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垮下给合处的王八奴才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463 次 收藏

”阿乙,你去那边拿水吧。“尚叔叔及时解围。

阿乙抬眼看了看池修,微笑答应,转身走了。

我心中高兴,池修叫我阿冉了欸。池修看我走到他身边,暗暗松了口气,可我看到神情严肃的如雪,此时又不敢在池修旁边坐下了。

”赵将军,我们可不可以,直接对雷州薄明宣战?“

池修抬头,看着兄长斩钉截铁地说。

如雪被池修的话惊到,侧头看着神色平静的池修目瞪口呆。同样觉得不太对劲的还有兄长和两位叔叔,他们都像吞了个鸡蛋一样,看着眼前这个七皇子,一直温润周全,滴水不漏的七皇子。

”未尝不可。只是名声传出去容易被有心之人利用,传到戎族我们不怕,他们来,我们就敢打。可是如果传回去了,尤其是给太子和晋王,你解释不清啊......“

”随他们怎么说。我要宣战。“

兄长注视了池修很久,池修回头神色严肃地看着兄长,以示自己的决心。

”您是皇帝的儿子,若想宣战,我这个边疆军统领,只能尽早举行开拔宴了。“兄长终于确信池修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也就说出了自己的选择:支持池修。

那天的中心营帐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三位将军心中都在揣测,为何连续商议这么多天,如何在进军云幕二州之前,妥善处理发兵雷州的理由,明明说过了那么多方案,却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一向小心谨慎的七皇子木池修彻底推翻,直接宣战了?

阿乙在池修说完宣战的打算以后才拿着装了水的茶壶进来。正好听到了要宣战雷州的提议,心里揣摩着池修为何要这么做。后来中心营帐宣布散会时,如雪主动过来跟他说话,他当时就观察到池修突然做这个决定,是因为如雪说了什么。他就和如雪一边走一边聊着,忍不住问了池修这么做的原因。

而我和池修难得的并肩走,如雪在后面和阿乙一起,至于阿月和风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个丫头自从喜欢上风临以后,对我这个小姐就开始爱答不理了......

虽然我也疑惑为什么他要这么仓促地直接发兵,都不用像上次那样去雷州会会那个狡猾的薄明吗?但池修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我就没好意思张口。

后来我们沉默着走了好久,都快到我的营帐里了,池修终于侧头问我:”你怎么一路都不说话?都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emmmm......“我眼珠一转,弯嘴一笑。”那我问你......“

池修停下来,回头看我,神情认真得生怕听漏我说的某一个字。

”我叫什么名字呀?“

池修:......

池修像被哽到一样,喉结动了动,最后还是垂下眼,眼底有温柔的神色:”你是阿冉。“

我开心地跳了起来,捂着脸转了一个圈。夜风柔柔吹动我的鬓发,摸得我脸一阵一阵轻痒。池修转头看我,嘴唇上扬。

”我快到了。既然决定宣战了,这几天肯定还要辛苦准备,到时候带兵去雷州,这前面的一些地势查看也必不可少,后来又要忙好几天了。“我掰着指头盘算接下来多少天我又不能见到池修。

”嗯。对。“池修最终没有找到安慰的话,其实他和我都清楚,从踏上收复烟平十六州这条路起,分别,长久不见,就可能是家常便饭,一定会发生的了。

”我走了。你要早点休息。“我转头甜甜一笑,冲池修挥挥手。

”嗯。“池修没有转身,就立在原地,像是等着我进了帐子再走。

我心头一个灵光闪过,突然转身向池修扑了过去,环上他的背,闭着眼,安心地把下巴放到了他的肩膀上。池修身上淡淡的薄荷粉香缠绕着我的鼻翼。池修没有躲,他接受了我的拥抱,愣了一会儿,双手合拢围在了我的腰上。

我们静静相拥,多希望时间在此刻停下来,永远都凝结在这一刻。前路好长,我不能失去他。永远不能。

我鼻子有点发酸,睁开眼,冷不防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看着我们的......

"兄长?”

