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言微微一笑很拉风在线阅读 那晚我和寂寞英语老师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6月10日 来源:互联网 1253 次 收藏

兜兜转转胡不成领着平安在村子里走了好一会儿,见到了不少邻里街坊的,大家很热情总要上前来说上几句话才肯离开的,只是……

“怎么乡亲们见了你这么热情?你以前来过镇江吗?”平安倒是疑惑的不得了。刚刚都是胡不成在回复乡亲们。感觉胡不成已经和他们认识好些年了。

“因为我长得帅呗!”胡不成笑得贱嗖嗖的。

握着平安的手慢慢的走着,走着走着,倒是身后的平安先停下来了。

“怎么了?”胡不成回头。

身侧的那扇黑灰色的大门早就已经破败不堪看起来已经有好些年没人住过了。可平安也不说话,就是这么直愣愣得盯着那扇大门。

“我记得,这里以前好像住着一个小男孩儿,他很小很小,和我一般大,但却比我长的还要瘦弱。这家的婶婶经常打他,他就总是一个人。”

“然后呢?”胡不成并没有打断她的话,而是慢慢的问着。眼神真切却又冷静。

“然后?然后……”平安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只是她的眼神此刻却已经变得全然呆滞,手心里襂除了微微细汗,身子也随着抖了起来。

“安安?安安?”胡不成看着平安的样子,他开始有点着急了,可平安整个人却像是要梦游一般,显得有点魔怔了。

“平安!”胡不成在她的手背上大力的打了一下。

刺痛感从手臂上传来,“嘶!”平安瞪着胡不成,揉着自己的手背,“你干嘛啊!”

“刚刚有个虫子,我把它打死了。”胡不成笑着,还煞有其事的将手心抹了抹。笑得一派自然,仿佛刚才的事情都不曾发生一般。

“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说着,拉着还看着那房子的平安就要走。

平安奇怪,但也没说什么。便乖乖的跟着他。一直走一直走,都走出了村子了。

“都走出村子了,你是要去山里面吗?”

“是啊!去把你找个山洞关起来,不让其他人看见你去,你怕不怕?”胡不成说的严肃,一点都不像在吓唬她。

反而,平安倒是笑了,捏了捏牵着自己小手的大手,笑着调侃道:“如果那个山洞里就咱们两个人的话,那我觉得貌似也不错。”

热恋中的情侣都是如此轻松甜蜜,即使在旁人看来已经腻歪到了午无法忍受的地步了,但在他们的心里眼里往往觉得还是差那么一点火候。

胡不成在前面走着,笑着,却是默不出声。

站定将平安直直的立在原地,“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一会儿就回来。”说着,还在她的鼻尖上和狠狠地蹭了一下,“不准自己走开!”

说着,还没等平安反应过来,他就一个箭步扎进了林子里。

无法,平安在原地跺跺脚。看着他的身影越跑越远。

不过还好,平安并没有等多长时间,只是觉得自己的手有点冷,在原地狠狠地蹦了几下后,胡不成却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又从小树林中钻了出来。

“等久了没?”

看着平安搓着手,这次去胡不成却没把手伸出来主动帮平安暖着。而是看着平安的样子,别扭了半天。

“你身后藏着的是什么东西啊?”品平安早就看出来他有点不对劲儿。说着就要往他身后看。

只是还没等到平安把身子探过去,顷刻间,一大捧粉嫩嫩的花朵却是塞了她个满怀。。每一朵花瓣上几乎都带着晶莹剔透的雨珠,大小不一,但在这刚刚出现的太阳下却显得熠熠生辉,分外好看。

“是,是山葵花?”平安满满的抱在怀中,眼里全都是激动的喜悦。

粉色的山葵花有深有浅,薄薄的花瓣上折射着太阳的光会抢,那似有若无的香气充斥在她的鼻尖。

粉色的山葵花,是她小时候最爱的花朵了。

这种花看着虽然不名贵,但在干燥的北方却是没有的。

闻了又闻,笑了又笑。再抬头,只是胡不成身上那件卡其色的羊绒外套,已经被林中的雨水给打成了深棕色。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粉山葵啊?”平安看着胡不成,他的眼神也刚好望着她,里面仿佛也被花瓣上的雨珠沁润,明媚而温柔。

