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咬紧我 在厨房干朋友的妻子txt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870 次 收藏

万欣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过会急诊室的灯熄灭,医生从里面走出来,万欣满怀期待的上前询问:“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医生无奈的摇摇头:“我们已经尽力了,对不起。”万欣听到如同当头棒喝呆在原地,就在医生打算离开的时候,万欣急忙抓住他的手:“骗人的对吧,我儿子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你在骗我对吗!”医生叹口气:“夫人,节哀顺变吧。”万欣伤心的失去平衡,护士见状上前扶住她,让她坐在外面的休息凳上。沈辉雄扶着周茹走来,看着将脸埋在手掌中的万欣,走上前说:“万欣,辰哲他怎么样了?”万欣听到声音抬起头,黯然销魂的看着他,眼中是满满的恨意:“辰哲死了,这下你们满意了。”沈辉雄和周茹不由一惊,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两人怀着愧疚安慰:“对不起,请节哀顺变,我们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这样的结果我们谁也没有料想到。”万欣冷冷的看着他:“真是一句话就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意外?这样的意外从没有出现在我辰哲身上过,他为你女儿做过多少事,现在你女儿好好躺在病床上,而我的辰哲却永远回不来了。”说完她便失声痛哭,沈辉雄和周茹互相对视,也只能无奈叹口气。

这些天原本风平浪静的木氏集团再次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木勉晨去世没多久,现在木氏集团唯一的儿子去世,留下木倾岚这个女儿。虽然是私生女,但却是木勉晨唯一的血脉,虽然万欣一直不待见她,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万欣也因为这些事而受到打击病倒了,也因为不舍所以暂时还没将儿子埋葬,沈辉雄几次想见她,但都没有得到允许。

谭昌看着电视里到处播放着木氏集团的新闻,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不由叹口气,现在木氏只怕是乱成一团,可是他看看旁边的公文包,现在并不是公开遗嘱的合适时候。这时他听到外面的敲门声,于是透过门上的猫眼往外看,是一个年纪轻轻的男子,但是自己并不认识。谭昌心生疑惑,也不敢开门,怕这是佟世杰派来的人。外面的年轻人说到:“谭昌先生请你先开门,我有话要和你说。”谭昌心升警惕,没有立马开门,而是在里面回应:“你到底是谁?”那年轻人笑笑回答:“一个帮助你的人,你最好和我见面,因为我能让你见到你的妻子和儿子,但我也需要你帮我一个忙。”谭昌心中的戒备并没有减少,但是想到自己无辜的妻儿,心升起不忍,片刻后谭昌开门问:“什么忙?”那男子神秘一笑:“对你我都好的忙。”

曾天佑在医院门口紧张的拉过曾天浠:“姐,你现在不要去,老大肯定还在那里守着,你进去的话,老大会怎么想!况且大嫂的父母也在那里该怎么办啊,颜轩你别站着不动啊,快过来帮帮我。”颜轩并没有听他的话动手,而是静静的站在旁边观看。曾天浠看着一脸紧张的曾天佑微笑的说:“你干嘛一脸紧张兮兮的,我不过是来看看,这个抢走我未婚夫的女人是什么样子,而且又能让眼高于顶的裴佑翊,对她如此的死心塌地的。”曾天佑黑着脸:“姐,虽然我们是从小一块长大的,但只要是大嫂的事,老大通常都会很在意的,这样的话你千万不要在老大面前说,还有老大答应这个条件的时候,就告诉过你他有喜欢的人,是你自己知道了也愿意陪着他演戏的。”后面话曾天佑声音越来越小,曾天浠上手在他头上一敲:“我是你姐还是他是你哥,怎么句句都是向着他的,你们是好朋友,你不是他的跟屁虫,没有必要事事都听他的,而且我保证,看完我就走,再说人都在昏迷中,我能做什么。”曾天佑嘟着嘴,揉揉刚刚被打的地方:“真的?”曾天浠诚恳的点点头:“我发誓。”曾天佑只好无奈的松开手,让她进去,曾天佑和颜轩则跟在后面。

