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外面红里面很硬 励志经典233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966 次 收藏

从迷隐森林回来,足足休息了小半月,方才恢复过来。

苏青玉素来都是独来独往的性子,前世身为雇佣兵,执行任务大多是孤身犯险,突然一下和穆珏共同经历了生死,对他的疏远,渐渐消失。

“三小姐!”逐月匆匆的走了进来,“九王爷来了!”

苏青玉依旧躺在自己的湘妃软榻上,一动不动,敷着自制的面膜,晒着太阳。

来了就来了,她又没有请穆珏来,莫非还要她起身迎接么?苏青玉果断的选择了忽视。

“小姐!”逐月看见苏青玉不为所动,不禁有些急了,“九王爷是带着圣旨来的,身后还跟了好几个太监,您最好还是出去一下的好!”

圣旨?

苏青玉莫名的有些怒火,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又是收集晨间的露水,又是去京城南郊亲自猎得小鹿,取其鹿髓,这才调制好的上等面膜,偏偏穆珏这个时候带着圣旨而来,这刚刚敷了不超过几分钟的面膜,就要这么毁了?!

圣旨,不得不接,而且如果有所怠慢,恐怕还得问你一个大不敬的罪名。

苏青玉脸色极为阴沉,恼怒的起身。

“青儿!”穆珏远远的就看见那个聘聘袅袅的身影伫立在院门前,恍若眼前突然一亮,又挥手示意身后的太监将一些箱子放了下来,“相国寺发生的事情,父皇都知道了,今日特意赏下一些头饰珠宝,奖励你救治纯太妃有功。”

话音刚落,小太监将这些箱子悉数打开。

合浦明珠,紫月花簪子,青鸾朝凤金钗,一件件,都是宫廷御制,价值不菲,可偏偏苏青玉此时只想着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调制好的面膜,心里不由地有几分恼怒。

穆珏微眯着双眼,打量了苏青玉几眼。

他有些不解,明明自己是前来送礼的,为何苏青玉反而一脸愠色,似乎这些天,他并没有惹着她啊!

“多谢王爷!”苏青玉勉强屈膝。

穆珏挥手示意那些太监都下去,嘴角,依旧是那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

这些赏赐倒是其次,穆珏此来,更是为了送手中的圣旨。

“青儿,下月初一,本王会行弱冠之礼,这道圣旨是父皇宣召你那日进宫的旨意。”

苏青玉脸色微变。

依循古例,男子行完弱冠之礼后便意味着可以开衙建府,而本朝祖制,多数皇子在行完弱冠之礼后,皇上便会下旨册封皇子妃,以示男子成年。

苏青玉和穆珏的婚约,自小便有,而且弱冠之礼的宫廷宴会,一般都只有朝廷重臣、世家命妇和千金出席,苏青玉不过是一个庶出的身份,怎么也轮不到她,如今皇上却宣召她进宫,看来多半是会在那日赐婚了。

“圣旨已下,别打什么歪主意逃婚,否则牵连的不只是你,而是整个大将军府,包括你娘!”穆珏一眼就看穿了苏青玉的心思,只是他心里难免有些失落。

就这么不想嫁给他,成为他的王妃么?

“我非得嫁?”苏青玉将那明黄的圣旨拽在手里,眉目之间略微闪过几分犹豫。

她心里好像有两个声音。

她不可否认,从迷隐森林走出来之后,她似乎对他有那么点动心,但只是一点……

想到从此以后,她可能就要和那些小姐贵妇一样,终日生活在高墙之下,以苏青玉的性子,绝对会憋死。

“是,必须嫁!”穆珏的语气,容不得半分的质疑。

忽地,眼中闪过几分玩味,“左右本王身边的暗卫也无事,还领着王府一个月百两的俸禄,不如在大婚之前,派几个在青儿的身边贴身保护,免得青儿有什么不测。”

老狐狸!

就连派人监视自己,居然也能说的冠冕堂皇,苏青玉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沉默了片刻,脑子飞快的动着,仿佛这十几天犹豫不觉的事情,在这一时半会儿都要决断。

“我有三个条件!”苏青玉也懒得绕弯子,说话很直接。

穆珏眼中不由地浮起一抹喜色,“第一,不准本王还有其他姬妾,这一点青儿放心,本王的王府干干净净,青儿随时可以去检查;第二,三从四德,这一点嘛,有待商榷!”

呵呵,还记得挺清楚。

苏青玉不觉得莞尔,“青儿的第三个条件是,如果青儿觉得有任何不对,可以选择离婚,王爷不得阻拦!”

离婚?大概穆珏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新鲜词,都只有男子休弃女子的,莫非苏青玉还想着休弃自己?

穆珏原本有几分喜悦的脸上,就好像被一盆冷水当头倒下,瞬间变得阴冷。

他微眯着双眼,危险的气息,不经意蔓延,“怎么,青儿还没有嫁到本王府上,就想着如何离开本王?”

他是不是太宠着这个女人了点,以至于她能提出这等过分的请求。穆珏居然没有动怒,反而还耐着性子,和她周旋逶迤。

更何况,王妃的身份是寻常人难以企及的富贵,可在苏青玉的眼里,却是弃如敝屣。

“王爷意下如何?”苏青玉随时一副谈不拢,就选择再见的表情,看得穆珏心里十分不悦。

以她如今的身手,就算穆珏安插一些暗卫在她身边,苏青玉想要逃出,也并非难事。

饶是如此,穆珏脸上依旧保持着耐心的笑容,如沐春风,“好,本王答应!”