“秘密!”胡不成笑笑,却只说着这么两个字。

一定是阿嬷或者阿弟告诉他的,一定是这样。

就这样,胡不成揽着平安,平安抱着怀里的花,一路就这么静静的走了回去。

一回去,平安就迫不及待的找瓶子把花插了起来。

胡不成说今天晚上他来做饭。胡不成现在的手艺也确实十分了得。见他坚持,平安也就痛痛快快的答应下了。反正阿嬷和阿弟也都还没回来,回来了也正好能吃上热乎饭。

等夜幕降临,四下寂静之时,房屋里的炭炉也已经烧热。阿嬷专门将自己酿的桂花米酒都拿出来了,一人一小杯,不准贪杯。

五菜一汤,标准的北方菜。桌子上平宣吃的是不亦乐乎,只是看阿嬷的样子仿佛有点吃不惯。

“阿嬷,您喝点汤。”

胡不成觉得可能是自己的料下的有点重了。还好他做的蛋花汤比较清淡,老人家还是能多喝几碗的。

阿嬷摆摆手,示意自己是真吃饱了,便拿起旁边的篮子,仍旧自己做着自己手里的伙计儿。

“肖自强,过来一起收拾碗筷来。”

大家吃的都差不多了。或者应该说是平宣一个人横扫了桌子上得大部分菜。

能吃者多劳。他自然也就被胡不成抓去洗碗去了。

“安安啊来,你过来。”阿嬷朝平安招招手,讲她领进了屋。

说着从今天的挎篮里掏出了两个红红又金黄的小布包。将它们塞到平安手里。

哦,原来是平安符。

阿嬷的脸上虽然满是褶皱,但阿嬷的眼睛却是很精神的,“听李阿嬷说,他们家的平安符可灵了,你和阿成一人一个,你们俩人可都要好好的。”

”阿嬷你这是干什么啊!说得好像我们要离开你似的。”平安看着阿嬷这个样子,她自己的眼睛倒是也变得酸酸的。

阿嬷却像是没听见她在说什么似的,眼睛也是一直盯着那束新鲜的粉山葵。

“山葵啊?那花儿很坚强的,一年四季都会好好的去开着,即使看起来这么粉嫩而柔弱。”

平安听着,却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不明就里。但看着阿嬷的样子,她张了张嘴,却终是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等到大家都睡下了,平安反倒是躺在床上最精神的那一个了。看着头顶的那束花,淡淡的香气本来是助眠的,但却是越来越精神。

听着身边阿嬷的呼吸声渐渐均匀了,她摸了摸身边的外套静悄悄的起身出门。

胡不成和宣宣那屋的灯也灭了。

她朝着门外走去。丁香树上现在已经没有花了。她记得这树开的这花是紫色的。

只是现在这树上只剩下还不够新鲜的绿叶了。

慢慢的绕着树一圈圈的转着圈。

“咦?”平安踢了踢脚下的土。这边的土和周围的土都有点格格不入的样子。

这不是那天胡不成蹲着的地方吗!

又踢了踢脚下的土,借着月光,周围的光线倒不算太暗。

平安蹲在地上,细细琢磨着:莫不是胡不成在这里埋了好东西?想着看了看周围,倒是找了个顺手的小铲子,一铲一铲的硬是将那土坯给挖开了。

“咚。”铲子碰到了什么硬物。平安停了铲子,改用手一点点的挖。

摸出来,上面还带着黄土。是个小小的盒子,挺精致的,猜想应该是放着什么回忆类的小纸条吧?

挺好奇,对胡不成的一切她都很好奇,慢慢的手伸向了那开关……

第二天,平安破天荒的最后一个才起床。

平宣已经准备把第二个豆沙包往嘴里塞了。

看见平安慢腾腾的走过来,含糊不清的喊了声阿姐。这才继续跟自己手里的豆沙包继续做斗争。

“你一会儿快点吃。”说着,胡不成给她碗里放了个鸡蛋。

“有什么事儿吗?”平安还有点犯懵,乖乖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鸡蛋。

胡不成没说话,笑着喝着自己的稀饭。一旁的平宣倒是接话说着:“阿姐,今天已经是二十八了。

自然要去早集上买东西的,再过两天三十儿了不就没法买东西了吗?”

闻言,平安这才把手机打开一看,原来马上就要过年了呀!

“姐夫,我一会儿跟你们一起去行呗?”平宣喝着稀饭,今天倒是分外的活泼。

“那谁帮阿嬷打年糕啊?”

听了胡不成的意思后,平宣的小脸倒是衰了下来。

“你们去吧!我昨天晚上没追狗肉,今天正好在家帮阿嬷干干活儿。”

然后……然后就是平宣掺着阿嬷高高兴兴得在前头走,胡不成陪着哈欠连天的平安在后面慢慢晃悠。

不消一会儿,所有人的手上都提的满满的,但具体都提了些什么大概他们也不是太清楚。

再说了,大过年的大家在一起也就图个乐呵,多少看着好的便都买了一点。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