沈婉翎已经渡过危险期,于是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裴佑翊这些天都形影不离的守护在她的身边,生怕错过她睁眼的瞬间。洛清进来告诉他调查出来的结果:“我再次去那进行调查,依旧没有什么其他的可疑之处。于是我问那边的人,事发的时候,大家都外出工作,那里没有人,也就没有目击证人,所以我还是觉得是单纯的意外,但是有一点,就是那撞到沈小姐的司机说撞木辰哲那辆车并没有刹车的意思,但因为还没有找到车主,所以只能当作纯粹的事故。”裴佑翊眼神依旧看着沈婉翎,沉思会说:“在具体点调查,列如万欣和佟世杰他们,虽然我不知道这到底是冲着木辰哲还是婉翎来的,但我知道这不会是单纯的意外。”洛清点头转身离开,刚开门就看见曾天浠带着无害的微笑,手中捧着鲜花:“洛清好久不见。”吓得洛清立马将门关上,低声说道:“你们怎么把她带来了,总裁还在里面。”曾天佑无奈的耸耸肩:“我说不让她来的,可是她坚持要来,何况她是我姐啊,再说颜轩也不帮我。”曾天浠微笑的看着洛清说:“为什么我不能来看这个沉睡的公主呢?是怕我会做什么手脚,还是会怕我一进去她就醒来了呢!放心我就只看一眼,看完之后我就会离开的。”洛清正想着怎么让她离开,却听到裴佑翊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洛清还没走吗?发生什么了?”趁着洛清失去警觉,曾天浠抢先一步打开病房的门,笑嘻嘻的说:“佑翊,我来看看沉睡的公主。”

裴佑翊看着曾天浠,眼中是掩饰不了的惊讶:“你怎么会来这?”曾天佑和颜轩都低下头,洛清则是一脸的无奈,曾天浠到觉得没什么,依旧笑脸相迎的看着他:“我很好奇,这个能让我未婚夫毫不犹豫的抛下我这名正言顺的未婚妻,到底是什么人?能让你这个桀骜不驯的人,甘于她的裙下。”曾天佑和颜轩不由倒吸口气,小心翼翼的看着裴佑翊的表情,洛清则是冷漠的看着,他不是和曾天浠一起长大的,不会像颜轩他们有那么多顾虑。曾天浠倒是无所谓的微笑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裴佑翊思量片刻后说:“她现在还没有醒来,你也看不到什么,如果你执意要看,那你就看看吧。”曾天佑和颜轩都松口气,曾天浠将话递给裴佑翊:“谢谢了,对了,天佑告诉我她喜欢百合,这是给她的。”裴佑翊接过花道谢,曾天浠仔细的看着沈婉翎,氧气罩虽然遮住她一半的容貌,却也依稀可以看出是个越看越舒服的清秀面容,曾天浠知道这个人是享誉国际的小提琴家沈婉翎。

曾天浠、曾天佑还有颜轩走出病房,颜轩拉过曾天浠问:“你,没有生气?”曾天佑闪烁着无辜的大眼问:“生什么气?”曾天浠微笑的看着颜轩回答:“我为什么要生气?”歪着头煞是可爱,颜轩微微一愣随即笑道:“是,没有必要生气。”曾天浠看着颜轩说到:“一开始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只是当时我以为他身边依旧只有我一个,到头来才明白我和佑翊不过是从小长大的情分而已。之前的告白他也没有过多的浪漫,而仅仅一句话,曾天浠我们交往吧,因为你是我唯一了解的女生。现在想来当年的我们都错把友情当爱情,还好我们及时改过,没有让这个错误更大。至于我和他的婚事,我想他有自己的决定,毕竟谁都能看出来,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女生。”颜轩看着曾天浠满眼都是心疼。

裴佑翊看着他们离开,叹口气说到底是自己对不住天浠,转过头看着昏睡的沈婉翎,但这就是爱情,没有预知,就这样自然而然的闯进自己的心中。这时他注意到沈婉翎的手指在动,于是飞快的上前,不小心腿撞到床也不顾伤痛,趴在床边说:“婉翎,婉翎。”只见沈婉翎缓慢的睁开双眼,半天回过神:“佑翊?我这是在哪里?为什么会这么黑,你没有开灯吗?”裴佑翊听到后待在原地,一时不知该说什么,用手在沈婉翎眼前挥挥,可是她却没有丝毫反应。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