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来幸运的肥美的贝 医妃倾天下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269 次 收藏

“燕王爷说若你愿意与我们一起的话,让我这两天教你学会骑马,学会后我们一起走,行吗?”三保端着药正准备走时,又回身问道。

教我骑马,太好了!这正是我心里所想的!我不由心花怒放,便赶紧点点头,半天自己还能感觉自己脸上肌肉的喜悦。

等晌午我忙完厨房的杂事后,掌柜不知去哪儿了,也没什么事,

三保给我牵来一匹高头大马,是燕王骑的那匹马。膘肥体壮,光滑的脊背好像搽过了油。我们行到郊外一条人烟稀少的小路,群山连绵,郁郁葱葱,路边嫩草茵茵,野花摇曳。

“我们骑的军马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燕王的这匹马性情还算比较温顺,你先骑着试一下。”三保道。

接着他递给我马鞭,我拿在手里试了试,马鞭沉甸甸的。

我按照他说的动作要领,先用双手抓紧马鞍上的环,然后左脚踩上马蹬,右脚顺势用力蹬地,轻松一跃,整个人就已经牢牢地坐在马背上了。三保骑着他的马在旁边跟着。

开始,马走得很慢,慢慢地,我对马的脾性熟悉了,我在空中试着打个响鞭,两腿一夹马肚子,马立刻真地跑起来了。

铁蹄着地,马迅速飞奔起来,越跑越快,我的脚不由的紧紧夹住马肚子,我的心“呼”的悬空,手紧紧扯着缰绳,风在耳边呼啸,马已经冲到乡间泥路上一路狂奔,路边的树林迅速倒退,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亲自骑马驰骋是这样的爽,骏马那腾挪奔跃的铁蹄,迎风飞舞的鬃毛,仰天长啸的雄姿,都给人以奔腾、豪放、勇往直前的强烈感受。

我的心也随着马的奔跑而起起伏伏。正策马扬鞭、畅快淋漓间,突然一团黑影从林间窜出,撺进了马的脚下,飞驰的快马受到了惊吓,一声长嘶,仰天长立,整个马在空中竖起来,我的头脑瞬间一片空白,人几乎就在坠落!

“不要怕!拉住缰绳!” 一个声音已在耳边急迫的响起,

我立时清醒,两手死死拉住两根缰绳,嘴里“吁--吁--”地喊着,狂躁的马终于前蹄落地,一只野兔,也吓得仿佛晕了片刻立刻奔出。

马儿半天才立定,我大喘了一口气,太阳正直射在我的身上,一阵风吹来,我早已汗湿背脊,感觉衣衫都已汗湿贴在背上,

三保已飞马赶上,他立刻驱马过来,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

我好象只剩下头能动,话都不会说了,四肢僵直,不能动弹,只能点点头,表示的是没事。幸亏我在学校看过太多的武侠片,见识过,要不吓也吓晕了,还好虽惊魂动魄,但有惊无险,的确很刺激。

“不要紧吧?”三保担心的问。

“没事,大人,我一定学会,跟你们一起走。”我连忙答道。

三保看了看我的神情,笑道:“嗯,不错,很有胆量,我刚才跟在后面还吓坏了。”

我不觉笑起来,安慰他道:“大人不用担心,我本来是一江湖浪儿,这样的惊吓已不算是惊吓了,我再练几次的。”

三保点点头,其实我心底暗想,这比在警校学开车还要刺激。

表面看似文静的我,实际爱寻找刺激才是我的内心。

我缓了半天,腿才恢复了知觉,我又驱马扬鞭跑了几趟,三保一直飞马陪着,等我们折马回返时,一路骑回去,自己感觉又适应了不少,不禁心中愉悦,

拴马回马厩时,三保脸上明显有一种“此人可教也”的欣慰感,他走时又不放心,又嘱咐道,“你今天回去多按下腿脚,你从来没骑过,难免腿疼。”我高兴的点点头。

接着几天,除了在厨房内继续帮忙打杂,我就去练马,很快我的马术有了很大的长进,就是碰到突发情况我也能沉静应对了。

这样飞快的过了三天,我竟已能策马如飞了,师父三保更是高兴。

但燕王和刘山服药后虽早已醒转,但仍总感觉头晕目眩,气力不足,看来还要休养几天。三保又找药爷开了几付,拿给掌柜的去开,掌柜高兴的应着就走了。

我很疑惑不知道掌柜接过方子为什么那么高兴,兴高采烈的。

药拣回来,掌柜数着三保给的银两高高兴兴的往外走了。

我照例熬好倒出,准备送去。我突然发现药汁淡淡的,飘着缕缕淡淡的药草味,我想起好象这几天都是这样的,印象里只有第一天熬的药是酽酽的,药味很浓,为什么这几天都淡了呢?

