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笑佳人 分手前一夜都狠狠地做了我

小榄小榄 2020年03月20日 来源:互联网 482 次 收藏

“你们都看我干嘛?”突然发现自家爷爷没有如前三位那样点头致意什么的,白疏愿抬起头才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

“丫头,这是无香!”白青堂含笑将风间无香正式引荐给她。

“我知道啊!九重天宫三重天无崖的入室弟子嘛。”白疏愿不知在想什么,听完顺口而出,刚说完便知要遭。

懊悔的拍拍额头,白疏愿有些不敢看风间无香一瞬间阴沉下来的脸。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转向风间无香,面上都露出暧昧不明的表情。因为连他们都不知道风间无香的师父是九重天宫三重天无崖的弟子,甚至他们连九重天宫都没听过。

“咦?九重天宫,听起来蛮威风的样子啊!”楚燕析挤挤眼,“无香啊,你也真不够意思,我一直问你师承何处都不说,原来早就知会佳人了啊!”

楚燕析说完,忽觉不对。因为今天他们来是退婚的啊!如果风间无香跟白疏愿比跟他还要好,怎么可能来退婚?

微眯起眼,楚燕析看向白疏愿的目光便带几分审视。这个三小姐不但没传言中的那般不堪,反而处处带给他惊喜。

不简单啊!

夏侯渊一听白疏愿说风间无香居然师承九重天宫,还是三重天无崖的入室弟子倒显出几分意外。

很明显的,做为皇室中人,夏侯渊定然知道传说中的五大圣地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看到众人多数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白疏愿松了一口气,只是风间无香如芒在背的眼神让她颇有些不自在。

她当然跟风间无香是不可能认识的,只是她是紫暝秘境的首席弟子,其它圣地招收了什么样资质的弟子她都必须了解。

何况作为圣地中人,多数人都知道九重天宫三重天的无崖基本不收弟子,突然收了一个连天阶修为都未达到的少年,怎么能不令人印象深刻。

而她之所以会知道风间无香,还是师尊特意绘了他的画象给她看,跟他说风间无香可能是九重天宫百年来资质最好的一个。

因为如此,她才记住了风间无香的样子!

白疏愿一副说错话的模样,让白青堂颇为高兴,“好好好,既然你们都这么熟了。老头子我就不说了,不说了啊!”

白疏愿被搞得莫明其妙,不知道白青堂瞎开心什么。只好把自己的疑惑转向唯一可能知道内情的白疏朗身上。

因为这四个人中,风间无香是第一个白青堂想刻意介绍给她认识的人。

白疏朗以为白疏愿是害羞,有些高深莫测地笑了笑,看向风间无香问,“无香,这次来,是下骋么?”

小丫头方才的威风劲儿,可是他都没享受过呢。现在知道害羞了?早干嘛去了。他倒要看看,听到这样劲爆的问话白疏愿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啊?!”

发出这个疑问词的除了白疏愿,还有欧阳尘和楚燕析。

白疏愿目瞪口呆,一副被吓住的模样,半晌都没从白疏朗口中‘下骋’二字回过神。

欧阳尘则是因为知道白疏愿偷看过夏侯渊洗澡,还因此名满帝都,却不曾想白疏愿居然跟风间无香也有一腿。

不免的再看向白疏愿的眼神带了几分鄙夷,水性扬花、不知羞耻这两个词刚刚飘过,又被他否决了。

白疏愿一身风姿怎么看都不像这样的人,难道传言有误?

楚燕析却是因为风间无香此次来的真正的目的,若是让他们知道风间无香是来退亲的,那不完蛋了?

眼角不住瞥向还是目无表情的风间无香,却见风间无香目光不善地盯着白疏愿。

“下骋?早了吧,疏愿才十四岁。等她及笄再说也不迟嘛!”白青堂似乎还没发现气氛的不对,依旧心情极好。

白疏愿还在状态外,她实在没想明白为什么他们说着说着就说到下骋,说着说着又说到等她及笄什么的。

这一切怎么听着好像貌似她跟风间无香有什么一样。

可关键她跟风间无香顶多算刚认识吧?

“你这么死盯着我干嘛啊?我跟你又不熟!”转头看风间无香还死盯着她不放,白疏愿也火了。

什么资质是九重天宫百年来最好的一位,在白疏愿看来,风间无香现在这副样子跟木头有何区别啊。

风间无香脸色难看地转过头去,他实在想不明白白疏愿是怎么知道他是无九天宫的人,还知道他的师父便是三重天的无崖。

他可以发誓,这件事他连最宠爱他的父亲都没说过。那白疏愿是如何知道的?最主要的是,她还把这事说出来了。

五大圣地收弟子一般不会公开,为的就是避免被禁地中人得知,然后被有心人所利用,从而做出对圣地不利之事。

这个白疏愿,真是气煞他了!

