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能看到让你流水的小说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793 次 收藏

“这个玩笑真冷。”我回了一句,翻了个白眼,走到宁致远的桌子跟前,将餐盒收拾好,并和宁致远说了声再见,就走向了门口。

路上,回想着宁致远的刚才的话,玩笑中还夹杂着一丝有点真的意味。

可能只是两个单身男女碰巧凑在一起,体内的荷尔蒙被激发出来了吧,我心里这样想到。但是扣心自问,明明对宁致远有着一种莫名的好感埋在心底,但是脸上却表露出丝毫不在乎的样子。

但是对于宁致远说出的那句:“不如我们以假乱真吧”竟然有了些期许,或许这时候我自己还没意识到,对于宁致远已经有了特别的存在了吧。

林西最近更新了最新一期的小说连载,在交稿之后,顺口问了一句蓝主编,之前向杂志社说过的那个笔名九月,投稿的情况怎么样。

蓝主编看到林西打来的“九月”两个字,过了好一会儿回复道:“故事情节很吸引人,但是主线和副线走向有些混乱,分配有些不合理。好在文笔功夫还是可以的,需要在细细的钻研一下。”

“我把稿件退回去了,目前还没有收到九月作者的再一次投稿。”

林西看到蓝主编的回复,思索了半天。他认识的九月,是对于小说作品有着自己想法和主见的一个女生。但是对于自己在写作这方面也存在着明显可见的短板。那就是不能够深入更好的在写作上来钻研,只是根据自己的一个喜好来创作作品。

而对于作品的细嚼慢咽,就有所欠缺,不会将自己的作品进行精细打包,才使得自己的作品在表现力上有些差强人意。

林西决定找刘佳琳好好的谈一谈,出于对她的关心,另一方面也存在自己的一己之私吧。

林西拿出了手机,将电话拨了出去。

莎莎杂志社,莎莎正在看着最新一期的杂志排版,突然看到之前排版的九月的那个板块,已经替换成了另一个作者。莎莎这个气,上去就找主编理论。主编却说因为作者九月没有能够及时交稿,所以将她的板块给推掉了。

莎莎满脸通红说道:“虽说延期交稿是违背了合作的规定,但是也不能不跟原作者打招呼就将板块换了人吧。”

主编白里透红的脸上,冷笑一声说道:“莎莎,你去问问你的九月大作家去,我有没有和她打了招呼。不要有以权谋私的嫌疑哦。”

莎莎不再说话,蔫蔫的给刘佳琳打去了电话。

此时的我正坐在电脑桌前苦苦思索,自己最近的稿子出现的问题。莎莎那边的杂志期刊中将我的板块给换成了别人,理由是我延期交稿。而青年杂志社给出的退稿理由是我的作品不够精细,需要再认真研磨。

夕阳网站的小说连载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虽然良主编大大没有说出稿子的问题,但是从点击量上来看,并不如之前的那么顺畅了,点击量呈阶梯式的下滑。

写作真的进入了瓶颈期,没有了往日的写作动力,热情一下子跌入了谷底。我知道自己需要转换一个新的思路来打开这个局面,不至于让自己钻入死角。但是,在还没有找到新的方式以前,我只能任由自己坐在电脑桌前,选择慢性自杀,麻木思想。

让外人看起来自己还有着一份差事在干,这种自欺欺人的一面,一瞬间感觉自己有些差劲。

看着闪烁不停的手机屏幕,有一刻我竟想将它丢到窗户外边。但是脑中存留的理智让我没有顺着性子去做。

我接起电话:“喂。”声音有气无力。

“喂,佳琳,你在哪里?”林西的声音透露出一种急切。

“可以出来一下吗?我有点事想和你说。”林西知道自己有些急切了。

“有事吗?我现在还在赶稿子。”其实我现在根本无心赶稿,只是推脱的一个说辞罢了。

“比较着急吗,我其实也是想和你讨论一下稿子的事情。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咱们稍后再约也行。”

“那好吧,老地方见面。”林西是为了稿子的事情,我也不好推辞,正好自己处于写稿期间的一个瓶颈,能有个帮自己出谋划策的人,想必来说还是极好的。

和林西见了面,刚坐下,林西就问道:“这么急把你叫出来,不会介意吧。”

“没关系,稿子可以往后推一下的。”我笑了笑说道。

林西和我说了他知道我的稿子没有被选上,知道我可能会有些难过,这才将我给叫出来,说是看能不能够帮助到我。

我有些感激,毕竟和林西算是素昧平生的两个不相交的平行线,难得这么上心,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林西说了一些写文上的技巧和一些建议,指出我在写作上的短板,再者就是心态的一个调整,告诉我在写作这条路上也是需要有着强大的心里素质,这样才能够不至于在写作道路上迷失自己,少走弯路。

很感谢在这个即将陷入死角拔不出来时候的我能够遇到林西,简直是我生命途中的一道曙光。我看着林西,眼睛里有着闪闪发光的水晶般纯粹的注视,很是发自肺腑的说道:“谢谢你了,一直在帮助我,说实话,最近确实在写作上遇到了一点麻烦。如果不是你,我不知道该怎样进行下去了。”

林西听到后,笑了笑。

我还有点讶异林西是怎么知道我的心理状态的,难道他有千里眼?

