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和妾h 下课后爱的辅导课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11日 来源:互联网 1542 次 收藏

“喂,陆总,大事不好了。宁阿姨刚刚又晕倒了。”秋婉的声音听起来慌极了。

陆谦一听不由眉头紧锁:“打120了吗?”

“打过了。”

“那好,你别急,我马上回来。”陆谦安慰道。一旁的沈思颜见他神情凝重问:“是出什么事了吗?”

“我妈她晕了过去,我先把你送回家,再去医院。”陆谦捏了捏鼻梁有些疲惫道。

沈思颜一听也有些担心:“我也一块儿过去看看伯母吧。”

“也好。”陆谦点了点头,想着母亲对沈思颜有偏见,若是常常见面说不定会有所改观。

沈思颜看着车窗外的景物飞快倒退,就像时光回溯,却想起了第一次见陆谦的场景。那时的沈思颜还是个涉世未深学生,而陆谦早已经功成名就。

她仰望着台上的陆谦就好像是在看少女时的一场梦……

沈思颜转头看身边的这个男人,他依旧高大俊朗,六载时光似乎没给他留下任何痕迹。只是他现在看起来疲惫不堪,带着烟火气地触手可及……

二人很快到了医院,秋婉在病房外踱步焦急等候。见陆谦来了有些高兴。

“陆总,你来了。医生还在检查……”待看见陆谦身后跟的居然是沈思颜一时觉得心下不快。

陆谦居然还带着这个女人!他竟然这么相信沈思颜?

这女人究竟给他下了什么迷魂汤药?

转念再想,纵是陆谦袒护你,现在可是证据确凿,待宁淑醒过来我看你沈思颜打算如何收场,不免心中得意了起来。不过面上也没显露出来。

陆谦点点头没什么表情,秋婉又道:“宁阿姨晚上就说头有些晕,我给她调了安神香,哪知刚点上,就看见她晕倒在地上了。幸好没有什么大事,真是吓死我了。”说着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哪位是宁淑家属?”一个年轻的护士问道。

“我就是。”陆谦举了手答道。

“麻烦跟我去楼下缴费。”护士态度极好,领着陆谦缴费去了。

陆谦下楼了,留下了并不熟悉的沈思颜和秋婉两人。夜深了,医院走廊空无一人,两人默默无话。

沈思颜其实有点轻微的脸盲,根本记不清曾经和这位秋婉女士有过一次不太愉快的初见。于是,她作死先开了口。

“宁伯母怎么了?这大半夜的。怎么突然就昏倒了?”沈思颜十分不解,关心道。

秋婉正愁无处发难,这下可来了劲:“沈思颜你居然还好意思厚着脸皮跟过来?”

沈思颜一时间有点不知道是该惊讶她居然认识自己,还是该想想自己究竟在哪儿得罪了这位姑奶奶。

见沈思颜沉默不语,秋婉以为她心虚了,当下更加得意,阴阳怪气地横了沈思颜一眼。

“你现在知道心虚了,嗬!早干嘛去了?宁阿姨都是被你给气的。”

沈思颜就更迷惑了,她今天什么都没干。一醒过来就和陆谦在一起,都没分开过。要说气死也是她无缘无故挨宁淑一通骂要委屈些。

沈思颜见她那副张牙舞爪的样子有些无奈,好脾气道:“我今天一天都没见过伯母,哪里来的气晕她这一说?”

秋婉见沈思颜居然理直气壮,冷笑一声:“你自己敢做不敢认,我看的一清二楚,这时候倒成了你没做过了?”

“呃,你能不能说的清楚一些?”沈思颜听她这话说的含糊,心里觉得更奇怪了。

秋婉简直不可置信,这人居然睁着眼说瞎话:“你勾的陆总和宁阿姨差点反目不说,还不知廉耻勾搭陆远,现在在我面前装无辜,简直是荒唐可笑。”秋婉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大声。

沈思颜看着有些狰狞的秋婉,嘴角抽了抽,小声一点啊喂!这可是在医院啊……

这下她明白了这大姐根本就是看她不顺眼,也不欲和她多做争辩,不然场面恐怕会显得很难看。

只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便欲下楼找陆谦。

“你干嘛?想找陆总告状?”秋婉见沈思颜不理自己很是愤怒,一把就拉住了她。

沈思颜真的完全不懂秋婉的脑回路,和陆谦告状?她用哪只眼看出来的?听她这话就翻了个白眼。她用力想要拉回自己的手臂,却没能成功。

沈思颜很讨厌和不熟悉的人有肢体接触,只皱眉看着那只抓自己的手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放开我行不行?”

