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你的大肉棒 无翼乌令时间暂停的怀表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6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24 次 收藏

高承皓的俊脸上,挂着狞笑,他一步步逼进慕容芷凝:“公主是不是感到特别害怕?公主请放心,在下会十分温柔的。”慕容芷凝退到了墙角,她听到自已因害怕而心跳的声音:“四皇子你……这是想做什么?”

高承皓冷笑一声,两只手往慕容芷凝身后的墙上一撑,俯身贴近她:“公主这么聪明,一定猜到了。一个相思成疾的男了,见了心爱的女子,你说他会想做什么?公主又何必问?在我们国家,男人为了自已的尊严,会强行将不守承诺的女子,变成自已的女人。”

慕容芷凝将脸侧开:“你敢?这可是在本宫的国家,四皇子做事须得想想后果。赶紧放了蓝儿,本宫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高承皓浑身充满危险的气息:“公主自已的安全都不能保证了,还有心思威胁再下?公主现在不是应该低声下气地求我吗?公主那么没诚意,万一在下一生气,不替你找人了,那出了事,你可别怨在下。或者,在下杀了拓跋公子,将公主强留下?谁又会知道你们来过我的府上?”

慕容芷凝害怕之余,迅速冷静下来,她假装妥协道:“行了,本宫答应你就是。四皇子赶紧让人放了拓跋小姐,去找我父皇商量婚事。”

高承皓满意地用手托起慕容芷凝纤巧的下巴:“这就对了,公主真是懂事。既然马上就能娶你了,公主能让我亲一下吗?”他眼里闪着危险的光,盯着慕容芷凝的目光,像猎人看着陷井里挣扎的猎物。

慕容芷凝直视着他狂野的目光,假装温柔道:“四皇子在南锦呆的时间也不短了,不会不了解商夏的风俗人情。我们国家婚娶前,新郎是不可以亲新娘子的,否则会不吉利。”

高承皓哈哈一笑,他只不过是想吓吓慕容芷凝:“在下知道公主是害羞了,公主害羞的样子,真是可爱。记住了,你是我高承皓的未婚妻。你再敢不守承诺,下次我就直接将你变成我高承皓的女人。”

慕容芷凝心有余悸地走出书房,高承皓儒雅地将她让到座上,两人都没有将喜怒挂在脸上。拓跋致看了慕容芷凝一眼,终于放下心来,但他还是很后悔,不该让慕容芷凝冒那么大的风险。

没多久,高承皓派出的家丁来报,说有人在路边草堆里,发现了被缚住手足的拓跋蓝。

拓跋蓝坐在马车上,惊魂未定,慕容芷凝将她的头搂到肩上,温柔安抚着:“没事了,蓝儿不害怕啊!都怪姐姐得罪了那个浑蛋。没事,以后来宫里,派马车侍卫接送,我们加倍小心就是。”

拓跋致脸色沉郁:“我也是急糊涂了,我不该让公主涉险的。我一念之差,差点不但救不了妹妹,还搭上了公主。高承皓是个十分危险的人物。”慕容芷凝心疼地摸着拓跋蓝的头发:“此事因我而起,我怎能坐视不管?下次小心点就行了。这是我父王的国土,他也不敢太放肆。”

慕容芷凝搀着拓跋蓝进了她家的书房,拓跋蓝可怜巴巴地看着她:“蓝儿没有害怕,姐姐不用担心。蓝儿胆子很大的,没事。”

拓跋致蹙着眉:“既然犲狼冲我们露出了獠牙,为了蓝儿跟公主的安全,我就只能灭了他。”

慕容芷凝吃了一惊,她没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拓跋致,会有这样气魄:“不可,他好歹是乌丽国的皇子,要是在商夏出了事,会引起两国的纷争。”拓跋致眼中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冷厉:“若是他死于意外呢?”慕容芷凝表情紧张:“拓跋公子你不能动他,他掌握了开启宝藏的秘密。”

拓跋蓝惊奇地睁大了眼睛:“你们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什么宝藏?”拓跋致摸了她脑门一下:“你是不是脑子坏了?谁说宝藏了?你吓傻了,快回房里好好休息,我这就送公主回宫。公主为了救你,偷偷溜出宫的。”

高承皓在行馆里喝着闷酒,他身边围了几个妖冶的姬妾。他的目光极阴冷,手仿佛要把手里的酒杯捏碎了。他最宠爱的姬妾银姝,娇滴滴地搂着他:“殿下这几日为何郁郁寡欢?是不是又想勾搭哪个小娘子了?”高承皓不耐烦地将她推开:“别烦本王,都给本王滚一边去。”姬妾们面有惧色,纷纷退下了。

高承皓盯着手中的酒杯,他眯着眼睛,唇角露出一丝阴狠的笑意。他三次求见慕容芷凝,慕容芷凝都推托了。慕容芷凝的避而不见,让他又恼怒又无奈。韩曜倒是接见了他,一听到他求婚的来意,就推托说慕容芷凝的婚事由她自已作主。对于求而不得的慕容芷凝,高承皓的心中升腾起了强烈的征服欲。

