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你我想摸摸它你可以吃它嘛 诱人小娇妻

小榄小榄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679 次 收藏

这鱼儿平日里喜欢安静、通常都是自个儿呆在家里,边看看海景边做针线活或串珠子,不像李二妞那样哪里热闹她便天天往哪里凑。而鱼儿今儿一反常态的拉着李二妞上村头来做针线活,目的就是想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碰上那位被村民们说得比狐狸还狡猾的吕绣娘。

所以鱼儿一到村头老槐树下就寻起马四娘来了,这吕绣娘若是在那几堆人里、那自然是得和马四娘在一块儿了。

而就在鱼儿打量那三伙人的同时,李二妞已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拉着鱼儿、往人最多的那伙走去了,鱼儿见状连忙收回目光、止住脚步,拉着李二妞说道:“二妞,你忘记你阿母嘱咐你的事儿了?你今儿若是没把那半个鞋底儿纳好,仔细接下来的几个月都出不了门。”

鱼儿的提醒让李二妞小脸儿顿时一垮,可怜兮兮的抱怨道:“鱼儿,你就不能发发善心不提醒我这事儿吗?”

“不行,我若是不提醒你,回头你阿母可是连我都会一起埋怨上。”鱼儿一脸正色的说道。

“好好好!我的好鱼儿,你别像个小老太似的绷着脸行不?看着跟你大哥一模一样!”李二妞边取笑鱼儿边冲着左边努了努嘴,道:“我们坐在桂花、彩云那几个丫头旁边,边看她们玩耍边做针线活,这样总行了吧?”

“不行,你往桂花她们身边一坐,还能收住心思纳鞋底儿?”

鱼儿先是嗤了心里藏着小九九的李二妞一句,随即拉着她往马四娘那伙人那儿走去,边走边学着李氏的口吻训了李二妞一句:“你若是真想好好的把鞋底儿纳好,就跟着我上那边坐去,虽说那伙人的眼睛长在头顶,不过她们不似其他两伙人那般爱吵闹,正好能让你收住心思。”

李二妞一见鱼儿要把她往她平常最讨厌的人那儿拉去,当下就不满的抱怨道:“鱼儿,你想让我安心的把我阿母交代的鞋底儿纳好,那我们俩找处没人的地方自个儿纳自个儿的便是,何必硬要往那堆掉钱眼里的人跟前钻?你让我和她们一起做活计,我可不愿意!”

鱼儿听了李二妞的抱怨后只笑不语,随即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说了几句贴心话儿,鱼儿话还没说完、李二妞就一脸惊喜的追问道:“真的?你真的有把握?”

鱼儿笑着答道:“是不是真的有把握,你且随我一块儿去瞧瞧不就知晓了。”

李二妞一见鱼儿自信满满、当下就主动拉着她往马四娘那堆人那儿走去,一到她们几人跟前、就故意和鱼儿说道:“鱼儿,这颗老槐树下就数这儿最凉爽、又安静,我看我们就在这儿做活计吧,这儿没桂花和彩云那几个皮猴子吵闹,我才能安安心心的把我阿母交代的活计给做完。”

鱼儿闻言十分配合的答了句:“嗯,你得赶紧把鞋底儿纳起来,否则傍晚回家时可就交不了差了,到时李婶子若是教训你、我可帮不了你。”

说话间二人已走到马四娘身边,指着她身边的一处空位儿问道:“马家四娘子,我们能坐在这儿不?”

