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猎户h 一直趴着把腿张开给男友进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622 次 收藏

此时,车里的穆紫心,深深地吸进一口气,再重重地吐出来。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最后她终于打车门,愤愤地一把关上,二话不说,走到两人战事中间,用力一把推开司徒奕,将自己的身体挡在顾乐面前。

“你……”

司徒奕没有想到穆紫心也在这里,他惊讶地瞪着她,眼睛里还夹带着其他复杂的眼神。

“你让开!司徒奕,你滚过来……我们决一死战!”顾乐想要用力推开穆紫心,怒火冲天地嚷嚷着要冲过去打司徒奕!

穆紫心马上用手去抓住他,却因为他喝了酒,力气也大得出奇,两只手根本将他拖不住,无奈之下穆紫心竟然从后面一把将他抱住,大声喊道:“顾乐!”

顾乐哪还记得自己叫顾乐呢?穆紫心圈住他一米八五的身体吃力地往一边拉,停车场里其他两人都是一愣,特别是司徒奕,他怔怔地说:“我以为你还在宴会里呢!”

他慢慢站直,又回到了平时翩翩公子的形象,但无论如何变,今日他和顾乐的已全然在穆紫心心中改变形象。

“他在哪里,我就会在哪里……”穆紫心回答,再用力将顾乐往车里拉,将他乖乖地绑在安全带上之后,顾乐仍然在叫嚣:“司徒奕,有种别走啊?我们决战到天亮……”

司徒奕轻笑,这时看见穆紫心过来捡顾乐的手表,他突然开口问道:“你喜欢他?”

穆紫心愣住,一时之间却不知道怎样去否认,这个与她的世界有关吗?

没有。她怎么可能喜欢上别人,还是顾乐那样的一个人?司徒奕只不过是在试探她而已。

这时,司徒奕点头笑道:“你不用回答我,但我要告诉你,如果有一天你像现在这样需要他的时候,他身边只有关姚儿一个人!”

穆紫心冷冷看着他说:“那又怎样?”

奕苦口婆心地说:“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没有人可以取代关姚儿在顾乐心里的位置!”

穆紫心当然知道,自从那天她和顾乐去过北山公墓之后,她就知道,但这又怎样呢?也许她自己对顾乐是有那么一点好感,但仅限于她迷恋的钢琴而已。

“是她!”早就被他们遗忘的孟雨笛突然从角落里走出来,指着穆紫心说喊道,之前因为穆紫心换了衣服,所以她一时之间没认出来,现在她很肯定,那个拖走顾乐的女人,与骗走她衣服的是同一人。

穆紫心冷冷地扫过孟雨笛,然后再头也不回的钻进车里去。

车子发动后,缓缓开出停车场,穆紫心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很失落,好像是因为刚才司徒奕的那些话,一直都不能平静。她偶尔侧过头去看看顾乐,他醉了,头应该很痛,正伸手用力的去捶打他的脑袋,嘴里还念念有词:“司徒奕,你有种就别跑!”

过了好一会儿,他像是睡着了,不过口中还是没闲着。

“妈妈,你说喜欢看到我站在台子上唱歌,我一直都站在那里……”

“妈,你不是说会永远陪着我吗?为什么说话不算话?为什么骗我……”

“为什么骗我?”

耳边,除了顾乐迷迷糊糊地酒话之外,穆紫心听不到任何声音,只觉得他每叫一次妈妈心就被什么重重地划了一刀,她将车子停在回去的海边马路上,带着海水味道的风从半开的车窗外吹进来,穆紫心觉得眼角酸楚,正要打开门冲出去,右手却突然被旁边的顾乐拉住,他还喃喃哀求道:“妈,别走…别离开我好吗?”

