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想要了自己能解决吗 病娇影后萌萌哒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139 次 收藏

顾云心浅浅一笑,随即淡淡道:“祖母跟爹娘都在呢,哪里有我说话的份儿啊,还是祖母您安排吧。”

“你这丫头,让你说,你就说吧,跟祖母这里还藏着掖着啊。”

“那我就说了,若是有什么不周到的,祖母您可要还要提点我才是。”顾云心莞尔一笑道。

“好,好。”顾老夫人笑着品着手中的茶道。

“既然爹现在已经知道,现在这件事与冯姨娘有关,可咱们现在证据不足,若是贸然的就处置了她,冯侍郎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而且,前几日我去如意坊取给母亲订制的步摇时,看到了冯侍郎与襄王府上的管家走的很近,两人有说有笑的,倒像是老相识了。”顾云心淡淡道。

闻言顾太傅微微蹙眉,皇帝最恨的就是皇子与朝中官员勾连着,冯侍郎竟然明目张胆的 跟襄王府的人往来,这不是想要将顾家也一并拖下水吗?

顾云心见自己的爹已经听了进去,随即继续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当心冯姨娘,不要让她接触太多的家中事情,也要减少她与冯侍郎的接触,冯侍郎到底是不是效命于襄王,我们还不知道,但若是真的,我们顾家一定做个纯臣,不要加入任何一个阵营才会让皇上安心啊。”

顾太傅听了顾云心的一席话,猛的一怔,真没想到,自己悉心呵护长大的女儿,竟然还是一个有谋略的。

只可惜啊,这是一个女儿,若是一个儿子,一定是顾家的骄傲。如今,顾展氏的胎像已经平稳,若是一个儿子,那他一定会好好的栽培。

“红菱,这些日子你就留在我娘院子里,醉霞苑的安危,就托付于你了。”顾云心朝红菱微微福身道。

“主子,不可。主子有命,奴婢自当从命,哪有让主子给奴婢行礼的。”红菱忙扶住顾云心道。

“那醉霞苑的安危就交给你了,红绡,不然你也过来帮忙吧,红菱也是需要休息的。”

“主子,那你这边……”

“无妨,这些日子我尽量不出门就是了。”顾云心浅笑道。

这一席话,听的顾太傅真是有些汗颜,想不到他堂堂的太傅的妻子,竟然需要两个婢女保护,她这女儿是在嫌他没有保护好他娘亲,还险些成为杀掉她娘亲腹中孩子的帮凶呢。

是夜,用过晚膳之后,顾云心带着香芝与兰芝一起来到了如梦轩,张姨娘见到顾云心的时候,忙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大,大小姐,您来了,我这边也没有什么……”

“张姨娘,不用张罗了,我深夜前来,是否有打扰到你啊?”顾云心兀自坐下道。

“没,没有,不知道大小姐深夜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佩音妹妹如今也快十三岁了,张姨娘可是为佩音想过许个什么样的人家呢?”

闻言,张姨娘拉着顾佩音跪在地上,“大小姐,求你,求你给佩音一个好的人家。”张姨娘连忙磕头道。

“张姨娘,你且起身吧。想来你已经知道我来找你是因为什么事情了吧。叶嬷嬷在我爹的荷包里放了麝香还有郁金香,想要以此加害我娘亲还有她腹中的孩子,这可是受了你的指使?”

“不,不,不是我做的,大小姐,这事真不是我做的呀。”张姨娘跪地地上连连磕头道。

“不是你?那荷包可是你亲手做的。”顾云心微微挑眉道。

“大小姐,可这件事的确不是奴婢做的呀。”

如今,这府上是顾云心当家 ,她虽然是顾太傅府妾侍,可这妾室始终是奴婢,妾侍的孩子自然也比不得嫡出。

张姨娘已经是百口莫辩,一旁的顾佩音赶忙道:“大姐姐,这件事的确不是我姨娘做的,大姐姐深夜前来,若是相信这件事与我姨娘有关,这个时候怕是父亲早已处置这件事了,还怎么会只是大姐姐前来呢。”

听到顾佩音的一袭话,顾云心勾唇浅笑,真想不到,张姨娘如此的糊涂,她的女儿却是个通透的。

顾云心最喜欢与聪明的人打交道了,既然顾佩音看出了自己的用意,那就不妨跟她摊牌,“六妹妹果然爱聪明伶俐,我的确知道这件事是有人借了张姨娘的手,张姨娘也应该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吧。若是张姨娘以后有什么消息都跟我互通一下,待我娘亲平安生下孩子后,定然会给六妹妹寻个好人家为正室。”

这便是顾云心开出的条件了,一个庶女多半也都是给人当妾的,正室之位那真是想都不敢想的呀。

听到顾云心这样时候,张姨娘连连点头,她哪里还有不答应的,冯姨娘就算是个贵妾,但如今看着太傅对她也是淡淡的,若是大夫人生下的是嫡子,那冯氏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更何况,如今是大小姐管家,她若是还不知道死活,害了自己不说,连带的自己的女儿也会被连累的。