这马四娘本是垂着头、全神贯注的绣着手上的帕子,李二妞故意点名道姓的问话才让她微微抬起了头,那马四娘一抬头、率先吸引人注意的便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只是那双美眼下却带着一丝怯意和受宠若惊。

只见马四娘先受宠若惊的看了鱼儿和李二妞一眼,随即把视线转到旁边那位衣着打扮和周围人格格不入的妇人身上,见那妇人轻轻的点了点头,马四娘才如获大赦的跟着点了点头,看她那样子似乎很开心能有人坐到她身旁来。

鱼儿见马四娘同意了,便和李二妞一起挨着马四娘坐了下来,一坐下便从随身携带的小簸箕里取出了针线,马上就开始穿针引线、一刻都不浪费。

就在鱼儿二人动起手的同时,坐在李二妞左侧大约两步远地方的张家小娘子、张梅花突然开了口,阴阳怪气的冲着马四娘说道:“哎哟,没想到还有人喜欢巴结你这根木头,你不仅是根无趣的木头、胆子更是比田鼠还小,也不知道巴结你的人图的是什么……”

这张梅花家的家境同马四娘家不相上下,两家的女主人最喜欢明里暗里的相互攀比,也因为频频攀比而结下了仇恨。不过这张梅花的娘不及马二婶泼辣,所以经常在马二婶跟前败下阵来,也正是因为自个儿的娘总是落败,张梅花才会一直看马四娘十分不顺眼、动不动就给马四娘找些难堪。

这张梅花家境富裕,让她小小年纪出手便十分大方、懂得拿一些小玩意儿来收买同龄的孩子,因此张梅花那尖酸刻薄的话儿才一出口,围在她身边的几个小娘子便殷勤的附和起来……

“还能图什么?不就是图她马家的钱?”

“我看李二妞和杨八娘,大概是觉得这马四娘胆小如鼠又傻乎乎的,比较好骗钱吧?!哈哈,她们大概不知道她那铁公鸡老娘虽然爱吹嘘炫耀、可偏偏不给马四娘零花钱,这马四娘指不定比我们还穷呢!”

这几个势力小孩直白的话语立马让马四娘涨红了脸,小手更是紧紧的抓住绣棚,脸上更是有着敢怒不敢言的神情,最终马四娘只把头埋得更低。

鱼儿是第一次同马四娘近距离接触,于是忍不住在暗地里悄悄的观察马四娘的反应,鱼儿本以为以马二婶的彪悍、这马四娘应该也不是个乖宝宝,被人这样挤兑肯定要跳起来好好的同她们对骂上一场才是……

哪知那马四娘被那几个势力小孩取笑了后,只涨红了脸和双眼浮满水气,嘴唇动了动最终只埋下头、一句反击的话都没有说出来,这样意外的结果让鱼儿和李二妞面面相窥、一脸难以置信。

不过且先不说马四娘的反应大大的出乎了鱼儿的意料,先说这李二妞不但是个急性子、且还有着一副侠义心肠,最看不惯别人欺凌弱小了,所以她一见张梅花等人肆无忌惮的欺负马四娘,立马就鼻子一哼、一脸厌恶的对鱼儿说道:“鱼儿,也不知道打哪儿蹿出了几条野狗,在我们身旁叫唤个不停,真是扰人心神!”

鱼儿十分配合的故意东张西望,问道:“哪儿有乱吠的野狗?我怎没看到。”

鱼儿那高超的演技差点让李二妞捧腹大笑,但她不能辜负鱼儿这绝佳的演技啊,于是李二妞一边拼命的忍住笑、一边伸手冲张梅花几人坐的地方一指,道:“鱼儿你不是眼花吧?那乱吠的野狗不就在那儿?”

“哦……”

鱼儿顺着李二妞指的方向投去一眼,随即故意长长的“哦”了一声,哦完才慢吞吞的劝了李二妞一句:“我看那野狗叫得再凶也只敢咬性子软的人,你不理会、她们也不敢来咬你,谁不知道你李二妞的拳头比那些男孩儿还硬啊?”

“哈哈,还是鱼儿最清楚我的秉性,那些野狗要是吵得我纳不完阿母交代的鞋底儿,看我不揍她们一顿出气!”

这李二妞在村子里可算是野蛮的孩子王,不但和男孩儿一样上树掏鸟蛋儿、下河抓鱼,胆子还大到经常同男孩儿打架,这样彪悍的李二妞别说是女孩儿了,就是一些胆小的男孩儿都不敢随意招惹她!