不知不觉间,穆紫心已经模糊不清了,在这无人注意的角落收起坚强,一手轻捂住嘴巴轻轻抽泣,而另一只手任由顾乐拉着,以前总以为顾乐有那么多人的关心,所以过得很幸福,原来也和她这个孤家寡人一样,会在梦里喊着已故的母亲求她不要离开,求她永远陪在自己身边。

眼泪顺着她手指缝还是留进了她的嘴巴,咸咸的,就像海水的味道。穆紫心曾经听她父亲讲过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位失去孩子的母亲,因为很想念她的儿子,所以她每天都伤心的哭,最后泪水终于汇聚成了wāng yáng大海,蓝色的每一滴海水,所以海水才会是咸的!

“妈,你的泪水也在海里面吗?”她望着车窗外,有海潮声音传来的地方,轻轻的问。

穆紫心手和腿脚终是麻木了,顾乐也渐渐安静下来,耳边除了风和海潮声,什么也听不到。她轻慢地打开门,黎明的海边,几颗望北的星星挂在天边,它们就是无数繁星里最后留下来的孤独,和夜空下的穆紫心一样,在没人注意的时辰闪耀着光芒。

身上的蕾丝裙被海风吹起裙角,还抚摸着她肌肤每一寸,温柔得就像母亲,所以穆紫心干脆将赤脚踩进冰冷的沙子里,缓慢地朝海水里走去。

酒劲来得快,去得也快,因为海边的风吹得他头痛欲裂,所以他再无心昏睡,伸手用手揉着眼角,再睁眼扫射周围,这是哪里?

随即他摇晃地走下车,淡黄的路灯下,终于看清了大概,这里是a城外的海边,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只记得在宴会上多喝了几杯,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就模糊得一塌糊涂了!

可是,他不是有一个黏人的保镖吗?人呢?顾乐才不相信是他自己开车到这里来的!意识到这点,他开始四处寻找穆紫心的身影,嘴里止不住唠叨说:“什么保镖啊?宴会里跟富家公子勾肩搭背眉来眼去,这时候竟然自己丢下主人跑掉了?”

说话间,隐约看见前面有一抹暗白的身影。

顾乐远距离眺望,还以为凌晨见鬼呢,结果却是穆紫心……

“她在那里干嘛啊?”顾乐神经兮兮地说,眼见穆紫心很快就要走进海水里,想象力丰富的他立刻有了答案。

“不会是要――zi shā吧?”顾乐想起她说是一个孤儿的神情,如果是真的,作为心理阴暗一个人,想跳海zi shā完全有可能的。

思及间,他大步朝前奔跑,在海水已到穆紫心脚踝时,他一把抱起她。

“啊!”被后面突然的力道抱起,穆紫心惊声尖叫,本能反应是有人突袭,但闻到一股酒气时,她就知道来人是谁了!

“你神经病啊?”顾乐大骂道,两人因为反力作祟,一起跌倒在沙滩上。

穆紫心大口吸着气,忍不住‘嘿嘿’笑起来。

“你还笑?脑子坏了吗?”顾乐没好气地坐起来冲她吼道。

穆紫心躺在沙子里,因为光线太暗,只能看见顾乐模糊的轮廓,她说:“你以为我要跳海吗?”

“你不是跳海?这时候跑到海边来干什么?感慨人生啊?”顾乐胸腔里一团火气,早知道刚才就应该背地里推她一把,让她不跳也得跳。

“到海边来除了感慨人生就是跳海吗?”穆紫心诧异地问道。

顾乐再不看他,却抱怨地吼道:“你闭嘴!真是晦气啊!大半夜遇见你这么个女疯子!”

他刚才因为跑得太快,鞋子里全部都是沙子,所以他将鞋子和袜子都脱下来,不耐烦地从里面抖出许多沙子来。顾乐是有些轻微洁癖的,如果发现一点不属于他身上的物体,他就认为是自己的神圣领土被侵犯了,但因为鞋子和裤脚刚才都踩到了水里,所以沙子被粘在上面根本弄不掉,顾乐吸进一口闷气,他将袜子和鞋子往前边一扔,矛头又一次对准穆紫心。

“哎哟!都是沙子,你瞧你做的好事!”

