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军人男朋友要到腿软小说 伦交乱口述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4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1339 次 收藏

我再次听到神君的召唤,觉得周身开始冒光,我明白自己即将发出利光,片刻之间这娃娃将被击碎,进入尸界的最底层尸魂谷。

可是这么个小娃娃,倔强、孤独地被束缚在宙空中,我竟第一次有了反抗的念头,不对,是极力反抗,想摆脱神君的控制。

估计战神也感觉到了我的挣扎,冷冷说了句。

战神:“废物!”

这话大概是对我说的。

紧接着,我看到他的掌中的花纹飞出,发着利光,顷刻之间,一片白烟,再也没有了娃娃的踪影。

而水帝和水界神兵们,没了兵器,顷刻间被炙阳和冻川他们一股脑儿送到尸界了。

其后,就是宙界的神兵们震天的欢呼声。

水界却是一片死寂和静寂。

而我却莫名得感到:凄凉。

大胜而归之后,宙帝和一仙神们亲自在宙门迎接,宙帝的统一大业又进一步。

殿堂之上,云雾缭绕,金碧辉煌,美女如云,烈酒沁人心脾,一片祥和的氛围。

宙帝当着仙神的面一再夸赞自己的儿子;众仙神们也是一个劲的奉承,此时的战神,高处不胜寒了。

丝竹声声,绵绵女音,绕弦缭琴,全是祝福和庆贺的声音。

可我,却久久无法平静。

原本他是我的神,我见到过他最残酷的杀戮,最惬意的绝杀,我陪着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因为那都是该杀之人!

可是今天的那个孩子呢!

他为什么连一个孩子都不肯放过,即便在水帝一再乞求,承诺归属之后,他还是废止了那个可怜的孩子!

是我变了?他变了?还是现实变了?

那日的庆贺我丝毫没有兴奋,无奈得做着他的右眼,看他拥着一个个美女入怀,一杯杯烈酒下肚。

夜晚来临,星空在银河的宙界里闪烁,唱完清幽的小曲,安然入睡。

我听到了他呼唤,没想到这么快又可以见面,可我不想幻化成形。

战神:“出来!”

我依然不为所动。

战神:“出来!想被我废止了吗?”

听到“废止”两字,我觉得滑稽无比,你战神想废止我岂是这一两次了,我早已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可是有句话我必须幻化成形才能说出来,才足以泄愤。

我幻化成形。

我:“有本事你就废止了我,让自己做独眼龙。”

他斜眼看了我下,竟然没有掐死我,也没有踹飞我。

战神:“为什么不听指令?”

他这是要兴师问罪,怪我差点坏了他的好事,差点没能杀死那个孩子!

我:“我不想助纣为虐。”

战神:“妇人之仁!”

我:“是你把我变成了女人,变成妇人的!”

或许惊讶于我的愤怒,或许惊讶于我的胆量,也或许是不屑于我的反抗,他依旧没有对我做出任何暴力的动作,依旧远观。

战神:“既然如此,今晚你来侍寝。”

他终于有了动作,向着我扑来。

可是我的耳朵快了一步,动作也先他一步,再次幻化成右仙眼。

他顿时没了办法。

三百年了,我顿时为自己这唯一的技能感到骄傲,我人身自由!

我现在总算有点清醒了。

爱他,不能惯他。

爱是平等的。

可是后来,证明这些话是何其愚蠢,因为那不叫爱,只能算是单相思。

战神:“明天我就把那孩子送去尸谷界!”

听到他的话,我即刻幻化回去,他永远技高一筹。

我:“那孩子不是早被你化为白烟,送去了尸谷界了吗?”

战神:“改变主意了。”

我:“所以——那孩子还活着?—那孩子呢?”

我听到战神对着堂外的神兵吩咐。

战神:“给我带过来。”

他的左仙眼对着我使了一个眼神,我幻化回去,毕竟我是他右仙眼的事情需要保密。

那可怜的孩子真的出现了,他全身被神藤锁住,越想挣脱越发紧固,全身被抽打的遍体鳞伤。

孩子:“为什么不杀了我?”

这孩子倒是一身的骨气,丝毫没有惧怕人人眼中的恶魔。

战神:“有人妇人之仁,不想我杀你。”

这话明显是说给我听的。

孩子:“终有一日,我会为我父亲报仇!抽你的筋,扒你的皮。”

战神长啸一声,里面全是不屑。

我倒是为这孩子捏了一把汗!

战神:“我等着!”

话刚说完,孩子就被飞踹出去。

我幻化成形,再次出现。

我:“我亲眼看见他被你废止了?”

战神:“所以眼见不一定为实,我想让你看见,你才能看见。”

我感到不妙,我成了他的右仙眼,变成了他的限制,作为傲世的战神,他岂会受制于我!估计他今晚是来争取主动权的。

我:“你想怎样?”

