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姐裤裆下钻过去 宝贝真紧我忍不了了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4月18日 来源:互联网 1618 次 收藏

叶涵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按了接通键,清了清嗓子正准备说话,电话那边传来秦陌天温润的声音,但仔细听还带着一丝病态,“叶涵,是我。”

“嗯,我知道。”

“我有点不舒服。”他清淡的嗓音传来,可以听的出,最近过的应该不是太好。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叶涵第一反应想到的人,就是盛律,不知道他打击成功了吗?

“没事吧?”叶涵还是不冷不淡的问道。

“没什么事,就是……”有点想见你。

可秦陌天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涵阻断。

“嗯,那就好,照顾好自己。”

秦陌天失落之余,心中一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道:“你也是,照顾好自己。”

挂断电话后,秦陌天望着手机,觉得心里似乎像有暖流缓缓划过。他闭上眼,紧紧地攥着手机,清淡温润的面容之中有着旁人看不懂的情愫。

然而叶涵挂断电话以后,却有些烦闷。

秦陌天的阴魂不散,开始让她越来越厌倦了,从一开始的无奈,到现在已经是厌恶。

……

盛律走进老旧的单元楼,没有电梯,他只好一步一步走上楼梯。

但仅仅在走路,盛律沉稳的步子显得格外清晰有力,强大的气场,无人能比。

走到门口,他忍不住一笑,站在门外拨通了叶涵的电话。

“开门。”

“哈?什么?”叶涵傻眼。

“我在你家门口。”盛律的声音低沉的回荡在楼道。

“哈?”

反应过来的叶涵刺溜从床上爬起来,随便地洗了把脸,头发都没梳,踩着拖鞋蹭蹭蹭跑过去给盛律开门。

从她回家到现在,父亲和弟弟除了拿了她给的钱出去花天酒地,也没有在家停留,因此叶涵一直都是一个人。

盛律惊讶地望着邋遢的她。

此时的叶涵穿着斜斜垮垮的睡衣,精致白皙的锁骨露出来,头发乱蓬蓬地随意地扎了个丸子头,眼神清澈干净。

只一眼,盛律就觉得太想念这女人了!

他推门而入,用脚跟关上门,闭上眼将叶涵推到门上。

紧跟着,吻上了她的唇瓣,盛律呼吸灼热,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叶涵乌黑的秀发,爱怜地吻着她嘴角,唇齿相依。

叶涵被他吻得身体几乎要站不住,面色红润发热,勾的盛律七魂少了六魄。

蓦的,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打断了二人,叶涵回过神来推开盛律,娇嗔了他一眼,脸色潮红地去接电话。

来电又是秦陌天,他嗓音温润,“叶涵,其实我想你了,最近我过得一点也不好,只想听听你的声音。”

秦陌天一口气说完,没有给叶涵打断的机会。

叶涵望着双手环胸整以好暇的某人,盛律眼里的危险和身上涌现的冰冷越来越重。

她只好干笑了两声,对上盛律危险的目光,耸了耸肩对着电话那边撒谎,“真是不好意思,我有些头疼,正要睡觉呢。”

她这样说,秦陌天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那你好好休息,不要着凉,伤势记得复查。”

叶涵一一应下,二人挂断了电话。

她这才敢看盛律。

盛律双手环胸,目光薄凉地看着她,心里的妒意滔天地涌来。

叶涵走过去,搂上他的腰,精致干净的小脸埋进他的怀里,拱啊拱,在他的胸口像一只小猫咪一样蹭来蹭去,蹭的盛律的心都快化了,但面上却还是冷冰冰。

“别生气啦,秦陌天这也就是最近不知道犯什么神经,过两天,等他资产都被你吞掉,就不会这么纠缠不休了。”叶涵说着,还不忘吹捧盛律一番。

“哼!谁知道。”盛律还是傲娇。

叶涵眼珠咕噜咕噜转,突然,她喊起来,“呀,肩膀好痛!”

闻言,刚才还冷冰冰的盛律立马回过头来,托起了她的胳膊,慌乱的询问,“怎么了,是这里吗?”

叶涵心里暖烘烘的,但只能委屈巴巴地看着盛律。

盛律无奈,把她扶到沙发上,知道叶涵最近因为头上伤势的问题,导致浑身关节都不太舒服。

“你这个不能受寒,一会去浴室泡澡,随后我帮你捏捏看。”盛律的语气硬邦邦的,但能听出那份无人能比的关怀。

叶涵笑着回应,“好啊。”

去了浴室,叶涵反而有些扭捏了。

她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要不你先出去?我,我自己来……”

盛律轻笑,“怎么,害羞了?傻丫头,又不是没见过。”

叶涵本来就不算是小女生了,一听这话不乐意了,反驳道:“谁害羞了?我怕什么!”