因此李二妞那打算揍人的话儿一说完,刚刚那几个嘲笑马四娘的小娘子立马就闭紧了嘴儿、不敢再多说半句,只有那张梅花恶狠狠的瞪了李二妞一眼,似乎不满李二妞替马四娘出头、以眼神怪她多管闲事。

这李二妞向来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一见张梅花瞪自己、立马毫不示弱的回瞪了她一眼,还孩子气的冲张梅花举了举拳头,以拳头告诫她小心一点。

鱼儿见张梅花虽然心里不爽,但却也没再继续唆使身边的狗腿子嘲讽马四娘,便拉了李二妞一把、让她不要再同她们较劲下去,并且开始催促李二妞纳鞋底儿,鱼儿催完不情愿的李二妞、自个儿也拿了一面鞋底儿纳了起来。

鱼儿只走了一会儿针,就听到右侧传来一阵细若蚊声的道谢:“谢谢你们替我解围。”

鱼儿闻言边放慢手上的动作,边抬起头笑着说道:“没事儿,是她们欺人太甚了,大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没必要一见面就说那么难听的话儿,她们的话你也别放在心上。”

“嗯,多谢,”马四娘再道了一声谢,见一直在身边教她刺绣的吕四娘同别人聊开了,才敢大着胆子多和鱼儿说了句:“你是杨家的八娘子吧?”

“对,你可以叫我杨八娘,也可以叫我鱼儿。”鱼儿本就抱着同马四娘套近乎的心思,眼下见马四娘一点都不像她阿母那般嚣张跋扈、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容易受惊的小白兔,心里不由多了几分怜悯、也改变了初衷想真正的同马四娘交朋友。

马四娘见鱼儿态度友善,忍不住一脸羡慕的说道:“我常听村里的孩子们提起你,他们好像都很喜欢你,你人缘真好。”

这话其实让鱼儿有些哭笑不得,她天天都宅在家里、足不出户,只是偶然出来交货给林货郎时,会把林货郎请她吃的糖分给村里的小伙伴们,加上李二妞老爱同人说她有多好多好的,于是久而久之鱼儿一足不出户的宅女、倒成了人缘极好的大好人。

于是面对马四娘的羡慕,鱼儿只能无奈的答道:“你若是真心实意的请他们吃一些小零嘴事,他们也会喜欢你的,我其实也没特意做什么。”

“真的?真的只要真心请他们吃一些小零嘴儿,他们就会愿意和我一起玩?”

马四娘听了鱼儿的话后,眼里马上闪烁着激动的神彩,那样子让鱼儿看了很是心酸———想来大家伙儿不愿同马四娘玩耍,全是因为她那个爱得罪人的娘吧?

鱼儿还没想好怎么回答,马四娘自个儿便率先泄了气,一脸低落的说道:“可惜阿母从不给我零花钱,我就是想请大家伙儿吃点什么,也没钱。围着张梅花身边的几个小娘子先前也挺爱找我玩的,可日子久了、她们见我给不了什么好处,就都弃我而去了……”

“那是她们势力,你甭理她们,你若是孤单以后我可以多到这儿陪你说说话儿,还有二妞……”

鱼儿说着伸出胳膊肘子捅了捅李二妞,李二妞本是不爱理会马四娘的,但刚刚鱼儿同马四娘的对话她都听在耳里,心里也有些同情马四娘,于是最终还是符合了句:“嗯,我也可以陪你玩,你放心、我和鱼儿都不是那种势力小人,你请不请我们吃零嘴儿都无妨。”

李二妞这话让马四娘一脸欣喜的问了句:“真的?你们真的愿意当我的好朋友?你们……你们不介意我阿母她经常……”

“哎,你阿母是你阿母,你是你,你们又不是一个人!”李二妞一脸豪爽的答了句,显然她也看出马四娘和马二婶是完完全全不同的两个人,心里也是纳闷得很———那鼻子顶天上的马二婶、怎能养出这么一个乖巧柔顺的女儿来?

