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媛媛褪下黑丝仰起头吟 华丽逆袭小说韩三千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2月12日 来源:互联网 1610 次 收藏

歌云:都算尽,一声叹,两无是处轻别离,画眉点笔落弦尽。

是啊,轻别处,落弦尽,又是怎样一幅悲情的画卷?

三个月前,

在离阳镇十字大街上。

老鸨母刘脂儿穿着一身正红缀青绿的大绸衣,笑容可掬地站在青花绣楼的大门前迎来送往,嘴里尽吐着她那套奉承了几千年的客气话。从她那忙碌来回挪动的身影来看,多少可以从中窥得这一处风月场所的生意做得并不错。

难怪今天早上,在刘脂儿刚起床踏出房门的当儿,三五只喜鹊就禁不住粘在院子中老槐树的树枝上欢呼雀跃了,倒给了人一种安宁祥和美满富裕的喜气。

“去,去,别处去。别一大早就在这里影响老娘的生意了。”

“啊,怎么又是你们爷孙俩?昨天不是给过你们盘缠了吗,怎么还懒在这里不走啊?”

老鸨母刘脂儿一边生气地驱赶着眼前这一对满身污秽乞讨的爷孙俩说道,一边又忽然忿忿的责怪道。

“哎哟,难怪今晨一早出门就碰见喜鹊在树枝上,那个眉飞色舞的唱啊,跳啊,老娘我还以为是好事临门了,原来是叫丧啊,不成想却遇上了你爷孙俩这个扫把星。看来啊,今天的生意惨喽,都被你爷孙俩像个讨死鬼似的冲霉了。嗯,老娘我现在没有昨日那个好心情送活菩萨了,你俩别处去,别在这碍人耳目啦。”

“老板娘,活菩萨,昨日我爷孙俩接了你资助的银两盘缠,原本打算今晨一早就走的。可怜见的,谁成想昨晚客栈遭了盗贼,非但把活菩萨资助我爷孙俩回家的确良盘缠盗窃了个精光,连同客栈其他客人商贾的钱帛也一并遭遇了洗却,官家捕头衙役正在调查追缉贼人呢。”那目光昏浑的老者钳着一副干瘪的嘴巴儒儒述说道。那低微的姿态已放到了尘埃里,生怕一不小心惊扰了眼前的活菩萨就惹来大祸。

“哎哟,喂!这个遭天杀的恶贼真是可恨,非得弄成个人人得而诛之才解恨哩。”

“嗨,老爷子,不是老娘我这青花绣楼的大当家不地道,不可怜见的。咱们这院里的姑娘,伙计,下人,也得吃饭穿衣不是?你就行个好,别处去吧,别老是耗在咱这大门口横污了我的小本营生。”

“若是咱当家的手上有个宽松的子儿,说不准倒会周济你爷孙俩一二的,可怜我也是个有心无力的主儿啊!老爷子,咱对不住你了。咱也是穷苦人出身的,感同身受不会差到期那里去。”

老鸨母刘脂儿隐隐心痛的哽咽道,眼睛里似乎已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珠,就差没有直接掉下了。

“我说活菩萨,事到如今我爷孙俩也不要你可怜见个的。虽说咱爷孙俩身溅低微,但也是知恩图报的人,懂得‘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的理。不指望活菩萨再周济我,跟你说个事,我这孙女啊,自小学得一把好嗓子,又会唱一些曲调词儿,老爷子我也是会拉一些二胡马头琴之类的乐器的。”

“大当家的若不嫌弃,咱爷孙俩保准不用你周济,借你个地盘角落,摆上些乐器锣鼓什么的,就让这丫头唱个词儿曲调。若是客人欢喜了或见个可怜的,自是有些打赏,讨得个吃饭穿衣住的营生,也算是求人不如求己了。”

那老头儿还是脸色怯怯的叼念道,一副近乎乞求的无助情报神在老鸨母刘脂儿的脸前展现。

“哎哟,我说老爷子。你咱就听不明白呢,我这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神,你还是别处去讨个营生吧,别再担误了我的正当营生。”

老鸨母刘脂儿忽然变脸的怒道,刚才那十二份的热情已经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活菩萨,求求你了,你就当咱爷孙俩是灾星扫把星现世,再可怜见个的周济一下吧。咱爷孙俩记着你的恩德哪。”

那老爷子这次近乎心酸哭泣的说道,就差没有直接给老鸨母刘脂儿跪下了。

“哎呀,看你爷孙俩真是和我刘脂儿较上劲啦不成?一个个像个讨死鬼似的,给你一次好脸,你就想着得寸进尺。也不瞧瞧你爷孙俩的破声喉果真能赛过我这院子里那帮正儿八经的戏子?真是乞讨不成饿晕肚子了吧,想来一顿大喝大吃的白食?门都没有!”

老鸨母刘脂儿这次真是火气大爆炸了,使出她那看家本领似的手段扯高气扬地怒吼道,没有给人留一分情面。

“爷爷,咱们走吧,别处去。别在这碍人营生了。”一直站在老爷子身后的少女小声低涩的说道,那声音仿佛如同天籁的磁性一般,得体圆润,撩人心魄。

“丫儿,爷爷那也不去了,就耗在这里了。你别怪爷爷多事,爷爷最怕别人瞧不起你了。”

“丫儿,爷爷知道你那好嗓子是个宝贝,你要是争气,就露一出给那些瞧不起你的人看看,让那些人晓得你好嗓子的金贵。”

那老爷子气颤颤地回头对着自己身后一直默不作声的少女说道,照看老爷子的心思是非得露一手给你个老鸨母瞧瞧,你丫的才信吗?

“是,爷爷,嫣芷这就唱去。”这少女直接答了老者的话语,然后略微摆开一个唱腔的架势,便旁若无人唱开了。

这少女嗓子一亮,勾人心魄的声喉顿时跟着词儿曲调的音律急速地向四周飞溅开来。

宛若天上的歌阙一样撩绕不止,绵绵相缠;又如飞云流耳,曲声潺潺。时而人声袅娜,神魂兮兮;时而弦尽声息,追思渺貌。

“戏台高搭,谁来摆现?也难青衣,粉墨一场戏轻情重。奏演桑殇,锣鼓声烈,学那红绸披凤冠,一班生旦也无双!怨只怨,月昏灯暗霜又重,襟寒梦冷几时休?叹只叹,怅望千里降香雪,正是染笔沾墨时。都算尽,一声叹,两无是处轻别离,画眉点笔落弦尽。”

正是弦尽声落时,天音妙妙两无寻。

好一首人间难得几回闻的神曲妙音,在少女唱出的嗓喉里竞成了人间的天籁。

人间在这一刻似乎已凝固。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