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害怕我下面太大了 1女n男 啊凶猛挺进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3月09日 来源:互联网 841 次 收藏

闻言,司奕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

士可杀不可辱,他最无法忍受别人质疑他的医术!

“上药就上药,你等着,我这就去配药!”

说完之后,他立马溜了。

客厅里,顿时只剩下时绵绵薄寒野两人。

身旁鼻尖充斥着那人霸道的气息,时绵绵莫名有些紧张。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什么的,有点那啥。

“我们看电视吧!”

怕会擦出异样的火花,时绵绵赶紧提议道。

薄寒野微垂着眼,睨她一眼,没有反对。

于是,时绵绵赶紧把电视打开。

银幕上,缓缓露出一张鬼脸。

那女鬼,披头散发,脸色惨白,眼珠全是白的,没有半点黑,看起来瘆得慌。

薄寒野不由得转移目光,视线落在时绵绵身上。

那什么,女孩子不都是胆子很小,怕鬼怕蛇等等吗?

他见过司奕把妹,特意把人家女孩子约到家里看鬼片,还洋洋自得的告诉他,女孩子是如何投怀送抱的。

思及此,男人漆黑的眸光,深沉了些。

薄寒野动了动手指,交叠着的腿,叉开来。

然而,一秒过去,两秒过去,旁边的女孩儿没有丝毫动作。

不会是吓傻了吧?

薄寒野拢着眉心看向身侧。

只见时绵绵蹬掉鞋子,盘腿坐在沙发上,精致的小脸上,一双杏眸格外亮晶。

整个人看起来兴致勃勃的。

薄寒野脸上表情空白了一瞬。

他僵硬着身体,正要说话,便见时绵绵回头看他。

“咦,你不看电视,看我干嘛?”

时绵绵水波粼粼的星眸疑惑懵懂。她指着茶案上的果盘,“我可以吃水果吗?”

“随意。”薄寒野绷着下颔,冷峻点头。

于是,时绵绵小爪子伸向一块苹果,咔擦咔擦咬得欢快。

银幕上,那女鬼正在吃人手指骨,也是咔擦咔擦咬得咯嘣响。

薄寒野腮帮子抽了下。

觉得有些无法直视旁边的少女了。

吃完了苹果后,时绵绵不着痕迹的擦了擦手心里的冷汗。

紧接着,又叉起别的水果,继续咯嘣咯嘣。

妈耶,这鬼片好恐怖哟!

她现在换台还来得及吗?

时绵绵觑了觑打开电视后,被薄寒野抢走放在身侧的遥控器,欲哭无泪。

好在,没多久司奕就回来了。

时绵绵激动得眼泪汪汪的看他。

救星啊!

再不来,她就要被吓死了好吗?!

“呐,司家出品的外伤药,等明天,保管消除得干干紧紧。”

司奕满脸傲娇的将药膏扔在时绵绵怀里,扫到她感激的眼神,有几分过意不去。

他声音不自觉的放柔了几分,“拨开头发再涂,这个需要人帮你。”

话音落下,薄寒野便迈开长腿,不由分说的拿走时绵绵手里的药膏。

“我来,你可以走了。”

这话,自然是对司奕说了。

利用完就被无情抛弃的司奕,没忍住嘤嘤哭了起来,翘起兰花指,搭在薄寒野肩膀上。

“你这个无情无义的负心汉,利用完人家就要把人家赶走,你过河拆桥,你……”

时绵绵偷笑。

怪不得别人传言,薄寒野和司奕是一对。

说起来薄寒野也挺可怜了,他的名声完全没司奕给败坏了。

“再不滚,我就把你的牙全拔了。”

薄寒野额角青筋狂跳,脸色又臭又硬,恨不得掐死这个沙雕。

见他正要生气了,司奕脚底生风,旋转风般的逃离现场。

这速度,看得时绵绵目瞪口呆。

“过来。”

突然,耳畔响起一抹低沉磁性的嗓音。

薄寒野重新坐在沙发上,姿态随意慵懒,透着股难言的矜贵气息。

时绵绵知道对方这是要给自己上药,她咬牙踌躇了会,迈着小碎步蹲在他身前。

薄寒野薄唇微抿,拧开瓶盖,顿时一股药香蔓延开来。

时绵绵仔细嗅了嗅,脑海里,竟然出现这药膏的原材料和制作过程……

不仅如此,她竟还觉得,这方子不算好,她心里另有一份方子……

可是,不管是前世今生,她都没有正经地学习医术,前世也只在无聊的时候,随意翻看了下医术。

她不认为,这举动能让她成为医生。

见她走神,薄寒野黑眸一沉,屈指不满的弹了下她的耳朵。

“走什么神?”

听着那蕴含怒意的声音,时绵绵很委屈,同时又升起丝丝惧怕。

他们还没发展到那一步呢,对方却连她的想法都要干涉,这太可怕了。

啊摔!

她就不该让这大变态给她上药!

可是,现在反悔,势必让他恼怒。

时绵绵忍了又忍,牵动嘴角,微微一笑,“我在想司奕是什么人,这药膏真有他说的那么神奇?”