我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林西看着我说:“你忘了,你自己经常在你的平台上发一些自己的感悟或者自己的心事随笔。”

林西不说我还记不起来,因为写作的原因,我会经常时不时在社交平台上更新一些自己的所想,或者是自己的心情杂语。这个动态可见范围我仅设置成了自己和林西所见。

外人,是看不见我的动态变化的。

一晃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我和老妈发了信息,说自己不回家吃饭了。林美凤以为刘佳琳是和对门的小伙子约会去了,也就没有多想什么。

林西问我吃点什么,我正好摸了摸自己有些饿得肚子,提议道:“不如咱们吃火锅吧。”

林西说:“好啊。”

出了咖啡店,找了一家比较出名的火锅店,两个人围着热气腾腾的锅,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期间有几个电话,都没有听到。

和林西的越发变得熟悉起来,觉得他是一个热心,而且有些幽默的大男孩。吃到一半,我有些好奇的问道:“你这么有才华,又帅气,怎么没有女朋友啊?”

没想到,话音刚落,林西的脸色刹那间变了一下,仅仅是几秒钟,林西才恢复了刚才的自如。若无其事的夹着锅里的羊肉,递到了我的碗里。

“还没有遇到那个她。”林西接着说道。

原来是这样。

“我是不是说错话了,不好意思啊。”我还是向林西表达了自己的歉意,从事写作的人,总归有些敏感,不仅是在写作上会窥探人物的心理活动,在平常的与人相处上也会带着职业病,来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

林西摇了摇头,说没关系,而后没有再接话。

林西的沉默,让我更加确认了在林西身上一定发生过一些重大的事,当然碍于我们两个交情并没有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是不可能轻易说出来的。就像是对门的那个男人一样,越是表现的高深莫测,越是身上有着不可告人的神秘事件。

有的人表面上表现出一副若无其事,但是一旦问他看似很简单的事情,他却往往表露出不同寻常的表情来,这种人往往高不可测。同样也有的人,从一开始的相处上,就表现出对所有事物保持着安全距离的爱好,同样也是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想到这里,我带着半愧疚半是疑惑的心理将后半顿火锅给解决了。

吃饱喝足后,林西提议一起在街上走走,想着饭后百步走,消化刚刚进入的积食,我欣然同意。

灯光璀璨的街上,男女老少漫步在街边上,琳琅满目的街摊,组成了一幕繁华景象。我和林西路过一个帽子摊位上,停了下来。

我随手拿起一个天蓝色手织帽子,戴了起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因为吃过饭后的脸上的通红还未散去,此时看上去感觉有一些可爱。

林西让我转过头,我扭过头去,林西手里正好举着手机对着我。我微微一笑,顺手举起了剪刀手。

我将帽子放下,接着往前走。林西在后边将帽子再次拿起,和小贩说了两句,从钱包里掏出了钱,递给了小贩,朝着刘佳琳的方向跑去。

“给你。”身后传来林西的声音。我扭过头一看,林西正拿着手里的帽子。

“不用啦,我只是试戴一下。况且,这怎么能让你出钱呢。”本来让他请客就有些过意不去了。

林西没有理会我,直接将帽子戴在了我的头上,说道:“好看的帽子找到适合它的人不容易,所以,你一定不能把它给丢了。”

在我还未细细品味这句话的含义时,林西已经笑着向前继续走了。我手中抓着帽子的两边的绳子,蹦蹦跳跳的跟上了林西的步伐。

林美凤吃过饭后,照例和刘志国出门,准备下楼散步。迎面碰上了对面正在开门的宁致远,刘美凤惊讶的问道:“小远啊,佳琳没和你在一块啊?”

宁致远转过身,看到刘佳琳父母,礼貌的回复道:“阿姨,叔叔好,我刚下班啊。”

“啊,刚下班啊。那就是佳琳有可能和朋友出去玩了,我还以为和你在一起呢。”说完,林美凤和刘志国就下了楼。

宁致远关上门时还隐隐约约听到林美凤嘴里念叨着:你说咱那闺女一般也宅在家不出去,怎么今天一下午都没个人影啦。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