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妹妹想吃火腿肠了 bl在受身体里长期放东西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2月13日 来源:互联网 512 次 收藏

周贤开车拉着易菲来到郊区。双手捧着易菲的脸,快速地吻上易菲的唇。易菲使出全身的力气,把周贤推开,“你干什么?我们分手了,你以后别碰我。”易菲擦着嘴说道。

“怎么,这么快就不让我碰你了?易菲,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和端木云隐在一起。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周贤捧着易菲的脸说道。

易菲打掉周贤的手,“周贤,你能不能讲点理,分手是你提出的,这会你又想反悔?”

“对,我现在不想分了。我看见你和端木云隐在一起,特别刺眼。我看到他手放在你的腰上,我恨不得上去废了他的手。易菲,我不允许你和他在一起。”

“周贤,你说分就分,你说和就和啊?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们不合适,你还是去找你的袁媛吧!”说完,易菲打开车门就要走。周贤赶紧拉上车门,双手放在易菲的肩膀上说:“易菲,我不是真的想和你分手,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做给袁媛看的。袁媛她有问题,王磊正在帮忙查她。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去问顾楠潇,他可以为我证明。”

“周贤,既然分手了我们就分的彻底,你以后别再来学校找我了,就算来了,我也不会见你的。”说完,易菲走下了车,独自一人向市里走去。

周贤傻傻的坐在车里,他不明白,他把事情告诉易菲了,为什么易菲不原谅他。如果,之前周贤把真相告诉易菲,或许,今天的结局就不会是这样了。

周贤在车里整整坐了三个小时,直到袁媛给他打电话,周贤才开车回到市里的爱丫婚纱店为袁媛选婚纱。

袁媛换好婚纱站在周贤的面前,问道:“周贤,你说件好看吗?是不是没有上一件好看?我觉得还是上一件比较适合我。你说呢?”

“这两件都好看,只要你开心,我们两件都要了。”

“不用,店员,我们要上一件婚纱,我觉得上一件的婚纱不较适合我。”正在这时,周贤的手机响了,是顾楠潇打的。

“周贤,结果出来了,和你想的差不多,她就是水银。你带着袁媛来我家。”随后便挂断电话。周贤在回头看袁媛,袁媛觉得周贤眼神没有之前的温柔了,变的有些愤怒。这一刻,袁媛有点慌了,她在心里说道:刚才是谁给他打的电话,那个人到底和他说了什么?

袁媛慢慢的走到周贤的身边,拉着周贤的手,面带笑容的说:“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

周贤甩开袁媛的手,面无表情的说:“我是该叫你袁媛还是水银?你把婚纱给我换下来,你不配穿它。”

袁媛后退两步,一时没站稳,瘫坐在地。周贤蹲下来说:“水银,你伪装的真好,差点都让你给骗过了。”

半个小时之后,周贤和袁媛来到顾楠潇的家中。他们进去后,看见顾楠潇和王磊坐在沙发上,悠悠哉哉的喝着茶聊着天。

周贤清了清嗓子说:“两位够闲的?”随手拿起茶叶盒,“顾楠潇,真不够意思,我来了这么长时间,这么好的茶都不舍得拿出来给我喝。看来,我还是没有王会长面子大呀!”

话音刚落,一盒茶叶向他迎面砸来。周贤接住茶叶盒问道:“什么意思?”

“送给你的。”

“我?”周贤指着自己说道。

王磊点着头说:“对,就是给你的。之前楠潇说这茶好喝,你也喜欢。今天我来便给你也带来一盒。周董事长,一盒十万,一会记得转给我。”

“这点小钱,王会长还会看在眼里,谁不知道,王会长有的是钱。”

“你少给我戴高帽子。我花了九十二万才买到一公斤,给你半斤,让你出十万我觉得还吃亏了呢!”

“行了,说正事吧!这账呀,我们私下在慢慢算。”顾楠潇打岔说道。

周贤到了一杯茶,看着坐在对面的袁媛说:“说说吧!你把自己整成和苏谨很像,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吗?你害死了我爸爸,我要替我爸爸报仇。我要嫁给你,我要把你的公司搞垮,我要让你一无所有。”袁媛愤怒的说道。

“我什么时候害死你爸爸了?他的死和我有关系吗?”随后,周贤看着王磊,王磊点着头说:“他的死和你是间接关系。”

“什么意思?”

