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宫都被捅开了 释然是什么意思

小榄小榄 2020年04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70 次 收藏

走到梁景锐的身边去,像是看不到顾雨菲的存在一样,顿了顿忽视掉了梁景锐冰冷的眼神,冷漠的说道:“顾小姐,公然的躺在人家丈夫怀里,这就是你顾家的家教吗?”

原本乔语是准备把这两个人给忽略掉的,但是撞上顾雨菲那充满挑衅的眼神时,她也不想要忍住自己的脾气了。

“关你什么事?”顾雨菲不甘示弱的反驳回去,整个人都把梁景锐紧紧的抱着,看到乔语生气她十分的乐意。

“因为我是梁太太。”乔语冷静的说出这几个字,也正是这几个字深深刺痛了顾雨菲的心。

她一直心心念念的就是嫁给梁景锐,中间却突然的杀出了一个乔语,她的梦想就一下子泡汤了,叫她怎么能够不恨她。

也正因为这几个字成功取悦了梁景锐,原本阴鸷的脸上要缓和了许多。

乔语的声音不大,也正好让周边的几个人都能够听见,他们纷纷都向他们的方向看过来,开始小声议论起了顾雨菲。

顾雨菲从小都在优质的环境下长大,从来都没有被人这样议论纷纷过。

如今被人这样给议论的整个人都羞愧的不得了,双眼发红站起来跑了出去。

“你很厉害。”成功把顾雨菲赶走,梁景锐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样是不是代表着乔语还在乎着自己。为了不让自己被看出点异样假装一副扑克脸的样子掩饰自己。

“什么?”乔语并没有仔细去听梁景锐说的话,没有搞明白梁景锐说的是什么意思,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明白过来他指的是自己把顾雨菲气走的事情。她自嘲式的笑笑说道:“我只是不想要让你在别人嘴里留下话柄而已。”

梁景锐一愣,没有想到乔语原来是这样想的,他不再说话任由乔语站在他的身边。

气氛似乎就这样慢慢的沉淀了下来,乔语都快要困得睡着了,此时正好到了叶家家主叶振泽发言的时候,乔语把梁景锐推到了前排参与祝贺的队伍里去。

叶振泽已经是七十岁了,依旧是神采奕奕的,乔语不得不感叹这优良基因的强大。

就在叶振泽发言的时候,一个疯女人跑了进来,似乎是认准了乔语一样,拿着一个花瓶就冲了过来:“你个贱女人,小三,狐狸精,我要打死你!”

这个女人来势迅猛,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女人已经冲到了乔语他们这边来。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乔语一心就是不想让梁景锐受到伤害,就看到了那个女人猛的一下冲了上来,眼看花瓶就要向他们砸了过来,乔语慌忙之下整个人就挡在了;梁景锐的面前。

梁景锐很快也就反应过来了,一把把乔语给推开,可是还是晚了一步,那个女人的花瓶对准了乔语砸过来,正好就砸在了乔语的手腕上,一时间混合着献血和碎瓷片弄得乔语满手都是。

“你个贱女人,我告诉你,你就是狐狸精,叫你勾引我老公,我打死你打死你。”女人不依不饶的拉着乔语,不停地用手捶打着她。

这一场闹剧弄的在场的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乔语细眸一眯反手抓起女人的手往后一折就把这个女人给制服住了。“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你勾引了我老公,你还问我是谁?”女人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就算是被乔语桎梏住,嘴上依旧咄咄逼人。

这话一出所有的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乔语,叶肃勋在一边看到了这个场景立刻叫来了保安准备把这个疯女人给带走,却被乔语给制止了。

“是谁让你来的?”乔语这是听明白了,这个人过来就是为了污蔑自己,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人,更别说勾引她老公了。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梁景锐,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怕梁景锐会误会她。

看到梁景锐神色冷漠的样子,乔语要稍微放下了一点的心。

梁景锐自然是相信乔语的,自从乔语回来以后她的行踪自己都清清楚楚,眼底闪过一丝冷光也没有要为乔语说话的样子。

“你勾引我的老公,还不让我来了,长得人模狗样的居然干出这么恶心的事情来,大家快来看一看这个女人勾引人家的老公,真不要脸。”女人似乎并不惧怕乔语的威胁,就像是背好了台词一样,出口成章。

在场的所有人都开始议论纷纷,好好地宴会被这么一出闹剧给一闹弄得乌烟瘴气的,众人对乔语的议论声是越来越大,乔语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她冷笑一声不慌不忙的说道:“那你说我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是什么时候去和你老公约会的,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和你老公在一起的呢,还有证据呢?”

