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长穿便衣 陈三肏警察姐妹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6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155 次 收藏

宋振兴从黑掉的手机屏里看见自己面无表情的眼睛,缓缓调整了一下呼吸,想起很多年前在警校念书的时候,他很热烈的追求过一名美院的女生,对方起先对他给与回应,给他希望。经常通过手机短信问候对方,邀请一起吃晚饭。

他们懵懵懂懂地保持着这样的联系,一个学期后,他买下了一束玫瑰,亲自送到美院那个女生的宿舍楼下。一辆黑色轿车停在楼前,他亲眼看到女生花枝招展地从楼道走出来,袅袅娜娜的走进那辆黑色的轿车。从此以后,他再没有收到她的短信。

蒯俪这个名字,其实他早就忘记了,只是有时候会想起她,说不出什么滋味。

李嘉,一个见过几面的女生。毕竟年纪小,假装警察吓得连头都不敢抬起。

宋玲玲也见过她,仅此而已。

他的性格是从什么时候转变的?让他想一想,大概是追溯到十多年前,为了那个美院的女生,那场青涩的初恋;或者是几年前,胡强东的死,好兄弟的突然离去,他整个人变得沉默无言,借林霄的一句话说“这孩子身上的火星灭了。”

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刑侦队,那个时候胡强东是刑侦队队长,他是一位非常和蔼的老大哥。当时他经济条件不好,经常去胡强东家里吃饭,记得他新婚的妻子叫兰茵,很腼腆的一个姑娘,见外人在,不敢说话。只是当大家都坐在桌上吃饭,她含情脉脉地看一眼胡强东,抿着唇笑,胡强东也看她一眼,眉目传情就这幅情景吧!情啊,真是浓得化不开!

他和强东一起搞侦查啊,蹲点啊,抓捕啊,双剑合璧,一时在市里传为美谈!后来他被分配到另一个片区协助办案,两个月后,他回来就收到胡强东的死讯。作为一名从警多年的老警察、老兄弟,居然留了一纸遗书,那么凄惨的死在海里。他见到他冰冷的尸体,他颤抖的手去掀起裹尸布的一角,始终不会相信胡强东会死的这么离奇,他怎么相信他会自杀。

*

绯红色的阳光穿透玻璃,流光溢彩地洒在趴在桌上的赵明身上。

大门吱呀一声推开。赵明从桌子上抬起头,“诶,宋队不休息吗?怎么过来啦?”

他也不客气,找了纸杯,自己去饮水机接了一杯水,坐在他对面。宋振兴看着他桌上铺的材料问道:“尸检结果出来了吗?”

“出来了,已经排除他杀的可能。死者家属过来认尸,要求立即领走,不要张扬,办了手续直接送殡仪馆火化。还是S大二年级的学生,叫梁静。”叹息地摇摇头,赵明将一叠材料塞进抽屉。

“这么仓促?”

“可不是。你看了吗?网上传这女学生的死跟‘校园贷’有关?”赵明垂下眼睑,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烟,递了一根给宋振兴。

他两指夹着一根,一手摸到裤兜里,拿出打火机,给两人都点上,缓缓吐了口烟圈,听赵明语气平静地说下去,“网上的东西也不能信。不过去年莲花区就发生一起因女儿欠了校园贷,逃到外地,父母整天被催债,差点闹出命案。讨债的一天来三趟,莲花派出所出警多次,最后直接人带所里。”

“老赵,这案子不能就这么结了,调查一下梁静的社会关系,先挂着吧!”像是在思考什么,宋振兴眯起眼睛,他专注的时候总是这幅表情。

“好。宋队,有好消息要告诉你。”赵明说。

闻言,宋振兴看向他,“哦!我有什么好消息?”

“赵处来了,还来了几位经济领域的专家,”赵明目光投向那边紧闭的会议室大门。

“去年东城区成立了一家利多多基金公司,开业不到一月,登记股民就突破一百万。有股民去派出所反映,这其实是一个黑公司,存在欺诈股民的行为。该股民随后就收到恐吓信,家门都不敢出。这一次一定是我们抓到证据。”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