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灰五部阅读 啊用力使劲别停h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935 次 收藏

提到母亲,沈清欢不禁皱起了眉。

“再怎么说,你母亲当年至少还算是清清白白的名门闺秀,你再看看你,像什么样子,现在跑回来干什么?”

清清白白的名门闺秀,还不是被你们逼向了死路?

沈清欢浑身发抖,却还是咬着牙,哑着嗓子开口:“爸,我现在回来,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

对方皱眉,嫌恶的瞪了沈清欢一眼,好像那声“爸”都是对自己的侮辱,不耐烦的打断:“什么重要的事情,还不都是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五年前我没被你气死,现在还想重演一遍?”

凉意渗入了四肢百骸,沈清欢捏紧了手指。

五年不见,他依旧是陌生的可怕。

五年前发生那件事的时候,他至始至终没有为自己说过一句话,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过她。

呵,自己竟然还对他抱有幻想!

“我告诉你,贺家不是你该高攀的,你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早晚会被人家挖出来,赶紧给我滚回去,别在这瞎掺和,否则……”

沈兆年刻意压低了声音,却依旧唾沫横飞。

沈清欢抬起头,看着对面的人,眼神淡漠:“否则怎样?”

大概是没想到一向逆来顺受的人会突然出言反驳,沈兆年一愣,脸色越发的难看:“否则我饶不了你!”

饶?她又何时被饶过?

沈清欢静静的看向对面的人:“贺沈两家联姻,不过是履行一个承诺而已,不管他娶的是谁,对于您来说,都是一样的,不是么?”

只要是沈家的女儿入了贺家的门,他都可以利用这层关系,得到联姻带来的众多好处。

“当然不一样!”对方立刻出言反驳:“你哪里比得上你妹妹?”

是啊,怎么忘了,他除了想要好处,还想要“好爸爸”的名声,这是来给沈桐讨公道来了。

沈清欢定了定神:“放心吧,我对贺家没兴趣,不管您信不信,那天的事情都只是一个意外,嫁入贺家,根本就不是我的目的。”

“目的?”皮肤松弛的眼睛眯了起来,沈兆年的眼神忽然变得警惕,上下打量了沈清欢一眼:“你的目的是什么?”

抬起腕表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

“您要是没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沈清欢转过身,不再理会身后恼怒的眼神,大踏步的往前走。

话题不能继续下去了,她不能打草惊蛇。

忽然被怠慢,沈兆年很是不适应,眉头拧成了疙瘩,印象中,沈清欢在自己面前一向都是毕恭毕敬的。

“站住!”

慢了一拍,声音轻飘飘的没有分量,远处,沈清欢疾步离开的步伐没有一丝紊乱。

“沈清欢?沈清欢?”

“主任!”沈清欢猛然站起来,看到主任难看的脸色,浑身发紧。

“我刚才说的,你都明白吗?”

“啊?”

沈清欢这才注意到主任是站在刘语熙旁边的,而刘语熙的桌子上放着很大一摞文件夹,此时此刻,十几双眼睛,齐刷刷的投向自己。

显然,都是看热闹的。

脸憋得通红,沈清欢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在这个办公室里,最讨厌自己的,恐怕就是刘语熙了,如果不弄清楚,吃亏的还是自己,沈清欢只好硬着头皮,堪堪出声:“对不起,主任,我……走神了,麻烦您再说一次好吗?”

主任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敲了敲文件:“这些,是急着要的,我让刘语熙处理,你也过来跟着学习一下。”

“好……好的,谢谢主任!”

“小熙,新人就交给你了,好好带!”

目送主任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沈清欢才慢慢的坐下来,双手抚上脑袋,懊恼的拍了拍。

竟然走神了。

满脑子都是刚刚见到沈兆年的情景,那张严酷的脸,那些刻薄的话语,就像是利刃,一下一下剐着她的心。

即便是过了五年,在那个人心底,自己依旧不配做他的女儿。

这一次的会面,让沈清欢更加确信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从沈家拿回本应该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为小宝,也为自己。

“啪--”

声音突然在耳边炸开,沈清欢一震,忙抬头,一堆资料夹在自己桌子上开了花,刘语熙傲娇的脸出现在视线里。

“沈清欢,午餐前把这些翻译好了给我看!”

“午餐前……”沈清欢动手整理着文件,面露难色。

“怎么?很难吗?”刘语熙挑挑眉:“这算什么?想当年我刚进公司的时候,比这工作量大得多,现在不知道轻松多少了!”