乔语冷笑一声,对于周围的围观群众里冷眼,乔语是不放在眼里面的。

她也从来都没有把谁放在眼里面过,只不过这样光明正大的污蔑她的清誉,不代表她不会计较。

乔语问的一连串的问题把中年女人给问蒙了,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这些问题像是炮弹一样的砸向她,她支支吾吾半天才开始说道:“哼,我怎么知道你叫什么,我只知道你勾引我老公!”

从头到尾这个女人只会说这么几句话,一问三不知,明眼的人也能够看得出其中的额猫腻,乔语冷笑一声:“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还说我勾引你老公,那你就把证据拍出来啊,说说我是在哪儿个地方被你看到和你老公在一起的啊?什么都说不出来就想要污蔑我,啧啧,如果你不说实话的话,我可是要报警然后请律师将你诉讼上法庭,毁我清誉赔偿我们慢慢算。”

“我,我我怎么知道,那个人并没有告诉我......”中年女人一听到乔语连威胁带恐吓的,开始慌张了,说话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

在场的人就算是傻子也都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这个女人就是有人去找来污蔑乔语的。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向了中年女人,乔语一时间成为了众人的安慰对象。

“把这个女人带下去送进警察局。”叶肃勋毫不犹豫的让人直接把中年女人送走,抱歉的对乔语笑了笑。

“跟我出来。”闹剧结束,宴会还得继续下去,梁景锐此时此刻已经没有心情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乔语有些茫然的跟着梁景锐出去,看他那个样子好像是生气了。

她有些莫名其妙,从头到尾受伤的人是她,他生气个什么劲?

不过乔语还是乖乖的跟着梁景锐走了出去,走出去以后梁景锐已经在车子旁边坐好,发现林妈也在,她以为梁景锐是准备离开了,打开了车前门就准备上车,却被梁景锐一把拉住。

  “上药 ”说完以后,梁景锐自顾自的拿出了事先让林妈带来的医药箱,拿起了乔语受伤的那只手开始用镊子小心翼翼的给乔语清理着伤口。

乔语呆愣了一下,是手上传来的疼痛让自己回过神来,她忍着痛看着正在认真处理自己伤口的梁景锐,心中百感交集,原来她受伤他也会在意。

就这样,梁景锐给乔语上药,两个人没有一个人说话,气氛就这样静逸而又美好,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乔语也十分珍惜这难得的时候。

“这几天里,你的伤口不要碰水。”冷不丁的梁景锐嘱咐到乔语一切注意事项。

“哦,好。”乔语把手收回来,有些悻悻然。

乔语有些失落,仿佛刚才的温然不复存在一样,她把梁景锐送上车关上了车门,自己从另一边上去。

司机启动了汽车,车里面的气氛突然有些凝重,乔语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开口说一些什么来缓解一样下这个气氛!

她看了看梁景锐,好半天才开口说道:“刚才那个女人说的事情,不是真的。”

“我知道。”梁景锐看了一眼乔语,他自然是相信她的,不问缘由。

现在他整个人的思想都是矛盾着,不允许让别人欺负她,可是也不想让谁去帮她。

这也是刚才自己没有任何动作的原因。

但是看到乔语如此咄咄逼人盛气凌人的模样,和以前温柔可人的形象恍然不一样。

不知道这些年她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变化居然会如此之大。

他想知道三年前她突然逃婚的原因,可是,无论如何她都不肯解释。

他想相信她,可是却又不敢去相信她。

两人之间似乎就这样形成了一道透明的薄膜,两个人不捅破,也就这样僵持着。

他相信她!

这是乔语的第一个想法,只要梁景锐肯相信她,什么都不重要了。

不过她很奇怪,那个妇人既然不认识她,又怎么能够那么准确的找上她呢?

一定要说的话就只能说这一切都是计划好了的,一定是有人找了那个女人然后告诉了她自己的一切信息,然后才会有那一场闹剧。

或许是那个人并没有考虑到那么多的事情,以至于自己仅仅追问的时候才能问的哑口无言。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