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一进门就开始吻 不要射在里面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616 次 收藏

夏海林是夏家老二,一直以来都在国外打理夏家海外的业务。完全继承了夏家人自私贪婪的性格,认为海外的公司就应该是自己的,所以常年都不回来。

“我会让他尽快回国外去。”夏永强眼底划过道不满,“如果他真要拿这事做文章,就让他爸回来好了。”

见爷爷这么说,夏挽就放心了。

她心里自有注意,阿妙和夏凡这件事总有一天要让神星阑知道,但不是现在。

“行了,都去休息吧,闹一晚上你们不累我都累了。”夏永强转身上楼。

阿妙见没人注意她,偷偷进了厨房。今天晚上她什么都没吃,吓都吓饱了。

夏挽看着她的背影冷笑了一声,阻止了要去找阿妙麻烦的姚丽丽。

“挽挽你放心!妈不会放过那个野种的,我明天就……”

“妈。”夏挽不耐烦的瞪了姚丽丽一眼,“你动动脑子好吗?现在不能动她。”

姚丽丽没想到女儿会这么说:“你是不是怕你爷爷?放心,我不会让他知道是我找的人。”

“我再说一遍,现在不能动她。”夏挽冷冷看着自己的母亲,“爷爷那边指着她跟季氏联姻,如果她出了什么事,夏家跟季家就再无可能。”

她顿了下:“到时候爷爷不会放过你。”

“可……可你真要嫁去白家吗?你不是喜欢神星阑吗?”姚丽丽没想那么多,她只是一味的想让女儿得到喜欢的东西。

“神星阑那样的男人哪个女人不喜欢?”夏挽没好气的说,“但现在这种情况,嫁去白家是我唯一的出路。”

她突然露出个讥讽的笑容:“你以为神星阑为什么娶阿妙,我敢保证,绝不是因为喜欢她。”

如今夏挽算是看明白了,神星阑那种男人不会喜欢任何女人。她也好,阿妙也好,都是被那个男人利用的棋子。

“你的意思是……”姚丽丽眼睛一亮,“那个野种不一定会有好下场?”

夏挽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以后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眼下……

S市最有价值的男人有了未婚妻,未婚妻还是个身份不明的丑女人。呵呵!恐怕一堆女人等着收拾阿妙。

“妈,总之你千万别做什么,别说订婚了,就是结了婚还有离的。”夏挽再一次叮嘱姚丽丽,“我们静观其变就好。”

劝走了姚丽丽,夏挽来到厨房。

“你还有心情吃。”

阿妙刚刚煮了一碗面,正坐在那吸溜。

“不然呢?”她喝了口汤,仔细看了夏挽一眼。

对于这个女人今晚的表现,阿妙简直是叹为观止。如果换了夏美恐怕只会大哭大闹,这个女人不但捡回了面子,还挽回了夏白两家的关系。

“知道我多想杀了你吗。”夏挽慢慢走到刀架前,抽出一把水果刀用手指在上面蹭了蹭,“只要一刀下去……”

她做了个举刀的动作:“可惜啊!你还不能死。”

“虽然我们关系不好,但我特别想告诉你,其实我才是想自杀的那一个。”阿妙吃完一大碗面拍了拍肚子小声说。

“那个神星阑是个杀人狂魔。”她的眼神特别认真,“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我搬去跟他一起住吗?”

夏挽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怒火又烧了起来:“你说什么?你要搬去神星阑那住??”

“是啊,怎么你爷爷没告诉你吗!”阿妙后退了两步,指了指,“你还是把刀放下的好。”

为什么会这样!夏挽要气死了,狠狠的把刀丢进水池。

她原本想着只要阿妙还住在这里,她就可以每天找机会让她不好过。甚至可以挑拨那些喜欢神星阑的女人们,时不时给阿妙找点麻烦。

“你看,我还没说完呢你又生气了。”阿妙特别欠揍的说,“我不是说了嘛,那家伙是个变态,你用不着杀我,没准等我搬过去就被他分尸了。”

此时,阿妙嘴里的变态正坐在季家大厅里。

“你不会真要娶那个女人吧?”季雪不满意的坐在对面看着他。

她是白咏薇和季泽明婚后生的女儿,她上面还有个叫季严的哥哥。她那个亲哥哥最讨厌神星阑,这次并没有一起回来。

“你挑来挑去就挑了那么个货色,还不如之前玩的那些女明星。”见神星阑不理她,季雪心里的怨恨更大了,脱口而出道。

“不是说要等画上那个女人吗?怎么,现在相信她死了,所以就破罐子破碎随便找一个……”

啪!

季雪捂着脸,狠狠瞪着眼睛:“你竟然叫他打我??”

神二默默的退了回来,季雪疯了似的站起来:“爸!妈!你们快点下来,我被人欺负了,你们快来啊!”

