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爹地想要 美女的胸罩被解了的故事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064 次 收藏

夜深。

林芜仍旧是早朝时的单衣,披着身有些不相合的外裘,急急的赶着。脚步声在光下的路上显得分外孤凄。

路上查宵禁的官差看着有人走来,神色一喜,却又收住,刻意做出正经的样子,等到林芜接近了,便拿捏着嗓子道,“前面的行客且停了——都三更了,不知这北帝城有宵禁么?”说着斜睨了林芜一眼,见无甚反应,心中有些腻味,接到,“看来...由不得与我投尹府一遭了!”

“这位...差人,若吾未曾记错的话...白帝朝宵禁之役...是在更夫殿处理的吧?”林芜见被拦住,也顺势停了下来,却也不接话,问道。

“诶...你这厮违禁还有理了不曾,”那官差见这士子无半点贿赂的意思,还和他咬起了律令,心中邪火便蹭蹭上来,再顾不得其他,招呼远处的下属,“季先,刘宪,来!”

林芜默默看了眼远方,叹了口气,也没什么意思再逗弄这官差,欲解下悬在腰间的公令,好打发了他,才发觉似乎是落在之前的地方了——连裘衣....似乎都不是之前那件。

似乎...事情稍有些难办了呢。

莫名生出一股烦躁,林芜却也不再行动,索性也就站在那等值夜的差人跑来。

“王大人,您叫...是要拿人?”看着此处情景,瘦长官差点头哈腰,逢迎道,却是半分不看一边的林芜。

那矮个差人反应慢些,有些恼怒,正欲从林芜这找回面子,看向林芜,却吓的心跳停了半拍,连道,“林大人!您...您怎么在...”说着却又觉得有些唐突,连改口道,“我...小人送您回府。您且跟着小人,会方便些。”

言语中竟有些语无伦次。

“...”林芜正欲回话,那瘦长个便先发难,“我说刘宪,这可是王大人要拿的人,你这样...可是不合规...”

“我何曾说过要拿这位了?”刘宪正欲挑明身份,那官差却急急打断,对着林芜道,“原是同道...方才唐突了,若有下次,望能出示下令牌。咱这差事职责所限,有时却不好通融...若有些唐突,还望原谅则个。”

言语间却是极尽客气,只是不提职权辖位。

“...你这差事...呵,你倒也有趣。”林芜看着这人,怒气却消了几分,不再接话,回身对那刘宪说,“听你之言...与我曾会面过?”

“昔年林大人通海策有成圣上解宵禁时,有幸远望过一面,一直未曾忘记。”这差人一喜,低头道,甚为恭谨。

“嗯...”林芜也不再谈,亦不看两边官差恍然的神色,道,“有心了...带路吧。”

官差话似乎梗在喉头,滚了几滚,愣是没支吾出一个字来。等他们两回神,眼前人已经远了。

四更时分。

悄悄挥退轮值守夜的家仆,林芜踏入了自家府邸,向里间走去。

穿过中堂向左进偏殿卧房时,正殿的一丝光亮引起了他的注意。或是下仆忘记熄灯了?林芜皱眉,脑海没来由闪过方才差役的嘴脸,心头竟一阵烦躁,也不说话,挥挥袖子,改道去正殿里——竟是膳堂微闪着灯火,膳堂门外,清淡饭菜冷后的略有些浓的气息若有若无的散在四周,伴着湿冷的空气,显得分外明显。

似有所觉,林芜轻轻推开门。

门声吱呀,惊醒了桌上伏着的女子。

“噫...官人...”那女子揉揉有些惺忪的睡眼,嘴上嘟囔着,向门外看去。

嘴角稍微不自觉的抽了抽,林芜进门,解下自己身上的裘衣,披在那女子身上,喉结几次耸动,最终却化为一声轻叹,“怎么回事…吃过了么?这么晚。”

“…啊!”那女子这才从迷蒙中清醒,小脸瞬间通红,嗫嚅道,“官…官人回来啦…”

“...嗯,回来了。”林芜似乎有些走神,语气淡淡的,“快到立春了,霜农监正在商讨种子发放事宜,西夷阁负责一部分的海运——刘大人好客,不太方便拒绝。”

“…”姑娘很认真的听完林芜的话,理解了一会,微带着试探道:“倒是累着相公了…这霜农监刘大人可是上回清苑小宴上的那位?——我记得上回他还请相公去他府上小聚呢。”

“…那是水文监的刘凤台,这次的是霜农监的刘明建——上旬我们在城外春狩之时所见的那个射术精湛的黒瘦汉子,不一样的。”林芜看看姑娘的的神色,不禁有些失笑,认真的解释道:“说起清苑小宴,此刻却是有些饿了…夫人这是特地等着为夫么?”

