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合处一片狼藉高干 口述好大好硬满满的口述过程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5月08日 来源:互联网 1596 次 收藏

不是创可贴那个邦迪。

这是一座城的名字。

宋澄觉得这算是一个县城的级别。

从地图上看,邦迪城不是很大,属于那种半天就能从南走到北,也就是说,中午之前,他们就能到达杰西卡所说的那个朋友的私人飞机场。

飞机场有没有直升机,另当别论。

有了直升机,还要有驾驶员。

反正,她是找着机场了。

四千里长征,第一步,踏出去了。

奥斯卡继续开车,杰西卡在旁边指路。

“前面一个岔路口,左边。”

“直走。”

“右拐。”

“沿着这条小路继续……”

奥斯卡忽然用Z国话问道:“她会不会把我们带到……鸟巢?”

但宋澄不是真心想吃霸王餐,还硬吃了那么多,她是真的忘记吃饭要给钱这件事,好多年了,吃东西都是靠“拿、抢、偷”或者“换取”等等。

钱——这个通行货币,不如拳头来得有效。

怎么办?

跑?

还是抡起拳头,霸凌一下下烩面馆子老板?

她真不好意思,烩面真的很好吃,老板真的很热情,她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啊!

“老板。”她故意摆出一副不满准备找茬的表情,语气有点凶凶的:“你拿纸笔来。”

老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在老板递过去的油腻腻的纸笔后,她把东西推到宋泽面前:“写,欠条,老板,你把手机拿来,拍个照。”

宋泽看着她。

意思好像是——为什么他写?

她眨了下眼睛——因为你是本地人啊。

再眨了两下眼睛——你快点,写清楚,姓名,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吃了什么,多少钱。

“你们这是吃霸王餐啊?还写欠条!”

宋澄一拍桌子,几副碗筷,齐齐一跳。

“凶什么凶?又不是不还你!”

她转头催促宋泽:“快点!”

等宋泽写完,她把欠条“啪”一下子贴到老板怀里:“喊你照相了啊,一个月,一个月内不还你,你就去报警。”

老板顺手把欠条揉成一团扔了:“神经病!赶紧走,赶紧走!”

宋泽拉着宋澄赶紧走。

两人一人,老板松了一口气,终于把那个能吃五大碗的怪女人送走了。

离开那家烩面馆子,没走几步,宋泽忍不住“噗嗤”一声。

“言而有信,我真要还!”

“那只有请你帮我还了。”

欠条上,只写着宋泽欠8块臊子面钱。

宋澄径直往前走。

他俩弄到一辆三个轮子的残疾人专用车,出城的时候,已经快到傍晚时分。

他们那辆越野车仍然停在原地,让宋泽等在一边,她靠近,从里面拿出两人的登山包,包里常备干粮和水,其他物品都有一些。

从收费站旁边的山上绕过去,破坏一截防护网,两人顺利避开收费站的警卫。

天彻底黑之前,他们朝着西北方向一个镇子去。

镇子属于承骏县。

承骏县是有名的枣乡,红枣又大又甜,在家务农种树的人很多,随着现代化的推进,不光是新鲜大枣,他们还推出许多加工产品。

宋泽给宋澄简单介绍的几句,让她有机会一定要尝尝每年的鲜枣。

才半个小时,天就黑了。

路上黑黢黢的,只有一束手电筒的光。

两人都没说话,因为太静了。

最近气温在20度左右,晚上的时候,大概在15度的样子。

而现在,好像只有10度。

温差怎么那么大?

宋泽打了个冷颤。

宋澄拉了拉衣领,继续往前走。

他们走在车道中央,两旁是山林子,黑压压一片,什么都看不见,电筒光照过去,只有奇形怪状的树枝,像是一张张狰狞的人脸,又像是露出獠牙,张牙舞爪随时会扑过来的怪兽。

越往前走,越冷。

一股寒意,悄悄的,尾随两人。

把他俩推进一片浓雾中。

黑猫突然从包里爬出来,趴在宋澄肩头上,又钻进她怀里去。

“大橙子,咱们这是走进了恐怖故事里?”

黑猫“喵”了一声,宋泽跳了起来。

“啊——”

“怎么?”宋澄迅速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拉到身后去。

手电筒左右扫射,并未发现异常。

但后面的夜色,仿佛更深了。

抬头一看,月亮不知道被哪片乌云遮住,一丝光亮都没有。

四周静得令人窒息。

宋澄查看了地图,他们具体蜂巢所在地,还有一大段路程,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在找到蜂巢之前,宋泽没毒发生亡,或者从哪儿产几只大黄蜂出来,他就被漆黑的夜吓死了。

她清了清胖子,问道:“你叫什么?”

“我……”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接着往前走,让宋泽拉住她登山包的腰带。

“你为什么不去看你妈妈?”

“反正……我活不了多久了。”

“你觉得自己是好人吗?”

楼下,路边,刘晖开来的车里。

他往外看了眼刘思琪,再回头看看后座的黑猫。

那个念头一出,如蔓藤般,立马开始疯长。

他讨厌宋泽。

宋泽宝贝这只要死不活的猫。

暂时动不了宋泽,但他完全可以对一只猫下手。

把猫弄死了,宋泽肯定哭鼻子。

光是想一想,刘晖觉得一阵舒畅。

说干就干。

身子向后转一些,伸手,准备摁在黑猫的脖子上,只要他稍微一用力,猫脖子就能折断。

可就在他的手即将摁上去的时候,突然,猫猛烈抽动两下。

刘晖吓得急忙缩手。

“真特么晦气!”

连着“呸呸呸”了好几口,他再次伸手。

这一次,黑猫没有抽动。

大拇指锁在猫喉咙处,四根手指扣在后颈,正要用力……

猫睁开了眼。

橙黄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他。

顿时,刘晖吓出一身冷汗。

“闯特么一个鬼……老子偏不信这个邪!”

换了个姿势,他拎起黑猫后颈的皮毛,把黑猫整个拎起来。

推开车门,往上瞄了眼。

刘思琪还在敲门,那家宠物诊所似乎有人。

得抓紧时间。

他赶紧拎着黑猫,去了最近一个路边的垃圾桶。

刚走到垃圾桶前,忽然,前方驶来一辆垃圾车,丧尸病毒出现后,每家几乎关门闭户,街头没什么人,但市政工作依旧做着走,城市环境还是有人维护。

愣神的瞬间,垃圾车恰好停在马路对面,工作人员下车把垃圾桶放在自动倾倒的车臂上,垃圾桶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进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