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口软肉吸抽搐 上门女婿韩三千是全文免费阅读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2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732 次 收藏

“我是随便翻到的,发现里面的知识写的非常深入,所以才想要看看而已。”她最喜欢的还是文物,对于医学知识偶尔的兴趣而已。

“对了,你的事情处理完了吗?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回去?”安夏问。

“你想回去了?”

“没有。”

安夏摇头,她当然非常喜欢这里,但是她的手机上,安国峰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来了。

她犹豫着要不要回过去。

“既然如此,那你就安心的住下来,明天我有时间,带你去见见我的朋友。”

禹辰忙了一周,总算是有时间闲下来了。

“你的朋友带我一起真的好吗?”

“你是不是忘了一件很关键的事情,我需要你才能够一直维持人形,如果没有你的话,我怎么能够变成人?”

禹辰的语气无端的严肃起来。

安夏有点心虚,她在外这么久的时间,已经把这件事情忘到脑后了。

“我知道了,那明天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大概十点左右的样子,到时候你就跟在我身边。”如果不是这个聚会推脱不了,他也不愿意带着安夏过去。

安夏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早点睡。”

“嗯,你也是。”

禹辰走后,安夏看着自己的手机。

犹豫着到底还是回了个电话过去。

安国峰没接,她关上手机。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雨来。

她失眠了。

“哎呀,你到底联系到了你女儿没有,她要是再不回来,安瑾就真的没办法了!”张霞飞带着哭腔,拳头毫不留情的打在自家男人身上。

安国峰也有几分无措,“我已经给安夏打了好几通电话了,但是没有一通电话接通过,我也没有办法。”

张霞飞放声大哭,“我们家安瑾怎么就这么倒霉啊,为什么偏偏是我们家安瑾,不该活的人活的好好的,反而是我们家安瑾,她什么都没做错,凭什么这么对她啊?”

安国峰不想去揣测她嘴里说的人到底是谁。

他现在也是愁白了头发。

短短几天的时间,他原本还算圆润的身形,已经瘦了一圈下来。

就连平常比较注重保养的张霞飞,脸上都有了不少的细纹。

几天前,安瑾被查出胃癌早期。

这可吓坏了他们一家人。

她完全没想到癌症这个词,有一天会出现在自己身上,当下就懵了。

张霞飞也是仿佛如同受到了惊天打击一样,差点就昏过去了。

她甚至还在想说不定是医院误诊。

安瑾还那么年轻,平常也没有什么胃疼的毛病,怎么就得了胃癌?

可是随着安瑾的病情发作的原来越频繁,她只能带着安瑾来到医院治疗。

但是治疗总是要钱的吧?这下子几乎把张霞飞的老底都掏空了不少。

她现在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安夏赶紧接电话。

安夏那里肯定有钱。

她戳窜着安国峰打电话过去,可是安夏根本不接电话,就连人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她当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安夏不是故意不接电话的,只是真的没接到,手机在图书里都是静音的,谁的电话她都接不到。

当她回过去的时候,安国峰没接电话,她也就没当回事。

直到第二天的时候,文殊打电话过来。

“刚才你后妈到我们家来闹了。”

安夏情绪开始紧张,害怕张霞飞对文殊做了什么。

赶紧问“你没事吧?”

文殊的声音有点幸灾乐祸,“我能有什么事啊,她要是真的敢做什么,我就报警。”

安夏稍微放了心,“那她来家里什么事?”

“还不是那个安瑾呗,得了胃癌,也算是报应了吧,谁让她这么多年老是欺负你的,哼。”文殊对这种人,可没有什么同情心,她没有当面落井下石就已经不错了。

在她看来,这对母女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安夏现在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该说什么。

文殊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我跟你说,你不许同情他们,那个张霞飞,一看就是不缺钱的,更别说现在胃癌还只是早期,祸害遗千年,化疗的话,活下来的几率是很大的,人家根本用不着你去同情。”

“我知道,我没有同情他们。”

“那就好,我怕你一时间又心软。”

“嗯,我这边还有事,我先挂了。”

安夏挂断了电话,心里五味杂陈,所以这几天安国峰打电话过来,不是因为担心自己,而是因为安瑾的病情。

虽然情有可原,可是她心里,怎么就这么难受呢。

她拿着手机,看上面显示的十个未接来电。

正打算回过去的时候,禹辰敲了敲房间。

“起床了吗?”

