忆,不忍心童舒念再一次受到伤害,欲言又止的他,舔了舔嘴唇,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童舒念眼见顾行之没有要继续往下说的意思,甩开了放在自己手背上修长又有力的手,“你倒是说话啊!”童舒念着急了眼,又一次的歇斯底里。

咖啡厅里来来往往的人总算注意到了角落这对看似在吵架的男女,纷纷投来了好奇的目光,只见面对着人群的女人红了眼。

顾行之叹了口气,背靠着座椅,没有被周围人的目光所影响,语气平静的说,“念念,之前发生的事情给你造成了很大的痛苦,我不想你重新经历同样的悲伤,所以……”

“所以你不打算告诉我了是吗?”童舒念没等顾行之把话说完就质问道,她通红的眼神渐渐的缓和了下来,看来在顾行之这里是得不到她想要的答案了。

顾行之点了点头,拿起放在桌上那杯还没有动过的咖啡,拉花出来的漂亮图案还没有被动过,他抿了一口,图案变得浑浊起来,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回避童舒念的逼问。

“你真的好让我失望。”童舒念湿了眼眶,咬着嘴唇一字一顿的说着,一句话也不愿意和顾行之多说,站起了身,就往门口冲去。

大街上的阳光洒落在地上,女人跑动的身子衬托下来的影子跟着她奔跑着,就像散不去的阴霾一直追随着她。

顾行之见童舒念跑了出去,身高的优势迈开的步伐大的吓人,他追上了童舒念,抓住了她的胳膊,“念念我们不趟这个浑水好不好。”说着就将她拉进了怀里,双手环抱在她的背上,生怕她挣脱。

童舒念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推开了顾行之,“浑水?他是我儿子!我不管他还有谁能管他!那是我失去的记忆!就算你不告诉我,我也一定会想办法知道!”她像是发了疯一般,冲着顾行之吼道。

两个人在一起谈了那么久的恋爱,顾行之口口声声说爱她,可最后不仅跟别的女人订了婚,就连她现在的处境,他也不曾理解过一星半点。

吼完了的童舒念只觉得疲惫,嘲讽地看着面前的顾行之,冷哼了一声,这一切都这么讽刺。

热闹的大街上,过路的行人纷纷扰扰的来往着,生活的节奏快得让人没法像咖啡厅里闲情逸致的人们一样停下来驻足观看这对看似吵架的“情侣”。

顾行之拧紧了双眉,尽是说不出来的苦楚,想说的一言一语到嘴边也只是化成了无言。

他抬起一只手,轻轻的揽住了童舒念刚挣脱的身躯,“给我点时间,等到了合适的时机,我会都跟你讲清楚的。”顾行之想了个折中的办法,试图先稳住情绪不稳定的童舒念。

可她却不吃这一套,童舒念再一次的推开了顾行之,“呵,不需要你的好意,你还是和你的未婚妻过日子去吧。”她扬起了头迎上了顾行之的眼神,带着对他的不满,带着对他的失望。

不等顾行之再开口,童舒念便已经转身走到了路边,抬手拦了一辆的士就坐上了车,一点都不带停留。

顾行之站在原地望着童舒念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大街上的人流依然纷纷扰扰,没有人能懂他现在的心情,总感觉,他深爱的那个她,已经离他越来越远。

坐在后座上的童舒念心情也一样不好过,太多的疑问缠绕着她,她迫切的想要知道过去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为什么厉南霆还有苏清颜说的那些话让她费解。

她打开了车窗,想要让扬起的风带走短暂的烦恼,才刚打算安静一会,手机就响起了铃声,童舒念望了一眼,接起了电话,“喂。”童舒念语气冷漠,没有丝毫的情绪。

“哟,看来顾行之没告诉你之前发生了什么。”童慧慧冲着电话这头的童舒念说道。

童慧慧有着自己的心思,想要抓住这个好机会,她早就看不惯总是被老天眷顾的童舒念了,正好顾行之不肯给她填补这段记忆,那就由她来完成。

听到是童慧慧的声音,童舒念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显然对她怎么知道自己和顾行之见了面这种事情并不感兴趣。

“关你什么事。”童舒念依然保持冷漠,话语里透露不出一点情绪。

童舒念冷淡的回答激起了童慧慧的恼怒,强忍着骂人的冲动,咬着牙说,“你失忆发生的事情,除了你之外,没有人不知道。”童慧慧不相信她这么说了,还不能引起童舒念的兴趣。

童慧慧话音刚落,童舒念就坐直了身子,一只手按了下按钮,关掉了车窗,果然童慧慧的一番话引起了她的注意,“你说什么?”童舒念反问道。

“你要想知道你发生了什么,就来找我,我在家等你。”童慧慧扬起了嘴角,很显然童舒念已经上钩了。

迫切想要知道答案的童舒念失去了思考的理智,“师傅你调个头,带我去富荣小区。”童舒念朝着前座开车的师傅说道。

“不去刚刚上车说的地方了吗?”师傅问道,打了转向灯打算掉头。

童舒念点头答应着,“不去了,就去富荣小区。”

临时发生了这件事情,她也没法及时回到厉家,转念想起小包子还在家里等她,要是睡醒了找不着她估计又要着急了。

童舒念叹了口气,拿起手机翻出了厉南霆的电话,一瞬间有些恍惚自己为什么要陷身于这些繁杂的事情,支离破碎的事实一点点在拼接起来,所知道的星星点点的过去都对她现存的记忆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厉先生,我临时有点事情,会晚一点回去照顾小包子,他要是找我,麻烦您转告他一声让他等一下我,我很快就会回去。”童舒念没有给厉南霆迟疑的时间,像是在交代什么事情一般不容拒绝。

“他已经在找你了,我没有帮你转达话语的义务。”厉南霆十分不爽童舒念跟他说话的语气,毫不意外的拒绝了她。

“你是小包子的父亲!”童舒念气急了,可转念想到自己有求于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又缓和了自己的情绪,“厉先生,还请麻烦您帮忙,造成的麻烦我很抱歉。”童舒念语气软了下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