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妃要出逃,陛下难伺候 回娘家每次他都搞我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62 次 收藏

非依几乎可以感受到那灼热的目光狠狠的射向她的腹部,这让她觉得不安。

颜姸告诉过她,金翎对她做那样的事是出于私心的,虽然他是季翼的手下,但确实活不长久,所以想私自占用一部分她的力量来替他孕灵。尽管季翼知情,那并不代表他希望这个孩子存在,毕竟那个孩子会占走一部分他想要的力量。

虽然非依也恨成年后的金翎,可比较少年时的金翎对她那么好,现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叫金翎的人了,她想为那个少年做些什么。

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平安的生下这个孩子。

季翼丝毫不转移的目光让她所有不安转为害怕,她忍不住伸手,护住了小腹,满脸警惕的盯着他。

这样的目光让季翼觉得,自己好像一匹盯住食物的饿狼。

看来,非依的想要报复季家的心真的很坚决。这是季奕的孩子,可是,他不能让他出生,他知道非依要用这个孩子来做什么。

撕心裂肺的痛,蔓延向每一个神经,他终于开了口:“打掉!”他不能让季奕的孩子成为非依设下诅咒的源泉,否则,死去的哥哥在九泉之下,也无法合眼了。

非依震惊着眸子,他果然还是说出口了。

“不——不要!”非依的整个脑袋几乎摇成了筛子,可是,这丝毫不能动摇季翼的心。

他狠狠的咬牙,一字一句的道:“打掉!”

“不,不要。”这是他最后留下的了,那个少年人,为了她牺牲了他自己,她不能。

非依挣扎着从床上爬起,试图从两人间的空阙处钻逃出去,却被季翼反身一抓,一用力直接将她整个人往后甩去。

刺痛感顿时传遍全身,茶几的一脚不偏不倚的抵在了她的肚子上。

看着非依瞬间苍白了脸色,他顿时手足无措的朝她蹲了下去,他不是故意的。

看着扭作一团,痛苦不堪的非依,季翼慌慌张张的蹲下身去,却感觉自己无力捞起这个弱小的身子。

窒息的疼痛感从小腹蔓延开来,紧接着是一股热流,带着生命的力量,无情逝去。

当看到那抹象征性的血红映出裙子的时候,非依只觉得眼前一整晕眩,她像溺水的鱼儿一般深深的沉入湖底,任由无穷无尽的黑暗将自己裹挟。

“非依——非依——”梦里有人沉沉的叫着,可是她辨不清那是谁的呼喊声,那样的焦急,那样的痛人心扉。

她好想睁开眼睛,然后像如梦初醒一般对着声音的主人微微一笑,可是无论她怎么使劲,那两瓣子眼皮硬是死死的阖着,时刻警醒着她,这是事实。

季翼慌神了,抱起地上的人猛冲出去。

后来的那一幕,每个见过的人想起来都由自触心。一个一米九的大男人,抱着一个浸在血染白裙里的少女,撞开了医院值班室的大门。

嘴里发狂似的怒吼声,惊吓住了所有医生护士,没有人赶上前一步,却都不敢退后一步。

整个世界只剩下了苍茫与无助,少女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那个大男人抱头痛哭,紧握的拳头在医院的打墙上砸出一个又一个深凹的窟窿。

没有人敢上前劝阻,生怕那不长眼的拳头一下子落到了自己身上。

男人眦目欲裂,血染的瞳孔像一匹发了疯的野兽,在这个不合时宜的地方任性的撒着泼,脸色却惨白如纸,连四周的白炽光都显得暗淡。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却都对那样的紧张与不安感同身受,因为在这里人大都理解失去的意味。

手术门第一次被打开的时候,季翼像是瞄准猎物的狮子,一个狠扑上前,揪住医生的领口,“她怎么样了?”

医生被一下子揪的晕头转向,差点喘不过去来。在旁边一个护士的催促下,季翼才勉强松开了医生的领子,却不敢完全放手,他深怕自己这一放,非依就没了。

“孩子保不住了,病人失血过多,现在需要输血。”缓过一口气的医生赶忙说道,生怕这个失去理智的男人会把自己给废了。

“抽我的!”季翼一把撸起袖子,眼神坚定的好像就算把他抽干也没关系。

“……”

三人之间的气氛异常尴尬,护士深吸一口气,试图去安慰过度焦急的季翼,他这样拽着医生不放,只是耽误时间。

“血型要匹配才行呢,您就别在这儿瞎胡闹了,心急我们都急,但这样做是会添乱。”