安夏只能暂时先放下手机。

他们这段时间都是住在禹家,安夏每天都能够看见老太爷。

她第一次见到禹辰爷爷的时候,还吓了一跳。

原因无他,单单只是因为他看起来就像个弥勒佛一样,然后再想起来禹辰奶奶,黑着脸的时候有点像关公一样,顿时怎么想都觉得无比的违和。

后来安夏知道了。

两位老人家大概是在赌气,已经分开住很久的时间了。

所以老太爷住在这边,老太太单独住在一个屋子。

吃过饭后,禹辰开车带着安夏行驶在路上。

安夏不解的开口,“我们现在要去哪?”

“安达广场。”

国外的公路是不限速的,但是禹辰开的很慢,悠悠的风荡着,非常的舒服。

安夏沿途看着路边的风景。

她知道就算是再发达的城市也有乡村,但是没想到这附近看起来,一点人烟都没有。

甚至过了好久,才能够看见一个加油站。

“这里的人都喜欢群居,习惯就好。”

禹辰解释了一句,安夏点头她对这里不熟悉,只知道车开了很久的车。

等她睡醒了之后,一看外面还是跟刚才一样的景色。

“我们还没到吗?”

“嗯,你再睡一会。”

安夏,“哦”

继续睡了过去。

禹辰看见她这种秒睡的技能,有点无语。

说睡就直接睡了过去,这么信任他?

虽说是这么说着,但是只要有人在这里,就能够看见禹辰嘴角的笑容。

“醒醒,我么到了。”

安夏睁开眼睛,发现他们出发的时候还是白天,现在已经是霓虹亮起的夜晚了。

“……所以你开了一天的车?”

再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白天没什么人的地方,现在已经热闹起来了。

“嗯,坐火车太麻烦了,干脆自己开车过来方便一点。”

安夏抬头看着周围的环境,都是独栋别墅,一看就知道非常贵的那种。

如果说之前她还能够震惊一下的话,现在已经完全习惯了。

跟在禹辰身边,就是要有这种觉悟。

带着好奇心,安夏被他带着来到别墅里面

她这才发现,原来里面也是有乾坤的。

从外面看过去就像是一个独栋别墅,其实里面就像是酒店一样,金碧辉煌,甚至大堂还有人在把守,

看起来更显得有点神秘。

他们一进来就有人带着他们进来。

乘上电梯的时候,安夏就有点郁闷,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这里看起来显然不适合她这个阶层的人过来。

禹辰感觉到她的紧张,无声的握住她的手,“有我在。”

听到这熟悉的话,安夏的紧张放下了不少。

“嗯。”

到了三楼,他们来到了一个包厢。

推开门,里面都是俊男美女。

自从跟着禹辰之后,安夏对于美,已经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了,她觉得这个男人认识的人,就没有丑的。

安夏发现里面都是一样皮肤的人,松了一口气,之前还在想,自己看见的如果全部都是外国人的话,才更加难受。

但是还好,大家都是一个国家的人。

她一眼扫过去,发现韩萧萧居然也在。

“禹辰,你可算是来了,你不知道我们等你很久的时间了。”

禹辰一进来就有人迎上来。

“这是韩萧萧,你应该认识吧。”来人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看起来一副和他非常熟络的样子。

“韩铭,你让我来就是为了韩萧萧?”他到时懒洋洋的,像是没看见韩铭挤眉弄眼的神色。

“难道不是?”

韩铭眨眨眼睛,圈子里面谁不知道,他们就是要订婚的关系,现在认识一下不是很好吗?

安夏无措的站在原地,似乎谁也没有注意到她这个小小的助理,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禹辰和韩萧萧身上。

这也是第一次,她对自己的身份有这么清晰的认知,更是明白,他们之间是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的。

“当然不是,我跟这位韩小姐并不熟悉,我之所以答应会来,你心里清楚是为了什么。”禹辰的话意有所指。

其他人都安静了一瞬间。

他忽然伸手牵着安夏。

“我跟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助理安夏。”

安夏踉跄一步,有点拘束,“你们好,我是安夏。”

也有几人起哄的给禹辰面子,当然更多的人,都是爱理不理的。

禹辰面色如常,已经习惯了他这帮朋友们的脾气,知道他们都没有什么坏心眼。

安夏不能喝酒,手里只能拿着一杯果汁。

禹辰坐在中间,大多数时候都不太说话,只是偶尔懒懒的附和一声。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