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起飞前男人跪下 山村玉米地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1月18日 来源:互联网 340 次 收藏

“好。”帝司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对于苏念星交代的事情,他都会去做,也不会多问什么。

因为他很清楚这个女人的脾气,她想说的时候就会说,不想说的时候就算是打死她也不会说。

“我好困,你可以走了。”苏念星将整个人又埋进了柔软的大床,扯过被子将自己埋在里面,她现在只想再睡一觉,谁都不要来打扰她。

“你真无情。”帝司幽幽的说,最后看了一眼埋在被子里的苏念星,唇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走了出去。

苏念星在自己的房间里窝了一整天,直到晚上的时候才愿意出房门,刚到别墅大厅就看到少儿不宜的一幕。

只见沙发上陈敏整个人都躺在老爷子身上,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亲吻。

“能别在客厅么?”苏念星打断了他们的“情意绵绵”。

果不其然,两个人见到她,连忙分开坐好,苏曾龙一张老脸有些红了,不自然的咳了两声说:“念星你起来了啊,冰箱里有吃的,我让秋姨给你热热。”

“不用了,没食欲。”苏念星好看的眸子睨了眼佯装害羞的陈敏,有些讥讽的挂着一抹冷笑。

“念星!”苏曾龙发现自己这个女儿是越来越放肆了,越来越目无尊长了,他有些恼怒,但是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老爷子,我不想每天没胃口,所以麻烦每天你发情的时候移驾到自己屋子里去。”

“你!你!你这个不孝女!”苏曾龙有些气的说不出话,怒目圆睁的瞪着她,真的恨不得再给她一巴掌,但是一想到他过世的妻子,又不忍心对他这个女儿太狠。

苏念星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自从陈敏踏进这家门,她就注定是不孝女,也注定这个家永无宁日。

“阿龙,消消气,消消气,念星还是孩子,她想说什么就让她说吧。”陈敏虽然也很气,也恨不得上去将苏念星五马分尸,但是一想到现在时机没到,就不得不忍气吞声,装作受气小媳妇的模样。

“哎,我是没什么,就怕你跟着我受委屈了,我这个女儿啊,从小就任性跋扈,长大后你也看到了,一点教养都没有,我都没脸说这是我苏曾龙的女儿。”苏曾龙是实在拿苏念星没有办法了,心里全是对现任妻子的愧疚和心疼。

苏念星听到他这样说,美眸微微眯起眸子看着沙发上的两个人,嘴角溢出一抹冷笑:“我不止没有教养,还跟一些人学的为老不尊,我妈死得早,我爸成天在外拈花惹草,没人管,让您见笑真是不好意思。”

“念星你……”苏曾龙有些难过的看着她,每次只要苏念星提起她已经过世的母亲,他心里所有的怒气都会烟消云散。

说到底还是他对不起她们母女,任性就任性点吧,至少念星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苏念星收回视线再也没看沙发上的人,直径往别墅门外走去。

“这么晚了,你去哪。”苏曾龙有些担心的问,但是却没有得到回答,最后也只得深深叹息一声。

情欲夜总会,坐落在A市最繁华的地段。

苏念星走进夜总会,震耳欲聋的喊麦让她觉得心情舒畅了好多,看着眼前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场景,她勾起艳丽的红唇,走了进去。

舞台上妖娆的舞女如水蛇般的腰格外灵活的扭动着,斑斓的灯光照耀下显得格外暧昧,所有人都沉浸在这片刻欢愉中,忘却烦恼。

苏念星踏着一双黑色皮靴走了进去,眼眸快速扫过舞池中群魔乱舞的每一个人。

视线定格在吧台旁一名男子,清丽的小脸挂着一抹坏笑。

“让让,让让。”苏念星挤过人群猫着身子走到了吧台附近。

对着酒保伸出了一根手指,“一杯白兰地。”

酒保会意,从酒柜里拿出瓶白兰地倒满了一杯移到了她面前。

苏念星优雅的拿了起来放在鼻间闻了闻,然后轻抿了一口。

只隔了一米的位置清晰传来一个女人的娇、喘声,“嗯……司少,你好坏……”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