我连忙从池修的怀抱里脱出来,池修尴尬地抬头看了看兄长,还是转过头来和我对视,像做错了事被抓住的小孩一样,互相默契地平分被发现时的慌乱。但我能从他眼里读出和我相同的,喜悦。对,就是喜悦。

“那个......是我来得不是时候啊。”兄长挠挠头,眼睛四处瞟,还有点没心没肺地说:”不过你们放心,我什么都没看到......“

”哥!“我一般在撒娇的时候,会在家里用这种嗔怒的语气叫兄长,在外人面前,我一直尊称他的。

”赵将军是来找我的吧。“池修为我解了围。”阿冉,你回去吧。“

我已经猜到兄长是为了宣战雷州的事情找池修来说清楚的。也决定不参与。乖乖地点头,跟池修和兄长道别,回了帐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池修会想要宣战薄明。不过我对那个放浪形骸的公子哥确实一点点好感都没有。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没有见到池修。他和兄长要出隔离墙,去雷州附近巡视。

而剩下的新军营和尚叔叔要准备一场正式的开拔宴,雷州,将是第一座,由边疆军光明正大宣战收复的城池。宣战,意味着木朝和戎族撕破脸皮正式对立,意味着池修代表皇帝将野心公之于众,向前,他有了外来的敌人戎族,向后,朝中的那些皇子们又会如何在皇帝面前煽风点火,暗中作乱,这些都是未知的。

我后来想着想着,就不禁为池修担心起来。

那几天池修不在的日子,我经常跑去新兵营跟着阿乙学做饭,不时还会和阿乙切磋武艺,我自认拳脚功夫不错,天生会习武打架,果然常常和阿乙打成平手,甚至有时稍占上风。

但是若说厨艺,阿乙真的是我见过,最会做饭的男孩子了。他会做很多京门美食,小至糖葫芦这样的小吃,香至用豆腐做出螃蟹的味道,他也会很多边疆当地美食,甚至一些古怪的食材和菜品他也会做,食谱信手拈来。每次阿乙带着我黑头土脸的在灶台前生火时,我就一边手忙脚乱地扔柴火吹风,一边抬头看阿乙一丝不苟,游刃有余地做出一道道令我吃得赞不绝口的佳肴。

军营里不仅仅是我,所有人都喜欢阿乙。他拥有着最令人舒服的性格,温和得谁都能靠近,热心得谁都觉得自己被他照顾到了,细心得同伴之间稍有摩擦他都能及时出口调解,说得双方都发不了脾气;又开朗得最会调节气氛,插科打诨什么都能插上一嘴,但又最知道分寸,总是让别人笑得前仰后合,想再跟他说会儿话。

阿乙是个无论在哪里都让人觉得如沐春风的人。

”然后呢?我现在这个时候可以放酱油了吗?“我站在冒着热气的大锅后面,揭开锅盖的时候,被扑面的热气妈呀妈呀的叫着吓得一退三步远。

”你做青菜面放太多酱油会腻的。“阿乙在白色雾气那端看着惊慌失措的我,哭笑不得。

”欸?你刚刚不就放了吗?“

”那是醋.....“阿乙冲我露出了一个无奈地笑。摇了摇头。

”为什么要放醋?“我一脸认真地问他。

”阿乙,这个为什么要切?不是整个放进去的吗?“

”阿乙,这个怎么办!烫到我该怎么办!“

”阿乙,然后呢?这是盐还是糖?“

”阿乙,救命啊,这个鱼刚刚动了,在锅里真的动了,救命啊!“

在我一通连环夺命向阿乙求救之后,阿乙这个厨艺师父被我折磨得满头大汗。终于把厨房收拾干净以后,精疲力竭地靠在一边的墙上,也叫我过去休息一下。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但是因为阿乙一直好脾气,跟池修一样,从来都不怎么生气,我也就不自觉地有点”欺负“他。

”阿乙,你怎么会做这么多菜啊。“

”我小时候一直生活在京门,我祖上是开酒楼的,不过在京门那么多酒楼里不算出众吧。后来我父母跟着西域商到边疆做了生意。我也就因为从小学厨艺,到了边疆融会贯通,看一遍别人做菜,自己也就会了。“

”那你平时不训练了,也会回去看父母吗?“

阿乙神色突然暗淡了下来:”我父母......三年前被戎族匪徒杀了。就在当时隔离墙外的无人区里。我拼命跑到隔离墙外几十米的地方,被守兵大哥救了,养好伤后就参了军。“