第一次被别人教训的时候季翼一声也没吭,只是乖乖的放下手去。

可噩耗紧接着又传了过来,非依血型特殊,血库里没有匹配的血型。

这样的消息对所有人来说,犹如五雷轰顶。

本来以现代的医疗技术,一个女子小产算不了什么大事,可是,如果没有血液输入,那再高的医疗水平也都同古代无异。

季翼慌了,可是这一慌反而想起非依为何血型有特殊了,她是那颗神蛋的选择,注定了与众不同,独一无二。

也注定了,在这样的时候孤立无援。

重重的身子垂了下去。

所有医生的脸色也都好不到哪里去,他们这是大医院,若连小产都导致人丧命,那以后的医途还怎么走!

不顾所有人的阻拦,季翼直冲进了手术室。手术台上的非依紧闭着双眼,拧紧的眼角眉梢显露着她的痛苦,这样紧张的氛围下,他再一次感到了死神的降临。不同于往日的无畏,这次,他被深沉的害怕笼罩,他走到她面前,拨开一众医生,眼中雾气氤氲。

他在祈求,他要她活着。

“非依,非依,你听得到吗?是翼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一滴晶莹的泪珠,不偏不倚的滴在了非依的眼下,好像那滴眼泪是从她眼里流出来的。

男人呵着热气,写满悲伤的脸上在此刻突然反挂上笑容,那样强挤出来的笑意,看得在场所有人心疼。

那是刻在每个人类心底最深沟壑里的软弱,也只有在最无望的时候,才会被虔诚的捧出,献给上帝,祈求换得一丝一缕的希望。

拧成川字的眉眼突然在某一刻放松下来,缓缓舒展,希望好像真的降临了,可就在他想伸手去接的时候,上帝突然给了狠狠一个巴掌。

“滴,滴,滴————”被无限拉长的忙音,让人如遭雷劈。

季翼不敢相信的看着拉长成一条直线的绿色横线,一把将其扫落在地,抚着非依依旧温暖的脸颊反复喃喃着:没事的,没事的。

任凭医护人员怎么拉扯,男人像是生长在了那个地方一样,一动不动,最后,所有人都放弃了,本来还想进行最后一轮的挣扎,却不想这个男人这么的倔强。

其实,他们也清楚,就算再进行一次心脏起搏又怎样,没有新鲜血液的供给,她还是会死。

“啊——”惊天动地的恸喊,惹碎了所有人的心。那是多么在乎才会如此,没有经历过的人又怎么会懂。

在所有人看不见的地方,在两人紧紧相拥,肌肤相亲的瞬间,有不可见的光芒顺着男子的胸口滑出,融进女子的身体。

那颗螺旋纹石子,以肉眼可见之速消失,与此同时,被击翻在地的心电图机重新开始跳动起来,活泼的,像从没停顿过一样有力。

季翼像个木讷的孩子,被推推撞撞重新挤出了手术室,这次,他丝毫不介意人群对他的推搡,因为他知道,她有救了。

上帝还是把她还给了自己。

呆愣愣的抚着已经空了的吊坠,一个响雷凭空炸响,他突然明白过来,一切才刚刚开始。

神蛋力量的觉醒日确实已经过去了,可是因为力量的不完整性,力量始终没有萌芽,但这次不一样了,非依应该快要觉醒了。

力量会从现在开始增强并消减,他得在那之前除掉一切觊觎这份力量的人。

不,不对,现在真正觊觎那份力量的人是她自己,接下去,他要守护和防范的,无疑是同一人。

她杀死了所有人,季奕,金翎。甚至于他,也是她手中的一枚棋子,可是,在真正要失去她的时候,他却什么也恨不起来了。

一个可怕的想法突然冒上了他的脑海,不,不会的,这一定只是他瞎想而已。

可是,谁也阻挡不住一个想法的生根发芽,特别是当你越抗拒它的时候,它会以势不可挡的的力量占据你的所有心神。

那一刻,季翼觉得他被耍了,还是心甘情愿的被耍的。

他想,非依也一定明白,那种力量一定要完整,才能为她所用。是他亲手替她填补了空阙。她居然以命相邀,他承认,这场游戏里,他输了。

“哈哈哈——”无奈的苦笑声中,季翼迈开疲惫的脚步,在那个自己爱了恨了的女子醒来前,离开了这个没有感情的地方。

他不会让她得逞的,任凭她身上的力量有多可怕,他也定能困住她,直到她再次成为一个普通人。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