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烈回应gl 欲仙欲死快点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4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942 次 收藏

芝玉三步两步跑过来,“给你们心里打个底哦,冬七打扮完了美的很,绝对让你这个傻子后悔怎么没早点娶她!”她打了野溪的头,后者却满脸嫌弃的表情,“老子从她还是个豆子般大的时候就认识她了,能美到哪儿去……”

话还没说完,我看着野溪渐渐瞪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前方,我笑着转过头去,恩?真别说,七爷真的……美的很。

印象里,她从学武后再没穿过女儿家的衣裳,更别提那些鲜艳的颜色了。可此刻眼前,一身紫色衣裙的她,长发高高成髻,妆扮后也应了那句,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

“怎么样,这一身可是我给弄的。”

一旁喝茶的甘怡都愣了愣,“恩,不错,我看这个美人计可用。”

我拍了拍野溪,他这才晃过神,“不是我说,这是不是有点危险啊?”

七爷随意伸手抓住树上掉落的树叶,向着拐角处掷去,只听“哎呦”一声,一个银衣卫的小子挠着头探出头,“我们就是瞧瞧,大家伙都想看看七爷穿女装的样子。”

那片叶子将他的袖子划破,若是力道狠些皮肉肯定破了。

野溪咽了咽口水,“我看应该是没有危险的。”

七爷在街上逛了三天,每天都选着同样的时辰,只是为了装出每日固定去医馆拿药顺带逛街的假象。

我们早就叮嘱过,让七爷尽量走路像不会武功之人,生怕掳人的真凶看出她那一身的武艺。

第四日,终于上钩了。就在冬七拐入了小巷后,不出意外的,三个人鬼鬼祟祟的跟了上去,随后他们选了僻静的小路,将麻袋用马车运出了紫安城。

“冬七不会有危险吧?他们是不是把她迷晕了?她怎么在麻袋里一动不动啊?”

我轻功带着野溪一路追,着实费力,他还要在我耳边叽叽喳喳。

“放心,七爷比你想的聪明的多。”

可没成想,过了一会儿,那马车停了下来,车上的人下来在树上画了两条道子就又原路折回了。

我心想不好,调虎离山?

紧忙带着野溪往回赶,不知道七爷现在被带去了哪儿。我焦急的回了银衣卫,甘怡正坐在屋里看密本。

我急匆匆的开门,“被晃了一道,那麻袋里不是七爷。”

“我知道,他们分了三路,每队人马隔一会儿从那儿赶往不同方向,你放心,我派了其他人跟着了,第二队人刚来消息,他们所追的马车上也没人。”

“所以在第三队?人呢?我们现在赶紧去啊!”野溪拽着我就要走。

“不急,芝玉带着第三队,有消息她会回来通知的。”

正说着,人就来了。

“七爷没被迷晕,一切都好,被带去了城外的一个山庄,看样子还要转到别的地方。这伙人很是小心谨慎,三队人马由哪队负责押运,每日走的路线,好像都是随心情定的,马车上没有人的队伍会在规定的地点做下标记,提示山庄的人,今日送人的会是哪个队伍,防止了内鬼,也防止有人假冒混进山庄。”

野溪拍了拍桌子,“我是听不懂,反正既然找到地方了,就赶紧把冬七给我救出来。”

芝玉翻了个白眼,“这个时候你知道着急了?”

“……”

“我看这山庄不是最终的目的地,我们还要再等一等,放心,有银衣卫在外面把手,有什么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的。”

“等通知过来了,那头不知道发生什么呢?你们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拍了拍野溪的背,“你要相信七爷随机应变的能力。”

野溪不说话了,哼,反正都欺负我武功不咋地,不然我肯定就自己去救了。

夜里,野溪翻来覆去睡不着,后来突然灵光一闪,偷偷溜出了府。我坐在屋檐上看星星,正巧看着他鬼鬼祟祟的披着个披风,随后跟了出去。

看他出了将军府,而后转了几条街进了后巷脱去披风,着实把我惊到了。

恩,算这小子有良心。于是,我就这么亲眼看着野溪被抓,随后去了城外的山庄附近等着,看着他被第一队人马送进山庄,才放心的回了将军府。

冬七惊讶的看着这个刚刚被抓进来的,那几个山贼嘴里说的妙人,眼睛瞪的不能再大了,野溪,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男扮女装的野溪确实比冬七还要美,那水汪汪的眼,那薄嫩嫩的唇,冬七心里小小的赞叹了下,他长的怎么就那么好看。

山贼将他扔进了屋,取了蒙眼的黑布,解了手脚的麻绳便出了门,立马将门锁上。

“这今天逮的几个妞都挺漂亮。”

“特别是紫衣服和刚才那个,妙人啊~”

听着人走远了,冬七才恨恨的过去捏住野溪的耳朵,“你来干嘛?”

“我这不是不放心你吗。”

冬七的脸红了红,手劲软了下来,坐在野溪旁边,“你来了反倒拖累我好吗。”

“我不管,反正多个人也好互相照应。”

冬七看了看他,从没想过这个愣头青会担心自己的安危,心里还是暖的。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不那么冷了,不再像从前一样,只有自己一味的付出,一味的靠近,她眼前的这个人,终于被自己捂化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