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友撩湿的叫出声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学校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6月18日 来源:互联网 542 次 收藏

第二天清晨锦州城外,周禹然坐在城外的一个小茶铺里,看着锦州城内来来往往的士兵。

心中想“这些个士兵看似穿着这么散漫,可却是这大周王朝内的中坚力量,原本这支部队应该挺训练有素的。为何现在做出如此作态呢?是周玉锦看管不严?还是说故意做给父皇看,让父皇掉以轻心呢?”

“这貌似是个问题呢。”

想到这里,周禹然喝了口茶。

自从两天前他来到这锦州城外,便发现了很多不同寻常的地方。

“也得亏娘子让我亲自来盯梢,否则的话,这么多的变化我是看不到呢。”

想到这里,周禹然再次喝了口茶。

突然他看到了一群黑衣人,突然向着城外冲去。

“这是出什么事情了吗?难道说周玉锦这里又有什么大动作了吗?不过貌似这大动作好像还挺扯淡的,只不过说实话,这大动作究竟是想干什么?这倒是有待推敲的地方。”

想到这里,周禹然突然对着茶铺的伙计说:“这锦州军胜势强盛,每天来来往往的军事挺多的呀! 不过如此着急应该是遇到什么特别大的军务了吧?”

小二听完这句话,吓的一哆嗦后连忙对着周禹然说:“这位爷你这话可别乱说,这哪是着急的军务哇,这是我们的大将军要当皇上了呢,等着他当皇上了以后,我们这锦州成就会成为伴都,到时候荣华富贵可着,我们享呢,若是您不愿意被赶出这锦州城,千万不要乱说话。否则到时候享福的份儿都没你的。”

“哦,原来是当皇上啊。这当皇上好啊,荣华富贵不断呢!”

听完小二的话,周禹然轻轻点了点头,嘴中喃喃自语说。

小二听到周禹然的话,砸吧着嘴,十分鄙视的看着周禹然心想“这人怎么不识好歹呢?我都说了这厉害了,他竟然还在这里乱说话,出了事儿可不管我的事儿。不行我这的快走,免得被这傻子给牵扯上。”

想完儿,小二摇着头走了。

而周禹然全然没有顾及小孩儿的眼神儿,而是心中想“这二皇子母亲可是皇后呢, 周玉锦在他眼里就是个野种,他会放过周玉锦?说出来我都不敢去相信。不过两虎之争必有一伤,那我姑且就在这里坐山观虎斗吧。”

“只不过另一只老虎什么时候动手我就难说了,可是不管什么时候动手,我这里都是可以直接把控他们俩的全局的。”

“说实话这两个盖世枭雄也是挺可怜的,两个人在那里你争我夺,这却被我夫人这么个柔弱女子给算计到了手里。真是可怜至极呢!”

想到这里,周禹然突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若是这两只老虎知道我夫人,将他们两个给算无遗漏了,他们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估计比吃屎了的表情好不到哪儿去吧,话说吃屎是什么表情?哈哈哈……”

想到这里,周禹然彻底控制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那个小二看着他这般作态,连忙一脸嫌弃地绕过他去。

与此同时,在二皇子府内,正在那里喝茶,看着墙上那幅老虎镇山图的周钰,突然阿嚏一声。

“这他奶奶的又是谁在想我呢?”

“不过周玉锦那小子貌似现在好像警觉挺高的,自从我杀了他那几波人之后,他貌似变得比以前警觉多了。”

“不过我这好弟弟呀,你这点小手段怎么瞒得过哥哥我呢?”

想到这里,他喝了口茶后,有些回忆的想“李珠儿,这是一个不错的名字呢!曾经让周玉锦爱得死去活来的人,而幸亏这个小婊子死的快,否则的话曾经被我卖去青楼的事儿,怕是老三要知道的。”

“到时候,我们拼个两败俱伤,对其他兄弟可有利的多了。也得亏我动手早,不过因为去控制这个局面,导致我失去了锦州军。”

“而本身父皇因为愧疚,将锦州军直接赏给了周玉锦,这事儿倒是让我损失了不少啊,只不过比起两败俱伤这个倒还是挺好的结局。”

想到这,周钰再次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不过这锦州军貌似,让我亏了不少,否则的话这次造反的应该是我了。”

“这没了锦州军我这里,造反成功的可能性足足降低了三成。”

“而一旦那个小婊子在那里说出了秘密,那么我这损失可不止降了三成呢,也得亏我动手早让人污蔑,利用了周玉锦的感情。”

想完之后,周钰转过身来再次喝了一口茶后想“我这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如果知道这件事儿是我干的话,会对我有多恨呢?怕是把我挫骨扬灰的想法都有吧。”

“既然这样就休怪哥哥心狠手辣,不好好对待你这个弟弟了。不过我好像本来就没对你怎么好过,不过好像你小时候被太监侮辱过,若是这件事儿公布于天下的话,那你会不会当场气死呢?”