心一脸不知所措地问:“我做什么了?”

顾乐的吼叫声越发大声起来:“你什么也没做?就是没经过我同意,自己跑到海边zi shā,还被我发现了!”

“咳咳咳!”因为他‘怒吼功’和唱功完全两个档次,顾乐被自己一口水呛得猛咳了起来,穆紫心急忙起来用手拍他的后背,第一次遇见说话都能呛着的人,脸上忍不出憋着笑,却被顾乐猛地拨开她的手。

“你敲鼓啊?!”顾乐恼怒地吼声,在这夜深人静的海滩上格外响亮。穆紫心也没他说得那么用力,但他此时看穆紫心,怎么看怎么都不顺眼,所以无论她做什么都是别有用心。

“你酒醒了吗?”穆紫心突然问。

顾乐全身一僵,仔细回想了片刻才开口道:“我宴会上喝醉了吗?”

穆紫心摇头回答:“没有!不是很醉……”

“真的?”顾乐不大相信,因为每次他喝洋酒之后就会大出洋相。此时他依稀记得在停车场里好像跟谁打了一架,至今右半边脸上都还隐隐作痛。

“是啊!”穆紫心点点头应道。

顾乐还是不信,他狐疑地探过头来,假设地问道:“我们在停车场里,就没遇见什么讨厌的人吗?”

“这个世界上你讨厌的人不说很多吗?你说的哪一个?”穆紫心特别认真地问道。

顾乐轻哼了一声回道:“好像没你多吧!你不是走到哪里都那长死人脸吗?怎么还来问我讨厌的人很多?我跟你可不是志同道合的,明白吗?”

说完,他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在他与穆紫心之间划出一条线。

“木头人,你是从森林里来的吧,是吗?”他指着线那边说:“你那边是森林,我这边是人类的世界,是文明的世界,这个你可明白?”

穆紫心淡淡地笑起来,心想顾乐一定是酒还没完全醒呢,竟然跟她讲什么是人类的世界。

“哇!”这时候,他突然惊讶地瞪着穆紫心,因为看到她笑了,并不是喝醉了产幻,是真的笑了!可为何笑起来的穆紫心,一点都不像个木头呢?

顾乐这时发现酒劲又上来了,他的脸烫得实在太厉害,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点燃了似的,他摇晃着手掌说:“天啦,你以后别这样笑,还是死人脸好看一点!”

垂直下来,穆紫心又一次发现了它的辽阔,心情也因眼前美妙震撼的画面变得舒心。踩着顾乐走过的脚印,穆紫心光着脚板一步一步走,好像已经很多年,没有像现在这样脑子里什么都不想了!

可是,前面那个人也是这样吗?

习惯了这样跟在顾乐身后做影子,只望着他的后脑勺,想象着他面上的神采,是高兴、忧郁、还是难过。

在连续三天休息不足六小时的情况下,铁人也会累得一脸憔悴吧,穆紫心当然不是铁人,她还是会趁着顾乐在棚里录节目时,靠在后台走廊的沙发上打起瞌睡来,周围的人,忙碌得来来去去。

“您好,请问是穆吗?”听到声音,穆紫心从迷糊中醒来,用手轻揉了一下眼睛,带着疑惑地望着眼前地年轻女子。

“是我啊,杜姗姗,我是关姐的助理!”姗姗礼貌地笑着,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喔,你好!”穆紫心从沙发上起身,虽没有像姗姗那样笑着,但也不算冷淡。

姗姗见状,像得了什么宝贝似地开心,“听人说你不太好相处,刚才还疑惑要不要过来和你打招呼,看来并不是那样的!”

穆紫心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听人说的,无非就是听关姚儿说的,她也不指望从关姚儿口中听到什么好话,心不在焉地问道:“有什么事吗?”

