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年下攻直男受 医冠禽兽梁衍照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03日 来源:互联网 1552 次 收藏

木小小每日都跑到吴广善那里,又是拍马屁,又是逗他开心,皇天不负苦心人,还真让她打听到不少有用的信息。

“将军,三皇子听说接见了雪国来使,答应帮雪国平息内乱。”一个他的忠心部下道。

“什么平息?不就是敲锣打鼓的站在人家家门口一阵喧闹!雪国岂会让皂余的军队进入自己国家。”吴广善懒洋洋的看着木小小。

木小小低着头一脸忐忑:这丫的今天怎么看着老娘的眼神儿不大对啊!

“大人,若是这样一来,势必兵力会有所分散,会不会对我们造成后援无力的局面?”

“你先下去!”吴广善一脸不耐。

“是!”那下属刚走,吴广善就冲着木小小招了招手,木小小拿着从集市淘来字画道:“大人,这可是小的专门去您买的,您瞧瞧这色泽,这画风、、、。”木小小一阵马屁。

吴广善今年25岁,虽然他的国家善骑射,但吴广善自小喜欢作诗写字,对文学的造诣也是颇有深度。他看了一眼那画,也是就普通的八骏图,他淡笑着收下画道:“你过来。”

木小小看着他,笑了笑:“呵呵,大人,有什么事?”

不等她挪动,只觉得手上一紧,整个身体便失了重心,等她反应过来,已经坐在吴广善的腿上了。她的两条腿被一双男人的腿夹在里面,动弹不得。吴广善哈哈阵大笑,震着他那宽厚的肩膀,晃的木小小有些难受。

“大、、、、、、大人,您您这是什么意思?”木小小装做慌张的样子。

“你可真香、、、、、”吴广善轻闻了下,把木小小吓的使劲挣扎起来,她越挣扎,身体被禁固的越厉害,吴广善刚将她按在桌子上,门便被人撞开了。

“将军,有人来访。”一个部下慌里慌张的闯了进来。

“放肆!管他是谁!本将军今日一律不见客!滚!”吴光善一脸怒火。

不等来下再说什么,一个声音便紧张的传了 进来。

“将军,不好了!津国的太子带着五千精骑在佳和十里之外了!”上官飞一脸着急的样子。

吴广善听了这话,瞬间站直了身体,木小小一个侧身,站直了身体,她看着朝她使眼色的上官飞,一脸郁闷:NND,这年头,当个男人也不安全!

上官飞跟着吴广善出了门,木小小揉了揉肩膀,便翻起书案来,终于在最下 面找出了个信函,上面是篆书写法,她看了个大概,原来雪国有了内乱,皂余明示吴广善要按兵不动,不能主动进攻,以防后援跟不上,粮草储备不够。再加皂余还有一部分的兵力被三皇子带着去了雪国,这仗是打不起来了。

木小小一心欢喜,跑着出了军营,一路跑到客栈,便将这消息告诉了江陌上,花错一听,便马上动身,从小路赶到了太子高昭那里禀明实状。高昭知道这消息的时候是在晚上,于是当即下令拔营行军,在第三天下午便到了佳和城下。

吴广善一身灰色铠甲,手拿一把长剑,在城墙上看着城下那一片漆黑的津军。

“太子今日忽然驾临,真是让吴某深感荣幸 !”他朗声道。

高昭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吴广善,对方一看高昭不说话,顿时感觉有种被轻视的感觉,他又高声道:“不知太子来佳和倒底有何贵干?”

“这佳和是两国贸易的边城,怎么听着像是成了皂余的国土了?”一旁一身战甲的冉勇鹏高声问道。

“自是佳和百姓的心之所向,本将军一向不爱强人所难!”吴广善一脸傲然。

“哦?那我倒要问问看,城里的百姓是否愿意!”冉默文接口道。他运足了气,夹杂着深厚内功的声音便传进了佳和城里的每一个百姓心里。

“佳和的百姓,如果你们愿意让皂余军队继续在城里,就大喊三声皂余,若想让津国军队进入,那就打开城门,让我们津国的军队进去!”冉默文的声音铿锵有力,字字掷地,直让人的内心涌起一种兴奋的情绪来。