慕容芷凝清早醒来,发现枕头上放着一片青翠欲滴的梧桐树叶。她感到很疑惑,皇宫中根本没有梧桐树。慕容芷凝问遍了所有当值的宫女太监,都说不知道那梧桐叶是从哪里来的。慕容芷凝心里暗暗一惊,她联想到了叱云跃轩。很快慕容芷凝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虽然他不能确定是叱云跃轩来过,但她始终相信,昨天夜里,肯定有人潜入了她的寝殿。

慕容芷凝让宫女替她梳洗了一番,换了身淡紫色窄袖轻纱便装,这种装束最适合出游。今天拓跋蓝要来接她出宫,拓跋致答应带她们去稍远的一处农场别院游玩。

慕容芷凝怕父皇母后担心,没有禀告行程,只带了一个贴身宫女及一名乔装带刀护卫。慕容芷凝凭借着腰牌,顺利地出了宫门。宫门外,有拓跋致派来接她的马车。

马车向西行了一个时辰,到了一处偏远的农庄。农庄里各种家畜家禽应有尽有,还开有几亩荷塘养鱼。荷塘边,是几畦的菜地,种着各种各样的菜蔬。菜地尽头是一片片果树林,分别种着几种当地常有的水果。这里产出的物品,供拓跋致府上享用,绰绰有余。

荷塘畔有一处竹木搭建的小别院,供主人闲时来住上三两日。小院里面曲径通幽,溪流潺潺,木桥与竹篱相得益彰,真是处清新怡人的居所。

几人在院中的竹编茶几旁坐下,椅子是用藤条编成,柔韧舒适。

农庄里的仆役们,为三人送来新鲜果蔬及各种现做的精致点心,拓跋致亲自泡上一壶好茶:“凝儿你快尝尝,这些都是农庄里自产的东西制成的,不仅美味,还养生。”慕容芷凝调侃道:“果然是都城第一家族,品位就是不一般,连宫里的生活都逊色了不少。”

拓跋蓝插嘴道:“姐姐过奖了,姐姐只是在宫里闷坏了心情,以后蓝儿陪姐姐常来此小住一两日。”拓跋致敲了她脑门一下:“你以为公主像你这个野丫头一样?”拓跋蓝捂着脑门:“其实公主以后都不晓得还有没有机会再来这里?”

拓跋致替慕容芷凝递上茶:“怎么不能来?这里的大门随时为公主敞开。对了,等会吃完午饭,你们是想去骑马,还是钓鱼?”慕容芷凝兴高采烈道:“我想去钓鱼,小时候乳娘常带我用虾笼抓小鱼小虾,好怀念那段时光。”

拓跋蓝嘴里塞满了点心:“唔……钓鱼骑马都很好玩,我们农庄有蒙古国的矮马,很适合女孩子骑,两样都要玩。”慕容芷凝兴奋地附和:“好。”

叱云跃轩骑在闪电身上,远远地看着慕容芷凝。他昨天就到了商夏,并悄悄潜入拓跋府,见了拓跋蓝,他知道拓跋蓝会帮助他。拓跋蓝撺掇拓跋致带她们来庄园游玩,并向叱云跃轩透露了行程。

叱云跃轩一路尾随而来,隐藏在一片树丛后,他要伺机掳走慕容芷凝。慕容芷凝骑在一匹矮马上,拓跋致小心翼翼地拉着缰绳慢慢走在马前。远远望去,他俩仿佛是一对郞才女貌的情侣。

叱云跃轩蹙着眉,心里又嫉妒又酸楚,他思考着以什么样的方式掳走慕容芷凝。慕容芷凝肯定不会好好配合他的,他心里很清楚。

慕容芷凝在马背上开怀大笑:“拓跋公子,你放开缰绳,让我自已慢慢走。”拓跋致回首一笑:“小心点,抓紧缰绳,摔疼了别怪我。”他将缰绳递到慕容芷凝手里。

拓跋蓝从马背上摔落,爬起来大声喊道:“哥哥偏心,有了姐姐就不管自家妹妹了。”拓跋致赶紧跑过去扶她,查看她有没有受伤。两人在草场的另一端,根本没有注意到,一个黑衣人正骑马向慕容芷凝靠近。

而叱云跃轩的目光,也正好落在拓跋兄妹身上。就当他们三人都分神的时候,慕容芷凝被那个黑衣人从马背上抱过,骑马疾驰而去。

拓跋致听到慕容芷凝的呼喊声,反应过来后大惊失色,他丢下拓跋蓝站起身,跑去马厩牵出一匹马:“蓝儿你自已小心,哥哥追去看看。”叱云跃轩回过神来,也冲出树丛疾追上去。拓跋蓝捂着嘴尖叫了一声:“天哪,刚才带走姐姐的不是叱云将军!”

拓跋致狠狠瞪了拓跋蓝一眼,骑马跟在叱云跃轩身后,一起向黑衣人逃跑的方向追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