是药爷换方子了吗?不对呀,他一次就开了三付药,而且说只需开三付就可以了。那为什么后面几天都跟第一天不一样呢?

我心中不禁疑惑,方子直接给了掌柜,前后方子有什么区别?还是有别的什么问题?

我想到这儿,看看厨房里一时没事,我便带着小土出了客栈。

因几日在附近骑马,也熟悉了附近掌柜抓药的生药馆。

我一进去,不大的生药倌却很忙碌,不断有人抓药、取药、煎药,一片繁忙,一股中草药味浓郁不绝。

一个抓药的伙计正在称药,我上前问道:“伙计,我是旁边‘高升’客栈的伙计,我们掌柜说刚才在你这儿抓的药怎么份量少了呀?”

正抓药的伙计抬头看见我,奇道:“每天都是这样抓呀,一张方子药作两个袋子装,怎么会少呢?我还叮嘱了有味药是灵芝很贵的,不要弄掉了。你们掌柜还恼火呢。”

“怎么一付药方用两个袋子装?”我奇怪道。

“那就要问你们掌柜了,谁知道?!一个方子就是一付药,他硬要分装两袋!”

哦,我心里一激灵,可他每次都给我的是一付药袋呀,我直接加水煎熬的,一直我一个人守着熬也并没有别人。

“你说药里还有灵芝?”我突然想起他的一句话,又追问了一句。

那小伙计不耐烦的白了我一眼,不再理睬我。

我想起刚熬的药渣还在药罐里,我赶紧回去,还好还放在地上。

我赶紧瞅瞅掌柜不在,正巧三保送碗来,看着我将药渣倒地地上洒了一地,“快看看,药渣里面有没有灵芝?”

“灵芝?”他问。

“药铺说药爷开的药里有灵芝。”我边说边用手拨拉药渣。别的药材我不熟悉,灵芝我还是多少都见过的。他虽不明白我的意思,但立刻也蹲下拨拉着。拨拉了半天一样一样鉴别,我们抬头相视一看,果然没有。药量不仅减半,而且还少药。

三保脸色一变,腾的立起,持刀飞出,他已捉住外面的伙计,逼刀喝问他掌柜到哪儿去了,伙计吓得浑身直抖,还没说出话来,就听见掌柜在门外大喝声:“怎么没人出来迎客?!人都死哪儿去了!”

突然间就变成“哎哟哎哟,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接着一个肥胖的身躯就被人用刀推进门来。

“掌柜,这是你给我们拿的药?!”三保怒喝道。

掌柜脸色已吓成猪肝色,大声叫道“是……是药爷开的药方!我好心给你们拿药,没贪你们一文钱,怎么还怪起我来了”

“你把药方拿出来!”三保喝道。

“我……我开了药就扔了,没用了还要着干…干什么?”只听“啪啪”几声,三保手掌急挥,他的脸立马紫肿起来。

我过去一手举起他的手臂,伸出两指从他的袖口内一下拈出药方,展开,三保将他两胳膊紧紧缚住,我照着药方念出“…灵芝…”。

然后对掌柜道,“你指出地上的药渣哪个是灵芝?”

“哼!小丫头,你们合起来想害我!我可是良心商家,可不是黑店!我帮你们抓药,你熬的药,你竟然偷了灵芝,还诬赖于我!”

我一惊,还真没想到他会反咬一口,

三保突然“啪啪”在他身上一阵拍打,一个药袋从他腰间掉下来,他的脸立时变得苍白。三保拾起,打开一看,里面是另一半药和一小株灵芝。

“这点药你都要贪,你这是谋财害命!”三保一掌推倒他,怒喝道。

周围已经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没想到,掌柜胖胖的身子一下弹跳起来,气势汹汹道:“哼,你们去告吧!这又值几个小钱?!”

我眼神无意一瞥,已看到人群边有两个散发着冷气的人,那个长长的身影无言中又散发出杀气,另一个人手瞬间刀已出鞘!

我大惊,赶紧喊道:“少爷,掌柜的只是贪点小财,应该还罪不至死,要不把他交给官府处置吧!”

那个胖胖的掌柜竟已意识到这几个人身份不同,急忙磕头如捣蒜,自己打自己的脸,连声道:“客官饶命,我只是想多收客官两个住宿小钱,并没成心想害你们家主人。”

那个修长的身影冷冷的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三保将他两臂一反,拎起他直摔出门,恨道:“走,看在这姑娘的面上,暂留你的小命,由官府处置!”

眼看着三保五花大绑地缚着那掌柜去了县郡衙,看热闹的人群吼吼的跟去,

刘山的刀剑入鞘,那个颀长的冷冽的身影早已回客房,仿佛什么事都不曾发生,我的心却尤自砰砰直跳,看着一地的药渣,我竟瘫坐在地上,这个朝代真是人命如草芥呀!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