穆珏自负自己之能,能够对朝政洞若观火,手下更有谋士暗卫无数,难道还驾驭不了苏青玉这个女子?

来日进了王府,他自有办法让苏青玉留下。

穆珏答应得如此爽快,却是出乎苏青玉的意料之外,又聊了几句,无非是说什么纯太妃自那日回宫以后,念叨了苏青玉很多次,大概之前对苏青玉的反感也因为那次的救命之恩,烟消云散。

苏青玉只是将穆珏送出了自己的院子,正准备回去,不想苏宁玉却拦住了她的去路。

“九王爷!”苏宁玉看着穆珏的背影,不觉有几分欣喜。

那日,她本是算计苏宁玉,却没想连累了穆珏坠落悬崖,每每想到这儿,苏宁玉心里十分歉疚,在穆珏坠入悬崖的那几天,苏宁玉甚至不吃不喝,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

如今,再次看着穆珏的背影,恍若隔世。

苏宁玉刚才冷眼旁观,她看着穆珏和苏青玉之间说说笑笑,眼神里说不出来的宠溺,手不禁拽的紧紧的。

听说,就连皇上也下了圣旨,上次苏青玉这个贱人救纯太妃有功,若是来日让苏青玉成为了九王妃,岂不是还要越自己一头?

“苏小姐有何事?”穆珏只是略微颔首,清冷高贵,一如人前。

苏宁玉莫名的觉得自己生生的被穆珏拉开了距离,莫非自己一定要有事才能找他,没有事,就连打一声招呼都不能了么?

“九王爷,既然来了将军府,为何不坐坐?臣女这就命人奉茶。”说着,苏宁玉挥手示意自己的丫鬟过来。

“不用了!”穆珏不待她吩咐,淡淡的挥了挥手,“本王是奉父皇旨意前来宣旨,如今还有事,就不叨扰苏小姐了。”

“九王爷!”苏宁玉还想说什么,可是穆珏根本未用正眼多看他几眼。

他的眼里,从始至终,都只有站在一旁的苏青玉。

又只是对苏青玉笑了笑,带着侍卫和太监,匆匆离开,仿佛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肯和苏宁玉说。

苏宁玉的手狠狠的捏紧,似要将手上的那一方罗帕拧出水来。

她狠狠的瞥了一眼一旁的苏青玉,眼中说不出的嫉妒和阴狠,头上的珠钗步摇光艳夺目,越发衬得她凌厉十分,“还真是应该恭喜妹妹了,就连皇上都下了圣旨,让你入宫赴宴,妹妹用尽这么多手段,九王妃的位置必然是掌中之物了!”

苏青玉只是冷笑。

手里闲然无事的把玩着那颗刚刚赏下来的合浦明珠,一颦一笑,都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狠意。

真的以为她不知道么?

苏青玉的马车那日滚落山崖,不正是苏宁玉暗中动了手脚,给马下了毒?她还没有和苏宁玉算账,苏宁玉居然有胆子咄咄逼人。

“姐姐见笑了,连九王的一个弱冠之礼皇上都如此重视,若是让皇上知道,那日差点让九王爷丧命的疯马是怎么回事,不知道皇上会如何处置!”苏青玉漫不经心的笑着,似在说着一件和她并无关联的闲话。

果然,苏宁玉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甚至略微惊恐的看着苏青玉。

她自以为自己动手十分隐秘,旁人必然不会发现一二,可她却没想到苏青玉居然猜到是她?!

“苏青玉,口说无凭!你休得血口喷人!”苏宁玉顿时急了,涂脂抹粉的脸蛋儿,涨的通红。

她是大将军府的嫡出小姐,岂会怕了苏青玉这个庶出的贱婢。

苏青玉并不着急。

她一步步靠近,苏宁玉一步步后退,眼中的凌厉,仿佛能看穿一个人的内心。

蓦地,苏青玉莞尔一笑,透着一丝难言的鬼魅和妖艳,“当然口说无凭,只是如果派人将那天看管马厩的马夫找来,再将姐姐身边的丫鬟严刑拷问,这件事,不就大白于天下了么?”

“你!”苏宁玉莫名觉得自己的底气,在一点点消失。

这件事若是真的彻查,她也算彻底的完了,不仅是她,就连大夫人,整个将军府,少不得都会有所牵连。

她不敢赌!

为何这个贱人如此命大,跌落百丈悬崖居然都能完好无事!

苏宁玉怒目而视,她看着苏青玉的脸,恨不能将这个贱人一点点撕碎。

可现在,纵然她身为嫡出小姐的骄傲和尊贵,都被苏青玉踩在了脚下,苏宁玉却连一点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所以,我奉劝姐姐一句,安分点,否则姐姐做过的那些事情,不定什么时候会出现在御前或者是爹爹面前。”苏青玉的嘴角,噙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狠意。

见苏宁玉已经被自己吓得脸色苍白,无助的靠在游廊的栏杆之上,苏青玉这才略微满意。

大概这以后的几个月,至少在她嫁入穆珏的王府之前,苏宁玉能够消停一点。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