“呵呵……”周钰想完这些后,嘴中不由自主的发出了这个声音。

“你怕是也快该造反了,而若是临造反之前。锦州军直接有一半儿,临阵反戈了怎么办?那么你这小小的锦州军,究竟会撑多长时间呢?”

“而我这里若是打着勤王的名号去保护父皇,那么我可不可以趁机要上一个很大的权力,在两年之内可以利用这个权利直接逼父皇退位呢。”

“我的好弟弟,哥哥就等你这锦州什么时候造反,我这里就在两年之后登基当皇上了。”

“只不过现在哥哥我要做的就是,先做一个太平亲王。让这几个兄弟都误认为我不可能会夺取皇位,那么他们一定会把我误认为是一个到了最后才去杀的人,看似棋走险招,实际上我这里貌似,也为我自个儿争取到了时间吧。”

想完这些之后,周钰再次喝了一口茶。

“老六的军队依旧在我的实际掌控之中,因为在那支军队里边儿,除了老六这个实权大将军外,几乎80%,都是我母后王家的人。他们所可能支持的人也只可能是我。”

想着想着,周钰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锦州军之内,周玉锦皱着眉头在房间里想着“为什么我这几次派去的人都被伏杀了呢?究竟是谁干的呢?”

“周玉毅?这并不是他的办事风格。不过传闻他绿了父皇,如果这个是真的老八,就是他的孩子。那么他应该就是了两步棋,一个是他本人可以当皇帝,另一个就是他儿子当皇帝了以后恢复他的身份当太上皇,这老大做的还真绝,所以他应该没有时间伏击我的人。”

“周钰?他是最不可能被完全排出的人。因为原本锦州军好像就是他的,只不过因为父皇愧疚将这支军队赐给了我罢了,在我南征北战的同时,也将这些个高级将领调换了个遍。现在大半的人都是我的人,所以他哪怕有所渗透也只是渗透了一点儿,不过他应该是有可能伏击我的。”

“周禹然?按照他的尿性怕是靠老婆。而且目前他好像无心争夺皇位,貌似还有心争夺皇位。只不过陈玉义是否死了尚可未知,那么若是他还活着的话,那么陈玉义将会因为我杀了他的全族,从而为周禹然定下了一步大棋,我当时脑子进的是什么水呀?”

“周玉平?他连军队都没有,他拿什么伏击我?成天跟个狗腿子的跟着老大,除了娶老婆外屁用都没有。除了多为老周家开枝散叶以外,他压根儿就不是个废物。而是超级特别的废物。”

“周玉志?他在边关压根儿没空搭理我。”

“周玉龙?这孩子今年才多大呀?他可比闲散王爷还闲散王爷,管他呢。”

“周玉成?这个小屁孩儿倒是有点儿危险,只不过最近他貌似不至于有时间干这事儿。”

思索完这几个兄弟之后,周玉锦点了点头稍微估算了一下谁谁谁都可能会干这件事儿的可能。

最终确定了,这事儿应该是周钰干的。

“既然二哥这么不讲情面,算计3弟,那么休怪我心狠手辣了。不过据我所知,我这二哥的夫人倒是跟他手底下一位管家有染。而当得知这件事了之后,我就将那个管家给收买了。”

“而且从那个管家口中得知,我这二哥的夫人不止于一人有染。 而他貌似成天精心算计于别人,连自家老婆都不关心了。这帽子戴的颇有一番风味呀!只不过就我觉得他这颜色好像深了点儿。”

想到这儿,周玉锦突然有了种想笑的冲动。

“若是二哥知道这些怕不会是当场气死吧?我这儿被人伏击了,已经算是奇耻大辱了。但这种奇耻大辱好赖心里还能找些安慰,而就二哥戴帽子这件事儿,二哥可休怪兄弟心狠手辣了。”

想完这些,周玉锦揉了揉鼻子心中想“将与二哥夫人有染的那些人直接爆出来五个,而且是让全京城人都知道这一点,这样才能够报我的一箭之仇。”

“不过话说我这么做会不会稍微狠了点儿?”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