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上来自己动酷我 扶着坐下汁水四溅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3月19日 来源:互联网 900 次 收藏

深夜,由于大同城守卫森严,除飞禽鸟兽,一干人事不得入内。温宝帘三人唯有放弃原有计划,改为强行突破。温宝帘先是利用法术上城墙,弄晕守城士兵,再放下绳索,接童燏、□□则两人上墙。而后三人稍稍装扮,只是□□则的衣服有些宽大。他们马上混入城中,快步走到京营士兵常去的酒楼。

他们刚走到酒楼,便听见城墙上的鼓声。

温宝帘说:“他们已经发现了,我们得赶紧。”

说完,等候多时的内应上前,领着三人进入酒楼。

那内应说:“那间上房便是那些京营人聚集之地,我已提前在酒中加入蒙汗药。想必现在已经醉倒了。”

三人不敢耽搁,迅速上楼进房。果不其然,众军士醉倒一片。温宝帘当即变出百褶扇,扇刃飞转,划破所有军士之喉咙。

正是这时另一批京营军士推门而入,双方皆震惊无比。

五个京营人首先发起攻击,一个巨大的爆炸。千钧一发之际,温宝帘撑起防护罩,保护着三人不被爆炸所害。

三人被冲击波冲下楼,温宝帘让童燏、□□则先跑。童燏有些犹豫,反而是□□则拉起他的手,拔腿就跑。

“快通知守城士兵,追捕那两个跑掉的人。”一个为首的京营人说。

现在五对一,温宝帘处于绝对劣势。他唯有一边放出扇刃一边逃跑。但难逃背后密集攻击,左臂被炸伤,动弹不得。

另一边,□□则一边跑一边发出信号烟花。

童燏大声问道:“你这是干什么?我们还没有完全干掉他们!”

□□则却说:“现在城内大乱,京营人损失大半,自顾不暇,正是攻城好时机!”

童燏听此,颇为感慨,只道:“原来正则也长大了。”他看着□□则身上的红棉袄,分外显眼。

所以他们很快便被士兵发现。他们四处躲藏,眼看就要被包围。

□□则对童燏说:“童哥哥,你先走。我去搞定他们。”

“你疯了?他们少说也有一二十人。你怎么。。。。”童燏发现了□□则衣服下的紧紧绑着的一捆捆□□,“正则!”

□□则却说:“这种事我妹妹早就做了,所以我不怕。你也不要惋惜。还有我很高兴认识你们,这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日子了。”说罢便冲出小巷,冲进众士兵堆里。他边跑边点燃信子,当士兵刺刀刺进胸膛时,□□爆炸。

还没来得及反应的童燏只听得一声巨大的爆炸,双耳嗡嗡作响,强烈的冲击波将其击倒。他挣扎着起身,跑出小巷,在硝烟中寻找□□则,却只找到地上残留血迹的红棉袄的碎布。

城外,任长风并没有下令撤退,而是排兵城外。因为他愿意相信,相信他们一定会胜利。果然,当他一见信号烟花,便立即下令攻城。

没了京营军士的法术支援,又恰逢城内作乱、军队混乱之际,守城军被打得措手不及,很快败下阵来。遂城门破。

任长风一进城便见浴血奋战后童燏,他手持一血剑,右臂缠有一条红色破布。任长风立即上前询问情况。

童燏只道:“□□则死了。温宝帘下落不明。”

任长风从未见过他这般模样,但寻人要紧,他只好放下他,去寻温宝帘。可却被童燏拦下,他说:“尚有五名京营士兵在城内,若他们拼死反抗。。。。”

“报!在城西发现温将军!”一士兵跑着来报。

任长风和童燏急忙跑去查看,只见温宝帘被抬之屋内,左臂已失,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就连百折扇也残破不堪,已然报废。

“温宝帘!”任长风吼道,抱起温宝帘。

温宝帘缓缓睁开眼,说:“放心,死不了。那几个。。。。。不及我当年十分之一。。。。。。轻轻松松。。。。”鲜血涌出嘴角,他实在说不下去了。

“温大哥!”童燏仍不住泪水。

任长风狠狠地一拳砸向地面,他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伤痕,想到若自己还拥有神力,还能落到今日之地步?

更糟的是,此刻传来前方消息:大昭朝廷闻及大同城已失,连夜召集全体京营将士,立即去往前线歼灭起义军。此消息一出,对贫弱的起义军而言无异于一击致命打击。

童燏问任长风:“现在我们该如何是好?”

任长风仰天长叹,望着无边的黑夜,只道:“总会有出路的。”

当望晨再次醒来时,发现神荷湖水冰消融,暖意袭人。周遭也是草长莺飞,阳光明媚,仿佛春天来临。

她醒来第一句便是:“青森、元助还好吗?”

身边的兰舟只道:“我想他们现在应该安然无恙地回去了,重新开始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了,一切都好,你可以放心。”

“但愿如此。”望晨说。

“还有,何。。。乔副将要去无一寺出家。”兰舟带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什么?”望晨一跃而起,“为什么?”