姗姗点着头,马上递过来一个精美的红色口袋,“我替关姐过来给顾先生送礼物来的,但那边的工作人员说顾先生还在里面录节目,本来我是想等他结束的,但看到穆您在,就请您帮我转交给顾先生吧?”

穆紫心迟疑片刻,看着姗姗一脸诚挚,她还是接了过来。

大概了来一小时,顾乐才从录节目的现场出来,因为节目的原因,他稍微化了一点妆,此刻正在不停的催促着乔迁拿卸妆的物品来。

“乔迁,你倒是快点啊!”

“来了来了!”

乔迁提着一个大大的化妆包,快速窜进了化妆间,穆紫心提着刚才姗姗带来的包挡在他面前问:“乔迁,刚才姗姗来过了,你刚才不在吗?”

乔迁四处打望,然后回答道:“在啊,她来过了吗?怎么没叫我就走了?”

穆紫心顿时有些疑惑,为何姗姗不直接将礼物交给乔迁呢?偏偏选择给她这个不太和善的保镖。这时,她看了一眼那边坐在化妆台的顾乐,将红口袋递给乔迁说:“给顾先生!”

“紫心你看我现在忙着呢,你帮我给他吧,好吗?”乔迁扬了扬手里的包,快速地朝顾乐跑过去。

穆紫心也跟过去,将红口袋放到顾乐面前的化妆台上。

“你怎么进来了?”顾乐一脸惊异地表情,因为以前穆紫心是从来不进化妆间的,听穆紫心指着口袋说:“这个是你的,关的助理送来的!”

狐疑地瞧着她,待她从门口消失之后,顾乐开心打开了口袋,里面装着一个金色盒子,盒子上面还贴着粉红色心形纸条,顾乐看过纸条后,脸上的笑容笑得更灿烂了!

上次宴会关姚儿因为提前离开,与顾乐已经冷战了三天,期间任凭关姚儿打电话如何道歉,顾乐就是不理,想是气消得差不多了,看关姚儿又送来礼物,顾乐也就不气了,一旁的乔迁看在眼里,顿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

顾乐打开金色盒子,里面却空空如也,不由得眉头一皱,“怎么是空啊?”

乔迁放下手里的活儿,探过头来也是一脸疑惑:“对啊,怎么是空的?”

愣了片刻,顾乐黑着脸说:“去把木头人叫进来!”

乔迁为难地问道:“乐乐,你不会以为是紫心她……”

“不问怎么知道?”

乔迁转过身去,在走廊的椅子上找到了穆紫心。没多久,她就站到了顾乐的面前,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她代姗姗送的礼物出问题了,到底出什么问题她此刻还不清楚,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刚才姚儿的助理是直接把这个给你的?”

顾乐看着她问。

“是!”

乔迁心中大叫不好,急忙转移出去给姗姗打电话,核实当时的情况。

化妆室里,一男一女,一坐一站,男的脸上挂着想听作案人自己招供的神情,他敲着二郎腿,轻轻咬着脚尖,等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半响才开口说:“姚儿刚才给我发消息说她送了我一条专门订制的情侣项链,让她助理姗姗送过来了!”

穆紫心面不改色地问:“然后呢?”

顾乐将空空的首饰盒打开给她看,“现在它不见了!”

穆紫心继续问:“所以呢?”

顾乐抬头端详着穆紫心,他换了一个姿势,眼睛眯成一条缝问道:“像你这样雄心壮志的人,不应该贪图这一点小便宜啊?你为了什么啊?”

穆紫心冷笑,没有急着解释,事实如何,她已经清楚,就算她说出来顾乐也不会相信。因为此事,关系到关姚儿,穆紫心清楚的记得顾乐亲口对她说,关姚儿不会骗他。

所以她又何必白费力气解释?

