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偷偷为我口交 爱爱短篇故事精选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3月20日 来源:互联网 636 次 收藏

琅玄皇宫。凌寒殿。

盈盈的阳光穿过窗纱流淌而入,映在薄薄的窗纸上,别一番风味。窗内,两男子一站一坐似在交谈。

“沧离楚,你这毒不能再拖下去了。”说话的男子墨发及腰,身量挺拔修长,一双墨色瞳孔妖冶的摄人,皮肤光滑的如同深居闺房的女儿家,娇嫩的过分,左眸下一颗妖冶的红色泪痣,更增其魅惑。一袭紫锦长袍华贵万分,绣着银色大蟒。鲜艳的红唇微启,音色清朗如风,清凉如水。世人评曰:一代异王浪拂尘,紫袍银蟒倾天下,泪痣惑人心。

案前之人,握笔姿势极为凌厉,手腕微动,下笔迅速,一笔一划行云流水,字体狂傲但又有些深不可测,隐隐间有些戾气。双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及腰的长发只用一柄木簪简单束起,松松垮垮的散在身后。墨色长袍曳地,用暗金丝线绣着数条龙,暗金色的腰带勾勒出精瘦的腰型,浅浅的隐没在发丝中。一份奏折批阅完毕,他拧了拧好看的眉头,抬头。那双瞳孔黑的似乎要溢出墨来,似有云雾在其中翻滚,深幽冰冷,让人无法探知。高挺的鼻梁,微抿的薄唇,脸型轮廓完美而精致,仿佛是天神精雕细琢的得意作品。半晌,他轻轻的说:“拂尘,朕也没有办法。”声音清冷悦耳的出奇,有一丝薄薄的沙哑质感,听起来格外的性感。这个人,是琅玄的帝王沧离楚。年方二十,年号,玄。

浪拂尘一怔,想起一直未曾说过的事,虽然知晓沧离楚不会在意,但他仍旧开了口:“离楚,若是,有人能解了这毒呢?”

玄帝面色未改,只是清浅的应了一声。这毒,太久了。

“离楚,江湖人称浅意公子的人,你可知晓?”微微晃动的灯光里,映出浪拂尘略带些紧张的瞳孔,若是离楚感兴趣了,说不定会同意去试试解开这毒。

“嗯,公子浅意,医绝天下,风度翩翩,貌若惊鸿,浅浅凉意,纵横无双,灵眸无翳,来去无踪。无翳,浅意。”玄帝缓缓道出了天下人对浅意公子的评价,垂首批阅下一份奏折。无翳,呵,真的没有什么能掩过他的眼么,狂妄。

“那,让我去会会这医绝天下的浅意公子,可好?”

“随你。”年轻的帝王放下工作,起身离开凌寒殿。那背影高挑修长,仿佛撑得起天地。

“离楚,你去哪?”

“朕去看看苏浅安。”皇叔走势说过,今天是她十八岁生辰。

苏浅安,锁骨间生一凤凰,墨色为底,金色为瞳。出生之时,天降异光。出生月余,被闲散王爷沧裕年带走,之后消失了十八年,十八年后,沧裕年亲自送回了苏浅安,并亲手将其囚禁在皇宫凌云殿,门上落了混元锁。

沧离楚依稀记得,那个女孩,一袭白衣,身上散发着温润的气息,干净美好。

沧裕年站在门外对苏浅安说:“浅浅,年叔走了,你留在这里,记住答应年叔的话。莫要怪年叔。”

门内的少女轻轻应了声:“年叔放心。我不走。”那么淡漠如水。

沧裕年转身对沧离楚说:“离楚,你记住,以浅浅的本事,本王根本困不住她,只因她欠本王一份恩情,才甘愿被本王囚禁。浅浅这孩子天性凉薄惯了,莫要触她逆鳞。若你可得浅浅真心,琅玄再无后顾。这孩子的本事,本王一直摸不清楚,这混元锁,不见得能够困住她,但是她不会走。离楚,答应王叔,善待浅浅。”

沧离楚站在殿前,眸间一片清凉。王叔走后,她的贴身婢女苏染前来寻他,却只是告诉他,等到她十八岁生辰时再来找她。这大门关了也有半年了。半年间,只有苏染可以自由出入,再不然就是王叔回来时,凌寒殿才略开门缝。这个据说是他命定王妃的人,有些不真实。

“陛下。”身后传来不卑不亢的声音。

沧离楚回头,看见了半俯身的苏染,便挥手让她起身。

“陛下,小姐今早便已经吩咐,今日是她十八生辰,若您来了,请您进屋。”

沧离楚看了眼棕红色的大门,命近侍退下,随着苏染进了大门。

推开门,一阵桃花香味瞬间充盈了鼻息,偌大的院子里种满了花草树木,最显眼的就是那一片桃花林,和桃花林中侧卧的白衣少女。一阵微风轻轻地划过,吹落片片娇嫩的桃花,在空中翻转飘动,缓缓地落下去。林中的少女慵懒的侧卧在竹子制作的躺椅上,一袭白衣不沾一丝尘土,墨色长发随意的垂下来散在身边,有几缕垂到地上,半遮住那一只雪白的猫。少女手握书卷,仰面睡着,面带白纱,身量修长,一人一猫完美的融合在这桃花林中,让人觉得这是九天上下界的仙子,美好的不忍心去亵渎。

竹椅下的白猫轻轻地睁了睁猫眼,扫到了门口站着的人,伸了个懒腰,伸出爪子扯了扯少女的青丝,喵了一声。

【浅浅浅浅,来了个人。】

苏浅安看了眼趴回去晒太阳的猫咪,暗想这崽子胆子越来越大了,过会得教育一下了。然后,不急不慢的抬起了头。目光交汇的瞬间刺目的阳光让玄帝忽略了苏浅安眸中一闪而过的深思。

玄帝眼中,那少女微微抬起了头,看不清容貌,但是一双眸子甚是漂亮,干净温婉的纯粹,让人忍不住为之倾心。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