当然,她自然不会说,当时需要她做的,都是基础翻译活。

“不……不难!”沈清欢扯扯嘴角,勉强撑出几分笑意:“我会尽快完成的!”

刘语熙扭着腰离开,沈清欢对着一堆文件夹暗暗摇头。

看来国内的职场法则,自己还是不太适应啊。

贺氏大楼,感应门自动打开,男人修长的身躯出现在众人视线里,剪裁得体的西装衬出轮廓健美的身材,尽管只是和常人无异的插兜前行的动作,却自有一番风流。

只是,这番风流却不是平常人能欣赏的,或者说……不敢。

毕竟,上班时间,给老板留下“踏实勤劳”的印象才是正经之道。

于是,在一瞬间,整个大厅里鸦雀无声,熙熙攘攘的人群也四散开去。

“总裁!”

唯一一个看到男人会如释重负的,也只有他的特级助理——Jesse了。

Jesse小跑着过去,在男人耳边小声耳语:“Boss,他来了!”

男人的脚步顿了顿,斧凿刀削般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波动。

该来的,早晚都会来。

脚步停在门口,贺斯年低了低头,冰封一般的脸,微微有了变化,眉梢隆起,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

好一会儿,贺斯年抬手推开了门。

听到声音,男人转过身来,棱角分明的脸,和贺斯年极为相似,只不过,从细微处,还是可以看出岁月的痕迹。

“父亲。”

贺斯年颔首。

“想见你一面还真是不容易!”赵天峰径自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又朝着门口的人挥挥手,示意他过来坐。

贺斯年只是抿了抿嘴,却没有动。

赵天峰抬眼望过去,面色中闪过一丝薄怒:“怎么,现在我这个父亲,连跟你一起坐坐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我还有会要开,只留了五分钟时间。”抬手看表,贺斯年的声音依旧冷漠:“到目前为止,您已经浪费了一分钟了。”

“你……”

想发火,却深知自己儿子的脾气,以他的性格,只会冷漠的宣布时间全被自己浪费了而已,赵天峰有些无奈。

在这个儿子面前,完全找不到作为父亲的自信。

“好吧……”赵天峰颓然的垂下头,“如果没有要紧事,我也懒得来打扰你,只是,你这场婚礼,确实有些难看。”

“我已经确保所有的实质性资料被压下来了,媒体那边就算是有风吹草动,无凭无据,自然不用理会。”

“你太天真了!”赵天峰摇摇头:“那些媒体根本不值一提,你应该关注的,是沈家!”

眸子里闪过一丝幽冷,贺斯年沉声说道:“沈家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明显是不想自己掺和的意思,赵天峰叹息一声,起身慢慢往外走,经过贺斯年的时候,习惯性的抬手,想要拍拍他的肩膀,对方却在刹那间避开了,举起的手落空,赵天峰有些尴尬,面色沉了沉。

“我知道你自己能处理好这些事,总之……动静别闹得太大,你知道的,老爷子爱面子。”

赵天峰已经离开了,贺斯年却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

他在最后说那些话的时候,语气明显要比从前温柔,似乎还透着些许关怀?

只是,这些迟来的东西,他已经不需要了。

所有的情绪在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又都被那张即刻恢复无表情的脸掩饰的很好,贺斯年整了整袖口,信步走出去。

“Jesse,城南的地皮,沈家拿到了吗?”

“嗯哼?”Jesse将扎在文件堆里的脑袋拔出来,惊讶的看向贺斯年:“您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件事啦?”

之前沈兆年巴巴找过来的时候,他不是明确表示不掺和的吗?

“需要我把问题再重复一遍吗?”

虽然没抬头,但是威慑力足够。

“呃……”Jesse赶紧打住自己过于好奇的心,一本正经的:“还没有拿到!”

“原因?”

“竞争力不够,沈家早就不复当年的盛景,建筑大亨的地位也是名存实亡了,之前还爆出了财务危机的新闻,拿什么去和现在新兴的几个地产翘楚竞争?”

“沈家呢?什么动静?”

Jesse合上资料摊摊手:“沈老爷子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四处托关系,想要搞定这块地,毕竟是块肥肉,至于小的嘛……”偷瞄贺斯年一眼,确定对方的情绪没有被自己的话挑起,Jesse这才敢继续补充:“据说被她妈妈带到欧洲疗情伤去了。”

右手抚上额头,贺斯年闭着眼睛揉了揉太阳穴:“我要见他。”

“沈……小姐?”

“老的。”

Jesse试探着开口,却被贺斯年的一记眼神杀给瞪回来,忙不迭的点头:“好的,好的,我这就去安排!”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