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出轨和别的男人做的过程 小受含暖玉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11日 来源:互联网 699 次 收藏

柏原佟见车子开上了路,亲手将座位上的东西清理了,惊得小助理忙来帮忙,柏原佟翘唇淡淡笑道:“我来,你听话就是了!”

收拾好东西,他拍了拍座位诱人的口气轻叹:“唉,我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高高在上,凶神恶煞一般,你刚才也看到了,我喜欢的女人不也被别人撬走了吗?所以说,我没你们想的那样霸道。其实我很平易近人的。来坐这,你窝在那里,车子一颠簸,会被甩出去的。”

小助理疑疑惑惑的把身子挪到了座位上,她紧靠着窗,柏原佟噗哧一声笑出来:“你很怕我?我又不是虎狼,是和你一样有血有肉的人呢!你别离我那么远,我说话都得大声。来,过来点!”

小助理缓缓抬起头,就见柏原佟一副含情脉脉的脸,真是太帅了!瞬间小助理的情感崩塌,一股洪流冲向脑门,不由自主含羞说了句:“老板,其实你挺帅的,那个女人为什么不看好你?”

“你也觉得我挺帅挺好的,可是她不觉得,她一心攀高枝!”柏原佟如同一个怨妇一样数落王楠变心。

小助理不明就里同情起柏原佟这头色、狼来。前面的阿森和司机面无表情,内心却在赞叹阔少的演技堪称一流,只是阿森不明白,干嘛这么磨磨唧唧,不如直接扑倒好了!

柏原佟终于忽悠的小助理卸下防范,坐在离自己一寸不到的距离,他说伤口没包好,要小助理重新替他包扎。

因为柏原佟个子高,小助理坐着就无法处理。柏原佟说他半躺着好处理。于是柏原佟半靠的倚在座位上,小助理则挨着边坐在座位上。

柏原佟一边和小助理述说自己被人无辜抛弃的苦恼,一边对着小助理放电。

小助理只是一个平凡的小女生,她有梦想又憧憬,希望自己能找到一个又帅气又多金的男子。没恋爱过的小助理被久经沙场的采花阔少甜言蜜语,博取同情外加一直放电,终于给电晕了。

伤口处理好了,柏原佟试探性伸手猛的一搂小助理,小助理不防被他抱在胸前。柏原佟用他那双水汪汪的媚眼,看着小助理,说出来的话荡的小助理一阵眩晕:“宝贝,你的眼睛真好看!我想”不等小助理回神,柏原佟一翻身把小助理压在后座上,开始了疯狂的行动。

小助理想要呼救,抬眼就看见前排的人都不见了,那里阻着一道隔音板,她只好求着柏原佟放过她,柏原佟粗鲁的动作,狠戾的眼神,口里低喃:“我叫你跟他跑,我弄死你!看你以后还,乖不乖了。”

小助理反抗不了,眼泪不停的往外流,这是她的第一次啊,就这么成了别人的替代品。身体的痛让她恨得咬住嘴唇,都是那个攀高枝的女人害了自己。这一切本该是她来承受!

此时的王楠并不知道,自己莫名的被人恨上了,还是一个不相识的人。罪魁祸首是柏原佟这头狼!

王楠见柏原佟的车开走了,立刻推开柏原霖,坐正身体,整理衣服。

柏原霖叹口气,眼神晶亮道:“我是你的挡箭牌吗?不过,我愿意,你尽管用!如果哪天需要假结婚的话,直接找我,不管何时,我就在那等你!”

王楠有点懊恼,委婉道:“对不起!柏原霖,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会,”话说到这怎么也说不下去了,眼角有些湿湿的。

柏原霖在沉默中开着车,王楠别过头去用指尖划过眼角,低头可见指尖透明的水滴,顺着手指落在她的蓝色阔腿裤上,形成了一道暗影。

王楠咬了咬唇,打破沉闷的气氛 :“柏原霖,我请你吃晚饭吧!”

“为什么?请我!”柏原霖镇定地说道。

“因为,我不想让你太失望!”王楠的话模棱两可,却点燃了柏原霖心中的希望之火。

“好,楠楠,不管你当我是什么。我就是你的护花使者,我当你是女朋友 !”柏原霖一厢情愿地说。

“唉,柏原霖!”王楠这一声满含着无奈与心酸,柏原霖你何苦啊!你的身份大可不必这么迁就我,把感情钉死在我一个人身上。

“你请我吃什么?”柏原霖扬起男中音的浑厚,声音里带着激动。

“你想吃什么?”王楠偏头反问。

“客随主便,看你请我吃什么?”柏原霖的心情很好,总是又进了一步。

王楠眨眨眼,突然说:“嗯,请你喝西北风,你也愿意啊?”

“可以啊,咱两一起...”柏原霖呵呵笑着。

“哈哈哈,柏原霖,你太可爱了!”