“他就在楼下,你去问他吧。”兰舟显然不愿再多说。

望晨忙跑到楼下,只见何朔望正与段梨雨、武初容告别。段梨雨红着眼,但武初容却是面无表情。

何朔望一把握住望晨的手,说:“望晨!你醒啦。太好了,看起来你好了很多,我就放心了。”

“为什么要出家?”望晨单刀直入。

何朔望却说:“在历经这一切后,我想了很久,想了很多,无数种我以后生活的样子。但无论是哪种,我总觉得心里少了一些什么东西似的。也许遁入空门,是我唯一能去之地,而我也愿意去。”

“你不需要再想想?”望晨劝道。

何朔望松开手,说:“再想也是一样的。而且我不想看到你。。。。。看到你。。。。。”他抱着望晨,“看到你离开。。。。。你说如果你不是天选之人那该多好?但如果你真的不是,我又怎么能认识你呢?”

段梨雨站起身,拍着望晨的肩,说:“我们也是这么想的。”

何朔望泪眼朦胧,对望晨说:“望晨,保重。不用担心我,我有我的归属,你也会有的。一路走好。”他又抱了抱段梨雨,在武初容前停了停,“愿容妹妹此生安好。”

武初容一抬眼,眼中重新有了光采。

他说完,头也不回地走离小阁楼。他不想让背后的人看到自己那如断帘珠子般落下的眼泪。段梨雨望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痛苦地捂着胸口,念道:“晴儿,这是好是坏呀?”

过后,武初容步置神荷湖前,手中紧紧揣着蓝尖小玉佩。眉头一皱,心一狠将此扔入湖中。玉佩重重砸向湖面的同时,何朔望被剃下的柔弱发丝却轻轻落地。

她身后的段梨雨却说:“一切都要结束了。容儿。”

武初容回过头,看着她。

“你愿意和我一起送望晨最后一程吗?”她问。

房内,兰舟正给小灰梳毛。

一旁的望晨看着她的模样,想说的话却说不出口。兰舟却首先发话了,她问:“你打算什么时候上交神力?”

望晨先是一愣,而后说:“南方水灾,北方旱饥,各地鬼怪横行,加之战乱不断,我想快点上交神力,或许能救更多的人。”她小心翼翼地看向兰舟。

兰舟却笑了,她说:“很好。你越快上交神力,不仅能仍更多的人幸免于难,还能早日脱离落蝉魔爪。”她挽起望晨的手臂,“我已经想好了,等你上交神力之后,我们就回去京城,回到我们的四合院,重新开始。”她低头一笑,“不过四合院好久没住人了,我们可有的打扫了。”

望晨却湿了眼眶,说:“兰舟,对不起,我不想再骗你了。我知道,我错了,不该一直骗着你。很多事情隐瞒着你们,虽说是不想你们担心,不想你们卷入风险,但我知道这是一种欺骗,欺骗你们的感情。对不起。”

兰舟抓住她的手,说:“我知道,我能体谅你,也能原谅你。过去的事情就由它过去,我们以后坦诚相对便可。而且我不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出现了问题,我们一直都是好姐妹,一直都是,不曾变过。”

望晨压抑不在自己,说:“可我走了就不再回来了。”

兰舟十分疑惑,问:“你说什么?”

望晨说:“神力强大,但损耗同样强大。历代神仪都是用生命在抵消损耗,当生命耗尽,神力便会失控。所以便需要继承者。这就是为什么神仪每五百年换一次的原因。”

“但你不同。历代神仪只是上古神物化成,自身仙质不纯。而你既拥有上古之人的绝佳仙体,又拥有修复神力。神力不会对你产生很大的损耗的。”兰舟双手紧握住望晨的左手,力道加重几分。

望晨又说:“可我的是全部神力,不是一半。”

兰舟似乎不愿相信,她抱着望晨,说:“不会的,望晨最厉害了。全部神力又如何?我不信。”

“兰舟,我也许会,也许不会。但我还是想提前告诉,让你。。。”望晨试图劝劝兰舟,兰舟却起身打断其语:“为什么?!反正你都骗了我一次,也不在乎这一次。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在我生命最后时刻还在欺骗你,让我们这份感情沾上污点。因为我想告诉你,一直以来,我待你都是真心真意,渴望与你做姐妹,做朋友,做一辈子。”望晨低下了头,“我知道这么做会让你伤心,让你再次。。。。”

“让我再次孤独于世。”兰舟说。

望晨猛然抬头,看着看着兰舟,说:“对不起。兰舟,我欠你太多。很抱歉,这辈子我无法偿还。”

“留下。”兰舟依旧不肯放手,“这句话我甚至都没有对元助说,我不要你的偿还,只要你留下来。就当我求求你,求求你活着,求求你不要再让我一个人。。。。”兰舟哭嚎着。

望晨扶着兰舟,说:“兰舟!兰舟!相信我,你会有自己的生活,会获得幸福,会实现梦想。你不会再觉得痛苦,不会再感到孤独,不会再害怕前路。我可以把我的一切都给你,包括我的记忆。”

“我不要你的记忆,我要你永远留存在我记忆里。”兰舟回道。

望晨紧抱着兰舟,止不住的泪水往下流,说:“兰舟,兰舟,兰舟,我。。。。。”

两人相拥而泣,直至黑夜过去,旭日东升。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