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木年华精彩阅读 乱小说合集阅读8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3月07日 来源:互联网 1037 次 收藏

“若是早一些来,我定然是要将你带回去,对不起,若是日后你有什么委屈,你尽管来找我,我永远都会收留你的。”

银纱终于是流下了一滴眼泪,对着斐苒初磕了一个头,然后抱着琵琶缓缓的退出了房间。

等到房间里面再没有其他人的时候,赵御风才出声。

“而对方明明是个女子,我却觉得娘子你红杏出墙了呢?”

“嘿嘿,她也是个可怜人,能作为她的希望和盼头,我很荣幸,只是……哎,希望她以后的日子可以好过吧。”

看着斐苒初为别人考虑的时候的样子,他的胸口突然涌上了一股酸涩的感觉。

就像是一团湿了水的棉花一样,堵在他的胸口,上不去也下不来,生生的叫人喘不过气。

他是一个懂得自我情绪调节的人,当这种情绪一出现之后,他就开始调节,可是他却发现,这样的酸涩心情怎么都弄不下去。

难道是吃醋吗?

赵御风转头看了一眼斐苒初喝酒时候的样子。

实在算不得是优雅,一大口一大口的灌,虽然是清酒,可她依旧喝得满脸潮红,眼神迷离。

看着她的样子,赵御风几乎是立刻就确认了。

真的是吃醋。

得知到了这一点之后,他非但没有感觉到挫败,反而还感觉到一种别样的情绪。

只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没有时间再顾得这些了,看斐苒初把酒喝的差不多了,就直接拉着她往外面走。

“哎你干什么呀?”虽然斐苒初没有喝醉,只是想趁着酒意和赵御风闹一把。

因为她觉得赵御风这个人实在是太过于压抑了,每天和他在一起搞得自己也都快要压抑起来了。

而赵御风也懒得理会她的酒疯,直接将人扛起来就往外面走。

在外面等候多时的三个人看到两个主子就这样出来,都有一些愣住了。

后来赵御风就一路扛着斐苒初走到了客栈,在路上的时候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斐苒初是不怎么醉的,被他路上这么一摇,竟然直接给摇醉了,被扔上马车的时候,竟然感觉到有一种微微的呕吐感。

爬到了最里面的座椅上,用眼神控诉着赵御风的暴行。

赵御风则是完全不在意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之后,坐到她的身边,扶起她的身子,让他能够靠着自己。

“朕还从未见过有哪个女子喝酒的时候,如皇后这般的潇洒豪爽。”

喜翠和暗月是知道自己家主子喝东西的时候豪爽的样子,一时之间都忍不住尴尬的转过了头,只有暗一不明所以。

斐苒初叹了口气,像是无赖似的说道:“臣妾喝酒就这样,酒品不好容易醉,醉了还容易撒酒疯,醒了还不记得,下次陛下可莫要选择臣妾喝酒的时候。”

“呵!”赵御风只是冷哼了一声

斐苒初恐怕现在就是正在发酒疯,不过看着还算是清醒而已,他就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她这次。

马车一直在摇摇晃晃的行走着,不知不觉的,斐苒初觉得自己都快要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中,她好像落入了某个人的胸怀。

他的身上有一股熟悉的龙涎香的味道,很浓的书墨气息,还有那股万年不变的寒冰味道……

斐苒初觉得很是熟悉,可又觉得很是陌生。

“你是谁啊……”她呢喃得问道。

赵御风看了她一眼,低下头,在她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说:“我是你夫君。”

斐苒初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不满的砸吧了一下嘴,然后继续去睡。

马车出了城门一直向城北行驶,不一会便进入了一大片的森林,森林人迹罕稀,倒是有许多的小动物。

喜翠偶尔扒开马车的帘子,往外面看的时候,能够察觉到是越来越远了。

可是她却不知道陛下为何要带她们来到这里,就算心里面有浓浓的疑问,也只能是暂时忍着了。

终于马车行驶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停了下来。

刚下马车便就看到了一个小木屋,只不过小木屋好像是被火烧过了,现在只剩一个残骸。

赵御风拍醒了斐苒初,而斐苒初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清醒了,因为她看到赵御风脸上的表情似乎是有一些认真,应当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这个人喝酒归喝酒,但是一般不会误正事。

下了马车之后,暗月一行人站在马车处等候,而赵御风则拉着斐苒初的手,一步一步的往那个房子里面走过去。

随着脚步越来越近,斐苒初开始逐渐的感受到了气氛不对劲。

她越接近那个房子,就感觉到心中越是压抑,好像这个地方让她很伤心一样。

她几乎是立刻就意识到了不对劲,转身问着赵御风。

“为何要带我来这里呢?”

“因为这里有你好奇的事情,你有一个问题不是问了朕很久吗?朕今天就是准备给你这个答案的。”

“是关于我母亲的吗?”

斐苒初看着那个已经被烧得不成的样子的房子说。

说话的时候眼中一直有泪水滴下来,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只是不断下意识的去擦着脸上的泪水。

过了一会儿她发现自己居然连说话都勉强了,哭的差点一口气昏过去。

赵御风也没有打扰她,一直站在旁边静静的陪着她,等到她的情绪平复了下来之后才问道。

“你知道你母亲现在怎么样了吗?”

“我担心她的并不只有生死,还有她在面临这些危险之前到底吃的好不好,穿的好不好?有没有在想我……”

想起了那个时候懦弱的自己,斐苒初就忍不住的想给自己一个大巴掌。

明明在母亲那么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却一点能力都帮不上,现在她终于凭着自己的能力可以掌握自己的事情的时候,母亲却早就已经不在了,根本就找不到她的踪影,这是斐苒初一直很后悔的事情。

“莫要哭了,今天来只是想让你看看你母亲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她现在生活的地方不是这里。”赵御风突然看着斐苒初笑着说道。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