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里好难受快给我 性欧美se62x62ovideotv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3月31日 来源:互联网 1298 次 收藏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我已经躺在病床上了,身边无一人,连敬业的医生护士小姐们都没看到。偌大的房间竟然只躺着我一个人。一束阳光从窗户外射了进来,发出好看的光彩,还有那翠绿翠绿的树叶在风中摇曳着,让我有种回光返照的感觉。这是什么节奏?莫非我已经......

我狠掐了一下我的大腿,一阵疼痛感从下到上,还好,有痛感还没死全。我暗自庆幸。我才刚成年,刚拿到身份证,刚自由,怎么可以消香玉损呢?

我的脑袋突然巨疼,手也似被电波袭击一般,难道我真的是回光返照,要一命呜呼了?我拼命的挣扎,再挣扎,晕了过去。

等我有点知觉的时候,一双大手在我的眼睑用手电筒查了又查,然后用听筒在我的心脏处听了又听,最后握住了我的手数着脉搏声。

“一切正常,怎么可能还没醒呢?难道哪里出了问题?”这是什么情况?明明周身没有人在讲话,怎么我却听到了声响?

我猛地睁开眼,想要去确认一下我刚才听到的声音,没想到,那名身穿白色大袍的医生,看着我的萌样露出了笑脸。

“我说吧,没什么问题,早就该醒了。”

我直勾勾地看着眼前这位玉树临风,皮肤白皙的医生先生,没动嘴啊,那刚刚谁在说话?我又望了一周的护士小姐,很淡定的站在那边,像是静止了一般,完全没有声响。

难道我还是飘飘欲仙了,没命活了?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竟然能感觉到泪水的温度,那就没死啊?想来我豆蔻年华,老天爷怎么舍得我这么早去跟他汇报呢。我收起了泪水,闭着眼,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

“呀,疼死了。”我在睡梦中,手被针扎了一下,一股冰冷冷的水从手臂延伸到全身。

“让你不起来,睡个够。”这是老妈的声音,一听她那细中带粗的声音就知道,辨识度还是恨明显的。

我假意伸了伸懒腰,可我给忘了我还在打着点滴,撕裂的疼痛感席卷我的皮肤。眼泪因为疼痛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老妈走上前碰了一下我受伤的手,站直在原地。

“活该,谁让你装腔作势,你这点小把戏,你老妈早就知道了。”

我死盯着老妈的嘴巴,没有动啊,怎么?我刚刚听到了什么?难道我这一病给病出个特异功能来了。

正好小护士给我重新插针,“那个新来的医生真的是帅呆了,可惜已经有女朋友了。”好玩,我不自觉地抽了下手,小护士双眼瞧了一下我,将我的手往她身边拉了拉。“动什么动啊,一点都不安顿。”

听着小护士的心声,我动了下嘴角,不屑地瞅了瞅她,就你那样的小心思还想要攀上新来的医生帅哥,嫩着呢?我给她抛去了一个同情的微笑。

在医院呆了半个月,身体也好转了许多。但是一直困扰着我的是我为什么会跳下河呢?这个答案萦绕在我心头几个月,在临近高考时分,因为要加紧复习给全部忘掉了。

总算迎来了高考,老妈给我做了丰富的早餐。我吃得津津有味,老爸却拿掉了一点:“吃多了,撑着肚子,脑供不上氧。”

“老赵,你什么逻辑啊,要让我家闺女饿吗?”

“我这不是想让她好好发挥吗?”

老爸和老妈你一句我一言的,我拿了根油条干坐着,是吃呢还是不吃呢?吃吧,枉费了老爸的一番哲学理论,不吃吧,老妈一大早准备的丰盛早餐怎么能浪费。幸好我好闺蜜陈瑶在外边喊我,我直奔下楼,如找到一根救命稻草般,去了考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监考老师在我周边转了两圈,我看着那些个诗词歌赋,拍打着脑袋。老师停留在我身边,我的手无意间碰到了她的手。

“真笨,选C啊,选什么B啊。”我眼前一亮,望向依旧在我身边的老师,没动嘴。妈呀,我把我这特异功能给忘了。于是我又是掉铅笔又是掉橡皮,能想到的理由都做了一遍,能碰老师的机会都做了一遍。最后坐定在位置上,监考老师从我身边走过,擦了擦老花眼,我偷偷瞄了她一眼,嘿嘿,全对是吧,多谢老师赐教。

我凭着我这功能横闯考场,看着大家垂头丧气的样子,我抬头挺胸自信满满地出了考场。

在放榜那天,老爸老妈比我还紧张,我悠闲地啃着西瓜自嗨起来。成绩单终于出来了,老爸老妈比照着之前的大学名册,开始争论起来。

“小允,爸觉得你还是学个会计,将来如果能考个注册会计师就不得了了。”

