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向下探找到花朵小核 宋晓薛 双龙齐入菊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3月31日 来源:互联网 543 次 收藏

王玉致回府始终是回得她很是不痛快,纵使最后如她所愿,终究是从正门踏入,然而将军府就派了几个丫鬟婆子来迎她入府,便应付了事了。

然而有总好比无来着好吧,毕竟如今的将军夫人并非我亲娘,更何况她深深忌讳着我呢。王玉致这么想着,倒也宽慰了自己些许。

王玉致入府后并没有直接回她的厢房,而是去向将军府里最宽敞华丽的院子——春景园,给如今名义上的母亲请安。

“母亲,女儿久未在母亲膝下奉孝,女儿不孝,母亲责罚。”王玉致坐在一个容长脸的玉面夫人左下处,左手举扇遮面,右手拿着手绢,拂去那不存在的泪珠。然而她粉面桃花,目如春水,声色亦有哽咽,虽是虚情假意,此番举止配合其姿容却是应了一句“纵使无情也动人”。

端的是娇弱女儿,一派楚楚动人之姿。

将军夫人——陈氏此时面容亦有动情之色,只听她笑骂道,“快听咱们大娘子说得什么话,为了家族能够福泽深远,大娘子当年一个小小人儿,独自在那家庙中祈福六年,这般孝顺,在咱们大应王朝亦是头一份儿!此番回来,还没让母亲好好看个够,便开口闭口不孝,这是要让菩萨折了母亲的寿吗?”

“母亲!”王玉致感怀良深,泪花儿在大眼睛里打着转儿,就是不曾滴下来,湿了妆容。

这一番母慈女孝的景象,看着倒也是像对可亲的亲母女呢。

可惜也是只是看起来像,老虔婆听信巫婆鬼话,疑我克母,便把年幼的我支去深山老林长达六年之久,此番苦寒生涯,非言语所能道也。

王玉致心中愤恨,面色却楚楚动人。

“母亲,女儿离家良久,但为了家族福泽,就算家庙苦寒,心中亦是开心的!”王玉致似难以启齿一般,“就是家中的一切已是不太熟悉了。”

“大娘子此话怎讲。”陈氏坐在居中上座,屁股从王玉致进房后未挪开分毫。

轻歌闻言,早已按捺不住。急忙抢言道,“夫人慈悲!大娘子闺秀女儿,有些话不好开口,奴婢却是不怕的!这府中下人仗着夫人和善,愈发不分尊卑!大娘子回府时坐着将军府的马车,这些个不分好歹的却晾着大娘子呢,还有甚者向大娘子要门贴才让大娘子回府!”

一阵连珠炮似的话砸得陈氏耳朵发蒙,细一沉思,这也是过分了些,只怕将军那里不好交代。

“张婆子,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交代只是冷着点大娘子就是了吗?

陈氏旁边身着褐色衣裳的中年妇人“咚”地一声跪倒在陈氏脚下,苦着一张脸哭到:“夫人,这都是才新买的下人,不够机灵来事呢!实在是不识大娘子来着!”

“你个老虔婆,满嘴胡沁!大娘子不识!将军府马车还不识吗!”轻歌可不听张婆子胡说八道。

“这。。。这。”

“轻歌妄言。”举着团扇遮住半张容颜,“这却也是玉致的不是,没有最先禀明身份。倒叫张妈妈和下人们难做了。”王玉致不紧不慢地说着。

将军府元妻所生的嫡女此刻却向陈氏的陪嫁婆子和府中下人们赔不是,这是丢了王玉致的脸吗?这是打了陈氏和将军等主子的脸。

“大娘子受委屈了。”陈氏柔声安慰着王玉致,转头对张婆子怒道,“张婆子,你□□的好下人!即刻起,慢待大娘子的人抽20大棍子!张婆子办事无能,罚饷3个月。”

王玉致坐着窗边的藤木椅上,手中捧着一本鬼谷子所着的奇门遁甲类的奇书,细细看着。岁月悠然,佳人如初。

一派和谐的假相。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