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儿提醒永琪 护士你夹得我要给我好爽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724 次 收藏

真的……很疼啊!刚摔倒气都没倒上来,就被蜂拥而上的小阳于清吴彤爷爷沈溪和体育老师给扶了起来,穿的太厚也不知道哪里摔到了,一眼看过去最显眼的就是湿哒哒的衣服。

连疼都没来得及喊易心先哼唧起衣服来“都湿了!!!!我的棉裤也湿了!”然后才说“哎呀别动我,别动我,疼。”被5,6个人扶着进楼去了女厕所,因为体育老师和爷爷都是男的,就在门口等着,易心说“不用这么多人陪我,等我缓缓就好了。”说着还龇牙咧嘴的,哎呀,摔到盆骨了。

小阳看易心除了哼唧也没别的毛病,就把其他人遣走了,只是沈溪非要留下。

易心沮丧着脸嘟囔“衣服湿了。唔……衣服。”

小阳说“大家都在外面上体育课,我先陪你回教室靠着暖气,衣服能干的快一点。”

易心点头,但是示意小阳先别走,让她把这股疼劲挺过去再回教室。沈溪问“你怎么摔个跤头发都放下来了?”

易心也生气啊!把整个前因后果跟她们两个抱怨了一遍。

“哈哈哈哈”小阳笑的直打跌,易心黑着脸转身回教室:损友!绝对的!

等体育课结束,同学们陆陆续续的回教室易心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暖气回到座位上。一扭头就看见沈溪在和严逸成笑着说什么,易心别扭着: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她狼狈的一幕啊?如果看见了,怎么都不见他关心一下。

正闷闷不乐呢,向枢过来问易心“你刚刚怎么摔倒了?”

丢脸死了“我踩到冰了。”

向枢纳闷“那你的头发怎么……”

易心又解释了一遍“当时我在扎头发。”

向枢咯咯的笑说“我还以为像洗发水广告那样,女主角一甩头,那飘逸的长发就飞扬起来。”

易心好奇“你们看见我的时候是不是特别狼狈啊?”

向枢满脸真诚的说“没有啊,特别美!就是有点像贞子。”

易心手往远处一指“你走!”唔唔,所以严逸成看见的,就是一只趴在冰上的贞子?

沈溪在上课前回座了,却不再是和严逸成说话时笑嘻嘻的表情,反而有点沮丧。

上课时,沈溪给易心写纸条“严问你摔的怎么样了。”

易心写回去“他看见我摔倒了?”

“恩,刚才我去跟他讲你是怎么摔的。”

“哦”然后易心没再回答。想知道我摔的怎么样不会自己来问!托沈溪来问是几个意思?

可是每当易心失望的时候都会有反转。再一次下课,小阳对易心神秘兮兮的说“上节课间我偷听沈溪和严逸成的对话了。”

“我看见他们两个说话了。当时沈溪还笑的特开心。”易心兴致缺缺。

“你吃醋了?那你可是误会严逸成了。”

怎么?这里头还有什么文章?

小阳接着说“沈溪可能是觉得你扎头发导致摔倒的事特好笑,她就去和严逸成仔细描述了一下,结果你猜严逸成说什么?”

易心急了,摇着小阳拜托她赶快揭露谜底

,小阳露出姨母般的笑容。严逸成说“有什么好笑的。”

所以,沈溪是自找了个没趣?想想居然还有点窃喜。当晚临近放学,沈溪和易心抱怨“完了,严逸成肯定生我的气了。”

易心问“你把他怎么着了?”

沈溪支支吾吾的说了半天,易心才听明白,还是之前拿她摔倒的事当做玩笑,严逸成说她有什么好笑的以后,他就没在自习课睡过觉。易心没听明白“他睡觉和你拿我当消遣有什么关联?”

沈溪踌躇着问“你不怪我啊?”

易心愣了,对哦,沈溪不知道易心已经从小阳嘴里听到了完整版的转述,“没什么,反正我摔了也是事实。”不原谅你又能怎么样!以后还是同座总不能因为这点小事撕破脸吧。易心在心里嘀咕。

“你还是先告诉我这件事和他睡觉又有什么关系?还有他不睡觉怎么就是生你气了。”

沈溪更扭捏了“这个,我就是感觉他生气了。因为,一般他睡觉我都会传纸条过去叫他起来别睡了。”

啧啧,虽然前言不搭后语,但是易心听懂了。为什么能听懂?因为都是同道中人啊!少女情怀总是诗好嘛!叫严逸成自习课别睡觉这个活以前是易心来做的啊!

易心捋了捋,大概是这样:沈溪肯定喜欢严逸成,所以特别在意他对她的态度。细致到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语气。下午被严逸成指责说“笑什么”沈溪就感觉到他的不开心。再加上沈溪现在自诩为自习课上叫严逸成别睡觉的“小管家”,所以她会把严逸成不再睡觉看成是对她的一种抗议!

小阳和于清听易心分析完以后,啪啪的鼓掌,竖起大拇指“厉害了,你咋不去当心理医生呢。”最状况外的当数吴彤了,她问“怎么就肯定事情是你分析的那样?”

易心语重心长的拍拍吴彤的肩“因为我也喜欢严逸成。同是天涯沦落人,谁还不知道谁呀。”

这天晚上,易心没和严逸成一路走,选择绕路和小阳她们一起。为什么?因为她别扭!她生气!她看上的大白菜被另一头猪觊觎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