”阿乙......“我听着他说这些伤心的往事,不禁红了眼眶。凑过去抱了抱像兄弟一样地抱了抱他的肩膀。

”我没事。我现在当兵,不就是把戎族赶出去吗?“阿乙也红了眼,还是挤出一个笑,他伸手蹭了蹭我的鼻尖:”你怎么这么容易就哭啊,别哭了......“

我点点头,抹了抹即将流下来的眼泪。

这时阿乙转头问我:”阿冉很喜欢七殿下吧。“

想到池修,我不禁粲然一笑,然后点点头。滔滔不绝地跟他说了所有身为赵灵冉时,我与池修的际遇。当然隐去了自己移魂那一段,这个经历跟谁说都得被当成疯子啊。

阿乙听得特别认真,入神得跟着我说的那些场景时而皱眉,时而抿嘴笑。

我说得口干舌燥,最后才泄了一口气似的说:”池修可能真的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吧。我喜欢他,远远比我口头上说的,还要喜欢。对他的喜欢,强烈到说都说不完。他总是觉得很多事情我没经历过,所以我不理解。可其实,我都懂。“

”是吗?可是在我看来,池修喜欢你,甚至甚于你喜欢他。“阿乙看着我,默然一笑。

”是吗?阿乙你怎么看出来的?“我又惊又喜,又不是很相信,以为他骗我。

阿乙就不说话了,只是看着我笑。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就如同我从池萝和如雪看着池修的眼神里,感同身受,池萝和如雪有多喜欢池修。阿乙也能从池修看我的眼神里,知道他有多喜欢我,他一样感同身受。

过了几天军营里举行开拔宴,池修和兄长如约归来。那个时候我正和阿乙一起搬着开拔宴上要用的碗啊横幅什么的,一阵忙就忘了去隔离墙迎接池修。直到池修过来找我,又不凑巧地看到我给阿乙擦汗。我一转头,就冷不防地看到池修,一脸的不悦,目光里都写满了不高兴。阿乙连忙推推我,让我赶快过去,不然醋坛子就要打翻了......我赶忙向池修跑去。

我咬着嘴唇冲池修一笑,小心地观察着池修的神色,果然是严肃得有些可怕:“阿修,你回来啦~”

“我回来你不知道吗?”池修皱着眉问我。

“我知道,我一帮忙就忘了。”

池修抬眼看了看正在抬东西的阿乙,其实连夜的奔波已经让他出现了疲惫的神态:“看来你们关系很好啊。“

”就是好朋友啊。“我一脸真诚地对着池修笑。真的是好朋友而已啊。

”好到互相都可以拍拍打打,甚至为他擦汗吗?“池修眉间一蹙一蹙,真的是被激怒了。

”就,就是朋友之间的关心嘛......“我睁着眼睛一愣一愣地看他。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池修看上去真的生气了,我该怎么办啊。

”你......“池修动了动嘴,微憋红了脸,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是肯定跟对你的不一样啦。阿乙只是好朋友,但你是,你是,你是......“我说着说着,就支支吾吾起来。

”我是什么?“池修很认真地盯着我。

我低头捏了捏手指,羞涩一笑:”你是心头好,心上人,或者夫君也可以!“

池修听到心头好的时候,已经有点羞涩,那句夫君出口的时候,他愣了一会儿,脸色有点慌乱,他转头看我,最终神色软下来:”你还是愿意把我当作此生的托付对吗?“

”对!“我抬起头,笑得一脸无忌。

”想好了吗?不是骗我的吧。“池修眼底有波澜,一阵一阵翻涌。

”当然了。“我心里一酸,从前的池修,太不敢去相信了,连喜欢一个人都奢侈,他活着就一直在失去,失去到最后,只剩自己一个人。”阿修,我不想你再受到伤害了。如果接下来的生活依旧艰难,我要为你分担所有的伤痛。“

池修红了眼眶:”我曾经伤害过你,你也不怪我了吗?“

”不怪。那只是因为你不够喜欢我。不够信任我。“

池修喉咙哽了哽,面向我:”那你过来......“眼神一片汹涌。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