“好,大小姐的吩咐,我都知道了。”

“好,我就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夜深了,我也要回清韵苑歇着了,明天开始,让佩音去我院子里帮我处理点事情。”语毕,顾云心起身离开。

张姨娘知道,顾云心这是让顾佩音当传话之人,既然已经答应了,那他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了,抬眸看向顾佩音,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姨娘不必担忧,我们只要跟着大姐姐,就不会有事的。”

“佩音啊,你真的这么认为吗?可是冯姨娘那边……”

“姨娘,你怎么的这般的糊涂啊,老夫人为何要让大姐姐当家,而没有让冯氏,也没有让二房还有三房插手呢?”

“你的意思是……”

“最近展家的大夫人可是常常来我们府上的,说是探望大夫人的,可我听那些婢女聊闲话说,展家夫人想娶大姐姐做她们家的儿媳的。”

“展家的儿媳妇?那肯定是大公子展天麟了,那……”

“姨娘明白就好,不要认为大姐姐还像从前那般的柔弱可欺了。”顾佩音淡淡道。

回到清韵苑,顾云心就准备沐浴休息了,“香芝,再给我添点热水吧。”

“是,小姐。”香芝快步走出了房间。

屋子里就剩下了顾云心一个人,依靠在桶壁上渐渐地睡着了,睡梦之中,顾云心又回到了那个让她心碎的夜晚,孩子冻红的的小手,奶声奶气的叫着她娘亲,接着,就是孩子冰冷的尸体。顾云心的泪水划过脸庞,一旁的香芝轻声唤了几声,可顾云心依旧还是这般样子。

“小姐,小姐,您这是怎么了?”香芝急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掉着。

“你家小姐这是梦魇了……”窗口有一男声道。

“你是什么人?快……”还没等香芝将后面的话喊出口,就被来人点了穴道。香芝眼睁睁的看着那人绕过屏风,扯下浴巾将顾云心裹住抱了出来。

来人将顾云心安置在床上,扯过被子为顾云心掖好,“一会儿给你家小姐换好衣服,明日再去煮点参汤,然后将这个加入她的参汤里一并喝下,就不会有事了。”语毕,那人越过窗子消失在夜色之中。

就在那人消失的时候,香芝也突然可以动了,她可要怎么跟小姐说啊,深夜一个男子闯进小姐的闺房,还看了小姐的身子,甚至有了肌肤之亲,那小姐还不得上吊自杀以示清白啊。

看了眼那人给的药瓶,香芝真想扔掉,可仔细一想,那人若是想要害小姐的,怕是早就动手了,何必这么麻烦呢?再说了,那人肯定不知道这府上可是有精通医理的人,思及此,香芝将药瓶揣进怀里,从衣柜之中取出衣服为顾云心穿好。

等顾云心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的晌午了,顾云心看着自己睡在床榻之上,衣服也是换过的,不禁有些疑惑,她记得昨晚自己是在洗澡的啊,什么时候换了衣服睡在床上的,她怎么一点也不记得了呢?

“主子,你醒了?”红菱笑着道。

“是啊。”

“主子,喝完参汤吧,这些日子你太辛苦了。”说罢,红菱将一碗参汤端到了顾云心的手中。

昨晚的事情,香芝是跟红菱提起过的,只不过,她只是说,有个带着面具的家伙从窗户跑了进来,将一瓶药丢下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

至于那戴面具的家伙从浴桶中将顾云心抱出来的事情,她就不能说了,一定要烂在她自己的肚子里才行,要不然,她家小姐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见香芝气鼓鼓的提起那戴面具的男子,红菱勾唇浅笑,只说是自己江湖中的朋友,专门来给她送些补身子的药的,只是没想到主子临时让她去醉霞苑帮忙,这才让香芝看到了。

“好了,香芝,你就不要生气了,回头我做好吃的糕点给你赔罪。”红菱浅笑道。

“糕点就算了,红菱,你那朋友真是神出鬼没的,大半夜的还带着个面具,真是要吓死人了的。”香芝拍了拍胸口道。

“好,下次我让他直接来找我,不会再吓着你了。”

“什么不会再吓着香芝了?”顾云心疑惑道。

“小姐,昨晚有个戴面具的家伙,他……”

“主子,是奴婢江湖的朋友,他送来了几颗对身体好的药丸,刚才奴婢已经加在参汤里给主子服用了。”

“嗯,好。”

“小姐,你认识那个戴面具的家伙吗?”香芝歪着脑袋冥思苦想道。

莫不是小姐也知道那个带面具的家伙吗?关于那戴面具的男子,顾云心并未跟香芝还有兰芝提起,并非是不信任她们,而是这个事情实在是有些太难说清楚的。更何况,她也不清楚那戴面具的家伙是谁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