薄寒野手指骨正在拨弄她的头发,闻言手指一扯。

时绵绵痛呼出声。

“就是个赤脚医生,神不神奇也不是他做的。”

男人声音很冷,像裹了层冰渣子。

时绵绵敢怒不敢言,轻轻哦了声。

见她乖乖的,薄寒野这才心情愉悦起来。

手指沾上药膏,涂抹在伤处。

冰凉凉的触感,很舒服。

“好了。”

听到这声音,时绵绵顿时如蒙大赦,蹦蹦跳跳的起身,星眸宛若雨后的池塘里,漂浮在水面上的枫叶。

清清浅浅,干净得叫人挪不开眼。

薄寒野眸色几不可见的暗沉了些。

“今天谢谢你啦,现在我要回去了。”

闻声,男人浓眉蹙了下,顿了一瞬,他徐徐开口,“好,我送你回去。”

“让你的司机送我回去就可以了。”

时绵绵站在沙发边上,手指无意识搅着衣角,忐忑不安得像个听老师训斥的小学生。

薄寒野冷冷挑眉,声线微扬,“他下班了。”

客厅角落里的左二,听到这话,连忙缩身藏到旁边的罗马柱上,装隐形人。

时绵绵,“……”

没等她再挣扎一下,纤细的手腕,便被一只大手扣住。

薄寒野不容置喙的把人带着往外面走。

时绵绵垂下黑翎睫羽,睫毛颤了颤。

炫酷的劳斯莱斯消失在夜幕中。

薄寒野不是个健谈的人,时绵绵有心事,自然不会主动开口跟他说话。

于是,两人一路沉默着到时家别墅门口。

望着紧闭的大门,还有那黑漆漆的别墅,时绵绵杏眸顷刻间黯淡下去。

才八点。

时家不可以这么早入睡。

唯有一种可能。

时威把她拒之门外。

至于目的……

时绵绵看了眼薄寒野。

薄寒野反手插兜,月色下脸庞英俊,眉宇间有股不羁的味道。

他斜倚在车身上,似乎没意识到她的窘境,挑眉问,“怎么不进去?”

时绵绵咬了下唇,心里怀揣着那么一丝微弱的希望,按响门铃。

家里的门不是密码和指纹锁,而是钥匙。

出来得匆忙,她没带钥匙。

“开门!!”

久按没人理会之后,时绵绵含着怒意喊道。

四周树影摇曳,风吹得花草沙沙作响。

静谧的夜里,只有少女近乎崩溃的喊叫。

可是,别墅里的人,一个个都跟被下了迷药似的,充耳不闻。

半晌之后,时绵绵放弃了。手臂从门边滑落,垂在身侧,挺直的脊背,弯了下来。

望着少女骤然耷拉下来的眉眼,感受到从她身上传来那悲戚的气息,薄寒野心口莫名发闷。

他走过去,手搁在少女头上,揉了揉那柔软的发丝。

嗓音低哑,“有地方住吗?没有的话,可以回我家。”

“你走吧,他们会给我开门的。”

时绵绵闷声说。

薄寒野在她面前站了许久。

少女依旧倔强的不肯离去。

薄寒野有些说不上来恼怒。

突然意识到自己对她的关注太多,扰了心神,薄寒野目光一凛。

声音也冷了下来,“那你就一个人站到天亮吧。”

说完之后,他便转身离开。

引擎声发动,他走了。

时绵绵这才背靠着大门,缓缓跌坐在地上。

她将脸埋进膝盖里,只露出一头五颜六色,迎风招展的头发。

前世,她把头发染色,穿着不伦不类的衣服,跟着一群看着不三不四,实际很将义气的人玩。

她从怯懦自卑的少女,变成混社会的不良女孩,其实是为了吸引家人的注意。

她只是想体会一下完整家庭的温暖。

有父亲有弟弟,还有奶奶。

可是好难啊。

这是她两辈子都求而不得的东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月亮羞涩的藏在云朵身后,树上的蝉鸣声渐消,花瓣蜷缩。

时绵绵腿都麻了。

半睡半醒之间,她腾空而起。

正要惊呼,便听到熟悉的声音,“傻不傻?不会自己找个地方休息?真想坐这等到明天?”

反应过来这人是谁后,时绵绵惊慌的心瞬间平静下来。

“你才傻。”

她将毛茸茸的小脑袋搁在薄寒野颈肩,声音闷闷的。

被他强硬打包塞到车上,她连手机和钱包都来不及来。

想找个住的地方都不行。

“还敢顶嘴?”

薄寒野声线微凉,却又带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暖意味在里面。

正要教训下怀里的小东西,薄寒野倏地身体一僵。

颈间,落在一滴温凉的液体。

她哭了。

“你……”

刚开口一个字,薄寒野就犯了难。

他不会哄女人。

要是有女人敢在他面前掉眼泪,他不把人踢开都算好的了。

“啧,为那那种人掉眼泪,你真是蠢得无可救药。”

明明是安慰的话,可说出来的语气,怎么就那么欠揍呢?!

时绵绵暗暗磨牙,恨不得一口咬在他的身上。

“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时绵绵哑着声音,坚持道。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