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死后 我做了春梦类似 兽王太大了坐不下h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3月09日 来源:互联网 1920 次 收藏

陆昱乾余光瞟了一眼边上,叶泠月歪着头看着车窗外的飞快倒退的景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她瘦小的身影,想想不过小小年纪,就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应该是很伤心的。

“陆昱乾,你说,人为什么都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叶泠月心里闷的很,车上也没有别人能跟她说话,说白了,这世界上,好像也没有什么人还能跟她说这些。

“因为有所求。”陆昱乾收回视线,简单的几个字说完,紧闭着嘴唇目视前方,就好像刚才的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叶泠月倒也惊讶,向来不爱讲话的人,居然破天荒的会回答自己?

“有所求…呵,也对。”

“你想要的,是什么?”

陆昱乾本不想说话,对于这种无聊的问题,从来没有人跟自己讨论过,他也不屑于去思索。

然而眼前的人,只是个十几岁便失去了一切的小姑娘,整个世界都没有人站在自己这边,该是什么样的感觉?

陆昱乾从很小的时候,心里便清楚,对于母亲来说,如果他不够优秀,随时可能失去这种被重视,被在乎的权利。

毕竟对于于婕芸来说,只要是自己的儿子继承了家产,无论是哪个都无所谓。

所以他也明白,自己必须时时刻刻都保持着最清醒最理智的状态,关于孤独这种情绪,可能只在他还小的时候,偶尔才会出现在深夜的无助时候。

从小他便是没有退路,必须前进的一个人。

对于叶泠月现在的心情,可能没有人比他更能感同身受,这种全世界都是未知,只能独自蒙眼上路,后退便是万丈深渊的恐惧和不安。

“我想要的…”叶泠月苦笑,靠回椅背上,低着头,说不出口。

她只想要自己复活回来!最好是,这一切都是一场梦,从来没有发生过,至少不用知道这些人虚伪恶心的嘴脸,也不必如此痛苦。

“陆总,到了。”

看着叶泠月说了一半沉默下去的表情,陆昱乾心里以为,她想的是那些去世的亲人,也不好再接话。

车子在一处墓园门口停下,开车的人赶紧跑下来给陆昱乾开车门,还没等跑到叶泠月那边,她已经下了车,走了过来。

“想必你家里其他人的墓你也不会知道在哪,你姐姐的,安排在这里了,风水很好。”

陆昱乾站在她身后,比她高出一个半头的身高,毫不费力的俯视她,说的轻描淡写。

“我……”

叶泠月刚想反驳,她是知道自己父母灵位的,但很快反应过来,妹妹和父母是在同一场事故中出的意外,那之后一直昏迷到自己出事,怎么可能知道父母的灵位,赶紧闭了嘴。

“恩?”

陆昱乾分明看到她欲言又止的表情。

“没什么,谢谢。”

叶泠月赶紧摇头,这种事情,还是不穿帮比较好!

否则越搞越复杂,她怎么跟别人解释?

——“又茗…”

叶泠月由司机带着直接到了墓碑的位置,陆昱乾一路跟在身后不远,却并没打算上前,跟着来只是出于礼仪,这个去世的女人,跟他是没有半点关系的。

刚走到墓碑附近,就隐隐听到有女人在哭的声音,声线格外熟悉,顺着声音看过去,叶泠月即时有点想哭。

这个跪在墓碑前面哭着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生前最好的闺蜜,林玉洁!

“玉洁…”

想不到生前那么多同事,朋友,真的到了自己死了,只有林玉洁一个人来拜访。

不意外,却也很唏嘘。

“你是——泠月?”林玉洁正看着墓碑上的照片掉眼泪,心里愧疚的很,当初叶又茗出事的时候,她正在国外旅行,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要不是回来之后一直联系不上又茗,只好去事务所找她,被又茗的同事告知了变故,否则她可能到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

看着眼前跟又茗有那么几次相似,却完全不同的女孩子,林玉洁也迟疑了好半天,才叫出她的名字,有些难以置信。

叶泠月昏迷了那么久,她几乎都忘了小姑娘本来的样子,印象里只有她闭着眼睛,几年如一日的躺在病床上,盖着氧气罩子的样子……

“我…恩,是我。”

叶泠月下意识的就要反驳,想上前去抱抱自己最好的朋友,但很快反应过来,现在自己是叶泠月,而不是叶又茗。

“可怜的孩子…你也是辛苦了。”

林玉洁看着叶泠月悲伤的表情,以为她是因为失去姐姐而难过,上前一步,抱住她,心疼的开口。

“恩…玉洁…额,林姐姐,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叶泠月重重点头,她当然辛苦,特别是今天知道了那些自己生前不知道的人的面目,就觉得更加辛苦。

“我之前出国旅行,前天才回来,一直联系不上你姐姐,去了她工作的地方,她上司告诉我的。”林玉洁柔声开口,抬眼才看到,原来叶泠月身后还跟着别人,下意识的放开怀里的人,“这是…这…”

叶泠月从林玉洁怀里离开,顺着她视线回头,看见站在身后,电线杆一样面无表情,完全无视二人的陆昱乾,支吾了半天也想不出个好的介绍方式。

怎么说?