“怎么了?怎么了?”白咏薇刚换好衣服,就听见女儿的哭声,急忙跑下来。

季雪的脸上明显有个红印,仔细一看还有些红肿。白咏薇急忙叫阿姨去拿冰袋,然后一脸为难的看着神星阑。

“她是你妹妹,再怎么样你也不能动手啊!”

神星阑侧了侧头:“不好意思,我妈只生了我一个。”

“你……”白咏薇脸一白,看见季泽明下来了,顿时吸了吸鼻子,“星阑,这么多年了,你还在怪我吗?”

嗤!神星阑看都没看她,直接冲季泽明道:“管好你女儿,我没有不打女人的习惯,惹到我,照样往死里揍。”

“爸!”季雪哭着喊,“你就不管他吗?”

季泽明叹口气:“你知道他脾气不好的,下次别和你哥哥顶嘴了。”

“凭什么?我不过就说了几句话,他就叫手下打我。”季雪不甘心,“再说了,我也是为他好啊,听说那个阿妙根本就不算夏家人,是刚刚找回来的野种。”

神星阑眼神一暗,神二又动了。季泽明快一步伸出手:“星阑,你干什么?”

“我说了,管好你女儿,不然往死里揍。”

季雪尖叫起来:“啊!妈你看他,他竟然还想……”

“小雪,你够了!”白咏薇生气的看着女儿,“星阑的事不用你管,不管那个女人什么身份,她都是你未来大嫂。”

见女儿还想说什么,白咏薇暗中掐了她一下,嘴上继续训道:“以后别让我听见你胡说八道,不然不用星阑,我先揍你一顿。”

“哇!”季雪一把推开她,哭着跑上楼去了。

季泽明为难的看着白咏薇,白咏薇摇摇头:“没事,都是我们惯坏她了。”

“星阑,以后不许叫人在家里动手。”季泽明认真的警告他,“这是我的底线。”

神星阑无所谓的站起来:“对你来说这是家,对我来说不是。”

“你……”季泽明握了握拳头,无力的看着他,“有空带那个叫阿妙的姑娘回来吃顿饭,总得让我们了解了解。”

“再说吧!”神星阑挥挥手走了。

白咏薇难过的靠在季泽明怀里:“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你们父子的关系不会这么差。”

“怎么能怪你呢!”季泽明搂着她,“星阑是怪我,是我当年不小心丢了他。让他一个人在外面呆了那么多年,受了那么多委屈。”

白咏薇脸色微变,马上转移话题:“别这么说,那几年你也不好受,现在孩子都大了,你就别总为难自己了。”

她扶着季泽明上楼:“坐了那么久的飞机,去泡个澡休息吧!”

“小雪?”趁着季泽明洗澡,白咏薇来到女儿房间。

季雪正埋头在枕头里哭,看见她进来了理都不理。

“傻孩子,下回不要去招惹他了。”白咏薇把女儿从床上拉起来,看了看她的脸。

“我就是不服气啊,他为什么要跟那么难看的女人订婚。”季雪恶狠狠的把枕头丢下床,“我以前在他房间见过一张画,上面只有一双眼睛,一看就是女人的。”

白咏薇皱了皱眉头:“你怎么从来没和我说过?”

“也不是重要的事,有什么可说的。”季雪无所谓的撇撇嘴,“我还以为那是他喜欢的女人呢!”

“不对,你好好的进他房间干什么?”白咏薇狐疑的看着女儿,“什么时候的事?”

季雪眼神飘了飘:“就他刚回来的时候,哎呀我早忘了当初干嘛了。”她不耐烦的说,“现问这些干什么,妈你好歹是爸的合法妻子,就那么让他欺负啊!”

“你也知道我和你爸是合法妻子啊!”白咏薇弹了她脑门一下,“所以不管他对我态度如何,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你爸爸因为神星阑小时候走失的事情一直很内疚,自然就偏向他一点。”白咏薇恨铁不成钢的说,“记着,以后别招惹他。”

季雪哼了也一声:“我才懒得搭理他呢!”

“聪明点吧!”白咏薇突然笑了笑,“事情有很多种解决方法,不是每次都需要自己身先士卒的。”

夜色下,黑色的轿车飞驰在盘山公路上,神星阑看着被抛在脑后的别墅群无声的笑了笑。

这里是季泽明和白咏薇结婚时新买的。

原来的季家别墅如今早就改姓神,也是他自己一个人住的地方。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经济价值都比这边好许多。

“boss,乐医生晚上给你打过电话,说他已经离开S市了。”

神星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神一眼珠子转了转:“还有件事……”

“墨迹什么,说。”

神一马上抬头挺胸:“BOSS,我就是想问一下阿妙小姐跟你睡吗?”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