木小小和上官飞早就安排好了城里的一切!两人带领着十余人拿下了守门的将士,又说服城里的百姓,高喊着津国,尤其是津国的百姓,一直高喊着“恢复和平,恢复和平!”守城门的人颤颤巍巍的打开了城门。为首的江陌上和花错率先骑了马冲了上去。

吴广善听到城里起了内应,几个起落便飞下城墙,他的两个部下緾着上官飞,上官飞一个起落,飞到了城墙上,下面的津国士兵攻了进来。

吴广善翻身上马,带着部下准备撤退,一看到木小小就一脸愤怒:“没想到内应竟然是你!”他一脸气愤的提剑就砍!本来木小小就招呼了两个人,现在再加上一个武功高强的吴广善,一时便落了下风,刚被人打了一掌,又被吴广善一个手刀劈在后脑上,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传令下去,皂余军队全部撤离,能撤多少是多少,及时止损!”说完扛了木小小一个飞身到了战马上,双腿一夹便跑向了东方。

高昭一行人打退了皂余进了城,整理完了财务,然后清点战利品。直忙到了晚上。上官飞整理好最后批银子,伸了个懒腰,这才看向一旁检查着文件的卓越和冉勇鹏。

冉勇鹏道:“今天就样吧!你们也累了一天了,先回去休息调整,明天问问太子殿下,看接下来的事情交给谁来收尾,没想到这次能这么顺利的赶走皂余,又没有牺牲太多人力。”说到这里,他哈哈笑了起来。

上官飞点点头,卓越也要去汇报情况便和上官飞一同出了门。

在门外碰到了卓风,卓风朝着自己的三哥点了头,又看着上官飞道:“今日怎么没看到木小小?”他好奇的左右张望。

上官飞也是一愣:对啊,一天只顾忙的,都没有去找下自己的便宜哥哥。

书房里,高昭写了关文汇报了佳和的详情,又吩咐快骑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京都,这才又拿起了京中来信读了起来。

容卿信里汇报了宫中发生的各种大事和可疑之事,还提到望月家对望月未名做出了禁足的惩罚,原因是他违反了家规,至于是何事没有说明。高昭临走前把一些贵族私下采矿的事交给了他,让他私下调查,一定是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被查到了,望月家怕被波及,才想出了这个法子,看来自己要尽快回去了。

无心进了门便道:“属下跟踪了潇姑娘八天,她除了在钟晚寺呆上了半个月,再没去过别的地方了。还有殿下,宫里有人教唆,说殿下亲自来万州领兵解决佳和的事,没有向圣上禀报,说您只有到万州领兵的圣旨,没有到佳和领兵的圣旨。”

“本宫做事,何需他人同意?”高昭霸气的反问,这才抬头看了看他,又低了头去,忽然他猛一抬头:“木小小到哪里去了?本宫怎么一天也没看到她?”

照理说战乱一结束,所有的人就要来拜见他,给他回话,偏偏城里的内应全都没来,这可不正常!

上官飞这头才想起了木小小,转身去找花错,花错也想不起来,当时人太多太乱,都忙着招呼后面的人,哪顾得上看别的。于是两个人去找了同做内应的前线士兵。

问了几个人都说没看到,正当几个人开始怀疑是不是他先回了万州的时候,一个瘸了腿的士兵问道:“是不是穿着个白色衣服的,瘦瘦小小的男子?”

花错和上官飞忙齐声道:“对对,就是他!你看到了?”

“那小兄弟和皂余的吴将军在打斗中从后面的小路飞出城外了!”这士兵说完便被人搀扶着离开了。

花错和上官飞傻了眼,相互看了一眼,同时朝军中大营飞奔过去。

高昭和冉勇鹏正在讨论着善后的问题,忽然就看到卓越一向平静的脸上满是惊慌,他站在那里看着高昭。

“何事?”手里拿着地图的高昭看着一脸焦急的无心。

“她、、、她丢了!”无心简短的说了句。

“谁?”冉勇鹏停下手里的动作,问了句。

无心看着高昭,吞了下口水:“她,木姑、、、公子,木公子丢了。”

总是不爱写人死去的画面,战争场面是刻意不写出来的,因为会难过。大家多担待哈。后面会有一些生离死别的。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