而鱼儿和李二妞的友谊让马四娘顿时一脸激动,趁着吕绣娘还没闲聊完回来、从针线筐里翻出了两方小小的帕子,马四娘先是小心翼翼的把两方帕子抚平,抚得平平整整的才分别塞到鱼儿和李二妞手里。

马四娘塞完帕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是我亲手绣的两方帕子,若是你们不嫌弃便收下吧,我也没什么好物事能送给好朋友。”

鱼儿见马四娘送给自己的帕子用的倒不是什么好料子,但那上头的绣工却十分精细,绣得水草鱼虾栩栩如生、看着便叫人喜欢。且鱼儿生性喜静、身上的气质倒与这鱼虾吸水的的意境颇为相符,这马四娘性子虽看着有些软弱、但挑物事送人还算是蛮有眼光的。

鱼儿瞧完自己手上那方帕子,再转眼看李二妞手上那方,让她大感意外的是、李二妞手上那方手帕绣的物事和鱼儿那方大有不同。

李二妞那方帕子上头绣的是一副喜鹊闹春图,用色鲜艳、手法夸张,刻意突显出来的热闹、喜气氛围,倒同李二妞平常带给人的感觉有几分相似……由此可见,马四娘送这两方帕子是用了心思的。

鱼儿边细细的打量那两方帕子、边把前世看过的一些资料回想了一遍,鱼儿前世曾因兴趣而翻查过一些同中国四大名绣有关的资料,并且因为自己本身是南方人、而着重找了一些和粤绣、闽绣有关的资料来看。

鱼儿仔细的研究了闽绣后,才发现这闽绣虽然未能被后人例如中国四大名绣,但实际上却是古代极具代表性的刺绣,可与湘绣、苏绣等并列。

鱼儿还从文献资料上得知,古时候闽绣还流传到台湾岛上,也就是说台湾的刺绣工艺便是源自闽绣,后来才慢慢的自成一派。

不过闽南地区的刺绣和台湾岛的刺绣,自古便都是以鲜艳的色彩和夸张的手法为主,以这样的特色来烘托出华美热闹的视觉效果,成品多见于戏服和祭祀场合。功夫底子扎实的闽南绣娘,无论是庙宇里各路神仙的龙袍凤袄,还是戏班里那些唱戏的戏子的各类戏装,都能做得光彩照人、栩栩如生。

先前鱼儿拿到手的那方帕子上绣的鱼虾戏水,还不能让人很明显的看出闽绣的特色,但鱼儿再一看李二妞手上的那方帕子,立马就看出那正是闽南一带流行的绣法,同时也看出了那吕绣娘人品虽然不好、但倒是真的有几分真本事,才教了马四娘几天、马四娘绣的物事就有几分闽绣的味道了。

能够得到这么一方手帕,鱼儿心里自是万分激动、恨不得马上就钻回自家船舱里,好好的研究一番那帕子上的绣法。

不过鱼儿不是目光短浅的人,所以她很快就强按住心头的激动,从自家的针线筐里掏了一串串了一半的珠链出来,当着马四娘的面麻利的把剩下的珠子串上、再打上几个漂亮的络结,做完这些才把那串珠链塞到马四娘手里。

“我也不能白收四娘你这方精致的手帕,不过我只会缝缝衣服、纳纳鞋底儿,就是想绣方手帕回赠四娘,也绣不出来,于是便只能串一串珠链儿当回礼儿了。”

“鱼儿,这串珠链真的送给我的?”马四娘有些受宠若惊的问道。

鱼儿笑眯眯的答道:“嗯,我不是说了,是回礼嘛!你可莫要嫌弃我这珠链没你那方帕子值钱。”

“我一点儿都不嫌弃!”马四娘边说边飞快的把鱼儿送的手链戴倒了手上,想以这样的法子来证明自己真的一点都不嫌弃,那较真的模样儿逗得鱼儿脸上的笑容绽得更加灿烂,心想这马四娘还真是个心思单纯、且容易满足的小姑娘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