“小允,听妈的学医,将来是铁饭碗。”

老爸老妈两人对视着,目光中满是火光。我拉着老爸老妈的手,左顾右盼。

“你这丫头要是不听我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允,不听我的,我断你零用钱。”

我看着老爸老妈那默不作声的对视,听着他们的心声,一股冷汗冒了出来,瞄了一眼桌上的学校,就它吧。

我趴在桌上,流着哈喇子,想着那年选大学的趣事,不禁在梦里笑了起来。这也是我为什么来到S城做娱记的原因,老爸老妈这么一扛就是四年,我每次回去都像过街的老鼠——憋屈。

“赵允儿——”我挥了挥手,有只大苍蝇在我耳边嗡嗡嗡的叫我名字。

“啪”的一声,整个房间都静止了,我半睁半眯着眼,望着插着腰鼻孔冒烟的女魔头。我忙战起身来,毕恭毕敬地低头认错。

“马主编,我——”

“让你报道的林小小的新闻呢?”

“我这不是在想思路吗?”

“就你满桌的哈喇子,成河的想啊?”

我握着女魔头的手,一个劲的低头认错。

“小样,今晚不出篇稿,季度奖不要想要了。”

女魔头你狠,虽然我还是一副卑躬屈膝样,但是听着女魔头的心声,我还是装得大义凌然的样子:“马主编,放心。我今晚肯定出一篇惊天地的新思路报道。”

“你说的。明天我就等看头条了。”

看着女魔头走回了办公室,我呼了一口气。周边的同事抛来同情的表情,我背着我的小包,没理会大家看我的眼神,潇洒地出了办公室。

我哼着小曲蹦蹦跳跳一路来到某公寓门口,一辆敞亮的大奔车从我跟前驶过。那不是林小小吗?开车的又是哪个富二代,看来今天有料爆了。

保安大叔一开始还是站直身子欢送业主的,看到我想溜进社区,忙拉着我的衣领把我掉回了大门外。

“你以为你装成中学生我就看不出你了吗?”

我搓着手讨饶道:“大叔,我这讨口饭吃不容易。你行行好,让我进去吧。”

保安大叔也学我样:“赵小姐,拜托你。我一家老小都在等我这工资开饭呢,上次放你进去,差点丢了工作,我媳妇不理我好几天呢。”

“你行,比我会演戏。”我握了握保安大叔的手以表同情,“都是我的错,让你受苦了。我这就回去。”

“跟我比演技你还差着呢,知道你要采访林小小。听说她会去酒吧庆祝生日,嘿嘿。”

听着保安大叔的心声,我心里自个儿得意,酒吧,庆生?我背对着保安大叔挥了挥手以示他的成全。

灯光炫彩亮瞎我双眼,我穿着珍藏的短裙,游走在人群中。

“来,猜拳。”

“好。小小。”

林小小好像喝得有点多,朝身旁长得英俊潇洒的男人手里放了钱。

“哇塞,真大气。这个林小小出手真阔绰。”

男人收起桌上的钱揣在兜里,然后开始:“1,10,15的玩起骰子来。”

我端着一沓啤酒,蹲在他们的跟前,林小小输了喝了杯酒,亲了下脸颊。男人被这一吻一秒的尴尬没有躲开我的视线,我摆放酒杯的时候碰了一下林小小的手。

“殷梓豪,果然帅气。今晚竟然能邀请到他,一会装醉......”

哇咔咔,林小小喜欢这样的男人,我瞅了一眼昏暗中的男人,长得确实帅气,跟明星比起来,自然很多。听林小小的心声这是要炫耀的东西。我正准备要瞄一下这个男人,没想到他正和林小小说着什么,反正他的脸我瞧不清楚,林小小听着一个劲的笑。

我用特制手表照相机拍了几张照,大功告成的我碰了一下与林小小一起的同伴。

“听说林小小今天住在C酒店3201房间,看来殷梓豪——”

我跑到卫生间换了身简装,这样的短裙真的要勒死我了,背起我的小包,来到了C酒店。不出所料,我在3202房间内听到外面又说话声,我从猫眼看着男人扶着林小小。

真是的。我在猫眼拍了几张照片,后面的故事回家慢慢写。大功告成,明天看头条。

我刚开门却被一只大手抢走了我的包,我习惯性地叫喊着:“有小.....”话还没说出口,嘴巴却被捂住了,想要用脚踢,却被背后的人狠狠地禁锢住。

“在喊,小心你的小命。”

......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