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白白胖胖的骚大妈 纯情 长生君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3月07日 来源:互联网 1496 次 收藏

第二天醒来,午时已过。桌上放着盛暗送来的饭菜,有肉有酒却丝毫不想吃。

七月十三,叶消走后第三天。

季林勉强去了柴房看看智全。本以为他会多少有些好转,但他依旧斜躺在柴火垛上,时不时用手骚着痒,脸上露出专属于痴呆人群的笑。

散魂丹已经停了,算来解药也吃了两日,怎么还不见好。季林摇摇头,大概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吧。

身子有些重,随便找了处台阶坐下。

“季林!”

循声看过去,是陆轻芸。这个时间,她不该出现在这里。

“谢谢你。”

“不知陆小姐为何谢我。”如果她知道,自己母亲被眼前的这个人查出是杀人凶手,不知还会不会感谢他。感谢就算了,不怨恨就算她大气了。

“我说了,我不是陆小姐。”陆轻芸趴在季林耳边,“也不是陆姑娘。我是陆轻芸。”

似乎有水滴落在他脸上。季林抬起头,陆轻芸轻笑。“表哥,你回来了?”

月门处,当真是叶消。

“消,我有话要跟你说……”

叶消看了眼陆轻芸,又看了眼季林,转身往正屋走。

季林满脑子只想着昨天晚上的那些话,只想快些告诉叶消,因为潜意识告诉他错过了这次就没机会了。

“叶消……”

“你不必说了。盛暗都告诉我了。”叶消背着两只手,“听说你想带个丫头走。”

季林愣了一愣。看来盛暗什么都告诉他了。他何时回来的?难道真的是昨天晚上?

“但就刚才来看,恐怕不止是带走个丫头这么简单,你是想给陆陆府的做女婿吧。”

刚才?刚才只是陆轻芸和他说了句话,叶消看成什么了?

“不过就是可惜了,陆知府死了,守孝三年不得婚嫁。”

“不是……”

“不是什么?”

叶消问,却没给季林回答的机会。

正屋里,陆夫人见到叶消时惊恐异常,差点打翻手里的茶杯。

叶消行了个礼。“原来姑姑是日子过得百无聊赖,找些事情给叶消做做。”

陆夫人脸色铁青,想是被叶消抓住了什么把柄。但还是硬撑笑脸着问:“消儿此话何解?”

叶消笑了笑:“姑姑难道忘记,五月初曾在玉清楼向一位名叫二月雪的姑娘买过一张床?”

“哈,我当然记得,当时只说睡那床能得儿子。你也知道我这境况。”

季林听得迷糊,原来那床是陆夫人买的。

“自然,姑姑买那床便花了一百两黄金。想必也是知道那床的道理。”

“消儿玩笑,我哪里知道那些事情。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懂什么道理。不然还要请你去调查?”

“姑姑说的是。”叶消笑,但显然是勉强,“我思虑不及姑姑。那张床是由绿檀木制造而成。绿檀木又名玉檀香,因香气清纯色泽如玉而得名。不仅如此,绿檀木颜色会因气候而发生变化。阳光下会呈现金黄色,若空气潮湿温度且高,便会呈现深蓝或紫色。除颜色变化外,有关绿檀木的其他传说都是谣言。”

季林身子累到快要站不稳,但叶消说的话一字一句都进了他耳朵。

“原来是这样。”陆夫人依旧在假装。

“既然姑姑要我查的事情我已查明,叶消便没有留下的必要了。告辞。”

季林跟着叶消出了房间。

叶消要走了,但智全还没清醒,这案子到底还没结束。

回了西厢房,叶消关上门。“你有何事要跟我说?”

季林看着近在眼前的叶消,一身素衣,手里握着玉扇。当真是叶消?昨夜见他时,也这般清晰,怎么一转眼就是自己的幻觉?

不,眼前这一定是了。说话清楚温厚,不像昨晚那样飘缥缈渺,而且方才在正屋还和陆夫人说了那么许多话。

季林一把拉住叶消的手,虽凉,但不冰冷。

“你怎么了?”季林发现叶消看自己的表情有些奇怪。

但自己似乎已经不受自己控制,身体一下瘫在叶消身上。

“你回来就好……”

季林脸部肌肉不自主地抽动,嘴巴被动地咧出一个笑。

“你怎么了?季林,季林……”

季林只能隐约听到叶消叫自己的名字,一张嘴,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嘴里流出来。

采莲推门进来的时候,正看见叶消和季林抱在一起。

采莲行了个礼。“不知季公子考虑得如何?”

叶消看了季林一眼,季林根本说不出来话。

“刚好叶公子也在,不如就将此事挑开说吧。”

叶消一只胳膊揽在季林身后,不让他跌倒。“那件事他和我说了,你也看见了,他这副样子,还要跟着他?”

采莲以为季林只是故意做做样子为了让自己死心。这等难得的好买家哪里去寻,自然不能善罢甘休。

“季公子身体不适,采莲也刚好可以服侍他,如何不好呢?况且,季公子先前也说过,一定要带采莲走的。”

叶消看了眼季林。“那你问他吧。他若应了,我没有理由阻拦。”

“季公子?”

季林抬起头,叶消的目光冷冷地打在他侧脸。

“季公子,你要我吗?”采莲站起身,故作扭捏了一下。

季林缩回脑袋,垫在叶消肩膀上。问道:“她是谁?”

“季公子真会玩笑。”采莲走近一步。

叶消道:“她问你要不要她,你只需答要或者不要便可。”

季林笑起来:“我不要她,我只要你。”说完,双臂揽住叶消的腰身,右手抓住叶消的右手,从背后整个把叶消搂在怀里。

叶消被季林的奇怪举动吓了一跳。但他没有挣脱。想起那晚在玉清楼,可能这次也是逢场作戏。

季林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这时叶消才发觉不对。他喝酒了?不,身上没有酒气。

采莲似乎还要往前走,笑容满面张嘴还要说什么。

叶消按着季林轻放在自己腹间的手,冷声向采莲道:“滚!”

季林全部的体重全依靠着叶消。

“盛明,陆府的事悉数报给尹大人,让他尽快行动。”

“是。”盛明退出房间。

叶消看了眼盛暗。“他若是有任何闪失,你也不必活着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