白疏愿觉得自己实在太冤了,眼儿一转,看到白疏语正同白二爷一起走了过来,赶紧避开几个人拉着白疏语到一旁问,“认识他不?”

手不客气指向风间无香,带着几分愤恨。这家伙现在让她看来,真是不顺眼极了!

谁知道白疏语微瞥了眼几人,却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她虽然常跟白疏晴外出,但却少有碰到这几人,但看几人衣着装扮亦知非一般人,但她确实不认识。

白疏愿无奈,只得走过去,将白疏朗拉到一边,“我跟那个风间无香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的表情都那么奇怪?”

开口见山,白疏愿都懒得拐弯抹角了。

白疏朗倒有些诧异了,“你和风间无香自小便订了娃娃亲,这事你不知道么?”

随即白疏朗又想了想道:“对了,这事是爷爷跟国公爷的约定,当时应该只有你爹娘知道。家里知道这事的人也不多!”

“什么?!订亲?!还娃娃亲?”开什么玩笑!!!

饶是白疏愿平时再镇定,这次也傻掉了。

白疏愿记得还在紫暝秘境时,师尊和宗主也想做媒人,而恰在那时镜天水府宗主带着嫡子水镜天来访,几人就想把他们二人送作堆,吓得白疏愿躲在琉光水榭三个月未出门。

其后在一次圣地大比时,水镜天用他的实力狠狠地教训了白疏愿一回,并扬言会用他的实力将白疏愿打到服,然后心甘情愿跟他回镜天水府做他的水少夫人。

自那时起,白疏愿每遇镜天水府的人就绕道走,因为每遇见一次镜天水府的人,他们都会脸不红气喘地唤她少夫人,弄得整个圣地中人都以为她白疏愿就是水镜天未过门的媳妇……

现在如果再来一个九重天宫三重天无崖的得意门生做她的未婚夫,白疏愿不知道她以后还能躲哪去。

被两大圣地的人追着喊少夫人,那得是件多么惊悚的事情啊!

“怎么?丫头,高兴坏了吧。爷爷现在觉得,这是爷爷做得最对的一件事!”白青堂一副‘这次你总应该谢爷爷一次了吧’的表情。

白疏愿嘴角抽了抽,她才不信这死老头看不出她对这婚事的意外和不喜。

“不知道风间少爷这次来白家有何贵干?”白疏愿收回思绪,看向风间无香的表情已恢复到正常状态。

她是不信风间无香是来下骋的,倒是退婚比较有可能。

“无香听闻白家一年一度的族会非常热闹,因此与楚贤弟一起来凑个热闹。”风间无香说得煞有其事,表情亦是不显山不露水。

楚燕析听此瞪圆了双眼,可看风间无香的表情连忙跟着应‘是’。他怕不配合风间无香,他估计得躺着回去。

风间无香现在可是七星大灵师巅峰,而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九星灵师巅峰。阶级加星级再加等级的压制足已让风间无香将他虐到死了。

只是退婚书他们已经交给白家的内堂总管了啊!

白青堂点点头,“既然来了,那就到前堂去坐坐吧。”

夏侯渊看了欧阳尘一眼,欧阳尘连忙上前,“呃,老爷子,坐就不要了。你也知道我和七殿下是偷溜出来的。”

话不言而喻,没从正门进来,却从正门出去,多多少少有些不合规矩。

白青堂也明白,顿时笑道:“那老夫就不留小侯爷和七殿下了,若有机会便常来看看我这老头子。”

二人各说句了‘改日再来访’便翻/墙便走了……

“那……”楚燕析看夏侯渊和欧阳尘就这么跑了,一时之间不知是跟着跑还是真到前堂去坐,只好看向风间无香。

“无香今日来得匆忙,什么都没带,还是先不打扰白爷爷了。改日无香再来看白爷爷!”说完看了白疏愿一眼,慢慢道:“和疏愿妹妹!”

几人心照不宣,白青堂没理由强留,而且他刚才接到前院总管报内堂总管被人放倒在花厅。

“那白爷爷就等你来咯。”

二人同时说了声‘告辞’,一样翻/墙,最后消失在墙角。

“管家,明天让人把这墙加一倍高,免得随便什么人都能爬墙进。”白疏愿盯着墙头突然道。

管家抹了抹汗,只好应是。心想刚才那几位算得上东临青年一代的天才少年,他们想来白家哪用得着翻/墙,虽然今天他们确实翻/墙了……

“爷爷,您老最好老实交待我跟那个风间无香到底什么关系!”突然间出现一个未婚夫,白疏愿不淡定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