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夏日的少年情怀 老师说今晚可以不戴套

小榄小榄 2020年05月25日 来源:互联网 1419 次 收藏

沼泽地里,公输绿晓满脸干涸污泥,瘫在地上,身边跟着的几个弟子也都受了伤,藏在草丛里。公输的猛虎机关兽陷在沼泽深处,正缓缓下沉。

灌木丛里一个站着一个庞大的三面巨人,通红的眼珠子不停地扫视着,一步一步朝沼泽地对岸走来。那是一只上古魔物,在它的全视野里根本无法脱身。

公输看了看天空已熄灭许久的孔明灯,又看着身旁喘气的几个男弟子,说道:“等不及救援来了,你们听着,等会我出去拖住那魔物一阵子,你们找机会逃出去。”

“不行,要走一起走!”众人立刻就否决了。

“走不了了!这不是普通的妖物!”公输抹了一把脸上的泥泞,“你们有谁在哪次武试上赢过我的?现在我出去还能给你们争取到更多逃生的机会!”说罢,又擦了擦其中一个哭唧唧的男孩子被泪水打湿的脸,那个男孩子年龄最小,稚气未脱的脸被泥巴糊得看不清五官,只剩眼睛红通通的,公输笑着对他说道:“你哥哥还在等你回去呢,你们要努力跑出去,听见没。”

眼看那魔物就要走到这边,地面的震感越来越强,公输绿晓立即结印,猛虎机关兽被收进虚空里,天空中又出现一圈湛蓝色的咒阵,一只机关大鸟从咒阵中缓缓升起。公输深吸一口气跳上鸟身,反手扳动机关,几只冰蓝色的长箭朝魔物飞射过去。

巨魔转身结印,整片天空冒出了无数条黑色的火焰,公输匍匐在机关鸟上,被击中好几次,手臂上血痕透着森森白骨,强大的冲击力将手臂折断一只,公输用另一只手使劲一拉操纵杆逆风而上,同时单手结印,地面那几只箭羽布成了一道雷阵。只听一阵巨雷轰响,白炽的闪电将巨魔死死缠住,空气中发出兹兹的声音。公输又用脚一蹬尾羽上的机关,抛下几十个匣子在那魔兽的颈部爆破,顿时天崩地裂,气浪滔天。魔物怒目瞋视,大吼一声,天上的炎火瞬间变成无数只赤炎巨手。公输赶紧躲进机关鸟里,这一瞬间,天空中一只炎手猛地握住机关鸟,用力把铁皮木架捏的片变形,浓烟充斥着整个空间。

公输绿晓蜷缩着躲在黑暗的舱内,等待死亡的降临。

灌木丛里那几个男孩子正跑了一半,看见漫天浓烟,心一横,又折了回去。哭唧唧的男孩子领头一边抹着泪,一边往回冲着,几个横跃跳上树枝,几人合力施法召唤水刀猛地将那巨手砍断,巨大的反力把自己压得从树枝上掉下去,栽在泥土里。

公输呛着烟打开上面着火的木门,纵身跃出来降落到他们身边,大声喊道:“你们都要跑出去了,还回来做什么!”

几个人面面相觑,目光倔强,哽咽着抽出剑,做出战斗的姿势。

公输心下绝望,想着这下可都得死在这了。

魔物破开了雷阵,血红的眼珠在眼眶里飞速的打着转儿,目光终于停留在地下的小人儿身上,抬起脚就直直朝下踩去。

强风扑面而来,眼看就要击中地上的人,电光火石之间,地面众人的四周突然凝结出了一间厚厚的冰罩,巨魔一脚下去,冰罩凹进地面几分,却毫无破损。冰罩扛住了一击,瞬间化为百把冰箭斜射过去。

公输带着一行人赶紧躲到稍远的树上。天空开始下起雨来,淅淅沥沥的雨点打湿了绿叶上干涸的泥土。所有人抬头望去,只见天空中的黑炎被划开一道巨大都口子,光束和雨珠斜射进来。光芒深处,白衣男子的衣袖在风中抖动着,他轻缓地落下,踩在一片树叶上,宛若神祇一般。

公输惊喜道:“是灵均公子,我们有救了。”

赵正则目光冰冷和巨魔对视。巨魔愤怒地化黑炎作数十条烈焰巨龙,在空中把赵正则围成一个热浪滔天的火球。赵正则站在火浪中间,执着白剑,周身寒气逼人。赵正则将空中的飘雨慢慢集合,雨滴连接成几条极长的水锁链,锁链飞舞着猛套住巨龙的头,接触龙角的那瞬间凝结成冰链。赵正则动了动手指,生生把火龙从身周扯开,反扑在魔物身上,爆裂出瀑布般的水浪。