“那你喜欢我呗?”柏原霖把头凑过去说了一句。

“走开...”王楠的软语甩着尾音在朦胧的天空中飘散。

落日的余晖带走最后一片残阳,大地进入了黑暗,不多时璀璨四起,越珊站在自己卧室的阳台上,俯身向下,街灯串起了这座城市的交通,道路如河流蜿蜒盘旋布满整个城市。

越珊的家就在这座城市的最高点,惠山大道的金汇路处的这个城市的稀缺别墅群里。

这里的别墅都是经典的美式风格,大气沉稳,纯手工石材立面,奢华中不失尊贵,超大的花园庭院,让忙碌一天的主人可以享受一杯下午茶的悠闲。

比一般别墅大而宽的高窗,让阳光尽可能驱逐江南潮湿的气候;一楼特设了老人房,有电梯位,越珊的爷奶就住在一层。

越珊站在三层楼上,远处的丘陵,近处的沟壑,都被浓浓的夜色抹平了,别墅群里的点点灯光把山里的天空勾勒成了繁星。

一阵风吹来,透过树丛,顺着远处的公路望去,霓虹一闪一闪,点燃的烛火,让越珊忽然有些难过。

例行的家庭会议听得越珊头昏脑涨,本来找了借口说是有课。可是祖母的一道旨意是不容许违逆的,请假也得回来。

今天回来唯一的一件对他来说重大的事情,就是老祖母大人让父亲给自己物色结婚对象,有意无意的提到了倪家。越珊心跳如雷,父亲说要问问倪家的意见。咱不能一厢情愿的自以为是吧!然后就被祖母大人劈头盖脸的好一顿臭骂!又开始说越珊的好话,大体意思就是倪家若是不同意,就是眼瞎心盲。

越珊有点讨厌祖母这种唯我独尊,不顾他人的性子。但又想着有祖母做主,只要倪伯伯同意问题就不大了。倪杰可是个大孝子,不会忤逆长辈。

那她是不是要经常去看望欧美娜呢!越珊暗自打着小算盘,越想越满意。倪杰现在也没有固定的女朋友,也许就是就等着自己长大,然后由长辈来做主。难怪以前总说她是个小丫头,就是嫌弃她小嘛!但人总会长大,女大十八变,越变他会越喜欢吧!小时候,倪杰不就说过喜欢她么!

越珊得了愉悦的好心情,一夜无梦,睡的安然。

这夜,越珊睡的平稳,同一座城的另一端,倪氏百货楼顶的咖啡厅里只有三个男人坐在当中一处。

调酒师章书旗,应该说是章小伊在吧台里,撅着臀趴在台子上打瞌睡,心道这些个少爷们,夜半三更不回家,非要赖在这里。还点名要她留着,借口随时想要鸡尾酒,她走了没人会调。

经理许诺加薪她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但现在她想反悔,倪董和那个叫任泉的,还有一个生面孔,三个人一句话不说,就这么干耗着,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她深深的怀疑这三个人都不说话,也不动作,是不是早已睡着了。只把自己晾在这里困得不行。她正要起身去把他们都摇醒,那个生面孔的小伙子冲她喊:“请帮我再煮一壶咖啡,记得要现磨!谢谢啊!”

章小尹无奈地回身去里间磨豆煮咖啡去。心里咒骂着这帮磨人精。

唐蔺展颜一笑对任泉神秘道:“你可以进去了,现在她的耐性已经磨得差不多了,威逼利诱随你使。快去吧!”

任泉睁开微阖的眼,一丝清明透了出来。喝了口杯中之物,跳起来扬扬手,打了个响指走了进去。

倪杰怨怼道:“我还以为他睡着了,也不过是养养神!阿泉这么拼,你们这唐氏侦探所要出头了!”

“倪杰,你这是嘲笑我们?”唐蔺悻悻道,用手摩挲鼻子一侧,似乎那里痒痒一般。其实这是唐蔺的怪习惯,每次他尴尬地想要掩饰什么的时候就有此动作。

倪杰正经的冷着脸说:“有吗?我从来不嘲笑别人,最多会落进下石!”

唐蔺更加尴尬的不停摩挲鼻子。

倪杰诧异中带着点幸灾乐祸:“被咬了?是我店里养的?你这皮肉太嫩了。”说完摇头状似可惜。

唐蔺放下手,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倪-杰,没想到你的冷笑话说得这么好!”

“好笑吗?我不觉得,我可没有养虫子的爱好,但我有养猎豹、狐狸”倪杰瞥了他一眼,目光阴冷,声音里也透着诡异。。

唐蔺被他吓了一跳,听说他养这么大的宠物,偏是不信道:“狐狸倒是可能,猎豹?猎狗吧!城市里不允许养那种,你养哪儿,没事走哪溜它?要养也只能关笼子里!”

倪杰璀璨一笑:“你猜!”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