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手握住肿胀的昂扬 别墅群娇交换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5月02日 来源:互联网 231 次 收藏

何和国,京城。

阳光明媚,好一个大喜之日,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占去了半条长街,围观的百姓更是堵得水泄不通。

八抬大轿花轿停在寿阳王府之外,乐声停下,媒婆便是高喊:“吉时到,王爷快踢轿门吧。”

寿阳王姜泽一身喜服,胸前挂着红绣球,迫不及待的踢了轿门,迎下了新娘子。

“王爷英俊潇洒,听说这穆家二小姐也是美若娇花,真是天作之合,门当户对啊!”

“那可不是,幸亏那个邬翎墨死了,不然王爷这朵鲜花,就真是插在牛粪上了,简直暴殄天物呀!”

“好了好了,别乱说话,人家大喜的日子,当心乱说被王府给抓去!”

众人的议论清楚传到了耳朵里,红盖头下面,穆倩倩微微勾了嘴角。

这些人说的一点没错,邬翎墨那种东西,不死也没用,活着只会丢人现眼,还浪费粮食!

“倩倩,我们终于能在一起了。”姜泽牵着他的娘子,他等这一天真的太久了。

“是啊王爷,臣妾终于能够嫁给王爷了。”穆倩倩低声回答,便在媒人和姜泽的搀扶下,准备跨火盆。

却这时候有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道:“慢着!”

气氛一瞬间安静下来,那是个女子,声音倒是极其悦耳,却坐在木轮椅上,还缠着满脸伤布,只露出了眼睛。

今天王爷娶亲,这女人却披麻戴孝,一看就是来闹事的。

人们连忙让出了一条路,轮椅慢慢朝着大门去,停在石阶前:“你们这对狗男女,害死邬翎墨竟不去自首领罪,还有脸在这儿成亲?”

姜泽心里一惊,穆倩倩和穆家老爷也都微微变了脸。

“哪里来的疯子,胡言乱语,给我拿下!”姜泽怒喝一声,几个护院就围了过去。

却那女子一掌一个,还没近身,掌风就把护院全都给打吐血倒地!

这样一个残疾,居然还能这般打人?!

大伙儿都吃了一惊,则又听那女子说:“姜泽,两个月前,你与穆倩倩和穆老爷通信合谋,以郊游走失为名,把邬翎墨丢在深山自身自灭。”

“一派胡言!”穆老爷怒气冲冲的站出来,“整个何和国都知道,邬翎墨自幼便是个痴傻呆儿,走失在山野中,我穆家找了她整整一个月!”

“哈哈,你穆家害的人,能找到才有鬼!”女子笑道,字字珠玑,“你们不但把她丢在深山喂野兽,还毁了她的容貌,免得万一命大没死,被人救了会节外生枝……”

“满口胡言!”姜泽沉不住气了,却隐约生出不好的预感,“你到底是谁,竟在我寿阳王府撒野?!”

“瞧你们做贼心虚的,姑奶奶是谁,难道心里没数?!”女子飞身而起,掌风直劈穆倩倩。

“可笑!区区下段武灵之力,也敢来我王府撒野!”姜泽迎身而上,他可是中段五级的实力,却这女人明明是个下段,竟武灵之力的厚劲远在自己之上!

“王爷?!”

姜泽不识深浅,硬接了一掌,顿时吐血,倒在了背后的穆倩倩身上。

“王爷你没事吧?!”穆倩倩心焦,红盖头也掉了,“来人啊,抓住这个疯妇!快抓住她!”

王府的护卫一拥而上,却根本不是对手,更被女子夺到兵刃,又武灵之力汇成剑气,砍得一众人屁滚尿流!

见这女人如此凶悍,穆老爷拔剑助阵,誓必要生擒了她!

这大陆崇尚修武,武灵之力分上中下三段,而每段又各分十级,但万万没有想到,穆老爷中段九级,却也压不住这女子的势头!

这女子虽不厉害,甚至武灵之力的运用都很生疏,但厚劲太强,身法也是快得令人咋舌,像只狐狸般灵巧!

“爹!”穆倩倩看不下去了,连忙过去增援,但一见她过来,女子就冲上前,势不可挡的一个耳光抽翻了她!

啪!

这一下不知多重,穆倩倩腾空转了两圈,响声也是震耳欲聋,不仅愣了所有人,就连不远处一队路过的人马也停了下来。

“倩倩?!”

穆老爷和姜泽连忙扶起她,美貌如花的新娘子是被打得一脸血,牙都掉了几颗!

这阵势,其他人也不敢再贸然再对那女子出手,而媒人和宾客都躲在大门后面,小心翼翼伸头瞅着。

一番打斗下来,女子裹在脸上的伤布已然松了,恰时一阵疾风过境,伤布一圈圈脱落,如解谜般揭开了一张娇艳惑人的面容。

这绝对是足以惊艳全场的容貌,娇而不妖,艳而不俗,如画的眉眼间透着冷艳绝代之美。尤其是眉心处的两撇朱钿,可谓是将她点缀得似天女一般!

即便穿着丧服,也难盖住身体婀娜婷婷的曲线。

“哇……”

不远处的人马里,随从模样的男子不由惊叹,而主子模样的男人似乎不为所动,却眼瞳中,已然烙刻般映着那冷艳绝世的身姿。

“不、不可能,你,你是……”穆老爷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居然会是邬翎墨!

她竟还活着,而且脸不但没有毁容,身体也没有被野兽咬伤,反倒是变美了,美的就像换了个人。

要不是五官轮廓没有改变,恐怕谁也认不出,她就是那个废柴,那个傻不拉唧的痴儿!

“怎么会这样……”穆倩倩瞪着邬翎墨,这个废物怎可能变得这么美了,就算没有刮花那张脸,这废物也不可能有了这等美貌。

而且,她不是应该无法修炼吗,为什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厉害了,为什么她这样的废物会还活着?!

“你……当真是邬翎墨……”姜泽看的如痴如醉,眼中的神都散了,仿佛整个魂都被她吸走了。

“哼,我今天来就是知会一声,咱们之间的帐,我是非算不可的!”她冷冷,甩手一掷,手中的刀就插到了花轿顶上。

啪啦!

花轿嘭的炸开,而她背身离去,甩手脱了丧服,一身红衣好似飞扬的火焰,从那队驻足的人马前走过。

却这瞬间,不远处马背上的男人,眼中闪过了明显的惊愕,便似着魔般的,目光一直追逐着那个火红的身影,直到走远看不见了,又过去片刻才回神。

“子语,查查那女人,一个细节都不能少。”他向旁边的随从吩咐,却是薄唇浅勾,笑得心情甚好。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