顾乐站起来,冷俊的脸上浮出一丝恼意,“你这是默认吗?就不打算申诉了?”由此,他们之间的身高突然有了变化,顾乐从上面视着穆紫心,她眸间无任何变化,顾乐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但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神情和反应。

这时,穆紫心回答她:“你不是已经认定是我做的吗?”

顾乐两只手环保着胸前,突然变了口气地说:“如果你缺钱的话我给你钱,把项链还我好吗?”

链多少钱,我给你钱行吗?”穆紫心毫不怯弱地回他一句。

顾乐点头笑道:“看来,你拿项链不是为了钱啊?那你为了什么啊?”

穆紫心看着他回道:“哪天等我偷了它的时候,我再告诉你为什么!”

顾乐叹了一口气,他其实并不太相信穆紫心会偷一条项链,他家里值钱的东西到处都是,穆紫心每天进进出出要是想偷,不知可以顺手牵羊多少。更何况,穆紫心绝对不止她表面上那么蠢,怎可能偷这么容易怀疑到她身上的东西呢?

所以,顾乐更相信这是关姚儿的一次恶作剧!

“行了,你先出去吧!”他平静下来,向穆紫心挥挥手用侧脸对着她说。

穆紫心随后走出化妆室后,手机里收到一条新来的信息,发件人却是陌生人,但上面清楚地写着:想要回项链吗?快到楼顶来!

穆紫心警觉地看了看,随后快速往楼顶跑去,她不知道发信息的人是谁,但肯定此人与关姚儿有关,于是脚下就越跑越快。

推开楼顶的铁门,‘吱嘎’一声,外面的阳光从里面射进来,打落在她脸上,她半眯着眼睛,外面的天空蓝得不带一片云彩,远远看去,一名地高大男子的背影出现在穆紫心眼中,他头戴蓝色鸭舌帽,身穿一件蓝色的t恤衫、深绿色的休闲裤及白色的运动板鞋。背脊挺拔,站姿威武,穆紫心当兵多年,当然可以看出他身上透发出来的那股军人气息。

走过去,在离他五米远的距离停下来,穆紫心嘴唇微微颤抖地喊出那个名字:“简离?”

男人并没有立刻回头,但穆紫心很肯定,这个人绝对是简离。

“我以为你死了!”穆紫心并没有再靠近,而是用试探地口气说。

“简离的确死了!”男子背对着他回答,声音沉着有力,与穆紫心记忆力的简离声音,一模一样。

“你骗人,你明明就是简离!”

男子缓缓转过身来,脸上却多了一条看似狰狞的刀疤,如果没有那条刀疤,那本是张很好看的脸才对。

许是看出穆紫心眼神中的惊愕,男子嘴角一扬,“丫头,你看这张脸还是简离的吗?”

穆紫心眉头微微一蹙,她没有忘记曾在部队里见过简离的死亡证明,这么多年了,简离活着都不曾出现过,为何偏偏在这时出现了?

疑惑浮起时,穆紫心没有心思与简离叙旧,脸上隐藏了所有知道他还活着的惊喜。她探究地问:“你突然出现,不是为了我来的对吗?”

简离还是笑,那种深邃得让人摸不透的笑,但这足以让穆紫心确定,她猜想的是对的。于是,她接着问自己其他的猜测:“你是为了顾乐?那天晚上在酒店楼里与我擦肩而过的男人是你,对吗?”

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笑容,好像再次证实了穆紫心所说的是对的。

平台上,他们两两对望。

原本是多年未见的朋友,此时中间隐伏的却是浓浓的杀气。

穆紫心并不想如此,而且她此刻的心里还有几分难受,为什么当年他没有死,又既然没有死,却偏偏要在此刻出现?

“如果不是你,那个叫顾乐的歌手那天晚上就已经死了!”

简离说,他的口气还是和当年一样,自信、坚决,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这一点,穆紫心与他很像,他们简直是如出一辙。21

异世重生:渣男老公,请滚开 

异世重生:渣男老公,请滚开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