秋婉觉得自己被轻视了,一下子就像被点燃了的炮仗,开始大喊大叫。沈思颜只觉得丢人,用力甩开她的手就要下楼。

“你要干嘛,你不准走!”秋婉出离了愤怒,尖声叫了起来。

沈思颜摇摇头,秋婉原本生的挺秀美的一张脸因为愤怒扭曲而面目全非。

秋婉上来就要拉扯沈思颜,沈思颜常年勤于锻炼,力气也不小,一时间也没能给拉住。秋婉狠狠地一拉,自己倒先摔了个倒仰。

屁股先着地的秋婉顿时疼得龇牙咧嘴,沈思颜看着只觉得她是活该,甚至还有些想笑。

沈思颜原本转身欲走,却见地上的秋婉原本狰狞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楚楚可怜起来,还一边弱弱地喊:“陆总……”

啧……这甜腻的声音,实在听得沈思颜头皮发麻。

沈思颜惊得目瞪口呆,秋婉有这天赋不去学表演实在可惜了。就这临场反应和应变能力,放甄嬛传里都妥妥能活个十来集啊,再回转身一看,果然是陆谦回来了。

原来是喜欢陆谦,难怪跟吃了枪药一样。”沈思颜恍然大悟,不由得轻笑了起来。

看沈思颜居然还笑了,秋婉心中恼怒更甚,坐在地上装模作样地擦眼泪。

那边陆谦刚上来就看见这一幕,也有些奇怪,却一眼都没看秋婉,而是看向沈思颜关切道:“怎么了?没事吧?”

沈思颜摇摇头,并不打算告诉陆谦这是他仰慕者争风吃醋的结果。毕竟这实在是有些让人难以启齿。

陆谦见状也不再多问,和沈思颜两个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两人直接把还坐在地上的秋婉晾在了一边。

秋婉在地上赖着,见完全没人理自己尴尬极了,还是默默地爬了起来。

“秋护理,我妈今天晚上究竟怎么回事?”陆谦像是终于想起了还有这么个人来,冷冷地问。

秋婉见陆谦终于注意到自己,心中委屈,对沈思颜却愈加憎恨。刻意掐着嗓子柔声道:“宁阿姨她分明是给沈思……沈法医气的。”

沈思颜心中翻了个白眼:“又来了!”一面看了眼陆谦,这女人刚才吼她的时候分明凶的像夜叉,对着陆谦的声音倒是激出了沈思颜一身的鸡皮疙瘩。

秋婉对陆谦有情这瞎子都能看出来,陆谦这样的人会看不出来?沈思颜可不信。只是不知道陆谦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想到这里,沈思颜不由得摇了摇头。

陆谦看向秋婉的眼神冷冷的,仿佛带着刀子,分明是想让她闭嘴,可秋婉显然没有领会到。

“要不是宁阿姨知道她勾搭陆远,才不会气的昏倒呢!”秋婉说着还横了一眼沈思颜。

沈思颜瞪了回去,谁还没个眼睛了,就你会看?!秋婉见她瞪自己气的就要背过气去,偏偏陆谦一点都不给秋婉面子。

“你最好管好你那两颗眼珠子,别乱看。还有沈思颜见没见陆远我自己心里清楚,你犯不着在这里装模作样。”陆谦显然看见了秋婉的眼神,恶嫌道。

秋婉见陆谦居然又因为沈思颜凶自己,那眼神冰冷厌恶,心中一惊,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又是一副受了欺负的样子,泫然欲泣,丝毫没有横沈思颜的气势。

“您不信我,等宁阿姨醒了问她好了。我也不过是因为气愤说了她一句,她就动手打我,您还这样偏袒她,我呜呜~”

再次被点名的沈思颜终于想起了,自己似乎早在陈月案的现场就见过秋婉,那时她也是出言不逊。

眼看着秋婉哭的梨花带泪,沈思颜只觉得这女人实在是世间少见。这样的胡搅蛮缠,这样的不可理喻……

“闭嘴!吵死了。”陆谦见她哭却毫不动容,只觉得实在心烦。至于沈思颜推没推她这件事,陆谦毫不关心,只要思颜她自己没事就好。

秋婉给他说的一愣,就这么呆呆的看着陆谦,脸上泪痕犹在,甚至忘了哭。

陆谦却根本没看她,只去拉沈思颜,秋婉见状心中恨恨。

“好你个沈思颜,你给我等着瞧。看我们谁能笑到最后。”

秋婉抹干脸上的泪水坐回了椅子上,只做一副委屈的样子,实则一直偷偷留心陆谦那边在说什么。心中妒意翻涌。

陆谦在一边安慰沈思颜:“你不要管她说的话,我过会儿会和我妈解释清楚。”沈思颜摆摆手,示意自己根本不在意。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