她本来是觉得,爸和弟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来,万一……

可盛律一激她,叶涵也来了脾气。

说着,开始脱外套,还不忘回头看看盛律,“你倒是帮我啊。”

她指了指自己酸痛的肩膀,脱衣服实在是不容易。

“嗯,来了。”盛律慵懒地走过去,特别不情愿一样。

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的肌.肤,她的肌.肤胜雪,有些微凉,后背格外精致。

冰肌玉骨,形容叶涵再合适不过了。

盛律的呼吸变得急促滚烫,胸膛微微起伏,口干舌燥地可望不可及着。

叶涵微微红了脸,别过头不去看,走进浴池。

盛律抓着她的手,修长的手指为她的肩膀按摩,看起来简单,其实力道需要全程把握着。

叶涵的肩膀因为酸痛而不方便,按摩完后,盛律亲自给她洗头发,乌黑又直直地如瀑布般倾泻着。

不得不说盛律的手法很好,叶涵的面上一点都没湿,洗的时候特别舒服,几乎快要睡着。

察觉到男人的反应,叶涵脸色微红,娇嗔道:“坏男人。”

“我是坏男人,娇妻在怀,没反应的话,你才应该奇怪。”盛律理所应当地说,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多不合理,气的叶涵牙痒痒。

叶涵笑嘻嘻的样子强烈地刺激着盛律的感官,这小女人的眼里好像有星星,眨呀眨的。

“我发现你今天特别好看。”盛律别过头去,冲着一旁勾起一抹克制不住的笑。

殊不知,旁边有镜子,将他的表情映的一清二楚,叶涵无奈地笑了笑。

这个别扭的坏男人。

看着他快湿透的西装,叶涵觉得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他来了连杯水都没有喝,给自己又是按摩,又是洗头发洗澡。

这世上,大概在没有比盛律对她更好的男人了吧。

想到这,叶涵的目光有些湿润,她大胆地吻上盛律的嘴角。

盛律一愣,很快反客为主,轻轻撕咬她的唇,二人的身影在浴室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暧昧虚幻。

在整个过程中,叶涵的脸红的像西红柿一样,却又不敢直视盛律的眼睛。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叶涵扬起了头,“我们回房间吧?”

盛律听这话,低头在叶涵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答应道。叶涵刚要起身去拿衣服,却直接感觉自己的身体悬空了一样。

她睁开眼睛,却看见自己脸前的盛律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移动,移动到床边,自己才放下。

叶涵看着自己还没有穿衣服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害羞,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结婚这么久,还会害羞?你怎么越来越可爱了。”盛律一脸邪恶的看着叶涵,嘴角微微上扬,调戏的开口。

“讨厌你了,都这么晚了,我们赶快睡觉吧,要不然一会我爸和弟弟回来,可就不好了。”叶涵不理会盛律,直接拿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准备睡觉。

可是盛律又怎么会这么容易的放过她?

他也直接钻进来,与她互相传着各自的体温。

“过来搂着我。”盛律强硬的开口,也不等叶涵的反应,直接伸手将她搂在了怀中。

叶涵惊讶了一下,还是慢慢的放松了身体,向盛律靠过去,想找个合适的姿势睡去。

不动不要紧,这一动却让盛律浑身一颤。

叶涵也发现了这一现象,不禁让手安安稳稳,不敢动的放在那里原地,打算就这样睡去。

可是这一切已经晚了,盛律开口说道:“小女人,你招惹了我,就想睡觉?”

面前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叶涵,眼睛里有着不正常的神色,盛律的体温也逐渐升高,传达了叶涵的身上。

叶涵仿佛感觉自己做错了事,乖巧的躺在那里,不敢动一下。

盛律的手掠过叶涵的身体,叶涵还是在尽力用自己的小手想要推开某男人的咸猪手,但是无济于事。

慢慢的,男人的脑袋靠近叶涵在叶涵的耳边说着:“涵涵,既然你点了火,总得付出点什么。”

盛律说话时的热气扑到叶涵的耳边,让她的脑袋一阵嗡嗡作响,什么也想不起来,只是麻木的点了点头。

盛律看着叶涵同意了,什么也来不及思考,二人紧紧抱在了一起,一夜翻云覆雨。

期间,盛律一直控制着力道,丝毫没有伤害到她。

因为两个人也许真的太过进入状态,所以当旁边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也没有人听见。

叶父中间回来一次,见叶涵的房门禁闭,也没有打搅。

第二天早晨醒来,叶涵只觉得自己浑身酸痛,没有力气。

她抬头看去,只见盛律一脸笑吟吟的样子看着自己。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