“你走时,带走了好多人。其中一个李源也就是你公司的李副总,他走时,把他手里的两千万的项目也给带走了。她爸爸水新贤知道后,心脏病复发,还没到医院就不行了。你说,你是不是间接地害死了水新贤。”

“水银,如果不是你们当时逼着让我娶你,我也没想过离开公司。我记得,我当时和你说的很明白,我不喜欢你,我更不可能娶你为妻。虽然当时苏谨已经来开了这个世界,但是,她仍然在我心里。水银,我在这里给你说声对不起,你爸爸的死,我并不知情。我不求你的原谅,我只愿你能打开心结,去接受美好的一天。”

“说的多好听呀!周贤,你不要以为你说几句好话,你就可以抹掉你身上所犯得罪。我当时真是瞎了眼,怎么会喜欢上你。我这一生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遇见了你。你还我爸爸,还我爸爸。”水银起身走向周贤,一刀插进周贤的肚子上。顿时,鲜血往外流,顾楠潇不打了120和110。水银吓得缩在角落里,警察来到后,了解了情况,把水银给带走了。

初夏和易菲知道后,连忙跑到医院。拉着顾楠潇的手,“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被插刀了呢?顾楠潇,是不是你带他去打仗了?不对,打仗也用不到他?王磊手下有的是人,你快说怎么回事?”

“我的大小姐,你终于说完了。是袁媛插的刀,不对,应该喊她水银。”顾楠潇话音刚落,易菲转身就走,顾楠潇拉着她说:“你这去哪?别给我惹事?”

“她敢动我易菲男人,看我不弄死她。王磊,你借我两个人,我不把他打残,我就不叫易菲。”王磊随手怕打了一下易菲的头说:“丫头,连个叔叔都不会喊,整天喊名字,没大没小。”

易菲摸着被王磊拍打的地方,噘着嘴说:“喊你叔叔,你就借我人吗?”

“丫头,有些事情你不清楚,你就不要添乱了。医生都说了,周贤没有生命危险,我看你就别找水银的麻烦了,我觉得水银她还挺可怜的。”

易菲张着嘴巴说:“王磊,你是不是喜欢她?没想到我们的王会长还有温柔的一面。初夏,赶紧拿手机怕下来,卖给记者,肯定能大赚一笔。”

王磊又拍打易菲的头说:“胡说什么?丫头,你拿着我的八卦卖给记者,你觉得那个记者敢写?我看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哼,我以后要当记者,就专门写你的八卦,看你能把我怎样?”

王磊笑着摇了摇头,“丫头,算我怕了你,你就放过我吧!”易菲双手环胸的说:“看在你如此恳求的份上,本姑娘就不和你计较了。”这时,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说:“顾董事长,没事了,你们一会可以去病房看看周董事长了。我先走了。”

“没有我什么事,我也先走了。顾楠潇,你好好的照顾他。”

顾楠潇拉着易菲说:“他是你的男朋友,你不照顾扔给我,我没时间。”

“我和他早已没有关系。那你就把他仍在这个吧!让他自生自灭。”初夏看着易菲的背影说了句,“刀子嘴,豆腐心。”随后,他们走进病房去看周贤。

晚上六点多,易菲下楼吃晚饭,在宿舍楼下看到了初夏。初夏走过去说:“你真的不去医院看他?”

“死不了,有什么好看的。”

“你是不是还在在意他和袁媛的那点事?楠潇都和我过了,其实,那是......”初夏把经过和易菲讲了一遍,易菲听后说:“分都分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

“你说这些都是真心的吗?在周贤那,你始终都是他的女朋友。以我对他的了解,易菲,这辈子你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你就认命吧!”

“有时候我就在想,端木隐隐也不错,如果我和他谈,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行了,能少拿端木学长给你当挡箭牌。周贤不知道情况,我还不知道吗?”初夏话音刚落,端木云隐站在她们面前,一双眼睛看着易菲说:“我刚才听见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是不是某人想我了?”随后,有用胳膊碰了碰上官云泽说:“你是不是也听见了?”

“我听见了,确实有人喊你的名字。”

“端木云隐,我们谈恋爱吧?”易菲温柔的看着端木云隐。

端木云隐张着嘴巴愣在原地,初夏吃惊的看着易菲,上官云泽微笑着看端木云隐,“恭喜,你的愿望要实现了。”

端木云隐看了可一眼上官云泽没有说话。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