他是自己的未婚夫?

昏迷了多年,突然想过来,就找了个未婚夫…

“我是她未婚夫。”

陆昱乾杵在原地,像是完全没在乎两人的对话,却在叶泠月实在说不出口的时候,自己接了句。

两个人都是一愣,互相对视,林玉洁是想问叶泠月到底怎么回事,而叶泠月却是不知道该怎么作答。

“不是…你等会…”林玉洁皱着眉头,盯着两个人半天,也没个所以然。

要说叶泠月昏迷之前就认识的男朋友,那时候她才十五岁,怎么可能?

要说是醒来之后,这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经订婚,要定了终身了?

虽然她不是很了解叶泠月是什么人,但是起码认识叶又茗这么多年,心里明白,她不是这样的性格,妹妹应该也差不多少的吧?

“林姐姐,你先听我解释!内个…”看着林玉洁越发迷茫的表现,叶泠月赶紧开口,这一切都需要一个机会,好好解释一下才是。

“我回车上等你。”

陆昱乾本来就不是很有耐心的一个人,刚才也只是瞬间觉得叶泠月有点可怜,才会开口安慰几句。

但是眼前这个林玉洁,明显是想刨根问底的节奏,他可没有耐心跟无关的人解释。

于是干脆给了叶泠月一个眼神,转身就走。

“你给我站住,你等会,诶诶!你!”

“姐…你等会,我跟你说,姐。”

林玉洁还不想放过,伸手就想去抓陆昱乾的衣角,叶泠月见状赶紧拦下来。

她可还要在陆家待一段时间,现在惹怒陆昱乾,并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以后自己还有不少事情都需要林玉洁帮忙。

“你要说什么?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看看他这个没礼貌的样子!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姐姐死了,你就可以随便生活,你想结婚我不反对,但是随随便便跟这么一个人,我第一个不同意!你才醒过来几天啊…”

眼看陆昱乾已经走远了,并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林玉洁气不过,转过头来对着叶泠月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通教训。

看着眼前表情严肃,苦口婆心的林玉洁,叶泠月心里不由得划过一丝暖流。

以前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闺蜜还有这样的一面。

一直以为她只是很咋呼,喜欢胡作非为,人很仗义,过的轻松自在,却不知道,她想事情这么成熟,活像个长辈一样,居高临下的教训自己妹妹。

正因为不知道现在妹妹身体里是自己,所以才更着急,想管好妹妹,怕她走弯路。

“你笑什么?你还笑得出来?”

林玉洁看着叶泠月嘴角抑制不住泛起的笑意,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

“我笑,如果姐姐知道你这么关心我,一定很高兴自己交了这么好的朋友。”

叶泠月笑眯眯的开口,心里知道她肯定理解不了,但自己确实是又感慨又感动。

所幸,叶又茗这短短的一生,还有那么一个人没有交错。

“你还知道你有个姐姐!过分!”林玉洁板起脸来,责备的瞪着她。

“林姐姐,我以后没有亲人了,你能不能一直做我姐姐,我…”

叶泠月长出了口气,垂下眼睛来,这话既是因为以后还需要林玉洁帮忙,再也是真心的想要她还能做自己朋友。

“你姐姐不在了,我就是你姐姐,别胡思乱想,但是那个男人,我不管是谁,你赶紧给我撇清关系!”

看着叶泠月这个样子,林玉洁也是忍不住叹气,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傻?

“姐姐,你听我跟你说哈,那个男人呢,他是陆家的二少爷,就是那个陆氏集团的陆家…然后吧,这中间的事情就有点复杂,我今天一句半句的,估计也讲不清楚,改天我们约个时间,我好好跟你解释一下,好不好?”

叶泠月哭笑不得,林玉洁这个样子,对于她来说还真是陌生,借着陆昱乾不在身边的机会,赶紧留了林玉洁的电话,方便之后再联系。

两人又简单说了几句,林玉洁还有些放心不下,但拗不过叶泠月,还是分开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