“啊…我…我就想着官人今日当会早些回来,所以…”听到林芜终归把话题转向了眼前,姑娘方才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惊慌道,“啊呀…都凉了,我去烫一烫。”

“...呵,不碍事,夫人的手艺我还是信得过的,凉着吃怕更有一番风味。”林芜笑道,“说起来,夫人为何笃定我会早些回来呢?”

“去岁今日…官人自己说的呀…”姑娘停了一停,终是笑着说道,“不过没事啦,官人这么忙…我不在意的——我还是去热一热吧,外头冷。”

…去岁今日…

林芜有一刹的恍惚,话语不由一滞。

也就是那么一刹,林芜忽的想起了当年的九会。

先帝白零有云,永结同心,虽九死其犹未悔。

故在白帝,结为连理之前,可会面九次,一次一悔。

——会,悔也。

初会,柳家宅内,阴晴不辨。

两人都摆出一副公子淑女的样子,直到最后崩了人设,反而觉得亲近。

次会,雨阁之上,中规中矩的晴天。

姑娘乖乖巧巧的看着他,等着他说话,他却只顾着一边悠闲地喝茶——嗯,桂花茶。

姑娘很快泄气,忿忿道,“好啦好啦,又不是不知道你是怎样的人…——我说西夷大学士,这茶很好喝?”有些无礼的话语,在这姑娘的口里说出来却分外动听。

“雨阁的桂花茶,虽比不得白帝城风菱涧的桂花酿香醇,但却更为可口——姑娘可是要与在下共饮一杯?”

“戚,花茶终究不入公侯之口,你看看你那样子,活脱脱一个破落户!”

三会,上林苑中,层云蔽日,凉风习习。

走累了的她倚靠在他身旁,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他不禁失笑,逗趣道,“怎的,小生这破落户的肩膀,可还何用?”

四会,雁鸣塔前,阴。

他和她爬上了雁鸣塔的最高处,俯瞰帝京的景色。晨风袭来,略有些阴森,两人一时有些感触,竟不约而同的念起了招魂。

三叹哀江南之后,一时无话。

良久,姑娘突然看向他,缓缓说道,“我说,破落户啊,如果以后…我是说如果,我们在一起的话,你可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在意我的背影哦…”

“啊?为什么是在意啊?干脆不看不就成了~”他笑道,“我说,小茗,这事为嘛要强调三遍啊~”

时间在调笑中很快过去,而关于那个要求,不知是出于不屑、恐惧,亦或是根本就不在意,

——他没有回答。

五会,祁连山下,高唱九歌;

六会,边塞草场,相及策马;

七会,白马寺中…

八会,暮云峰顶…

直到最后的九会。

九会,西子湖畔,星夜微雨。

他知她虽性格可称跳脱,但骨子里仍旧喜爱江南烟雨的气氛;

她知他虽然看似平和淡然,但每次见他闲着的时候,都在看着远方发呆,仿佛天边有一颗不存在的星星。

他去听风阁查证,今夜西子湖有雨;

她去占星阁查证,今夜西子湖将会有最亮的星星。

有星无雨,有雨无星,这是定数。

于是前夜,他们漫步在微雨的湖畔,看看湖光或是对方;后半夜,他们不顾更深露重,随意寻了块石头拭干,看着漫天比任何时候都要耀眼的星星。

相顾无言,却胜过千言万语。

……

待林芜回神之时,姑娘已经端起了盘子去了后厨,身形背向着他,一步一步远去。

不知为何,林芜觉得,这背影一步一步,仿佛要刻进他的心里。

似有风从半掩的门扉中吹来,林芜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更冷了。

去岁今日,林芜大婚。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