赵正则举起剑凌空向魔物飞跃过去,施法引来湖中之水将巨魔层层裹住。接着湖水结冰,冻住了魔物。赵正则凌空分开手,使尽力气想要将魔物连带冰块撕碎,而它却强壮的很,冰石瓦解之后,对方身上也仅有几道割伤。二人苦斗了几十个回合也未见分晓。赵正则暗衬这魔物是个厉害的,便只得先退回远处。

“再来!”那怪物却是被激起了战意,兴奋地疯狂咆哮着。

“我可打不过你。”赵正则瞧着眼前的庞然大物,说道“不过在这山环水抱之处,我占尽地利,你也斗不过我,不如我们各自散去。我与你也本无恩怨。”

巨魔只是伸手就又要砸去。赵正则目光稍变得凌厉,说道:“那便暂且将你封印在这片荒芜沼泽里。”说罢湖中掀起涛涛巨浪,巨浪涌来,又一层又一层将魔物冰封。赵正则弹出白剑,剑身悬立在魔物的头顶,缓缓又□□成数十把寒冰剑,在空中刻出来条条霜色的符文。就在魔物打破最后一层冰封的时候,万剑穿心,符文紧紧地裹住巨怪,符尾链接着地脉,一点一点把巨魔扯入深不可测的沼泽深处,怒吼声震彻山谷,震得人胸口发疼,公输几人赶紧捂着耳朵。

赵正则站在沼泽上方,用指尖抹开嘴角的鲜血,对着一旁的公输说道:“我还有别的事要做,你自己领着他们回去吧。”

沼泽的对岸是一片湖泊,那里是妖界的入口。一片落叶打在银镜似的湖面上,荡开圈圈水纹,清冽的湖水倒映着一袭白衣,赵正则拿起腰际的香囊看着,里面装着林琤给他的东西,接着便纵身一跃,扎进湖里。琉璃千顷,沉浮之处粼粼波光透射下来,水光交合。赵正则划开手,朝底部日光浸入不到的深渊里游去。

金云旗一行人赶路到清晨薄雾初散的时候,终于到了平宁村地界左右。前有三条大路,为了节省时间,金云旗决定分头去找。林琤和金云旗各带一队,还有一队,林琤让澹台景代替赵正则帮忙照看着。

林琤走的东南道,不一会儿便瞧见了刻着平宁村的界碑。不远处村子里鸡鸣狗吠,房舍间冒着炊烟,田间小路上空气清新,混着泥土和晨露的味道,有几个孩童趁着东风放着纸鸢。也许是薄雾的缘故,四周看起来有些恍惚不清。

突然,后背传来一阵声音。

“这是从哪里来的富家公子?看你们风尘仆仆的,快到前面的小舍里喝杯茶休息休息。”

林琤猛地一回头,看见一位扛着锄头的老汉。老汉面色慈祥地邀请着他们,林琤让开路,大家跟着那老汉朝着村子走去了,一路上花草格外的香,田里青蛙的眼球鼓胀的像是要掉出来。

来到一处竹溪板桥之处,老汉大喊一声,里面一个老太太拧着个茶壶引着几人在木亭子里坐下,“你们几个小公子,穿的这么华贵,怎么跑到这山郊野外来了。”

还不等林琤回话,外面突然闯进开一个布衣总角的小男孩。小孩围着林琤的桌子转着,问道:“竹溪奶奶,这是从哪儿来的贵人?他们穿的好漂亮。”

林琤瞧着这个孩子,长相甚是灵秀,颇有仙缘的样子。

老奶奶坐在地上捡拾着大圆簸箕里的农货,林琤打探地问她道:“老奶奶,您可知道附近有个什么奇怪的道人?”

老奶奶像是没听到似的,仍旧自顾自地忙活着。

小孩手肘撞了撞林琤,对他说道:“竹溪奶奶年龄大了,耳朵不好,我来告诉你,你要找的可是个走火入魔的疯癫道人?”

所有人立马警觉起来,赶紧追问道:“对,就是那个道人,你在哪儿见到他的?”

小孩儿敲敲脑袋,眼角下意识的扫了眼林琤说道:“他已经被我姐姐除掉了,因为他想祸害我们村子。”

“除掉了?”众人面面相觑,又问道:“那你姐姐呢?”

孩子抿着嘴,说道:“走了,不知道去哪里了,她又不是我亲姐姐,只是我刚好认识的。”

小孩见大家都不说话,突然开心地笑着说道:“大哥哥们找的人不在这里,不如在这里多住几天,我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或许能帮上各位哥哥的。”

林琤一行人也想着先住下了静观其变,多探查些情况再走,就留了下来。

……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