战神:“妇人就做妇人该做的事情:照顾孩子!”

这句话让我大跌眼镜,不但没杀了那个孩子,还让我去照顾孩子。

关键是我连自己都是半个而已,怎么照顾得了一个孩子!

再者,他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我:“我没时间。”

他挑衅地看了看我。

战神:“既然这样,我干脆废止了他。”

我:“不要,我照顾就是了。”

话一说我,我突然有些明白了他的用意。

如果说我是他的软肋,那么他就要让这孩子成为我的软肋。

掌控了这个孩子,他就能如愿掌控我。

战神:“既然如此喜欢这孩子,就给他最好的照顾,记住,是最好的!”

我一时有点纳闷了。

他后面的一句话把他的险恶居心暴露无疑。

战神:“好好培养感情。”

果然,他是想借这个孩子来控制我。

我在战场的表现虽使他不满,可更让他感到不安的是他无法自由控制我。

如今让我有了牵挂,有了惧怕失去和怜惜的东西,他可以轻易利用我的妇人之仁来掌控我了。

和孩子走得越近,感情培养越深,越是能被他左右。

我不过是他的工具而已,彻彻底底地。

那一日的夜晚过得很长,我却再也无法同往常一般,守在他的床边,看着他安然入睡。

我开始恨他,恨他的无情,恨他的卑鄙。

后来的日子里,白天我看着那孩子被神兵们欺辱和鞭打。

由于被战神封住嘴边的水力,水娃只能任由炙阳和冷川他们戏谑,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

作为他的右仙眼,他故意让我看到这一切。

可那只不过是孩子啊,我对孩子的怜悯之心越发严重!

所以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幻化成形,出现在那孩子身边,竭尽全力照顾他,化解他白天所受的屈辱!

记得我第一次幻化成形,出现在那孩子的身边,照顾他的时候,他竟丝毫没有反抗和惊讶,一番言语也是让我感叹!

孩子:“你就是他口中的为我求情之人吧。”

我点了点头。

孩子:“那你是好人,可为什么和那个坏人走到一起?”

看得出,这个孩子还是喜欢我的,只不过出于年龄的原因,他的世界黑白分明。

我:“我也是身不由己,还有,他也不纯粹是个坏人,他也有好人的时候!”

他按照孩子的逻辑给他解释着一切。

孩子:“好人,你叫什么名字?”

一句好人,把我叫得好暖心。

我:“我叫—叫无—颜。”

我想起那日无肋为我起的名字,暂且用着吧。

孩子:“你好,无颜姐姐!爹爹他们都叫我水娃!谢谢你救了我。”

说着他就着急着给我下跪。

面对这样一个孩子,我无法不喜欢他。

日后的朝夕相处,我更是对他有了割舍不断的感情。

一切如战神所愿,这孩子成了我最致命的软肋。

白天我还是安分守己做好本职工作,配合着战神的一言一行,听从他的一切指挥;

可是晚上的时间,我再也没有心思趴在战神的床边,欣赏着他的美颜,幻想着一切的美好。

趁着他睡着的时候,我会即刻幻化成形,去往水娃的房间内照顾他。

水娃的房间内的摆设简单,但是日常所需倒是一应俱全,在这间房间里,在那孤独冷寂的夜晚,我们成了彼此慰藉和依靠的对象。

水娃:“无-颜姐姐,你为什么老是晚上找我?”

我:“我怕你晚上太孤单了。”

水娃:“可是我白天也很无聊,你是我在这里唯一的朋友了。白天不可以过来陪我吗?”

我思忖了片刻,知道这是无法答应的请求。

我:“对不起,姐姐白天有事要忙,不能过来陪你。”

水娃:“那姐姐,我白天可以过去帮你的忙吗?”

水喝了一半,听到这话,突然被呛到,吐了出来。

我:“你的心意姐姐心领了,你要是实在无聊,白天可以出去转转。”

话刚说完,我就后悔了,这不是在扎水娃的心嘛!

自从水娃被俘虏回来之后,除了我,除了这个房间,其他任何人他都不许见,任何其他地方也去不了。

我看见水娃的的脸憋得通红,最后没忍住,哭了出来,他这一哭,彻底把我的心扰乱了,我决定替他向神君求情。

我:“水娃,你别哭了。姐姐替你想办法。”

听到这话,水娃一下扎进了我的怀里,把他紧紧搂进我的怀里的时候,我越发明白,此生与他无法分开了。

次日的夜晚,早早安顿完水娃之后,我回到了神君的云阁内。

夜色凉如水,视线有些昏暗。

他的身边多了一个熟睡的女人,远远瞧去,像是——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